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35|035

35|035

        有人根据房间名评论道:“茵茵,难道你想拿琵琶当武器吗?”

        引发了新一轮的爆笑——

        “666楼上言论真搞笑,琵琶怎么做武器,你以为是混进了《新仙鹤神针》,又或者是《射雕英雄传》,又或者是《六指魔琴》的片场?”

        “每次开弹幕前看剧情都是一脸严肃,看完弹幕以后简直抽风。”

        “大家都别猜了,这次除了武戏,估计还有音乐表演可以看,表演人依然还是我们的——茵茵!”

        “小姑娘加油!”

        当张姨念完了这些以后,李叔也受不了地爆笑出声,话说琵琶怎么能做武器,这些人的脑洞真是太强大了,李叔打赌,卓音梵肯定是要拿琵琶弹奏一曲,例如《春江花月夜》等比较抒情优美的乐曲。

        大家纷纷猜测,甚至闹着玩的时候,卓音梵却是一脸正儿八经地开始做热身,只有江以墨在沉思。

        搬来的茶几上分别放置着琵琶、武术剑,还有武生棍三样东西。琵琶的话,不管卓音梵会不会,她在音乐方面的造诣,江以墨已经见识过了,如果要以当初弹奏钢琴的形式,卓音梵利用快速记忆指法的办法,那么在比赛前夕,通过网络上一些琵琶表演的视频,看其中弹奏人指法的表演,卓音梵应该会不无意外地也能弹奏出琵琶乐曲。

        然而其中的韵味一定和学习了多年的人无法比较。也只是生拉硬弹而已。

        就比如现在,江以墨拿起了琵琶,轻拨琴弦,试了一下音色,然而钢琴琴键在他手中可以像是月光下的流水一般缓缓流动,这个琵琶则很不听他的话,不无意外地发出了一段不伦不类的声音。

        这样真的可行吗?左韩非可是拿出了真本领。

        还有剑棍两样,江以墨拾起那柄长剑,在手心中掂了掂,重量不轻,是真铁锻造,这柄武术剑,尾端系了一个鲜红的穗子,没有开锋,是表演专用,他举起来都十分困难,一个没什么力气的小姑娘要想举起来还要灵活挥动,就更加困难了。

        如果在举动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没有拿稳,砸中自己了怎么办?

        “茵茵。”江以墨虽然说相信她,可也有点担心了,“能不能取消这场比赛?”

        就算赢了,左韩非也只会再想办法继续刁难她,江以墨想通过其他地方来打击他。

        张姨也道:“都怪我,要不是茵茵为了替我出头,也不会闹成这样。”

        卓音梵却不以为意道:“你们是我的伙伴吗?”

        江以墨他们愣了愣。卓音梵道:“既然身为我身边重要的人的话,等着看我怎么拿下这个第一就行了。”

        “好,说得好!”

        “有志气!”

        评论都在支持她。

        江以墨也不再阻拦她了。不一会儿,只见卓音梵先选择了武生棍,动作迅猛,身形急速,从桌面抽出武生棍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她是怎么拿到手的。

        有两把刷子啊!评论区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不仅如此,卓音梵招招式式都有模有样,绝不是小孩子绵软无力打着玩儿来的胡闹,她的力度拿捏得恰当好处,棍棒在她手中如同一条受惊的蛇,浑身发抖,看见她时只得颤巍巍地效命,卓音梵用这条乖觉的小蛇打在地上的时候,飞起无数尘土。众人的心看到这里时不禁跟着一提,感觉屏幕以内的世界,都跟着抖了三抖。太精彩了,这简直是最正统的武术表演,一个来自九岁大的孩子!

        国内也有一些武生组的精彩表演,表演人员基本都是各个地方的京剧院出来的人选,一般参赛人员的年纪都不会太小,基本在20岁以上,而且经验丰富,武术表演“实战”能力强,因为想要打得漂亮精彩还要恰有力度,十分考验一个人的功夫,光是长久的练习就必须有十几年以上。这招叫金钩捞月,那招叫大鹏展翅,还有醉打罗汉,三江越虎城,每一个在手机面前的看客,不知不觉间都屏住了呼吸。浑身起了无数个鸡皮疙瘩!

