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一一四章 悲伤

第一一四章 悲伤

        kevin追到楼下,看见雅琦坐上一辆出租车,立即动身开车跟了上去。

        出租车走了快两个个多小时还没到地方,眼见都要奔郊区去了,为了防止被发现,他放慢了跟随的步伐。这时候前面疾驰而过的车挡住了视线,等再往前看的时候出租车已经消失了。

        kevin停车朝四周看看,继续探索着缓慢前行。

        这里越往外走越荒凉,几无人烟,加上黑洞洞的天空,更加凸显无穷无尽的诡异。

        就在心怀忐忑的时候,前方闪出两道光,刚刚的出租车又出现了。他加速马力追了上去,正往前开着,只见那车调头往回开,能看出里面的乘客已经下车了。

        他凭借直觉,把车停在刚刚出租车出现的位置,下车往路边走。

        前面黑咕隆咚,伸手不见五指。继续往里走,发现不远处有一道铁门。

        借着月光朝里看,kevin吓了一跳。这里简直就是鬼片里经常出现的鬼屋,枯枝藤蔓纠缠楼体,几棵老树林立其间,一股阴森潮湿的感觉弥漫开来。仔细观察能从树木的缝隙间发现几扇窗户,奇怪的是所有窗口都没有灯光透出,周围一片死寂,仿佛是个荒废的弃舍。

        难道雅琦就在这座房子里?kevin不太确定。他轻轻推了推铁质小门,门居然没上锁,一推就开了。

        咯吱咯吱的铁锈摩擦的声音打破岑寂,周围愈加静谧了。kevin往前伸出的一条腿停止了动作。他倒吸一口凉气,没敢往前走。

        谁知道里面会不会突然飞出一个鬼怪来?他还没那么快想死。

        利用软件在手机上标记了地点,他撤出院子。

        回去的路上,他特别留意了周围的环境,方圆百里除了这座房子,没有其他建筑。雅琦的目的地看来十有*是这。

        把车子调头,他往来时的路开去。

        ***********************************************************************************************

        卢希渐渐从昏迷中苏醒,后脖子残留钝痛。她起身朝四周懵懂地看了一圈。走向门口扭动门把,发现门已经被反锁。

        kevin居然把我锁起来了,真是太不像话了!她气鼓鼓地坐回chuang上。

        气着气着,她想起这里是他的卧室,于是心生好奇,开始参观房间里的摆设。

        靠近阳台的位置有一个足球桌和一个台球桌,两个桌子的对面摆有几个手工艺品。这几件东西吸引了她的注意,拿了几个看了看,其中一个人形小木雕她很是喜欢。把这个小木雕拿起。能听到里面有声响,声音像铃铛碰撞发出的。

        她晃动木雕在耳边听声音,又看了看。正琢磨得出神。外面传来关门声。这声音把她吓了一跳,木雕顺着手臂滑到地上。

        “碰”一声,小木人被拦腰摔断。

        “啊……”卢希手捂住嘴,“怎么办,哎呀,怎么办。”慌乱间她听见脚步声朝门口靠近。情急之下抓起地上的两节东西放回原位,手因紧张不停颤抖,木雕叠了好几次才立起来。

        摆好东西,她转身跃向chuang的方向,像根棍子一样直挺挺躺在chuang上一动不动。假装昏迷。

        kevin刚刚听到门内有响声,开门走进来。见到卢希依然安安静静躺着。露出不解的表情,随后关上房门。

        走到客厅,看着桌上的u盘,他捻起上面的钥匙圈,打开一边的电脑,把接口插进去。

        电脑扫描到u盘,点开内容,里面只有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都是一些关于卓风犯罪证据的文字材料。

        如果卓敬风帮肖琳查到这些资料,就算得知她的杀父仇人是谁,恐怕他也不会说出口。这样一来,他势必会阻止追查下去,如果这时候让肖琳知道真相,她一定会觉得他在欺骗自己,有意掩盖他父亲的罪行。不仅如此,肖琳也不会和杀父仇人的儿子在一起。

        这么想下去的话,一切都顺理成章,可是……他脑子里回放雅琦刚才说的话,心静不下来。

        他觉得今晚异常疲累,看看时间,都快到十二点了,该是洗洗睡的时候了。他起身向后撑了撑手臂,突然动作停住,想起里面还有个丫头没处理掉,得先把她搞定才能安安稳稳睡个好觉啊。

        再度开门进去,那丫头居然还没醒,不会是自己用力过猛造成的吧?他走向chuang边,伸手拨弄她,“哎,死了吗?没死就快起来。”

        没反应。

        不会是真的昏死了?他伸手在她鼻下试了试,居然没有呼吸了!

