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44|044

44|044

        饭饱以后当然不是去兜风,卓音梵提倡,“我们要以学习为重”,害得左韩非大跌眼镜,难得求爷爷求爸爸求了半天终于让司机开出这辆红色风神,让他载着卓音梵去兜风的计划全部泡汤了。

        左韩非道:“书有什么好念的,读书读到最后,不都是为了赚钱吗?”

        卓音梵反问道:“风有什么好兜的,兜风兜到最后,你能真的飞起来吗?”

        好像是一句毫无关系的对话,左韩非居然被逼得哑口无言,卓音梵现在确实一门心思只想着学习,因为她在暗中决定,要带着“卓茵茵”的名字,站在学校的最高点,甚至是站在社会的最高点,让曾经看不起卓茵茵的人,永永远远都要记住这个被他们耻笑过、被他们无视过的名字。

        那些支离破碎的画面,都是来自卓茵茵回忆里的点点滴滴,卓茵茵这辈子受过许多苦难,也只享受了九年的人生,并不知道风雨之后的彩虹会有多么壮丽,遭到欺凌,软弱与麻木并不能求得对方的停手,只会让对方变本加厉,曾经卓音梵想过无数回方法,只需要动用两三成的功力,她就能轻而易举杀死许多人,但那样的做法,无疑也是一种逃避现实的弱者的手段,要让别人服气,就得从心理层面上入手、打压,比如她过得越精彩,有些人越是气不过。

        比如这个时候的刘红花,早早地将卓子辰接回家,卓咏看到以后,问她:“茵茵呢?”

        “什么茵茵。”刘红花当听不见。

        卓咏追在她身后,又问了一遍道:“你真是的,你怎么越来越老糊涂了,我问你茵茵呢?”

        今天是相约从江家接回卓音梵回家住的日子,阳光小学除了一二年级下课比较早以外,其他都是统一下课,结果卓子辰被接回来了,卓音梵的人没看见,怎么能叫卓咏不担心不着急?

        刘红花这时候才有些生气地笑道:“我们家除了一个宝贝孙子,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什么卓茵茵出来了?”

        卓咏知道她说的是气话,那天江和硕带人过来“抄家”,不客气地签署了一份协议,还把刘红花给卓子辰买的那些玩具,七七八八都抢走到车上,光这件事,卓子辰就在家闹了很久,天天哭诉要那些玩具回来,甚至没教养到还和刘红花动手。

        刘红花平时把卓子辰宠到无法无天,卓子辰拿小拳头砸她,刘红花不躲,一砸之下不得了,打在刘红花的肚子上是小事,刘红花穿着一双底子已经磨平了的鞋,鞋子一滑,刘红花栽了跟头,这事情都惊动到了最后不得不上医院的地步,刘红花的年纪也已经大了,有点骨质疏松,差点赔了夫人又折兵,幸好没有什么大碍,可事情一出来,虽然卓音梵全程没有插手,在她眼里就是晦气,这下是对卓音梵更加气了。

        罪魁祸首的卓子辰还觉得自己没错,都赖卓音梵,和什么一抹玩到一起之后,合起伙来欺负他们一家子,如果不是卓音梵抢走了他的玩具,能出现这么多状况吗?

        他从来就没想过那些玩具是从哪里来的,又是花了谁的钱买来的。

        卓子辰有一个微博名叫“千年不朽僵尸王”,自从卓音梵以一段钢琴视频征服了微博热搜圈以后,卓子辰时刻都关注她的动向,再利用“卓茵茵是我姐姐”这个梗,收获了一批有爱心,也很喜欢姐弟这种萌萌关系的小粉丝。

        最近卓音梵又闹了一点动静,卓子辰原本在电脑客户端看到关于她的新闻,还有些觉得好笑,他说过,卓茵茵有几斤几两,他可是最有发言权的。上次那个钢琴曲,估计就是侥幸弹奏出来,不可能是她的真才实学。

        更何况,她根本就没有过学习钢琴的经验!

        有人还和卓子辰证实,卓子辰统一回复:“我姐姐平时在家里面好吃懒做,什么事都不肯做,平时奶奶对她特别好,她还不知足,在外面和男孩子瞎玩,不回家,害奶奶担心。”

        有人指出来:“你怎么这样说你姐姐呀?”

