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一零九章 共室

第一零九章 共室

        其实卓敬风这个周末根本就没有搬家,而是在整理过去那些不该有的东西。因为不想回家,在找到新房子之前,他只能暂时住在肖琳这里。

        这两天收拾东西太忙碌,他没有空闲洗澡,现在来到这舒心不少才想起这一茬。

        肖琳在客厅不停地踱来踱去,心慌意乱。

        现在这种情况该怎么办?装作没事一样?这样想着,她扑通坐在沙发里,挺直腰板咳了咳,摆出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可无论怎么心理暗示,全身上下都是那么别扭,心里好像有无数只小蚂蚁在爬。

        浴室的水声哗哗响个不停,每一次滴水声都让肖琳紧张不已。一会他要是出来了,该说点什么才好?还是什么都不说,就像以前那样?肖琳简直就像怀春的少女,面对爱情手足无措。

        仔细算起来,除了上次见面以外,两人没有正正经经好好说过话,更准确的说,他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好好见见面,约约会了。加上现在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肖琳更加胡思乱想起来。她定定地坐在沙发上,一阵高兴一阵难过。高兴是因为重逢,难过当然是因为案子的事,另外还有雅琦这个疙瘩,她感觉脑袋都快爆炸了。

        不过还没等到爆炸到来,肖琳就听到浴室的开门声,接着卓敬风一边擦头发,一边走过来,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身上只随便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

        这还是肖琳第一件看见他的身体。他的身材真的无可挑剔,若隐若现的肌肉线条,不过分魁梧,也不显瘦弱,一切都那么刚刚好。那头清爽的黑发湿哒哒垂落额角。让人无法不发花痴,还有擦头发的手臂,修长的手指……肖琳眼中的景象好像变成了慢镜头,她看得傻了,也看得呆了,身体一直保持挺直拘谨的样子。

        “哎,发什么呆?”卓敬风坐在她身边,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咦?他什么时候已经走到这了?肖琳发觉卓敬风坐在自己身边。而且距离不超过十公分,心跳加快,脸上发烫。她什么也没说,心里无数只小兔子乱窜,表情就像吃了苍蝇一样让人理解无能。她悄悄挪动屁股坐得稍微远一点点,没料到这一举动完全被对方发现了。

        “你那什么表情?这么讨厌我?”卓敬风凑到她挪开的缝隙间。

        肖琳身子一僵。左腿用力过猛突然抽筋了,“啊——”她大叫一声。

        “怎么了?你哪不舒服?”

        “我的腿,腿……好痛……”肖琳绷直身子。指着左腿大腿根发出痛苦的叫声。

        卓敬风这时候伸手帮她揉,“是这里?”

        肖琳脸色红一阵白一阵,腿不但没因他的按摩好起来,反而越揉越严重。

        “这里吗?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卓敬风以为她生病了,语气也变得着急。

        憋了半天,肖琳才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真的没事,我很好。”

        他一顿一顿仿佛机器人一般的说话方式令卓敬风摸不着头脑,“你要是不舒服就承认,严重了怎么办。”

        他越是这么关怀她。肖琳就越觉得大脑缺氧,她的视野里的卓敬风简直快要贴过来了。而事实是,两人的距离非常正常。

        肖琳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啪叽倒在沙发上,像极了一个冰块,身体已经完全僵硬。

        我怎么这么没出息,不就是看见了他的身体么?我怎么这么色?肖琳残存的意识在挣扎。而卓敬风这时候好像完全看穿了她,也是,以他这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来肖琳为何会变成这样?

        “看不出来你是个色女啊。”他邪笑作势压过来。

        再不复活,就真的出事了,肖琳忽地立起来,没想到用力过猛,碰到了他的嘴唇,怎、怎么会这样!

        卓敬风被嘴上的触感弄得一愣,接着展开邪魅的笑容,“这么着急?你是想干什么?嗯?”

        “我、我……”肖琳要说起来,可越着急嘴巴越笨。

        其实刚开始都很正常,因为紧张和胡思乱想才变成现在这样。事实证明,越紧张越偏离轨道,越会朝自己不愿的方向发展。肖琳已经有口难辩,话也说不明白了,难道今天会发生……?

