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九十八章 利诱

第九十八章 利诱

        肖琳跟着卓敬风来到舱内的洗手间,卓敬风觉得好笑,“你是想偷这枚怀表?”

        她低头讷讷无语,抱怨自己的迟钝。

        当时听声音就该知道是他的,怎么就没听出来呢?难道是用英文说话的缘故?

        没等她想明白,卓敬风又开口了。

        “这样的做法也未免太笨了,你要是真偷走了,也会被抓住。知道吗?”他晃了晃手上的怀表。

        肖琳当然知道后果,她连跳海的心理准备都做好了,没有什么能阻拦她寻回遗物的决心。

        她微微抬起头,看着他,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你抓到我,只是为了说这些么?你不恨我,不怨我么?”用英文对话让她感到彼此的疏远。

        卓敬风这时候才恍然顿悟,对啊,他忘了他“喜欢过”面前这个女人。

        见到肖琳像花猫似的脸,他凑上去,把她逼到角落里,手掌撑住后面的墙。

        这家伙又想干什么?肖琳身体往后缩,紧闭双眼。

        卓敬风盯住她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脸越贴越近。

        俄而,他发出清越之音,“我是不是喜欢过你?”

        我是不是喜欢过你?他在开玩笑吗?肖琳张开眼睛,迷茫地望着他。从他探寻的眼光中,她好像想起什么。

        “上次在酒会我就觉得奇怪。”

        酒会!?等等,上次他抓住自己,好像问过“你认识我”这种话。

        “我就在想,我们是不是以前发生过什么?”

        好听的声音,深邃的眸子,陌生的神色,加上那副黑框眼镜……

        我一定是错过了什么,肖琳整个人处于失神的状态。

        卓敬风没有在乎她的态度,将手上的怀表悬在彼此的视线之间。圆滚滚的表壳就像催眠道具,摇晃在两人之间隔出的空隙。

        肖琳伸手要拿走。结果怀表就像一枚豆子,弹回他手里,她愣是扑了个空。

        “告诉我以前发生了什么,我就把表给你。”他狭长的双眼映射出遥远的迷梦,让人联想到曾经的工作室,和曾经笨头笨脑的自己。

        “你真的,不记得过去的事了……一点都不记得了……?”声音软绵绵的,好像是从远古的过去传达而来。

        卓敬风收回撑在墙上的手,脸也远离她,将握住表的手插入兜里。

        眼前的男人着一身清爽的衬衫。浅色牛仔裤。头发比过往还要精短几分。这个距离让人产生无边的疏离感。

        如果他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那或许是件好事,起码,他不会因为和父亲的纠葛影响事业。不会因为kevin的仇恨感到悲伤,更不会因为julie的情殇感到失望。

        如果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对他而言应该是再好不过的事。

        或许这个车祸就是老天的安排,让彼此重回各位,不再瓜葛。

        应该是最好的安排吗?自以为功高至伟的神生生将一个人的过去剥夺,让他成为周围人眼中的透明人和小丑,这会是最好的安排?

        “不记得。”简简单单一句话,掷地有声,打断肖琳的思虑。

        “你不想要这块怀表了?”接着他抛出诱饵引诱她。

        肖琳慢慢闭上双眼。她想仔细想清楚,在这个分水岭做出一个决定。

        “算了,看你这么为难的份上,我勉强跟你达成一个协议。”他抱臂环胸,“一。要是你肯说,我随时恭候大驾,把表送给你。二,要是你想偷,这块怀表我随身携带随你偷,偷到就是你的。怎么样?”

        “这块表现在又不是你的。”

        “现在不是我的,待会就是我的了。”他一脸自信满满,面对肖琳这般遮遮掩掩,旋即又心生疑窦,“看你这么乖巧的模样,怎么总是做些令人费解的事。”

        “你现在不说话,一定是有什么亏心事。”

        肖琳听他分析得头头是道,羞愧万分,却暗暗下决心不说出真相。

        “别猜了,别说了。”她心苦涩得很,躲过对方逼人的视线。

        卓敬风认定她不正常,看到她难过委屈的脸,又不忍心继续逼问下去,心隐隐作痛。

        “好啊,我不逼你可以,把我的裤子弄干净。”

        肖琳讶然他的态度,简直跟以前那个他一模一样。

        “你就这么喜欢捉弄人吗?”

        “捉弄你?裤子可是你弄脏的,难道你不该给我擦干净?”

        对了,现在的他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会体谅自己呢?肖琳蹲下身,默默帮他把裤子沾上水搓洗起来。

        “你要是肯现在说,怀表就是你的。好好考虑清楚。”

        听他这样说,肖琳止不住急了,“你什么都不知道,那怀表,那怀表明明……”

        “明明什么?”他听出端倪,侧头认真起来。

        “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东西值钱,才想偷的。”

        一般人偷东西不都是这个动机吗,可卓敬风总觉得她不对劲,小偷就算再蠢也不会如此冒失,更何况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承认错误。加上他喜欢过她,自己的眼光总该不会那么差。再低头见她一脸委屈痛苦的样子,他就更加感到蹊跷。

        “好了,你别擦了,看你委屈的样子好像我在欺负你。”

        “不行,裤子是我弄脏的,我必须擦干净。”

        “都这样了,还怎么擦?”

        是啊,都这样了,擦也擦不干净了,就像他们现在,怎么也回不到过去了。

        肖琳放下裤子,站起身,“你刚刚说的话还算数么?”

        “当然。”

        “好,我会偷到手的,你不许反悔。”

        “决不食言。”

        卓敬风转身要回去,肖琳抓住他的衣角,好像不舍现在的独处,怕他会消失了一样。

        他回过身,“你还有话要说?”

        她摇头又点头,又摇头。

        卓敬风觉得这女人又呆又笨又傻,脑中一串电流闪过。这个感觉太熟悉了,熟悉到好像根本就不需要记忆,就能化解顾虑。

        头好痛,他身子偏向一边。

        “你怎么了?”肖琳扶住他。

        “没什么,该出去了。”

        难道是车祸的后遗症?她担心起来,跟着他一起出了舱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4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