        卓子辰傲娇的小脸一扬,在键盘上敲字战斗:“她就是这样,我以事实说话,我确实是卓茵茵的弟弟。是你了解我姐姐多,还是我了解她更多?”

        然后卓子辰摇身一变,一下子成了卓音梵传说中的黑粉的代言人。

        有喜欢卓音梵的人,相应的就有一批讨厌她的人存在,这部分人和卓音梵没有共事过,与她无冤无仇,也不了解她的为人,然而在网络这个你看不见我,我也不知道你是谁的时代,带有一点恶意,只为了一时爽快的评论有很多。许多人也都通过卓子辰了解到,卓茵茵在家里和卓子辰他们不对付,卓子辰还一一列数了卓茵茵对他的一些恶行。

        比如不知道要让弟弟,抢他油条吃,明明被好心人资助了很多零食,也都自己护食放在房间不肯分享,还因为身高的关系,动不动就打他,有一次奶奶让她带他出去玩,她直接狠心地把他扔到大街上,当时天都快黑了,他身上身无分文,差点和一个给他糖吃的阿姨跑路,幸好被好心的路过人及时制止。

        还有一些其他的爆料……这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居然成了卓音梵的黑料!

        一直到那一天,网络上又放出了两份关于卓音梵武打表演和字画表演的视频,卓子辰点进去一看,牙齿都打哆嗦了,卓音梵又舞剑又弄棍,而且连他这个小孩子都能看出来,她的武打招式和电视上演的那种完全不一样,电视上演的都是带了五毛特效的炫彩技能,卓音梵的则是实打实的招式!

        卓咏在一边问卓茵茵去了哪里,刘红花不吭声,还呛了他几句,卓子辰一想到卓音梵要回来,莫名其妙地浑身发冷,这事情没敢和不上网,也不怎么看网络新闻的刘红花卓咏他们说。

        总而言之他也不想她回来。

        他抢了她那么多的零食,万一她揍他怎么办?

        .

        卓咏本来为了迎接卓音梵回来,特地在菜场买了许多好吃的菜,还有熟食,盐水鹅一类。这下倒好,刘红花居然当卓音梵不存在,不管不问,卓咏都难以想象一个小女孩,万一在校门口没人接,孤苦伶仃地站上几个小时是什么情况。

        在这个家里,唯一比较关心卓茵茵的要数卓咏了,卓咏准备出门和隔壁邻居丁萍家借一下电话用,刘红花抢在他前头喊道:“你干嘛呀你。”

        卓咏难得硬气了一点:“去把孩子接回来。总放在人家家里也不是一个事儿。”

        刘红花一屁股赖在沙发上,不愿意:“要接你去接,我可不知道江家在哪,不知道孩子上哪儿接去。”

        “再说了,我哪里知道她有没有上学。虽然上个星期五我和老师打过招呼了,说不定她没上学呢?”

        卓咏气不打一处来,可这个家是刘红花做主,他也说不来什么难听话,只道:“你看看你,要不是你偏心,孩子现在能是这样吗?”

        “我又怎么了我?”刘红花不管卓咏怎么说,都不肯动作,桌上一堆美食,卓子辰喊道:“奶奶,我饿,什么时候才能开饭呀?”

        “好好好,我们先吃,不等你爷爷。”刘红花拿来一只碗,开始喂卓子辰吃上东西。

        卓咏看到这个情况,真是恨铁不成钢:“说好的等茵茵回来吃的呢?你们现在动筷子是什么意思?”

        眼下他们老两口现在住的房子,是以卓咏与刘红花的名义购买,卓咏和刘红花都有退休工资,平时吃穿不愁,还小余了一部分钱,加上卓子辰的父母会定时寄一些钱过来孝敬他们,刘红花一直对卓茵茵一家子的事耿耿于怀。

        “又不是一天两天这样了,她都没回来一个星期了。”刘红花继续喂卓子辰,说着,“有娘生没娘养,我天天待她哪里不好了?她现在胳膊肘往外拐,看她那样,哪里知道自己还姓卓。我看她啊,姓江还差不多。”

        说着,一边塞了一大口红烧肉给卓子辰吃。

        卓子辰一边咀嚼,一边笑呵呵的,听了以后也跟着刘红花起哄:“对啊对啊,爷爷,奶奶说的没错,她现在天天就知道跟那个什么一抹在一起玩,根本就不把奶奶爷爷你们放在眼里,这么多天也不主动回来看一下你们,为什么要奶奶过去找她,应该是她找奶奶呀!”

