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一一六章 目标

第一一六章 目标

        卢伟明发现雅琦人间蒸发了,发觉不对劲,命令手下前来报道。

        手下像平时那样小心谨慎地走进办公室。

        “卢总,您叫我?”他低头鞠躬。

        “相机的事处理的干不干净。”卢伟明低头把玩手上的镂空金属球,没有直接说雅琦的事。

        那男人一懵,缩紧脖子,声音发虚,“相……相机您不是要回去了?”

        卢伟明一惊,“啪”地一下把手上把玩的金属球甩在桌上,球弹飞到男人身上,惹得他往外一躲,“你说什么!?”

        “卢总……是雅琦小姐说你反悔,要把相机拿回去……”手下知道自己手上出事了,头埋得更低。

        “你这头蠢猪!”卢伟明彻底怒了,走上前狠狠拍打他的脑袋,“雅琦这个贱人,居然算计到老子头上了!”

        他冷静下来,叉腰的手放下来,走到窗前望向窗外,“你知道犯错的代价。”

        那人吓得双腿打颤,“卢总,我错了,我下次不会再犯了!您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还有老爹老妈要养!”他边哭号边跪着凑到卢伟明身后。

        卢伟明咂咂嘴,一副惋惜不已的样子,他转身像拍狗头一样啪啪拍他的头,虚伪一笑,“不想死是吗?”

        手下抱着他的大腿,“卢总饶了我吧!我可以将功补过!将功补过!”

        卢伟明抬腿把他踢到一边,“这次要是办不成,提着你的脑袋来见我!”

        “我知道!我知道!一定会成功!卢总放心!”那人像条哈巴狗跪求他。

        “还不滚去干活!”

        “是!是!”手下屁滚尿流地爬起来。连着鞠了好几个躬才出去。

        卢伟明眼里透出杀意,眼睛眯成一条线。手捏住桌上的摆件,青筋暴涨,突然握拳一砸,发出砰地一声。

        手下滚出办公室后,从里怀掏出手机。拨了两个电话,把卢伟明发泄在他身上的怒气统统发泄在电话里的人身上。

        他开车来到一个隐秘的小酒馆,刚才电话里叫来的两人已经坐在吧台上等着了。

        那两人分别是一个中国人和一个外国白人,那中国人一看就是假冒的李琛,白人却是辨认不出是谁。

        他们见到他急匆匆的样子,好像预感到出事了。那个白人男人先询问情况,“威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么急?”

        王威力丧气地坐在旁边的沙发坐上。那两人也跟着坐过来。

        “东西不见了,让雅琦那个biao子骗走了。”

        “相机里的?”刘一(假冒李琛那个男人)惊愕道。

        王威力喟叹一声低头默认,朝吧台叫了一瓶威士忌。

        “我来是想和你们说说这件事,顺便让你们继续回美国跟踪,这回我也会去。”王威力靠坐着,显出疲倦。

        过了一会,他朝那个看起来干干净净的白人男人说,“fynn。你这么长时间做得不错,卢总也给了你不少好处了吧?”

        没有了胡子,没戴大框眼镜的fynn笑笑。“也没有太多,跟你比不是差远了。”他虽然这么说,不过那间杂志社已经彻底归他所有了。

        “哟,还挺谦虚。”他点了根烟,狠狠吸了一口,“你哥我是越混越回去了。”

        “威哥快别这么说。你这么说我俩还怎么混?”刘一接捧臭脚接过话茬。

        王威力继续干巴巴地抽烟,眉毛拧成一团。老板把酒拿过来,杯子放在桌上,他开始大口大口喝。

        喝了一会,他冲刘一吩咐订机票,刘一就在手机上定了三张最近的航班。

        那两人看他心情不好,也跟着意思意思喝了几杯。他们边喝酒边讨论一些行动上的问题,说着说着,王威力感到越发的委屈,三分醉意后胆子也大了,开始抱怨起来。

        “你说我们图什么?不就是卢伟明那王八gao子几个臭钱吗!他这gui儿子哪有钱是干净的?那些不干净的不都是老子帮他擦屁股!”他又喝了一口,“我他吗就像条狗似的!一条狗!”和刘一知道他受了委屈,也都帮他说了几句好话,最后怕他再喝下去会耽误飞机行程,于是上去阻止他。

        两人连推带拽地把人带到机场,等时间差不多了,三人一起启程前往纽约。

        ********************************************************************************

        kevin刚完成一个广告拍摄,回到化妆间的他摸着mr.c,对着镜子里的自己陷入思考。他一直对放走卢希的事耿耿于怀,不过现在的他顾不及那些了。这些天他满脑子都是雅琦,都是她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奇怪的感觉始终萦绕脑际,上次从鬼屋回来后,他特地专门找了知名侦探进行调查,已经过了一周了,对方也没什么动静,他开始怀疑那侦探其实是个名不副实的大骗子。

        正左思右想的功夫,电话来了,他低眼扫了一眼桌上的电话,是个陌生号码。

        难道是有消息了?他接起电话,对面的人果然是他委托的侦探。

        “那个房子的主人我已经查到,是个叫niko的医生。”男人说话小心翼翼。

        kevin精神一震,“有资料吗?”。

        “有,已经搜到了大部分资料。”

        “现在能不能拿过来?”

