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一零六章 信封

第一零六章 信封

        卓敬风把肖琳送走后,开车回到家。再一次站在这里,他感觉一切那么陌生。十年了,他一直没再来过,只因为julie,现在,他站在这,仿佛是在对过去告别。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把尘封已久的东西处理干净。那扇书柜制造的暗门。

        他走到古董架旁,扭动藏在架子边上的金属圆锁,门刷拉一下向两边拉开。里面黑魆魆的,没有灯火,他走进去打开墙壁上的开关,一串串五颜六色的小灯亮起,灯火将室内的礼品和彩带照亮,一阵梦幻的气息扑面而来。

        踩在地板上,脚步发出咚咚声,一层厚厚的灰尘扬起,卓敬风的表情由麻木变得冷酷。

        julie生日的惊喜就是这些,满满的礼物,满满的有关他们的回忆。挂在墙上的他们的照片贴得到处都是,julie和他笑得那么灿烂幸福。那时候的他坚信他们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然而,这世上毕竟没有不散的宴席,卓风成了这场宴席的举办者。

        卓敬风把墙上的照片一张一张撕下,丢在礼品盒里,连同那幅镶有相框的最大的一张一并丢弃进去,摸出打火机烧掉,室内顿时烟雾滚滚。

        过去的让它过去,永远都不要再来。

        雅琦站在暗门对面目睹了一切,她的脸上现出惊异痛苦之色,泪痕还挂在脸上没有消去。她失魂落魄,踉踉跄跄走出院子,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眼泪无声无息地从眼角滑落。

        她开车来到中央公园,走到湖边上,呆呆的望着那一池平静,好像灵魂被池水吸干了一样,悲伤而绝望。

        二十分钟后,kevin也来到湖边,他收到雅琦的要挟短信。逼不得已前来。

        他远远就看见一个背影孤零零立在前方,压抑不住恼火走上前去。

        “你又想干什么?你……”他还要骂她,结果被她的面容惊住,对方丝毫没有反应,面容凄惨,死气沉沉。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骗得了我?什么时候你还学会装可怜了?告诉你,这招对我没用。”

        雅琦定定地看向前方,蠕动嘴唇,“他什么都想起来了,chris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kevin一惊。旋即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那又怎样。我不会认输。”

        雅琦转过身,目光变得凛冽,“你赢不了他,不过。如果你肯和我合作……”

        她还没说完,kevin毅然打断她,“不可能,我这次来不是因为怕你抖出我那些卑鄙的事,如果你想去做,大可去做。”

        雅琦冷笑几声,“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不然呢?”kevin想起昨天晚上听到的她和卓风的神秘对话,眼中现出奇妙。

        “总之这次你会帮我的。东西我稍后会传给你,两天后给我答复。”说完。她转身离开了。

        kevin站在原地,觉得她奇怪得很,按理说她要是真的在乎卓敬风恢复记忆,应该伤心或者愤怒才是,怎么会是这种态度。他越想越觉得蹊跷。不一会手机传来信息,他打开一看,惊得张大双眼。

        她想用仇恨来离间肖琳和卓敬风的感情?kevin轻轻一笑,将手机插进兜里,最后看了一眼湖泊,转身离去。

        肖琳回到家后也没能平静下来,内心惴惴不安,脑中不停地回转卓敬风的承诺,还有答应帮她归还肖笙的遗物和寻找线索的事。

        这时候手机忽然响了,一看是fynn打来的。

        寒暄了几句后,他开始说正题。

        “你让我帮你找的那幅画找到线索了。”

        肖琳听到这句话,心头一震。

        “画在哪?”

        “我从收藏古董的朋友那得到消息,说在卓风家里,当年肖笙死后,他把东西据为己有。”

        卓风?怎么会是他?肖琳吓了跳,“你没有弄错吗?”

        “怎么可能,这消息千真万确。”

        肖琳沉吟片刻,“fynn,这些日子真的谢谢你帮我调查遗物的事,多亏了你,怀表已经找到了,如果画也找到的话,可能很快就能查到杀人凶手了。”

        “我也是做我认为正确的事,除了消息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要是还有什么事的话别客气,尽管来找我。”

        “我知道你喜欢维护正义,不管怎样,真的感谢你。”又说了几句鼓励她的话,两人便挂了电话。

        肖琳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小,本以为那幅画要找很久,没想到就在卓风手里,这个巧合该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无论是幸运还是不幸,她都要走下去,因为已经没有退路。