        这个小孙子的声音因为吃饭而含含糊糊,卓咏也是听清楚了,刘红花觉得她家小孙子说的真是太好了:“还是我家宝贝孙子乖,这么小就知道要疼奶奶。你看看那个卓茵茵,她能是个东西吗?跟她妈一样,净会给我们家添乱子。”

        刘红花越说越气:“本来女娃娃就是将来嫁人了,泼出去的水,收都收不回来。我那次有错吗?我什么时候有说错过吗?她以后根本就不能给你们卓家传宗接代……”

        话刚说到这里,刘红花又觉得不解气,卓茵茵的父母当年全都一走了之,留下一个烂摊子给她收拾,卓茵茵年纪小,她又不能真的拿她怎么样,卓子辰父母的对比肉眼可见,这么一些年下来,她可是从来没见过卓茵茵父母寄来的任何一分钱,幸好现在国家推行九年制义务教育,不需要交纳书本费、卷子费、伙食费之外的其他费用,其实被江家带走也是好事,省了她的饭钱,但是不甘心,刘红花不甘心养了几年的孩子就这么到别的家庭手中。

        刘红花突然沉思了一下,说道:“等孩子念完初中,就让她不要上学了。”

        卓咏有些不敢相信的,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她道:“你说什么?”

        刘红花道:“我是说,咱们不让孩子上学了,反正该念的九年也都念完了,没她什么事儿了,你这个小孙女根本就不是念书的料,还浪费那点时间干什么呢,早一点出社会,早一点挣钱,不是挺好吗?”

        她摸摸卓子辰的小脑袋,卓子辰正吃得香,卓咏想不到最毒妇人心的写照就在自己的家中,这个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女人,他手指着她,说不出一句话来。那么只好由刘红花主动发声道:“辰辰还小呢,以后要念书,要上大学,那都是钱。他父母在外面也不容易,总不能指望着,把他们两个人的心血全榨干了吧。我们两个有多少钱,你也不是不知道,辰辰这念书下来,我听隔壁的丁萍说起他们家儿子啊,一全套的念下来,都要花好多万呢。”

        卓咏全程不说话,是因为气的。

        刘红花打的如意算盘,就是让卓音梵到初中毕业以后,不管考的好,考得不好,都辍学回来不要再念了,直接去打工,甚至为卓子辰将来铺路。

        果真刘红花谈到了将来的事情:“那么多钱,我们两个的退休工资加起来也不够。虽说上次那点钱,江家的二十万,那一部分,我给收着了,可那也不够啊。以后娶媳妇,生孩子,买房子,哪一个不是钱啊。就说找工作吧,你要想好一点工作,还得打点一点关系。我让茵茵还我们家一些钱,那不算过分吧?”

        “正好她和江家那小子关系好着。行啊,就让他们关系好着。继续这么下去。”刘红花笑了笑,年迈眼里却透射出精明的光,“等将来,他们家不管怎么想的,真想娶咱们家的茵茵,那好,我不阻拦,我还要恭喜他们呢。可是这笔礼金嘛,数目肯定不能少,他们江家那么有钱,我们能不多拿一点?”

        卓咏气得指着她的手都在发抖:“你这是卖你孙女。”

        “江家,江家会娶茵茵吗?”不是卓咏不相信卓音梵,而是这么小,又不是在过去,还能定一个娃娃亲,小孩子之间的玩笑话,可能是当真的吗?

