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诱宠娇妻:老婆只疼你 > 004 一些传闻

004 一些传闻

        出租车扬长而去。

        褚羿握着方向盘的手没来由地紧了紧,只是,却没有去追,而是转动方向盘将车给停好,然后进了那间珠宝店,就像是鬼使神差似的。

        这个时间的珠宝店人流不多。

        褚羿一进门,便又一身穿制服的女店员笑意满面地上前,“先生晚上好,欢迎光临。”

        褚羿点了点头,然而却一反常态,没有露出那招牌式的微笑,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进来究竟想干什么。

        “先生可需要买些什么?”女店员并没有因为褚羿的失神而有些怠慢,凭着褚羿的外貌以及身上的衣着,她便可以判断出眼前之人是一个很大的潜在客户,“我们店里昨天新上架了好几款首饰,先生可是要给女朋友买首饰?”

        褚羿此时已经回过神来,虽然他因为自己这样莽撞的行为而错愕不已,只是,却也没有丝毫表露出来,温和的微笑爬上了嘴边,“我想买条项链。”顿了顿,又莫名地补了一句,“给我妹妹买的。”

        “这边请。”女店员听了笑的更加的灿烂,热情地将褚羿引到了一个柜台边,然后跟男柜台内的另一名店员做了移交。

        那名男店员胸牌上面写着店长二字,足以证明女店员对褚羿的重视程度。

        店长也是满脸的热情,还未询问客人具体的要求,便将几款项链摆了出来,然后,极力推荐,即便是男性,但是对女性的首饰却也是如数家珍,甚至更加能够抓准男性的消费心态。

        褚羿安静地听着那店长的口若悬河的介绍,他需要一些时间来沉淀一下自己的思绪,只是不过会儿,他的注意力便被对面柜台内两个凑在一块低声闲聊的年轻女店员给吸引了过去。

        “方才那女人取走的戒指可是韩氏太子爷预订的那款结婚戒指,那她岂不是传闻中那个飞上枝头的麻雀?”

        “什么麻雀不麻雀的,人家可是有名有姓的,叫什么呢?哦对了,叫苏忆逢,挺古典的名字。”

        “古典?我怎么听得有些像古代那些青楼名妓的名字。”

        “别说的这么难听,不过呢能够凭借一介孤儿之身搭上韩氏的太子爷没有两把刷子还真的不成,说不定人家比古代那些青楼名妓更加的有本事!”

        “刚刚看她那样子,也不像报纸上说的是那种傍大款的人,挺清纯的模样。”

        “清纯?你不知道现在就兴这个吗?人前清纯,至于人后吗?谁知道呢。”

        “呵呵,不过她怎么一个人来取戒指呢?不是说韩氏的太子爷被她迷的团团转,为了取她不惜和韩夫人对抗吗?这可是结婚戒指耶,一个人来取,说出去多丢人!”

        “你以为飞上枝头这么容易啊?要是灰姑娘这么好当,当年的戴安娜王妃就不会最后落得一个死的不明不白的下场了,侯门深似海,虽然韩氏太子爷如今也算是大权在握,但是,谁不知道韩家最终的话事人还是韩夫人,说不定这就是韩夫人给得下马威,不过呢,吃的了咸鱼就要忍得住渴,能够当上韩家少奶奶,这些小苦小难的,受受也是值得的。”

        “什么咸鱼,人家吃的可是鲍鱼燕窝!”

        “说的也是……”

        “说什么呢!”这时候,一道带着不悦的声音打断了那两个聊的正欢的女店员,而说话之人正是褚羿面前口若悬河之人。

        而褚羿,却没有注意到眼前的店长已经停下了介绍。

        而那店长之所以开口介入了这场八卦,除了这样议论客人的事情不该存在,便是他注意到了眼前的褚羿因为那两名女店员的话而敛去了嘴边的笑容,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也是感觉出来了对方身上的不悦之意,虽然他不确定褚羿是否认识苏忆逢,但是有一点他却是可以肯定的,那便是客人绝对不会喜欢被人这般在背后议论。

        经过了店长的斥责,那两名女店员立即收了声。

        “先生可有看中的?”店长恢复了满脸的热情,看着褚羿问道。

        褚羿愣了一下,然后扫了一眼眼前摆放着的几款项链,最后指了中间的一款,“就这条吧。”

        “那好,我帮先生包起来。”那店长微笑道。

        褚羿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店长亲自将包好的项链递给了褚羿,褚羿刷卡之后提起那项链便转身便往外走,只是方才走了一步,便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那店长,嘴边虽然还挂着招牌式的微笑,但是口中说出来的话却是冷漠犀利,“作为一个客人,我并不希望我走了之后会有人在背后这样议论我,而且,依方才贵店店员的那些话,足以构成诽谤。”

        那店长一惊,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抱歉先生,这两位是新来的,您放心,我们店一向是凡事以客人之上为服务宗旨,我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再此在本店发生。”

        “希望如此。”褚羿扫了一眼那两个一脸不安的女店员,然后转身走出了珠宝店,身后是那店长严厉训斥的声音和那两名店员惶恐的道歉声。

        出了珠宝店,褚羿径直往自己的车走去,开锁,打开车门,进去,将手中那套首饰随意放在了副驾驶座上,只是,却没有打开引擎,而是发呆似的坐在了车内,拧紧了眉头,因为自己不受控制的且莫名其妙的情绪。

        便在他听见了那两名店员的话之后,一向不易动怒的他居然动了怒,与此同时,他心里竟然生出了一有种怅然若失的惆怅。

        便是如今,坐在了车内。

        他脑海中还是在回想着方才的那些话。

        虽然不是从商,但是在法律界,对商界并不算是陌生。

        韩氏是本市的酒店业头号龙头企业,就是今晚上文轩言和甄素心举办婚宴的那家酒店也是由韩氏控股,而韩家更是本市的名门望族,在本市不仅是商界,便是政界也有不小的影响力。

        而最近,韩氏最大的新闻就是韩氏的总经理韩家的唯一继承人韩叡恒的婚事。

        韩家的婚事原本就受人瞩目,而韩叡恒迎娶的还是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孤儿,据说韩夫人起初极力反对这门婚事,可是后来还是屈服在了儿子的坚持之下。

        只是他却怎么也想不到,传言当中的女主角居然会是她!

        苏忆逢。

        他曾经和韩氏的董事长韩夫人有过几面之缘,韩夫人绝对不是那种好应付之人,在商界更是有铁娘子之名。

        为何她会选择了这样一条难走的路?

        “我这是怎么了?”褚羿笑着摇头,语气中那怅然若失却依旧存在这,然而却也多了一抹坚定,像是在告诉自己什么似的,“不过是一面之缘罢了。”

        下次还有没有机会见面都不知道呢。

        他凝了凝神,然后按下了一切的思绪,驱车离开……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522/182435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