        招招式式之间,卓音梵给观众带来了最震撼的享受。最终她一脚来了一个横扫,以势如破竹之威猛,棍棍生风之气魄,结束了武生棍的表演。

        以为这就是结束?还早着呢!

        卓音梵单手撑地,正当众人都忘了刷屏,注意观看她的表演的时候,卓音梵在地上连续做了三个高难度的后空翻,距离也算的十分精准,最后一个后空翻结束以后,正好来到了放置着剩余两样道具的茶几旁边,身上的白虎太极服,那只白虎的眼睛似乎透露着凶狠,在俾睨众生。既然是武戏不间断,好戏看不断,卓音梵直接抽出了她今日选择的第二样道具——武术剑。

        天花乱坠的剑法招招猛烈,《吴越春秋》里有记载过古代使剑的技术,卓音梵先是来了一个逆鳞刺,再来了一个旋风格,增加了各种或挑或绞或扫的姿势,白鹤仙归、御剑仙游,有如飞风姿态,身形矫健而不停滞,众人看了全都惊呆了,还有评论在刷:“我从来没见过如此身手灵活的小胖子。”

        因为身材的关系,一开始许多人在表演开始之前准备当她的武术是笑话来看,现在开始,没有任何一个人,再敢说任何一个反对的话。

        卓音梵脚步轻盈,不因任何影响她的发挥,到最后得到了空前绝后的好评。

        “天呐,我觉得我的眼睛要瞎了,太特么精彩了。”

        “好方张,通过今天的表演,我再也不会随随便便以貌取人了。”

        “啊啊啊啊太可怕了,本来以为只是简单的耍几招,没想到会是这么精彩的表演,这种身手,简直可以去剧院啦。”

        不断的有人在为她点亮,很快将她的表演拱到了热门第一名,又有更多的人跑到她的节目房间为她捧场。

        与她比赛的左韩非,早已经停止了自己的花样秀,看到这样的情况,整个人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以为这就结束了?不,居然还有!

        卓音梵抛开长穗剑,正正好由江以墨接住,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那柄剑就算暂时收工了,李叔赶紧帮她拿过去琵琶,卓音梵接过手以后,开始调整姿势。如果一个表演分为三个部分,那么除了第一个表演为了吸引观众比较重要以外,最后一个其实是压轴的戏目。正因为压轴,才更值得人期待。

        卓音梵将三个节目的顺序这样安排,不免让人有些大跌眼镜,已经有人在刷屏说:“应该把剑放在第一个,琵琶放在第二个,少林棍法表演放在第三个。”

        “赞同。”

        “排。”

        然而接下来再也没有人敢说一句不一样的话。

        卓音梵摆了一个金鸡独立的造型,手指故意没有套假指甲,像这种拨弦的乐器,用真指甲弹奏绝对比假指甲要来得效果差,首先真指甲比较薄,影响音质效果与弹奏技巧,其次容易划断,甚至将琴弦划伤,众人都没有什么期待的时候,也觉得她这一回是真的没有什么专业性质可言了,卓音梵的琵琶曲忽然就如一头咆哮的老虎,紧咬着众人的耳朵不放。

        好听,太好听了,不仅音质没有受到真指甲的影响,而且这首曲子,气势磅礴,如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敲进他们的耳朵里。

        这是一首没有流传的曲子,是卓音梵过去她爹总喜欢给她唱的,往事历历在目,卓音梵看着左韩非,悠悠地唱起了:“迎北风,战鼓锤,浪沙淘尽万甲归。逆天命,白骨累,铁马铮碎枯城灰……”

        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卓音梵穿的是太极服,众人眼中还是仿佛出现了一个敦煌飞天女神图的形象。

        已经有人通过她口中唱的词,一人一句在评论界面用中文简体打出来了。

        好多人都在感谢:“这是什么歌啊,求一下。”

        “根据歌词搜不到。”

        “怎么办,真的好好听,可是找不到。”

        左韩非知道,他这一次是真的输得五体投地了,他那个平地花式固然很精彩,滑轮的快速过桩之类的也十分完美,但是和今天状态下的卓音梵相比较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鲁班门前弄大斧!