        一ye辗转难眠。肖琳捱过一晚的失眠后,拖着沉重的身体来到办公室。卓敬风昨天答应她会把遗物带过来,这是她这一天唯一的希冀。

        午休时间,卓敬风准时到了杂志社。他提着装有盒子的袋子递给她。

        “不要随便把东西给别人,这些都是古董啊。”他指着袋子里的盒子道。

        “我知道是古董,你是不是心疼了?”肖琳看他有点不甘心的样子,和他开玩笑。

        “是心疼了,主要是那部相机,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买回来的?”他一脸懊丧。

        肖琳看他怪可怜的,好像自己夺人所爱了,安慰道,“大不了,我攒钱还你好了。”

        卓敬风本来就是逗她玩的,看她上钩了,内心喜滋滋的,表面却一本正经的说,“你说的,要是还不了,就拿你抵债。”

        “抵债就抵债,谁怕谁。”她一脸俏皮。

        “真好。”卓敬风安静地看着她。

        “什么真好?”肖琳不明白他的意思。

        “能看见你这么精神,我就放心了。”他抱臂,淡淡一笑。

        肖琳脸微微泛红,没有说话。

        卓敬风抬手看了眼表,午休时间快结束了。

        虽然不舍,也是时候该走了,“关于那幅画,我会找冬辰查清楚,你等消息就行。别自作主张做小偷了,知道吗?”

        什么叫“自作主张做小偷”,肖琳对这句话愤愤不平,嘴上懒得跟他辩解,“好,知道了。”

        “那,我走了?”他指指门口,挑眉勾yin她。

        肖琳点点头,想起他刚才说让冬辰查画的事,叫住他。“等等。”

        卓敬风回身坏笑。“舍不得我?”

        “不是。呃,是……”她变得吞吞吐吐。

        “到低是还是不是?”卓敬风被她绕迷糊了。

        “我是说……调查就先不用了,真的……”

        “你不相信我?”卓敬风严肃地看向她。

        肖琳忙摆手,“怎么会。只是……”

        “没有只是,我会帮你处理,你安心就是。”他看着欲言又止的肖琳,“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没有,什么都没有,我,我是舍不得你走……”她憋了半天还是没有把画在卓风手里的事说出来,硬生生找了这么个借口。

        卓敬风会心一笑,摇摇头。点肖琳的脑门,“好好工作,我也有事要走了。或者——”他邪邪一笑,“要不要表示点什么?”

        “表示什么?”肖琳呆呆地望着他。

        卓敬风没有回话,低头轻吻她的嘴唇。随后摸了摸她的头,说了一声“我走了”便走出门外。

        肖琳被这一举动弄得发愣,呆萌地立在原地,直到卓敬风走了,她才感觉脸上发烫。办公室外的女职员们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她,能钓到这种千年大帅哥,对她们来说可是一种福分。

        肖琳的助理elsa目送卓敬风出了办公室后,哧溜钻进门内,用手肘推肖琳,“喂,你什么时候交的男朋友,好帅哦。”

        肖琳被她一弄,更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道,“没有……”

        “什么没有,我明明看到——”

        “好啦好啦,快工作了,还有一大堆事情没做呢。”肖琳把她推出门外,这才舒一口气。

        坐回椅子里,她还是抑制不住喜悦,可一想到卓风的事,心里就堵得慌。

        她觉得刚才明明可以说出口的,如果说出来,就不用麻烦他找朋友帮忙。不过再仔细想想也有可能会弄错,虽然东西在卓风手上方便不少,她仍然不希望这是真的,何况fynn口中的卓风是“据为己有”,这就更加增添她的不安。

        也许这些都是巧合罢了。她自我安慰,开始埋头工作。

        一下午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就那么过去了。肖琳开车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透,她十分小心地抱着遗物开门走进客厅。将东西放在沙发桌上,迫不及待地打开查看。

        首先拿起相机,前后翻转看了一圈,又晃了晃,没发现有什么一样,接着拿起金怀表打开,里面也平平常常的,难道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错的?肖琳对调查的出发点产生怀疑。

        这些古董除了值钱好像没有别的用处,那父亲为什么在死前把它们翻出来?不行,一定要找出这里的秘密。她试着拆开相机,这时候门铃响了。

        这么晚了,谁会来?肖琳有些胆怯,接着又是几声门铃响。

        她放下相机,壮着胆子走向门口。

        “是谁?”

        没有回应。她轻轻开了一条门缝,一个信封掉在地上,房门大开,室外没有半个人影。

        她捡起信封,前后看了一遍,没有署名和字迹。

        奇怪,这到底什么?她关上房门,拆开信封,看完里面的内容,她大惊失色。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4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