        不提江和硕的为人如何,虽然他在业界,口碑向来好,自从江以墨出生不久以后丧失亲母,这江和硕也没再提娶亲这种事情,当然人都有生理需求,江和硕也有过和其他女人保持*关系的事情存在,其中就有他一手捧红的某个硕女郎,正是现在红到半边天的影后级人物李如冉。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花边新闻了,而是全国上下都了解到的事情。

        江和硕虽然没有承认,李如冉的公关团队也已经表明,绝无此事,然而,江和硕有几把刷子,生活状态如何,在他开始接手照料卓茵茵这件事开始,卓咏就在暗地里收集各种报纸、杂志,还有电视新闻来研究。

        研究的结果表明,像他们这种豪门世家,根本不可能娶一个地位平凡,身家也很贫穷的女人为妻。

        “你这样根本就是把茵茵往火坑里推!”卓咏指责她。

        刘红花还是觉得自己没做错,道:“我该让她念书的事也又不是没有做到,只是本来念书这一块学费,就应该是她父母负责,她爸妈都不问她,我哪来多余的钱问她?咱们过去多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她一个小女娃,要那么多学问做什么,早点出来干工作,对她也好,起步早,钱挣的也能很多。”

        她哼了一声,卓咏就知道她要拿他说事:“像你呢,读了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不是要下地种田,我看你有学问也没改变半边天,这党和国家人才那么多,多你一个也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也没见你有什么大贡献。活了这大半辈子,还是一样的窝囊。读书?读书也没见你有多大的出息!”

        为了凉快,卓咏家有装纱门,男方四月的天气,已经渐渐有点小热了,卓咏今天也敞着木质的大门,只关着纱窗门。刘红花的一席话刚刚说出口,门口就迎来了四个身影。三矮一高。

        刘红花一看那架势,魂立马吓得丢了。

        是卓音梵,还有江以墨他们。

        都说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刘红花也不知道卓音梵都听到哪一句去了,她有些心虚,特别是卓音梵的眼神,和前一两个星期,从医院离开之前的眼神又不一样了。

        变得,变得有些冷静到可怕。

        刚刚刘红花在家里说话,当着没有外人在场,说的要多大声有多大声,碰巧小院子里路过的丁萍都听见了,一边洗菜一边听了一会儿,而后进屋。卓音梵来的时候,他们两个正好商量到九年制义务教育一结束,就安排她上岗工作的事。

        卓音梵虽然知道,这个时代,除了念大学之外,还有其他的一些生活方式,但是在卓茵茵身体这么小的时候,连小学都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觊觎她将来的生活,甚至以自己的意念,为她建造了将来的前程,还真是卓茵茵曾经的亲奶奶!

        卓音梵正要走过去,江以墨拉住她:“这个家不回也罢了。”

        呵。刘红花等的就是这句话:“我们家的孩子,能是你们随便带走的吗?”

        你们家的孩子?

        你现在知道是你们家的孩子了?怎么刚刚不知道呢?一个劲儿往外推。

        就连混世小魔王左韩非也看不下去了,帮着卓音梵道:“你们家的奶奶,怎么这么老不死啊。”

        卓子辰一听有人骂他奶奶,顺着声音看过去,不看不得了,一看立马被左韩非的气势给摄住了,之前有一个用笑容就能把他迷得七荤八素的江以墨,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看起来就是一个不好招惹的校霸级人物。

        左韩非提唇斜斜地一笑,他就是喜欢吓唬这种和他差不多年龄大的小鬼头。

        隔空挥了两下拳头,卓子辰往刘红花身后闪了闪,眼里都快扑闪出可怜兮兮的泪花来。

        刘红花动怒了:“茵茵,你现在还承认你是卓家的孩子,就赶紧回来。”同时对江以墨他们说道,“我们家教育孩子的方式,都是我们家关起门来的家事,你们外人没道理参与,还是趁时候早一点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

        说到“各找各妈”的时候,卓音梵很明显的感觉到江以墨的手心,攥得更加紧了。

        这就叫哪壶不开提哪壶,刘红花肯定也知道,江以墨从小就没了妈妈的事,这几天住在江家,卓音梵大致了解到,江以墨会对她这么好,因为他们两个人的处境十分相似。

        一直以来江以墨都以乖巧著称,从来不给江和硕添麻烦,但是,从内心深处可以感受到,他也想要被人关爱,每一句“爸,你放心吧”背后的意义,其实都是“爸,我想你陪陪我”的隐含词。

        问卓音梵为什么能够体会?因为过去的卓步凡虽然疼爱她,对她有求必应,但是也忙于处理与正道人士之间的关系,而且卓步凡也沉迷武学,一个男人有时候带不好孩子,多少都会忽视孩子自身的感受。

        卓音梵大步一迈,江以墨面色如常地拉住她:“茵茵。”

        卓音梵知道,这个动作是江以墨真的怕她深入虎穴,不过:“我会保护你的。”卓音梵忽然回头,他们两个人的手一直牵在一起,稍稍一用力,江以墨就能被她顺势拉入了怀里,在一边的左韩非看得目瞪口呆的时候,江以墨已经被她抱住,卓音梵贴近江以墨的耳边,说了那样一句话。

        我会保护你的。

        .

