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13|013

13|013

        “茵茵想不想学?”江以墨挪了一点位置,示意卓音梵坐在他的身边。

        卓音梵瞄了一眼他微笑的面孔,心里想着,完了完了完了,不会真的对一个小屁孩动心吧?

        曾经的左护法左云飞,以及右护法苏墨唯,都是万里挑一的俊逸非凡的人物,光是站在那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知道多少名门正道的侠女,一边怀恨着,一边挤破脑袋想要将他们邀进武林大派里做乘龙快婿。

        卓音梵的亲爹,第三代魔尊卓步凡曾经有意从他们二人之中挑选一个,作为她的夫君许配给她。可她心无属意,在讨伐之征降临之前,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想她一个如此风流狂霸拽的人物,怎么可能会栽在一个小孩子的手里?

        为了确定以及肯定自己一定是多想的,卓音梵一屁股坐到江以墨的身边:“好啊,以墨就教我怎么弹奏好了。”

        卓音梵学习他,小腰杆挺得笔直。

        江以墨一笑,目光温柔:“有点难学,可以先从基本的教起。”故意挑逗她一样说道,“茵茵怕不怕?”

        “怕不怕”三个字就和“拖后腿”三个字一样,是卓音梵的禁忌之语,在她魔女的人生信条里,只有不想越过去的坎,没有踏不平坦的山!

        越是刀山火海,越是要迎难而上,方显魔女之大无畏精神!卓音梵捏紧了拳头,燃起了熊熊学习之火,说道“不怕”两个字,李叔在一边贼溜郁闷,好好的不是来吃饭的吗,怎么成了钢琴授业课了?

        .

        钢琴分大字组小字组,从左边依次往右边排开始,大字二组,大字一组,大字组,小字组,小字一组,小字二组,小字三组,小字四组,小字五组。说起那些用语知识,江以墨语速加快,其实就是有些坏心眼地想看看卓音梵的反应。

        他依次按了doresi键,分别告诉她升降的区别,而一个音组的识别,通过三白夹两黑挨着四白夹三黑来判断,也就是一共十二个键,七个白键五个黑键。虽然这是最基本的钢琴知识,但是对于从来没接触过钢琴的小白来说,想要一次记住这些要点十分困难。

        江以墨初学指法的时候,谱子里都有标注,加上在琴键上可以贴上相应指法的胶布,一开始学习也不那么费力,别看他在外人眼里,好像一个小神童,只有李叔知道,每天别人花一个小时练习,江以墨会花两个小时,别人花两个小时,江以墨会花三个小时以上练习钢琴曲,拣最难最复杂的,比如那首他刚弹奏的巴拉基耶夫的《伊斯拉美》,无数遍无数遍,废寝忘食的学习。从江以墨三岁开始接触钢琴,并且学习钢琴,到今天的成就,除了天生的才能以外,在无数个日夜,也挥洒了无数的汗水。

        但是卓音梵的情况与他很不一样,李叔的目光不自觉地集中在卓音梵身上,搞不明白自己家的小少爷现在做这个事情为的什么道理。

        没有琴谱的谱架,没有标记的琴键,没有基本功的打底,不是他看不起卓音梵,对方短时间内能记住doresi键,并且准确无误地弹奏出来,已经是神乎其神的一件事了。

        那个小提琴手也在旁边看着,和李叔一样的疑惑,他拼命学习了二十来年,才只能到餐厅里作为烘托气氛的表演人在演奏,那种能去舞台上的正统音乐会演奏,门槛与实力高到他想进也进不了,也只能做梦想想了。

        估计也就是两个小孩子的闹家家。小提琴手并不期待什么。

        同一时间,餐厅的几名服务生以及贵宾区的经理,通过刚刚江以墨的乐声而来,都十分期待这个小朋友能再演奏一曲。江和硕家的贵公子,虽然年纪小,胜在前途远大啊!

