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36|036

36|036

        原本以为要丢了工作的艾琳,都已经有重操女主播职业的心了,没想到左韩非说完这句话以后又变了一个表情,在艾琳的问候下,完全忘记了他刚才讲的事,包括“梵梵”是谁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来,艾琳的工作暂时是保住了。

        但是艾琳还是发现了细微的变化,正是左韩非对于卓音梵的态度。

        卓音梵走到哪,他也跟着到哪,卓音梵不胜其烦,又不便赶客,江以墨道:“比赛都结束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左韩非又是那种臭屁的样子:“我到你们家做客,你们江家就是这种待客之道吗?”

        正好要到吃午饭的时间,张姨得忙活两个孩子的用餐问题,也管不了什么左韩非不左韩非的事,今天是她做的有史以来最丰富的一顿,有澳洲龙虾,还有香煎牛排,花样繁多,不为其他,只为了明天就是到了卓音梵回阳光小学念书的日子了。

        张姨还有些舍不得:“茵茵啊,要不等江先生回来,我和他求求情,让你常住在江家怎么样?你这几天留在这,张姨真的舍不得你走。”

        再说刘红花对卓音梵不好的地方,张姨早有耳闻,那个重男轻女的人,虽然江和硕已经警告过了,等卓音梵回去,张姨难免还是紧张,在看不到的时候,刘红花又欺负卓音梵怎么办!

        李叔听了也感触颇深,这件事他也和江和硕提过,江和硕虽然有此打算,但毕竟不符合中国体制内的收养关系,刘红花她本人是没有什么常识,所以想不到找律师来诉讼这件事,卓咏的话,据了解,不太在乎孩子是男是女,只是在家里没有什么地位。

        这样就很难办了,卓音梵迟早得送回去,到周末才能再接过来。

        左韩非一屁股也往餐桌上面坐下,两条腿晃呀晃,最后翘起来放到了桌面上,李叔的眉头皱了皱,江以墨却是没有什么表情,李叔也不方便出面阻止,一直到江以墨忽然将一份奶油蘑菇汤拿起来,走到左韩非的身边,举手便要把汤碗举起来,左韩非一时慌乱,嘴里喊道:“喂喂喂,你干嘛!没见人坐在这边呢吗?!”

        幸亏他闪得快,否则滚烫的汤说倒就倒向他的腿上了。

        江以墨道:“用餐的地方是用嘴巴用餐,既然你将腿放在了桌上,就是想用腿来用餐了?”

        左韩非冷嘶了一口气,重新找了一个距离他远远的地方坐下,这次非常规矩。

        艾琳站在他的旁边,只能站着,不好入座。卓音梵他们已经不等他,先吃起了自己的那份。左韩非道:“我的汤呢?”

        卓音梵看了一眼江以墨洒过汤的地方,觉得左韩非一定从来不用脑子思考问题:“你的汤刚才不是已经被你的腿吃了吗?”

        左韩非:“……”

        算了,他忍!刚刚听到他们在聊卓音梵回去的事,左韩非在今天比赛事前也调查过了卓音梵的身世,轻轻拿手指关节叩击桌面,不可一世道:“茵茵,要不要和我回家,你奶奶那边的事好解决,有钱能使鬼推磨,小爷我花点钱给她,她马上就能答应我家了,总比江以墨这小子家里就只肯出二十万还要你还的好。你以后跟着我,也不用回家了,就直接住在我家,和我睡一个房间,咱们两个吃饭也能共用一个碗。我的零花钱就够养活的了你,包括你的学费,我全承包了,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哪怕你将来想要出国留学,那都没问题。”

        配合他说的话,左韩非时不时挑挑眉:“你爱买什么买什么,你想把整个购物商场买下来,那都没问题,只要你一句话,我立马就让我爷爷给我办下来送给你,你喜欢什么我都想办法给你,怎么样,比起来,跟着江以墨,不如跟着我更好吧?”

        本来正在喝汤的李叔,成功地呛住了。

        这个就是艾琳认为的左韩非变得不一样的地方,虽然知道他本来就很“不要脸”,如今是更加不要脸了。

        左韩非为了表明真心,直接让艾琳掏出来那张他的钻石vip银.行.卡,一扔扔到桌上,左韩非双手交握,神情都是胜利的姿态:“怎么样茵茵,只要你跟着我,我保证你以后真的是衣食无忧,吃香的喝辣的,不要跟江以墨了,他那个无趣的书呆子能有什么好玩的,还是跟着我有趣,我还能带你环游全世界,坐热气球,开游艇,直升飞机,潜水看海豚。你同意了,我就把那张卡的密码立马告诉你,你爱怎么刷,随便刷!”

        听了这些脸会红心会跳的言论,关键他还是正儿八经说出来的,艾琳都想当不认识他。

        张姨则恨不得手上有一个托塔李天王的收妖塔,立马把他给收进去,配合一句:“哪里来的妖孽。”

        江以墨是一个书呆子?不,相反,左韩非触到了江以墨的逆鳞,江以墨微微一笑道:“左同学,昨天刷爆卡的滋味还可以吗?屁股被打得有没有很痛?”

        还真的被他说中了!

        昨天晚上那屁股被抽得惊天动地,泣鬼神,左韩非一被戳了脊梁骨,隐隐还觉得今天的屁股依然很痛。他越过江以墨的视线,目光全部落在卓音梵的身上,卓音梵丢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你会讲故事《小王子》吗?”

