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在回忆尽头 > 第一二七章 迹象

第一二七章 迹象

        “几个月前我入院时检查的结果。”卓敬风冷静道。

        “这个其实我也一直在研究,很少见到你这种情况,怎么说呢,你的大脑好像受到了某种物质的破坏,可惜现在的医学方法还查不出原因,只能用后遗症来解释。”说着,医生翻出他桌上夹着的记录,“这是你当时病情的记录,可以看看。”

        卓敬风接过来,翻了翻,上面记述他大脑受损的详细情况。

        “受损的部位是记忆系统,也只有这部分有损坏,奇怪的是我研究的过程中发现这些损伤的部位出奇的一致,每一个细胞好像都接收到指令,像在完成既定程序一样。”

        “这么说,是不是有中毒的可能?”卓敬风看着扫描图问。

        “以现在的医学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但我有这个想法。”

        卓敬风放下记录,“谢谢你医生。”

        “能帮助你我很高兴,你能康复也是个奇迹。”

        友好道别后,卓敬风从医院出来,回想当初突然发病进医院继而失忆的场景,看起来这不像是单纯的后遗症发作,更像是突然中毒的现象。

        他吃饭时好像想起雅琦当时的表情了,立在一旁一言不发,神情显得紧张。

        如果真是她做的,一定留有更多的线索。

        不过现在不是回家取证调查的时候,累到现在,他困顿极了,必须回去睡一觉才行。

        也许恍惚能让人记起更多事,联系起车祸的事情,他想起那条莫名其妙的短信。只有了解他身边情况的人才会发那条信息,也只有认识肖琳和kevin的人才会知道她们当时在一起。可那人又是怎么知道的?想起来。身边发生的奇怪事还真是不少,而且都是遇见雅琦之后。

        一种深深的被人算计的感觉。

        好像有一张网在眼前一点一点地编织着,似乎是为了网住自己,也好像为了另外一些阴谋。

        回到家,他随便洗漱一下就一头栽在chaung上熟睡起来。一觉睡到大天亮。

        好在今天是周末,不用顾忌工作室的事。

        迷迷糊糊翻身起来,睡眼惺忪摸到洗手间。正刷牙的时候,他放在卧室的手机响了。

        匆忙漱口去查看,是雅琦发来的信息,原来她的号码还存在手机里。

        “今天晚上七点d街道l甜品店见。”

        正调查她,她就自己送上门了,卓敬风把手机丢在chuang头,觉得这是个很好的试探机会。

        夜幕如期而至,他走进雅琦指定的店内。这间店古老得有些年头了,它的外观和内部构造还和从前一样。令人印象深刻。

        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这家店曾经是julie最喜欢的甜品店,以前放学的时候,她总要特地绕远到这买蛋糕,尤其是她最爱吃的蓝莓蛋糕。

        那时候卓敬风为了陪她,总是抽出社团活动的时间。时间一长,搞得一旦社团做起活动,自己就成了一个闲人。很多地方帮不上忙。

        想想那时候的快乐,竟然大部分都是陪喜欢的人吃甜点,真正抽空出去玩的事倒是记得没那么深,也没那样浓浓的幸福感。

        每每julie一进店里,就会径直走向同一个方向——靠柜台北侧的那个突出的位置。她说她喜欢那是因为那里能偷看到甜点加工的过程。开始卓敬风还不信,后来根据她的解说,果然发现里面有一双手在制作摆放蛋糕。

        看来这还是个满足好奇心的地方。

        卓敬风眼前好像浮现从前的自己和从前的julie,两个人正谱着少男少女青春爱恋的乐章。

        小提琴音乐适时地悠扬而起,从店内缓缓流向门侧。

        下意识地望向曾经那个窥探秘密的座位,里面居然有人。而且不是别人,正是雅琦。

        他不禁微眯双眼,奇怪驱使他快步走向前去。

        这次雅琦没有伪装。为了在最爱的人面前展现自己,她宁可被人发现。

        她依旧是那么妖娆性感。

        卓敬风走过去,注意到她面前摆放的那块蓝莓蛋糕,心一紧,接着失去频率地跳了一会。

        坐在她对面,用警惕的眼神对着她。

        “你终于来了。”她看看表,“还是那么准时,刚好七点整。”

        “你每次约会都这么准时,下次敢不敢试试迟到一次?”julie稚嫩的声音好像从邻座发出,和面前这个女人的话重叠了。

        “别说得好像我们经常约会一样,我不记得我们见过几次。”卓敬风冷淡道,挪开盯着她的双眼,转向她身后那块神秘的地带。

        雅琦没有在意,轻快一笑,“可我不这么觉得,”接着她吃了一口蛋糕吗,“自从换了店长,这里的蓝莓蛋糕越来越没水准了。”放下勺子,他喝了一口咖啡,“你要不要来点什么?”