        卓敬风被她紧张的样子逗笑了,手触摸她的秀发,滑落到耳际,接着轻轻给她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笨蛋。”卓敬风宠溺的叫她。

        肖琳只感到这个声音无比好听悦耳,这时候他搂过她,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令人脸红心跳的话,“我不会趁人之危,下次可不会放过你。”

        肖琳整个人变得哑巴了,只有心里在不停地呐喊什么放过,什么趁人之危等等。卓敬风把她放好,说了一句他困了要休息的话,就让肖琳帮他整理睡铺。

        等了好一会,肖琳终于恢复原状,身体变得柔软不少,她才向他解释,“可是我这只有一个房间,剩下就是这个沙发了。”

        “你不会是想让我睡这?”卓敬风指了指下面的沙发。

        “看来……是这样的。”肖琳尴尬的笑笑。

        最终他也的确睡在了沙发上。长夜漫漫,月光隐隐约约透过来,洒在卓敬风面部。这一晚他居然失眠了。

        和自己喜欢的女人睡在一个房子里,也难怪他会这样。

        身体的劳顿被紧绷的精神打败了,他正想起床找水喝,这时候肖琳从房间里出来了,听到声音,他假装闭眼睡觉。

        听她从脚下那头走向头顶的方向,接着关门声还有冲水的声音,他知道她一定在上厕所,正等她回去的时候,他发现半天也没有响动。

        怎么回事?卓敬风不免好奇,张开眼看了看四周,没有声音,难道是,晕倒了?他立刻起身去厕所查看,发现里面没人,往前走向厨房,这才发现前面有微弱的黄色灯光,居然是开着的冰箱发出来的光。

        奇怪的是,只有冰箱开着,却不见人影。难道是遭贼了?

        “嚓嚓,嚓嚓。”冰箱附近发出怪异的声音,卓敬风心头一凛。

        他悄悄走过去,慢慢接近冰箱,一种不祥的预感涌入心头。接近厨台时,他迅速闪出,这时候才真正看清楚发声的究竟是什么怪物,原来这声音竟然是吃东西发出的,而吃东西那个人就是肖琳。

        “你大半夜的在这吃东西,是想吓死谁吗?”卓敬风被她神神叨叨的举动吓得不轻。

        肖琳听到卓敬风说话,吓得叫了一声,因为惊吓过度声音都打弯了,“啊~~你怎么突然冒出来了?”

        “我正想问你,怎么半夜偷偷蹲在这吃东西,这是,习惯?”他看了看冰箱,又低头看看她。

        肖琳有点不好意思,“我晚上没吃东西,饿得受不了才这样,没想到吵到你了,不好意思喔。”

        卓敬风对她的生活自理能力产生怀疑,无奈汗颜,“我真想知道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居然得这么艰苦。”

        肖琳害羞地笑笑,接着吃了一口手上的面包。

        卓敬风抢过她手上的食物,塞进冰箱里关好,“别吃这种没营养的东西,起来开灯。”

        “啊?”她迷迷糊糊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起来开灯。”卓敬风命令地盯着她。

        “哦。”她缓缓从地上起身,把室内的灯全部打开。

        卓敬风没管她,兀自打开冰箱,他上下左右看了个遍,没找到任何和蔬菜有关的东西。

        “怎么都是面包和蛋糕,你天天都吃这个?”他拿出一个奶油蛋糕,看了看放回去。

        “嗯,我不会做菜,习惯了。”肖琳可怜兮兮地倚在厨台边上。

        卓敬风继续翻找,终于在里面发现了一些“可以吃的东西”——面条,另外还找到剩下的几个鸡蛋。

        他拿出东西放在身后的厨台上,伸手把挂在墙上的锅铲“装饰品”拿下来,接好水放在电磁炉上。

        肖琳惊讶地盯着他,不自觉伸出弯曲的手指指点,“你……不会是要做面条吧?”

        “是啊。”卓敬风轻描淡写地说。

        “你是要做给我吃么?”肖琳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你在这过难民的日子,我怎么能袖手旁观。”说着面已经下锅了。

        肖琳欣喜地笑道,“真是想不到你还会做饭呢。”

        “一个人住习惯了,很难学不会,”说着,他抬眼看了看肖琳,“不过以你的智商,恐怕很难了。”接着故意露出嘲弄的笑。

        “又来了,好像你很聪明似的,就知道嘲笑人。”肖琳歪过头去不想理他。

        卓敬风喜欢看她无可奈何的样子,他觉得那样笨笨的非常可爱。他在她身后微笑,锅里的面也差不多快煮好了。

        肖琳好像闻到了香味,转过身偷偷看了几眼,口水都快出来了。

        “有没有酱料?”卓敬风问她。

        “只有辣酱,需要么?”

        “拿来。”

        肖琳屁颠屁颠跑到他身后,打开冰箱拿出一罐辣酱递给他。

        卓敬风舀出一些拌在里面,洒了少许盐,把鸡蛋打进去,过了一会香喷喷的面条就出锅了。

        “材料不全,只能随便吃吃看了。”卓敬风把碗递给她,肖琳就像接圣旨一样接过面条,感动得眼泪汪汪,这又让卓敬风想起自己曾经养的那只宠物了,就像第一次见面时给他的感觉一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