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八十六章 旧物

第八十六章 旧物

        雅琦见他痛苦的样子,让他躺在床上休息,过了一会,渐渐好转。

        “可能这几天忙工作的事太累了。”他闭目养神道。

        “之前叫你多休息,你就是不听,舒服点了吗?”雅琦帮她按摩头部。

        卓敬风点点头。

        “有你老爸在,你不用这么拼。”

        听到这话,卓敬风心里不舒服,但是没有说话。

        “现在你那些同行哪些不是靠炒作,团队策划做红的?那些比他们厉害的人怎么样,有多少连糊口都成问题,没几个人是靠实力出名的。”

        这些话一定程度上没错,可说的太绝对,必然会惹恼正直的人。

        “好了,说够了能让我静一静吗?”

        雅琦发现他不高兴了,也挺识趣,没再多说什么,给她按摩的手抽回。

        “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她的话刻意留有回环余地,明显是在等对方的挽留。不过卓敬风可不是卢伟明之流,他没有任何反应,雅琦心里不甘也无能为力,只好套上衣服离开。临走前,她把那件香奈儿的外套一并拿走了。

        听到关门声,卓敬风舒一口气。相处越久,他越发现雅琦某些地方令自己无法接受,比如刚刚那番言论,可她又是从哪得出来的结论?她不是口口声声说自己在中国做珠宝生意的吗?难道在生意上能接触这些娱乐名人?

        想到这,他没心思再想下去,头又开始隐隐作痛。刚刚在脑中颠倒的场景闪过,那也是一个白色的空间,床上有个女人,只是看不清那人的样子。

        可能是积压的记忆在蠢蠢欲动。

        窗外弦月高照,月光将房子周围的树木映刻在地,一排排影子形成长长的巨幅油画,画卷一直延伸到天边,与路灯作伴,渐变作无尽深渊。

        睡到半夜,卓敬风被窗外的凉风吹醒了。他忘了睡觉前关窗的事。

        起身将其合拢,拉好窗帘,这时感到睡意全无。

        地上还躺着没有整理完的行李,看来老天不会让他跨过明天来偷这个懒了。

        再度俯身将衣服一件件拿出,不一会,东西全部进入柜子里。原本以为大功告成了,结果盖上盖子的时候,触碰了一件硬邦邦的东西。好奇心驱使他把夹层拉链拉开,里面出现一本摄影集。

        天蓝色的封面,打开看看里面内容,都是大师级的风景摄影作品。他越看越入迷,翻着翻着,忽然从里面掉落东西出来,才把他从欣赏中抽离出来。

        地上躺着的是几张海滩照片,他轻轻拾起,看了看,边合上书,边发现里面还有东西,一并把东西全部倒出来。

        除了三张照片以外,还有一个信封和一个字条。

        奇怪,从前的他还有搜集杂物的癖好吗?他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手上的照片,三张里面都有一个相同的女人,瘦瘦的,穿着一件碎花长裙,微卷的长发随风飘散,从侧影看上去很漂亮。

        她开心的在海边笑着,仿佛透过照片就能轻易感受那无尽的快乐。

        这会是谁呢?难道自己认识?没有思索的余地,他无意间翻过照片背面,一行字体显现眼前:“mydreamgirl.”

        他认真辨认其中含义,可惜由于脑子的问题,这些简单的词也没能认出意思。

        把照片放在一边,抽出信封里的信,依旧是长篇大论的文字,他根本无法阅读。还有那张字体歪歪扭扭,奇奇怪怪的纸条,根本就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

        一纠结,脑袋又开始疼了。他只好把东西夹回摄影集里,草草将行李箱丢进柜子下面,把书丢到桌上。

        回到床上,继续他的睡眠时间。这些东西,也暂时被他搁置一边,没再理会。

        眨眼间又过了一个月,这段时间,卓敬风成功复出,卓风也适时地动用了自己的人脉帮他“东山再起”,他却完全被蒙在鼓里。

        忘掉一切的他自以为是自己的实力造就的成功,沉浸在事业不断上升的喜悦中。

        肖琳在新闻媒介的宣传下不断收到他成功的消息,为他高兴的同时,一缕缕哀愁萌芽滋生。业界的人都知道他是靠卓风重拾辉煌的,可他居然在镜头前笑得那样灿烂。

        那是伪装吗?就像她第一次去中国时看的新闻那样,那时的他,正用温和的笑脸隐藏疲惫。

        肖琳不懂,她看不懂卓敬风了,看不懂他对父亲的妥协,要知道,曾经的他,是宁肯工作室关门大吉,也不肯向他的父亲求饶半句,妥协半分的。

        难道三个月的休养时间,真的可以使人有如此大的改变吗?

        正当她坐在办公室,拿着卓敬风的新闻杂志发呆的时候,门外有人敲门。

        “请进。”

        一个怀抱资料的女职员走进来,“nancy,下周一有一场摄影协会举办的活动,这是邀请你的请柬。”

        肖琳接过请柬,道了声谢。

        她把信封拆开,揭开卡片,上面用复古的英文字体打印出两行正式的请柬词。

        她刚把请柬合上,正准备放在桌上,不一会又传来敲门声。

        “对了,据说这次举办的酒会是以‘复古’为主题的假面酒会,所以服装上要多费心思了。”

        “假面酒会?”肖琳在琢磨这个词。

        “协会的会长有这个嗜好,他每年都会变换主题举办一次这种打着交流幌子的活动呢。”女职员好像很懂的样子。

        “哦,谢谢你elsa。”

        “不客气。”她愉快地走出门外。

        听完她的解释,她就知道这个活动的性质了。虽然本意不太想去,为了能多结交业内名流,也只能参与其中。

        也许卓敬风也会去参加呢?他会去吗?肖琳觉得很渺茫,他有父亲的支持,去不去根本没有什么区别,那里基本是业内不知名的小模特小明星厮杀的战场。

        想到卓敬风,说不上来心里是喜是悲。这么久没见,通过新闻她见到的是过得很好的他,他没有询问任何人关于自己的消息,也没有任何怀恋过去的痕迹。

        大概,他是真的把过去忘了吧。

        想起在新闻里,他获奖时的喜悦,他真的已经从过去走出去了。

        而自己,还在思念的漩涡里挣扎。难道真的如世人所说,人都是喜新厌旧的吗?

        长久塑造的坚强总能在遇到卓敬风后,瞬间倾塌。她知道,即使她变得再坚强,还是改不掉本质上的懦弱。而这懦弱不堪的性子,又让她联想到死去的父亲,可能他就是在这种懦弱中死去的。

        痛继续绵长地成长为力量,逼迫她不断向前走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3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