        发觉卓敬风没有理她,她抬头注意到他的关注点,瞬间懂了,笑了笑,“里面重做了一道门,看不见的。”

        听到这,卓敬风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你认识julie?”卓敬风抑制诧异警惕道。

        “认识,怎么不认识,她以前是个漂亮可爱的姑娘哟。”雅琦喝了一口放在一旁的咖啡。

        她的红唇像一簇火焰,不断喷出欲wang的热度,勾yin面前的男人。

        卓敬风却十分不解风情地好似根本看不见这些,他本想问她的身份和目的,不过转瞬被他用另一种方式替换,“看起来你对julie,对我都有相当细致的观察和了解。”

        “julie是我的好姐妹,她的事我全部都知道呢。”

        卓敬风依旧怀疑地盯着她,好姐妹?julie可从来没提起过,可是她的举动又不由得他不信。

        这些细节她未免记得太细致入微了。好像她本身亲历或者她一直都在他们身边偷偷观察一样。

        “你今天来,是为了表示你和julie是好友?我们该说重点了。”卓敬风引导话题。

        雅琦停下手上的动作,携起餐巾,轻轻擦拭嘴唇。抬起眼睛,看向面前的人,手不老实地凑近他的脸,想托起这张俊美的容颜。“重点就是……”

        她的动作被卓敬风躲开,顺带也把她的手挡开,“说就可以。”

        短促有力的动作和话语没有使雅琦变得尴尬,她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低头揉起肚子,“我怀了你的宝宝,你就这样对我么?”

        “你说什么?”卓敬风问得相当平淡。

        “我以为你早该知道了,伯母没有告诉你吗?”她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种低级的骗术对我来说没用,你以为这样就能逼我和你在一起了?也未免太过幼稚。”

        “你说话的语气和你父亲真是越来越像了。”她稍作感慨,“我没有骗你,是你那天做是好事,不信我们可以去医院检查。”她仍然做出诚恳的样子。

        “我不会相信的,你最好放弃这个念头。”卓敬风态度坚决。

        雅琦从包里掏出检查证明,“你可以忘记。我忘不了。你看一下到底是不是真的,你可以逃避,可我和孩子没办法逃避!”

        卓敬风看都没看。冷笑道,“你的谎言还少吗?至于你的真面目我早晚会揭穿,别再耍这些无聊的把戏。”

        “无聊的把戏?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小丑吗?就算对我没有感情,看在你住院那段时间是我照顾你,你也该有点同情心!”雅琦放下刚才优雅的身段,被卓敬风的话激怒了。

        卓敬风像看戏一样看着他,“很好,这才是真实的你,装出来的优雅无论怎么好看都是假的。”

        “你……”雅琦突然放下愤怒,嗤之以鼻。“你真的变了,变得这么无情冷血!没有良心!”

        “你在说我么?抱歉,julie的朋友。我有什么理由对你温柔呢?”话语尽显温柔的暴力,雅琦听到每往后听到一句话,心都跟着更痛。

        “为了肖琳?为了一个长得像julie的女人你可以做到这一步?那julie呢?你就把她彻底忘了吗!”

        “闭嘴,你没有资格说肖琳。”

        “呵,生气了,你居然为了一个复制品生气!真是太可笑了!”

        卓敬风听到这话,作势要打她,最终被理智拉回。

        打女人的事他怎么会做呢?

        雅琦发现他的动作,有些呆了,更多的是伤心,“为了那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你要打我!?julie死也不会原谅你!”

        卓敬风淡然许多,“julie?她也喜欢用你这种欺骗的手段,你是她的‘好朋友’,该比我还了解她才对。”

        “你说什么?”雅琦惊讶不已,她至今也不知道当年他目睹到了那些龌蹉事。

        卓敬风盯着她惊愕不已的样子,起了疑心,“你这么紧张死去的朋友的事情,好像比起你说的朋友,你倒是给了我当事人的感觉。”

        “我只是为julie不平,她对你那么好,你怎么可以因为刚认识一年的女人就把她忘了!”

        “你今天来找我好像不是为了你自己,更像是为了julie。”卓敬风语气严肃起来。

        雅琦发现自己真的有些过火了,眉宇间划过一丝紧张,稍纵即逝,“你想歪了,julie已经死了这么多年,我为一个死人能做什么?”

        卓敬风没有放松警惕,这时候她手上的一个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那修长的指甲狠狠抠进肉里。

        这个动作怎么这么熟悉?

        一个个从前的片段闪过脑际。

        从前julie生气的时候就会这用指甲抠肉,他劝过多少次都无济于事,有好多次甚至都渗出血了,她还是改不掉这个毛病,因为这个,他和她可吵了不少架。

        面前这个女人到底和julie是什么关系,她们怎么会有如此出奇的相似。

        卓敬风眼含深意地盯着她的小动作。

        小提琴曲还在奏着,舒缓悠扬,只是彼此无话。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464/182394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