        回去的路上,左韩非和他们分道扬镳,今天一天结束,跟屁虫似的黏糊了一天,卓音梵都没能乘上他的帕加尼一次。

        在卓音梵看来,还是江以墨的车坐得舒服。

        与江以墨窝在皮椅里,李叔很想知道卓音梵到底和江以墨说了一些什么,他家的这个小少爷,别看现在好像沉迷于书的世界中,正儿八经地坐在车后座,好像一株屹立不倒的小树苗,任谁也打扰不到他。其实耳根的红透程度已经出卖了他。

        李叔不禁在心中提出了一个疑问,人真的会在一夕之间转变吗?

        可能别的人没有仔细发觉,就连刘红花也差点被卓音梵给骗过去了。毕竟生活了九年的孩子,如果突然性情大变,难免会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刘红花他们又是比较迷信的一类人。不将卓音梵留在家里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李叔近距离与卓音梵也生活过一段时间,她这个时候正在玩江以墨随车携带的ipad,本来正在沉迷于大鱼吃小鱼的游戏里,莫名就抬头望向中央后视镜内李叔的脸,李叔忽然心头一震,他刚刚总有一种错觉?他先是偷偷观察卓音梵没错,但是他的动作非常细微,一般人不会察觉,而卓音梵的表现,明显是发觉到他在观察她?

        所以她抬起头,所以她对他在镜子中笑了一笑。

        世界十大未解之谜,又要添一大了。他仍然觉得这个孩子很神奇。

        所有人都觉得她是蠢人一枚,他开始也是,卓音梵说话驴头不对马嘴,可是越往后,他越发现这个孩子其实聪明得很擅长隐藏自己真正的心性,并且心思敏锐。

        李叔身边的副驾驶座位有一份报纸,上面有个角落里占据了小小一块版面,其内容正是——《九岁女童自杀之后奇迹般复活,*复原能力是一般人的十倍。》

        .

        累了一天,卓音梵洗完澡,早早上床休息。张姨很高兴卓音梵能够重回江家,在他们睡前还给他们做了一份椰子汁西米露。

        卓音梵打开微博app,发现今天的热搜也有关于她的消息。

        #不爱跑车爱麻辣烫#

        现在新的一句流行用语是:“我宁可坐在馆子里被麻辣烫辣得想哭,也不要坐在帕加尼红色风神里春风得意地笑。”

        横批:“因为我有迈巴赫还可以选择。”

        “……”呃,无形之中居然为这两辆豪车的品牌打了广告。

        卓音梵还不知道百度这个搜索引擎,如今她在百度明星排行榜上面,又前进了好几十位,打败了一些已经位居十八线的影星。归功于江以墨茶余饭后以在手机追连载小说为由,玩乐手机,实则偷偷为她赚取财富值,换成小花全部献上去的结果。

        江以墨先去洗澡了,趁这个时间,卓音梵想找点事做,先是打开了某宝软件,那边的审核进度还在继续,然而已经有人在微博底下留言催促她,怎么不快点让梵音阁上线,甚至有准备文艺汇演的团队负责人,想找她特别订制一组服装用具。

        什么样的评论都有,卓音梵基本都点开来看了,一眼速记的能力让她一字不漏,又能很快地看完上百上千条私信,然而其中有一条十分特别,让她看了一眼还不足够,又回头翻出来看了第二眼。

        是一个带v字的电视台制作人,叫吉天成的给她发送私信:“卓茵茵你好,首先想要和你说的是,我不是骗子,我是央视文艺综艺频道的一个节目制作人。我看了你的表演,觉得很出彩,正好我们栏目组最近在筹划一款新的节目,不知道你有没有意向来参加?”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18262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