        左韩非的嘴巴歪了歪,看艾琳,艾琳提醒道:“法国作家写的一本儿童故事。”

        卓音梵道:“具体是安托万·德·圣·埃克苏佩里在1942年写的一本关于小王子在各个星球间,碰见了各种各样的人物的故事,以小王子和他的那朵玫瑰花为故事主线,对世人的真善美进行讴歌。”

        左韩非听得一愣一愣的。

        卓音梵又道:“你看这是什么?”

        她托起来的正是餐盘,左韩非道:“你当我傻吗?这是餐盘。”

        卓音梵道:“你会配合我说这是暗器吗?”

        左韩非道:“白痴吗?”

        卓音梵露出一种没救了的表情:“你连《小王子》都不知道,也不会配合我,除了有一身臭钱以外,一无所有,还想让我和你一起,带着你的臭钱赶紧离开吧,咱们江家一直都不欢迎你。”

        .

        不用左家派人来提着他走,左韩非气鼓鼓就走了。李叔觉得刚刚卓音梵的那套对话真是没谁了,特别是最后卓音梵还补充了一句:“回家多搞点文化,多读点书总是没错的,最起码想表现的时候不会一问三不知,也不要再不学无术了,山总有一天会被坐吃山空的。”

        李叔真是爱这小丫头爱得没法用语言表示了。

        不止李叔爱,其他的网络用户也很狂热。今天上午因为她的直播,又迎来了大批量的粉丝入驻,转眼间卓音梵已经进列到一名小网红的身份了。

        微博上面目前的粉丝数量是一百多万,许多人都通过今天早上的表演慕名追来,粉丝来信几乎把她的微博给弹爆了。张姨看了之后也为她感到高兴。

        张姨道:“茵茵啊,你那下午的表演是怎么回事?”

        如果说之前卓音梵的书法工笔画都是爷爷卓咏教的,那她的武术难道还是喜欢拿鸡毛掸子抽人的刘红花教的?

        李叔也觉得很神奇,他是退伍兵,曾经在部队里刻苦训练过,虽然训练的模式和内容不一样,李叔能看出来,卓音梵的那一招一式,绝对不是表面功夫看起来的花架子,如果有人和她对打,棍棒之下,一定会很疼。

        他们两个都特别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卓音梵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只要她露出与其他同龄的孩子稍微不一样的地方,立即就有人感到好奇,并且想破开真相。

        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她总不能说现在的她不是卓茵茵,而是卓音梵吧。

        卓音梵不太想回答这件事情,江以墨道:“如果茵茵不想说的话,你们也不要为难她了。”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晚上吃过饭洗完澡,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时候,江和硕也没能回来,江和硕给江以墨打了一个电话,有点抱歉:“小墨,今天爸爸也很忙,对不起,不能回家陪你了,你好好听李叔张姨他们的话,别给他们添麻烦。”

        江以墨很乖巧地回道:“知道了,爸爸辛苦了。”

        挂完电话以后,江以墨忽然走过来,当机立断抱住卓音梵道:“我爸爸不能经常陪我,还好有你在我身边。”

        李叔和张姨在旁边,被塞了一嘴狗粮。

        算了,反正也习以为常了。

        这几天但凡有点机会,江以墨逮着就会亲她,虽然李叔张姨问话的那事情就算过去了,江以墨其实也很想知道:“茵茵,你要不要偷偷告诉我,你是怎么会那些武术的?还有琵琶。”

        卓音梵不太乐意:“你也让我有点小秘密吧。”

        江以墨听后有点小吃味,但也只是装出来的:“你不愿意告诉我,小心我会惩罚你。”

        想要怎么惩罚?卓音梵还来不及说话,江以墨抱住她的脑袋,一言不合已经亲了上来。

        而看电视的时候,无论都市剧,还是古装剧,但凡看到男女角色出现感情戏,即将要么么哒的时候,江以墨也会逮着机会就亲。看着卓音梵还是微微有点不能习惯的神情,江以墨拿嘴唇碰碰她的手背,心满意足道:“今天的惩罚我已经收走了。”

        李叔感觉自己完全就是一个多余的人。目前就他是一个孤家寡人。咬了一口饼干,李叔摇摇头。

        趁着江以墨上厕所的功夫,李叔对卓音梵道:“茵茵啊,你不知道自从有你在身边,小墨那小子能有多开心。”

        张姨也蹭了过来,看看厕所的方向,离他回来还有一定时间,偷着乐道:“可不是吗,江先生平时太忙了,小墨这孩子从小又没了妈,几岁大的时候就比别家的孩子成熟。我也不是说一个孩子成熟不好,谁不希望自己家的孩子乖巧懂事呢?只是他太会为他爸爸着想,都不知道怎么撒娇。我倒是希望他能任性任性一些,和他爸爸提一点要求。我这心里呀,每次看到他那么乖巧,其实都很难受。没想到这么凑巧,就出来一个茵茵你。你看那小子,最近是越来越会笑了。”

        卓音梵奇怪:“以墨以前不会笑的吗?”

        张姨叹气:“何止不会笑,是根本不会笑。那张脸摆在那里,跟一本《中华字典》一样——有一种历史悠久的古板。”

        这么解释起来,倒是让卓音梵想起来一个人,不过这个念头也就一闪而过,她点开了手机的某宝app,今天午饭过后,她也没闲着,和张姨两个人折腾了某宝一下午,因为她没有身份证,暂时用张姨的名义来注册了一个店铺,并且交了一定的开店铺所需的押金,申请的事情在一个星期之内能够通过,到时候梵音阁就能如期正式上线,她与张姨相约下一个周末开始上架货品,整整好给审核一个星期留点时间,而以后张姨就是她专门的客服了。

        整理好书包,睡了一个饱觉,第二天,卓音梵没有先回刘红花家里,而是直接带着书包去阳光小学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182623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