        可是左韩非这个人最讨厌听到输字,他气得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卓音梵玩了一个惊天大逆转,他也一样可以有,今天的比赛,如果谁输了,就要听对方的一个要求。很不凑巧的是,左韩非的字典里就没有“服输”这两个字。

        江以墨走过去:“左同学,今天可以认输了没?”

        左韩非好笑道:“认输?比赛还没结束!有胆识我们就上马较量。”

        江和硕也喜欢各种运动,并且许多都是极限运动,在江家豪宅内有一个小型的赛马场,其中养了几匹比较不错的马,都是江和硕的心爱之物。盛鹰英国国际小学因为是英国在国内附属的学校,平时学校里面也会教习一些马术。所以对于会骑马的左韩非来说,简直小菜一碟,当然作为同一所小学的江以墨也会骑,而天时地利人和,江和硕家里正好有养的那几匹品种都非常好,纯英格兰血统马,左韩非说要比赛骑马,绕小型赛场一圈,过两道障碍物就行了,谁胜谁就算赢,那么这场比赛是最后一场,如果他赢了,最好不过,如果他输了,也绝对会按照一开始说好的,听他们的一个要求,绝对不会再变卦了。

        左韩非双手插兜,吊儿郎当道:“怎么,不敢比吗?”

        江以墨道:“这件事我来就好。”

        左韩非道:“不行,对手不是卓茵茵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他又问了一遍:“怎么,不敢比吗?”

        卓音梵没说话。

        左韩非笑笑:“既然不敢比的话,就算你自动弃权,刚刚所有的比赛结果也都清零,就是你输了。”

        先不谈卓音梵会不会骑马,如果只是简单的绕赛场一圈,不设置路障的话,还可以比较一下,就算输了也没什么,李叔会为卓音梵牵住马匹的缰绳,安全为主要位。

        但是如果应要求设置路障的话,这比赛的危险度则大大增加,跳栏赛最短也要有2000米以上,在明明知道这种事非常危险的情况下,就算国外那些非常有经验的赛马大师,在跳栏赛的时候出情况的也不少,一旦马匹跨栏被绊倒,有可能造成马匹死伤,人也重伤的情况。

        李叔拦住他们:“你们也太胡闹了吧,我现在以大人的身份停止你现在的说法。”

        张姨也忍不住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还是好好地回家念书比较好。”

        张姨还是不能明白,身为一个孩子,怎么能够肚子里有这么多坏水?偏偏左韩非就是这么赖皮,就是这么坏,可能以后长大了还会更坏:“那么你们就是主动弃权,既然不敢比较,也就不要打肿脸充胖子搬出什么大人的口吻吧。”

        左韩非羞辱她道:“你连给我提鞋的份都不配。”

        江以墨道:“茵茵,不比了吧。”

        卓音梵也是看得开,如果真的出了什么状况,又是在江叔叔的家里,会给江和硕带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节目被迫中止,众人还都意犹未尽,也只能无奈地跟着终止的节目一起退出了直播间。不过卓音梵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仅获得了广告推广的权力,还收获了一大票的粉丝。

        她不比,可是左韩非的小劲头特别盛,在江以墨准备请客走的时候,左韩非突然从裤兜里掏出来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防狼喷雾,往李叔他们的脸上一通乱喷,李叔和张姨都被突如其来的喷雾弄得什么都看不见,眼睛辣得特别疼,江以墨只好先拿来泡着那件写有《满江红》的白底t恤的脸盆水过来,为他们小心清洗。

        左韩非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遇上卓音梵以后,事事都很不顺,就是看她不顺眼,就是与她不对付。特别是看到她与江以墨那么亲近的样子,左韩非更是想百般刁难他们,找他们的刺头才叫爽。