        怎么可能!他拍了拍她的脸颊,“喂!醒醒!”

        这时候卢希没忍住,眼睛动了动,kevin发现了她的小动作,紧张的眉眼舒缓下来,表面继续装作紧张的样子。

        “你别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

        卢希听到这话,嘴巴没忍住,往上弯了弯。她还没从喜悦中回过神来,结果kevin说出下面这句话——

        “以后我找谁出气啊!我的出气筒!”

        接着卢希感觉身下的被子被快速抽走,一个翻滚从床上跌落下来。

        “啊哟,好痛!”她捏住着地的右胳膊惨叫。

        “咦?你不是死了吗?活过来了?”kevin拍了拍被子,没事人一样。

        卢希站起来,怒目而视。“你这个混蛋!”接着要过来报复他,谁知一声清脆的响声阻止了一切。受到气流的震动,那个木雕的上半部分掉到了地上。

        卢希往前迈的腿实实成成扎根在地,脖子僵硬地扭转96度,视线朝下倾斜三十度……

        “我的小木人!”kevin冲到木雕身边,惨兮兮地捡起地上的宝贝,眼中渗出伤心的泪光。忽地,他猛一回头。用盯着十恶不赦的罪犯的眼神盯着卢希,“是你!”

        “不是我!”卢希终于舒缓僵硬的躯体,齐齐摇动双手狡辩。

        “是你!”他冲过来,“你知道这个小人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吗!?”他不再是刚刚的滑稽,而是真的生气了。

        “我、我怎么知道那什么破木头人是你的宝贝,我再给你买一个不就得了?多少钱说吧。”卢希恢复大小姐的姿态,不屑一顾。

        “钱!你以为钱就能买到吗?这是我母亲给我的,唯一的一件礼物!”他开始翻找胶水,想修补破损。

        卢希看出他的焦急。渐渐收回傲慢,挽着的双手垂下,“……对不起。我不知道。”看他急得发疯的样子,她走过去,“来,我帮你。”

        “走开啊!不用你假好心!”kevin用手肘推开她。

        “人家都说了对不起,你还想怎样啊,我去找师傅给你做个一模一样的!哼!”大小姐脾气岂容侵犯。软的不行,只好继续来硬的。

        kevin这回没有骂她,反而安静下来。卢希发觉不对劲,悄悄凑过去,只见他的臂膀在颤抖。好像真的十分痛心。

        “kevin……”她轻声叫了一下,“你怎么了?kevin?”她把手搭上他的肩膀。担心起来。

        kevin低下头,微卷的刘海遮住双眼,卢希听到水滴滴落的声音。

        他居然哭了!为了一个木雕玩偶!卢希眼睛睁得大大的,变得手足无措。

        “kevin你别难过了,我帮你修好,一定可以修好的!”她拿过地上的小木人,把两截身子合到一起,小人勉勉强强能在平面上立起。

        “喏,好啦!你看它站起来了!”

        kevin还是没有好转,她的鼓励没什么用。

        其实她不知道,这个小木雕不仅是他母亲给他的唯一的礼物,也是见证他、卓敬风和julie三个人感情的信物。

        它的损坏,好像把从前的美好毁了,把julie曾经带给过自己的欢乐也一并毁了。

        卢希抱住他,“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你别伤心了,你不是说我是出气筒吗?来骂我吧,如果能让你高兴起来,快骂我吧,快!”她挺起胸,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kevin没有任何拒绝的动作,他的脑里只是不停回转一句话,是julie曾经说过的:“就让这个小木人做我们三个感情的见证吧!”

        她的笑容当时那么好看,看得kevin目不转睛,一动不动。

        当julie死亡的消息传入他的耳中,他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种灵魂被抽干的感觉,好像世界瞬间没有了意义,自己也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不管岁月如何变迁,那个人她始终忘不掉。

        过了一阵,kevin逐渐清醒,他推开卢希,说了一个字:“滚。”

        卢希蹲在地上难过地望着他。

        “我叫你滚啊!”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卢希自知呆在这只能让他难过,于是默默起身,走出房间。

        走之前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坚持道,“我还会来的,我会帮你把它修好,一定!”

        kevin瘫坐在地上,长久地看着立在眼前的,被胶水粘得有点歪的小木人,内心从悲痛转而变得麻木了。

        也许这件东西早就不该存在了,它带来的回忆总是那么痛苦,为何还要不舍?

        快乐和痛苦总是如此反复,过去如此,现在依旧如此……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4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