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17|017

17|017

        怎么回事?

        刘红花被瞬间问哑巴了。

        她尴尬地笑了一笑:“小孩子的玩笑话怎么能信呢?”刘红花郁闷地瞥了一眼卓音梵,没想到从餐厅出来以后她就一直和她抬杠!

        刘红花道:“都说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他们都是随便瞎讲讲的。”

        狠狠地把她扯到身边,刘红花给她使了一个眼色:“茵茵,你自己说,奶奶平常对你不够好吗?”

        刘红花咬牙切齿的模样,好像在告诉她——你别忘了,现在这个家谁在当家,你才多大,你以后要和谁过日子,你是吃卓家的大米还是吃江家的大米,别胳膊肘往外拐,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回来。

        卓音梵懂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她一个小姑娘嘛,九岁大,身体还没长开,过的是寄人篱下的生活,以后还要和卓家老少共住一屋檐下,睡的窝棚旁边就是茅厕。她得按照刘红花说的做一个“乖乖宝”,得忍受到成年,古代十五岁就能及笄了,就能结婚了,她也是那个时候就出去闯荡江湖,在武林之中战得了傲人的成绩,但是听说这个世界成年要等到十八岁以后,整整比十五岁迟了三年时间,她得学会什么叫看人眼色……才怪!

        她要是这个时候低头了,她就不是她卓音梵了!

        卓音梵道:“奶奶你买那些玩具是在几几年几月几号几点多少分多少秒带回家里的,我全都记得,包括上面的……”她犹豫了一下,还不习惯那个叫法,随后叫出了“条形码”三个字。

        不仅刘红花,卓音梵的一番话把一大帮人都说得一愣一愣的,只有江和硕父子感觉很有意思,江以墨适时道:“茵茵很厉害的。”

        江和硕更来了兴趣,道:“茵茵,你能记得有哪些?”

        其中一个五大三粗戴墨镜的男人,从卓子辰的房间里摸来了他的四驱赛车轨道包装盒,卓音梵一溜儿地报出了一串数字:“3380502786355。”

        当报出前面338的时候还不足为奇,但是当完整的将所有数字全部对应上去的时候,墨镜男人拧了拧眉,报告江和硕道:“江总,全对。”

        可能是巧合吧,再说一个小孩子的记忆本来就比大人强,没准是她偷偷记下来的数字,也就十三个数字,没有那么难。

        但是当拿出了其他几个玩具盒,卓音梵分别报出了上面的条形码数字以后,再也没有一个人敢抱有质疑的声音了!

        这个孩子,这个孩子,不是记忆力强大来形容了。谁会没事做把家里买到的东西上面的条形码给背下来啊?简直是怪胎啊,哦不,鬼才!

        不仅如此,卓音梵指了其中一个玩具道:“这个,当时的价格写的是1033元。”

        江和硕道:“快,扫一扫。”

        墨镜男人掏出手机,点开淘宝app,扫一扫,还真的是她说的那个价格。

        这样价格的玩具,卓家家里不下十个。

        不是说自己家里很困难吗?江和硕认真看着刘红花。

        卓音梵道:“奶奶,你除了江叔叔捐的那笔最多的钱以外,前前后后还零零碎碎共收到四万八千三百一十二块钱的好心人的善款,我都记得他们的脸,还有名字,你一个都赖不掉。”

        刘红花听到这句话,简直要窒息了。

        江和硕微微笑的表情,真是一派和煦,但是笑容下的深层意味,就让人毛骨悚然了。

        这下想赖?赖不掉了!

        .

        刘红花坐在地上,都快哭了。江和硕指派来的那些人,戴墨镜的是他公司养的保镖,一共三个,人高马壮,再加上后来加入的李叔,四个男人一窝戏。穿唐装脖子上挂了一大串佛珠的,是专门估算房产价值的业内人士,一身西装手里正拿了好多文件的,是江和硕专门雇佣的律师,同时还有一个他带来的会计。

        这次江和硕真的是和她耍狠的了,当然以他在s市随便就能风云生变的地位,刘红花他们一家根本就得罪不起。

        江和硕温柔道:“有钱给孙子买玩具,没钱给茵茵买好吃的?听说连打车费都克扣,舍不得成这样?”