        “我已经把资料投递给快递,下午应该就能收到。”

        kevin大喜,想到了什么。接着问,“雅琦那边有什么线索吗?她是不是也在那个房子里?”

        “是的。她在,线索目前还没有,不过从niko身上挖出一点头绪,还不能确定。”

        “好,你继续调查。要是做得好的话,我会加倍付酬劳!”

        “放心,我做事比那些警察好得多。”

        “等你的好消息。”

        电话挂断后,kevin看了眼时间,刚刚上午十点过点,距离下午还有几个小时,可他的心已经按耐不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结果了。

        化妆间里现在除了他只有一个帮他卸妆的化妆师。他拿起电话给do拨过去,电话刚通,他就连珠炮似的说了句“广告改天再拍,我先回家了!”没等对面反应过来,就挂掉了电话。

        现在有种全世界都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觉,kevin十分满意,朝化妆师示意停手,站起身准备离开。

        雅琦那个神秘的女人恐怕不知道自己已经看出了她马脚。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藏多久。kevin边朝门口走,边自然地露出笑意。这种敌在明我在暗的感觉让他觉得相当刺激。

        他正沉浸在揭开谜团的喜悦中,门口传来咚咚咚几声敲门声。

        是哪个新来的工作人员?他没想太多,迅速走向门口拉开门,刚刚还明亮的双眼因为眼前的人瞬间化作乌有。

        kevin二话没说要关门,卢希使劲夹在中间,“别这么无情嘛。你知道我找你找得多辛苦!还有,我带好东西来了!”她倒是很兴奋,双手背在身后,拿着一个小礼盒。

        “看见你我倒胃口。”kevin推她。

        化妆师奇怪地盯着他,又偷偷从缝隙看去,一副看好戏的嘴脸。

        卢希使足全身的力气扒在他身上,“我不走!你怎么赶我都都不走了!”

        kevin被她的袭击搞得猝不及防,一时没站住,身子往后倾斜。

        卢希发觉到他要摔倒,吓得张大嘴的同时,用手臂护住他的头,“啊——”一声惨叫。

        kevin脑袋硬生生砸在她的胳膊上,头倒是没事,只是后腰闪了一下。

        两个人一上一下狼狈不堪,同时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做什么苟且之事。

        那个化妆师觉得不可思议,接着露出一个yin笑,“kevin,你这个即将出炉的新绯闻女友长得还不错哦。”

        “女友个屁!”听到这话,他发飙了。

        化妆师知道他生气了,忙小人似的钻出房间,偷笑着丢下一句“你们继续!”便出了房门。

        “fu*k!”kevin揉着后腰,慢慢起来,卢希也撑起身爬起来。

        “她说我是你女友哎!”卢希揉着疼痛的胳膊现出一个“痛并快乐着”的微笑。

        “你闪开!”他推开他,“你这扫把星,见到你准没好事。”

        “人家用胳膊给你做肉垫,你居然这么说我!没良心!”她撅起嘴。

        “还说?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摔倒?啊?”

        卢希凑过来,“对不起咯。”

        “你来的正好,上次的事我还没找你算完账。”kevin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我也是为上次的事来的!”卢希双眼放光。

        她在身上找了找,没找到礼盒,看了地上一圈,发现盒子就落在他脚下,高兴地蹲下捡起来。

        “这是我的礼物,打开看看?”她把盒子放在kevin眼前。

        kevin没有心思看,手臂一挥,东西又落到地上,“没兴趣。”

        卢希没有气馁,捡起盒子,“好了,你不拆我帮你拆。”

        她把外面的蝴蝶结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竟然是个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小木人。

        “当当当当——这是我花了一周的时间才找到的呢!一模一样的,一个工匠手下的作品哦!”

        kevin看了看木人,又看看她灿烂的笑容,他觉得他该生气,可是却怎么也气不起来。

        她居然为了这个木人,专门去找了工匠,还花了一周的时间……kevin有些吃惊地盯着她,旋即摆出无所谓的样子,“你真的很无聊!”

        卢希没有在意他的话,依旧可爱地笑着,热情洋溢,“那个工匠说他只做了这两个小人,一个代表亲情,一个代表爱情。这个就是代表爱情的那个,最后居然被我找到了,你说这是不是我们的缘分?”

        kevin好像忽然看到了什么之前从来没看到的东西,心被轻柔的触感碰了一下,感觉说不出话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