        卓音梵双耳一动,听到簇拥的人群里面有一个妹子在说:“我要是再年轻个十岁就好了,我一定会嫁给江家小公子的。”

        那些声音因为距离远,很细微,但是她都听到了。

        另外一个人也不怕挖苦她:“得了吧你,就你那寒碜样,还年轻十岁,年轻个二十岁还差不多。再说人家瞧得上你吗?他们这种家族,放在古代就是世家大族,最讲究门当户对了。我听说以前啊,江家准备和左家定娃娃亲的。只是可惜,左家后来生的是小男孩。那么只能做兄弟了。”

        听到“左家”两个字,脑海里浮出了某个人的脸孔,卓音梵听得更加认真了。

        卓音梵知道江家在s市的名气,听说除了江家以外,还有左家、张家、苏家,都是s市的风云家族,巧合的是,江、左、张、苏四家,这一代生下的都是男丁,而且年纪上下相差不会超过五岁,江以墨与其他三位小公子哥,并称s市四小少。

        又有人讲道:“诶,我听到的版本怎么和你们不一样,最近不是说江左两家关系有点紧张吗?本来左家要收购华润有限公司的,结果被江家捷足先登了,左家因此损失了好几千万。什么做兄弟,这情况,以后左家的孩子,能和江家的孩子做兄弟吗?”

        经理瞪了他们一眼。

        趁干活之前,他们还想听江以墨演奏,有个人赶紧转了话题:“那个小姑娘什么来头?和江家的小少爷玩的这么亲近。”

        大家纷纷好奇起来。

        只见原本紧紧连坐的两个孩子,如今因为江以墨的一个动作,变得十分暧昧——江以墨正张开怀抱,将卓音梵紧紧地圈在怀里,一只臂膀搭在她的胳膊上,小手也覆盖在她的手背之上,予以牵动,两个人的表情都特别认真。

        众人从里到外都惊呆了。

        画面太美,有点不敢看。

        只是那个小女孩有点太胖了吧?穿的也很寒碜,就像贫民窟出来的一样,她的父母的审美一定是被狗吃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打扮值得可圈可点的地方,有人还当面小声地说了起来:“我家孩子都比这个强。就她那样,怎么和江家的小少爷处在一块了呢?”

        也有人帮着反驳道:“有你这么酸一个孩子的吗?我看那孩子虽然胖,长得也挺可爱的啊,你看她的五官,不是都说胖子都是潜力股吗?小孩子而已,待开发的机会比你这种跨入中老年的妇女要多得多了,不然咱赌一把,吃不准这个小孩子是哪一家有钱人家的小孩,只是穿的低调了一点。”

        卓音梵闻声,脸黑了黑,心说,我这么胖,还真是对不起你们这群阿姨大姐啊,我就不该出门污染你们的眼睛啊。

        忽然,又有道声音充满了惊叹地说道:“我认得那个孩子。”

        大家纷纷转向说话的人,那人道:“你们忘了啊,前一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阳光小学的自杀事件的主角,就是她!”

        “我都对照过了。”她掏出手机,翻到了微博的几则新闻上面。

        大家恍然大悟,也开始慢慢佩服,原来江以墨从小就开始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了。

        大家开始交头接耳,从他们之中,卓音梵居然听到了几个比较难听的声音。

        “这么小的孩子就闹着自杀?”

        “听说是被打的。”

        “她自己也有问题吧,要不是做了什么事情,家长能那么打她吗?”

        “学校给了解释,她的同学也做过口证,听说她在学校里不学好,别看年纪小,坏得很呢,家里穷就偷同班同学东西,还欺负过其他男同学女同学,长得壮实就随便打人。”

        “对对对,我也听说过,好像这事情在学校里也闹过,有些家长联合起来要求学校单方面予以退学处分,不能扰乱学习环境与学校风气,更重要的是其他孩子的人生安全。可是学校不同意啊,说要一视同仁,任何孩子都不能戴上有色眼镜去看待。”

        “什么一视同仁!还好我家孩子才上学前班,这要是上了小学和她分在一个班,做同学,就是遭罪。”

        他们还在交头接耳,李叔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这帮人居然都喜欢看热闹,谁说几句风向就变了,讨论的点特别奇怪,不制止下去,只会误伤了当事人。

        这种流氓的思想,就和夜跑女被强.奸,被人吐槽活该她穿的暴露,大晚上出门跑步一样的道理。

        李叔正准备出声教训他们几人,突然一道流畅的钢琴音浓墨重彩地登场,每个音节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击打在众人的耳里。

        不是江以墨在弹奏,因为连江以墨都惊呆了。

        卓音梵正回头看向簇拥的人群,抿嘴一笑,大家都浑身一寒,感觉刚刚说的话全部被她听进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182623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