        “原来我那二十万元钱也帮助不了什么,不如还回来吧?”他微微笑。

        卓子辰终于知道江以墨像谁了,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奸商,大大的奸商!

        卓子辰道:“你们不要欺负我奶奶!”

        刘红花哭诉道:“你就是拆了我这把老骨头,我也没钱还啊。要不,要不你们把我杀了吧。”

        “没钱还简单。”江和硕已经懒得和他们废话了,直接使了一个眼色,那个房产估价商直接环视了四周,开始按照地势、平方等等因素来估计这所房子的价值。

        “那是我和老头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攒钱买下的房子,你们不能拿走!”刘红花扑了过去,对方没搭理她,该做什么事还做什么事。

        “还不出钱,可以啊,那么我们上法庭见。”江和硕慢条斯理道,“我可以控告你利用虚假消息博取大众同情,非法获取捐款项目,到时候你损失的就不是我的二十万了,而是连同茵茵刚刚说的四万八千三百一十二块钱,甚至你还得赔偿我们一部分金钱。嗯?”

        江和硕的律师已经准备好了,文件夹翻开,随时记入在案。

        全程没有卓音梵和江以墨什么事,他们两个一个剥桔子,一个吃桔子,特别乐呵。

        “死老头子,你怎么连这个时候也一个屁都不放了。咱们家都要完了!”刘红花把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读过一点书的卓咏身上。

        卓咏只好插上两句:“江先生啊,你看,这样确实不太合法。首先你们未经允许,私闯民宅。其次还准备擅自分配不属于你们的私人财产。怎么着,也不太合适吧。”

        肚子里有点墨水的果然就是不一样,比刘红花要知道道理,刘红花感觉她家老头子每逢这个时候,还是有点用处的。

        但是,江和硕是什么人?两个彪形壮汉直接站到了刘红花面前,她立即怂了,江和硕道:“你们刚刚说,准备擅自分配不属于你们的私人财产?嗯?”

        刘红花和卓咏顿时都哑巴了。

        卓咏怪她:“诶,早说了那都是给茵茵的救命钱,你也太……”

        刘红花道:“那能怪我吗?卓子辰不是你孙子吗?他现在是咱们家唯一的命根子,咱们不指望他能望子成龙,还指望一个长大以后就给别人家生娃娃的女娃子吗?”

        卓咏批评她:“你这是什么封建思想,生男生女不都是一样吗?”

        刘红花憋红了一张脸,道:“怎么能一样?女娃子带把吗?能给你卓家延续香火吗?”

        “你看看你……”卓咏说不下去了。

        房产估价员道:“江总,这房子不值二十万。关键是地势不好。”

        其实房产估价员是故意这么说的,这房子虽然远离闹市区,但是附近正在开发,周围的房子趋势很好,有一些房价已经炒到了一万一一平米,又是全市屈指可数的阳光小学学区房。远离闹市区还有一个好处,它就是沙漠里的一片绿洲啊,住在这,环境不吵。

        江和硕怎么会看不出来?他也是故意的,然后笑了:“是吗?不值二十万的话……那就其他东西一起搬走吧。”

        卓子辰的玩具被清了一空,江和硕特地派人开了一辆小货车来,四驱赛道直接扔进小货车上面,院子里一直看热闹的丁萍“啧啧”两声,卓家这情节走向够溜的啊。

        卓子辰拼命嚎道:“奶奶,我的玩具!”

        刘红花拼命护短:“你们凭什么拿?”

        卓音梵正在研究所谓的律师,听到江以墨在一一给她解释这些人的职业特点和作用都是什么的时候,卓音梵特别感兴趣,对着律师就道:“原来你是县令老爷啊。”

        律师还特别配合她道:“不敢当,不敢当,法院的法官才是县令老爷。我就是一个打杂的,捕快,嗯对,小捕快。”

        结果听到刘红花又在说一些养女不如儿的言论,卓音梵瞬间恼了,养的是女儿怎么了,女儿一样可以牛逼哄哄,做到许多男人做不到的事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18262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