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一百章 疑问

第一百章 疑问

        管家一声不吭带肖琳来到附近一家酒店,跟前台招呼好后,直接上了楼。肖琳奇怪她怎么会带自己来这,便开口询问,管家只说这是chris吩咐的。

        “他告诉我要给你安置在环境好的酒店住宿。”她不苟言笑道。

        “怎么会这样?他真的这么说的?”

        “他还说不能让你离开酒店。你的行李稍后有人会帮你送过来,你只需要告诉他们存放地址就可以。”

        肖琳还想问明白,管家已经转身走了,房间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呆立在那。难道他是给自己软禁了不成?

        过了一阵,真的有人来问她行李存放的地点了,她没有说,试图从酒店出去,却被人拦下来。

        “小姐,你不能走。”一个保安在门口堵住她。

        “为什么?你们这样是非法软禁!”

        “你要走可以,不过要先缴清房间的费用。”他面无表情。

        “什么费用?我又没有订房间。”

        “这是chris先生的意思。”

        什么?他居然为了困住自己做这种事?肖琳没有再出去的意思,转身上电梯回了房间。

        看来他是要和自己好好玩下去了,没想到他为了过去这么认真,倒和当初的自己很像。肖琳躺在chuang上开始放空。

        也许他这么做只是不想自己再去p.j那冒险,是在保护自己;也可能是想让自己妥协,说出真相。她倒真希望是前者。

        心居然暖融融的,好像是被人呵护的感觉。脑里回荡他刚才说话的样子,还有……那个叫demi的女孩被拥抱入怀的样子……

        手摸上胸口,还是会难过。有时她觉得自己太自私,当初明明可以告诉他一切。明明可以回到从前的,为什么还要躲避,弄得自己仿佛是个受害者。独自对影自怜。这样做对他太不公平。

        可能她在恢复记忆的同时,扩大了过去的痛苦。自己在无形中制造了前进的阻碍。反而觉得是外界因素导致的,正因为这样,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可恨,却毫无办法。她的重生,好像只是为了帮父亲讨回公道。

        迷迷糊糊中,她感到有泪滑过脸庞,这时候门外有人来了。那人拎着一个双肩包递给她,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慢慢长夜降临,又该是一个没有梦境悲喜的沉眠。

        这一梦,仿若逝去多年。三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就那么过去了,这三天里卓敬风没有任何消息,而在第三天的时候,肖琳也得到了自由。

        她不会放弃偷窃怀表,就像她推测的相机也卓敬风手上一样。反正这个条件是他提出的,要是到时候找到了怀表,顺便还能把相机找回来,那就大好特好了。

        带着对遗物的必争决心,她回到了美国。

        与此同时。卓敬风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纽约机场,家里派车来接他,他没有回家,而是去了自己的房子。一路上他都在晃动手上那枚金怀表。前天他背着父亲托人把他的藏品带到夏威夷,p.j看到那些藏品后满意极了,他挑了三件最值钱的东西满载而归,早就忘了怀表的存在。他口中所说的对藏品的喜爱简直令人不齿。说到底,他仍旧没改掉暴发户的本性,艺术是其次,价值和金钱才是第一位,他口口声声最爱的这枚怀表也只不过是他炫耀财富的工具罢了。

        怀表在阳光的映射下闪烁金光,他想起肖琳在游轮上,在p.j别墅门外时的情景。这个呆女人会不会真的来偷东西呢?嘴角勾出一抹浅笑,眼里划过星光。

        车到家后,停在门外。司机将行李包提起走在后面,卓敬风按密码将大门打开,没想到雅琦已经在里面等他了。

        “这么久没见到你我都快想死你了。”她从大厅的沙发上起身跑到他眼前。

        卓敬风没想到她会来,隐隐吃惊,面上波澜不惊,“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没通知我一声。”

        “我给你打电话你有接过?”她不太高兴。

        “那时候我在工作,比较忙。”他走上楼梯。

        “你不是忙,是根本就把我忘了吧?”她尾随其后,话里醋意十足。

        “我是真的很忙。”

        听他这样说,雅琦没再追问,她怕继续缠着他会适得其反。

        司机已经把东西放在沙发上出去了,楼下传来关门声。

        卓敬风对雅琦的到来显得兴致不高,最近肖琳的事也一直在困扰着他。

        他来到楼上的开放式书房拉开椅子坐下,打开台灯,看都没看雅琦一眼。雅琦觉得不对劲,神色变了变。

        “才多久没见你就变得这么冷漠。”带有埋怨的话语没起作用。她见这话不好使,焦躁地试探道,“你是不是喜欢上别人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卓敬风刚从桌上捧起一本图集,还没翻看,就抬起脸转过座椅,用不信任的目光看向她,转换话题,“在中国的时候你知道我身边发生了什么是不是?”

        雅琦被他突然的问话弄得发懵,怔怔地看着他,“你,你想知道什么?”

        卓敬风看到她的手微微蜷起,说话的嘴唇也不自然,心里有了怀疑,“我的车祸是怎么发生的?那时候我的工作室又为什么关闭,你又是什么时候和我相识的?”

        雅琦被三个问题弄得神经紧绷,她没有自乱阵脚,在快速反应过后,用那不太自然的嘴巴弯出圆满的弧度,“我都说了啊,我们是在一场摄影展认识的,你当时还说之所以去那就是为了ansel  adams,那是你最喜欢的摄影师,你不记得了?”

        卓敬风将腿上的图集合上,放置桌边,若有所思,觉得合理后接着问道,“我工作室的助理你应该也认识,她叫什么了?是……卢……?”

        雅琦右手的拇指指甲狠狠抠向食指,表面渐渐放松温柔,“卢希是你助理的朋友,你的助理叫肖琳啊。”多么稀松平常,坦坦荡荡的回答。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是叫肖琳。”他故意说给她听,想从她的表情里读出有用的信息。

        “那时候她在你工作室真的很认真,人也特别好,我们还经常一起出去玩,真是怀念那段时光啊。”她仿佛被过去的美好牵引到了远方,目光也跟着无限向往。

        难道真的是我多虑了?雅琦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卓敬风暗忖。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为什么去中国?”话题回到正事上。

        雅琦摇摇头,“你大概是想把自己的理念带到中国去吧。你那么喜欢摄影。”

        卓敬风一时陷入混沌,好似一只迷雾中的囚鸟,不仅被大雾所迷惑,也被眼前的笼子遮住双眼。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4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