        赛马场就在距离他们现在不远的地方,左韩非早已经将江以墨家里的地形了如指掌,其实他今天也想来骑骑马,家里的老爷子心疼孙子,从来不给他买他想要的小马驹,哪有江以墨在家里这么快活。

        没有他办不到的事,左韩非领着艾琳不管不顾地跑到那里,艾琳道:“男神,你这样真的挺幼稚的。”

        李叔他们的眼睛辣得还是看不见路,自然追不上左韩非,左韩非跑开之前,还抢了张姨手中卓音梵的手机,对着卓音梵挑衅道:“这是姓江的小子送给你的吧,你想要的话就过来拿。”

        江以墨赶紧打电话叫家里的保安过来救场,拉住卓音梵的手道:“不要管他,手机没了可以再买。”

        手机没了可以再买,虽然是江以墨送她的第一个人生礼物,但是左韩非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在江和硕家里的领地,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卓音梵依然在想这件事,不能真的放任左韩非这么任性不管,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她只能在江以墨他们面前展示轻功了。

        平时卓音梵都在故意压制自己的力量,刻意模仿九岁小孩该有的生活形态,为了不让与卓茵茵最近距离生活的奶奶刘红花他们起疑心,其实今天已经暴露很多了,不过卓音梵打算和刘红花他们分家,今天这件事结束以后她就会找江和硕帮忙,看看能不能在市区内先以他的名义买一套房子,等将来长大了,再回到她手上。

        卓音梵对江以墨道:“我们先过去看看。见机行事。”

        .

        赶到的时候,左韩非已经牵出了一匹黑马,那马身刷的锃亮,将卓音梵的手机挂在马脖子上,左韩非对着他们的方向笑道:“我怎么可能真的和你比路障呢?那么无聊的事情还是留给你玩吧。”

        “手机现在就还给你!”左韩非一阵阵坏笑,抽了一下马屁股,这次连艾琳也想拦住他了,左韩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坏,但只要一想到能看到卓音梵他们手忙脚乱的样子的话,他就是高兴:“当然如果你能拿得到的话。”

        马屁股被他狠狠抽了一下,左韩非赶紧往后面倒退了几下,马蹄子直接往卓音梵他们这个方向跑,江以墨拉住卓音梵的手往左边去闪,那马匹发了狂一般横冲直撞,眼看就要撞到卓音梵身上了,江以墨索性要把她推出去。结果卓音梵唇畔慢慢地笑了起来,松开江以墨的手,在他有所动作之前,将他先推了出去,江以墨深呼吸了一口气,卓音梵却没有被马蹄子掀翻,那马前蹄已经来不及刹住,已经高高地扬了起来,卓音梵掐住缰绳,单手在马鞍上一按,身体一旋,翻身就跃上了比她高出许多的马身上,艾琳本来也已经快窒息了,这下是彻头彻尾看呆了。

        狂躁不安的马在卓音梵的慢慢掌控下,从原本马蹄子见人就乱掀,到处跑的情况,演变成现在慢慢不再暴怒,打着几个响鼻,马儿收了声,在卓音梵的引领下,安静地来到左韩非的面前。

        卓音梵斜睨着这个马下的小怪物,有点不把他放在眼里道:“谁说我不会骑马的。”

        她用实际行动告诉他,她不但会骑,还会驯服。

        见到这样英姿飒爽的她,左韩非的脑子里莫名其妙闪现了一些难以捕捉的东西,咬牙头疼了一阵,艾琳扶住他,左韩非闭了闭眼,卓音梵去找江以墨了,左韩非忽然睁开眼,艾琳观察到,他的神情就在一个瞬息之间有了变化,如果原来的左韩非的标签是任性、幼稚、有玩物丧志的可能性,那么现在在她面前的左韩非,令她看到了一个魔鬼的样子。

        左韩非笑道:“艾琳,从今天开始你被解雇了。”

        他好像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他一直都看不惯江以墨那小子。

        艾琳一头雾水,就因为她阻拦了他?

        左韩非说了一句令她更难以理解的话:“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梵梵。”

        她的第一次必须和他在一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182623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