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80|79.70.69.60.0815

80|79.70.69.60.0815

        “爸。”杜温伦接起来,杜长德这次居然很生气,在电话里直接骂道:“混账,你跑哪里去了。”

        以前他对这个儿子的态度都是说尽温柔的话,害怕刺伤了他。一瞬间的反差也没叫杜温伦感觉不舒适,虽然他脾气不好,但是对自己老爷子,绝对敬重。

        杜温伦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动向,如实告知道:“爸,我在s市,要谈一些事情。”

        “谈事情?谈事情就可以把你爹我的生日给忘了?”直到这一刻,杜温伦才惊觉,今天是五月下旬,自家老头子的阴历小生日。

        杜长德道:“你这个混账小子,最近是不是翅膀更加硬了?”

        杜温伦冷静地听着。

        杜长德难得说了一连串他不好的地方:“你最近是越来越胡来了,还认了一个小童星做干女儿?我将公司交给你,是看中你的才能,不是叫你培养童养媳的。”

        他们两个人不愧是父子,连生气时候的语调都一模一样。杜温伦干笑:“爸,您说的有些严重了。我是喜欢梦涵这个孩子不错,可是童养媳什么的,爸,您的儿子没有那种特殊的癖好。你放心吧。”

        “你还好意思叫我放心?”谈到这个幺子感情的事,杜长德就气不打一处来,“你也不看看你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才给我找个媳妇回来!”

        杜温伦强调了一句:“爸,我今年才25岁。”

        “25岁怎么了?25岁就可以骄傲了吗,就值得你吹嘘了吗?你爸爸我,当年21岁就成家立业,22岁就有了你大哥,没过两年又有了你二姐,25岁的时候早就儿女成双了,你看看你呢,老婆在哪里?”提到这种事情就停不下来,杜长德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他会讲什么,杜温伦都快会背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杜长德也到了81岁的高龄,说实话杜温伦刚刚25岁,还有许多上升期,其他人也能理解杜长德为的什么,人说走就走,没准就活不过第二天天明,杜长德想早点抱孙子了,眼下杜温伦的大哥、二姐早就成家立业,杜长德也有了孙子一辈,但是老来子,就是半个宝贝孙子,杜长德最紧张的就是杜温伦的婚事:“你啊你,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长大,才能叫我不操心?”

        他的情绪有点激动,咳嗽了两声,旁边的助理替他抚了抚背,杜长德继续道:“我已经为你准备了一门相亲,今天我过生日的事就算了,但是你明天就得给我回来。”

        杜长德有心血管方面的疾病,杜温伦皱了皱眉,不敢太刺激他家老头子,只好先应下了。

        包厢里有一面液晶大电视,美女传菜员替他打开了电视,遥控到某个台的时候,杜温伦让她点回放,镜头里面标识着“未来星之梦”几个大字,卓音梵耍得一手好武器,行云流水一般的动作,再时不时配上她转身回眸的一个表情,不知不觉杜温伦居然将有她的部分回放了数十遍之多。

        杜温伦手心交叠,枕着后脑勺,又将有她的部分重新看了一遍,挑挑眉,莫名其妙居然滑过了一个念头,连他都觉得有这个想法真是可怕——其实电话里,他爸爸杜长德说的养个童养媳这件事,那感觉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双眼里都是卓音梵使出刀法、剑法、拳法、枪法、镰法的动作,她的身影一再晃了晃,晃得他的眼睛有点疲倦了。杜温伦直接按遥控器,关闭电视机。

        “无聊。”杜温伦自我评价了这么一句。

        .

        吃完了麻辣烫以后,卓音梵江以墨他们就乖乖地回到家中,时钟指向了18:25,卓音梵早早地在周五晚上就将作业全部写完了,现在猛地一头扎进了工作室,张姨看到他们几个人回来,赶紧追上来问:“那个花两百万买了两件衣服的神秘买家,你们见到了?长什么样啊?咱们江家认识他吗?”

        说起来如果是特别出名的人物,真的没有江和硕不认识的,江和硕通吃商界、影视圈,名人名导名商都有往来。

        李叔嫌弃她问题太多了:“别提了。”

        “怎么了?”张姨很费解。

        包括阮莞也很好奇今天下午发生的事,和张姨两个人都暂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卓音梵利用这个空隙,登陆某宝的后台,发现一个下午不见,又多了许多生意。

        李叔谈到杜温伦,还是恨得牙痒痒:“你见过一个年纪不小的小伙,刁难两个比他小的孩子吗?我今天是见识了,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张姨紧张地抓住卓音梵的肩膀:“茵茵啊,你有没有事?”

        江以墨回忆了一下,道:“茵茵没有事,但是他那边的人好像不太好受。”

        “怎么了?”张姨的好奇心又上来了,李叔便将杜温伦怎么拦下他们几个人,怎么想要请他们吃晚饭,最终又怎么将他们放走的事情重复了一遍,张姨听后觉得真是神了,“咱们茵茵啊,肯定是有老天爷保佑,那人早不肚子疼,晚不肚子疼,正好就在那个时候肚子疼了。好,老天爷整得好。”

        李叔也没有多想,不过当时杜温伦的那副表情,本来皮肤就白,恍惚中像是撞了邪一下,皮肤颜色一下晋升到惨白的地步。

        其实一个打下手的小保镖肚子疼而已,他也整不明白杜温伦干什么要突然变脸成那样。可能真像张姨说的,冥冥之中有老天爷在保佑什么。

        阮莞也觉得,自从跟着这个小老板之后,什么样的厉害事情都给自己撞上了。而江家的氛围,她也是越来越喜欢了。

        只有江以墨全程没有说话。

        忙完今天的生意以后,晚上卓音梵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江以墨今天似乎有点兴致,为指节活动了一下,下床走到月光钢琴面前,打开盖子先是从头至尾将琴键拂了一把。即使这样,也发出了悦耳的声音。

        卓音梵静静聆听,很快江以墨在落地窗下弹奏了一曲《卡农》出来,偶尔又回头抿嘴微笑地看着她,当一曲快要结束的时候,江以墨按着琴键,慢慢收尾,同时也蹦出了一句让卓音梵咋舌的话:“茵茵,今天其实是你做的手脚吧。”

        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升空魔功》一共七七四十九重,每一重都有一种招式,现在卓音梵已经用过了能解毒排脂的“化春六变”,能招招致命并且将骨头揉碎的拳法“宓天破”,还有翻转风云让天色生变的“修罗印”,而今天耍出的招式是“封魂丝”,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由内力炼化成肉眼无法看到的丝状物,在通过指间注入对方的*,使得对方体内的真气乱窜,从而出现今天下午那名彪形大汉出现的症状。

        不过也不是什么致命的招数,肚子也不会一直疼下去,大概过一两个小时就能好了。“封魂丝”,可以说是封杀敌人行动,以及逃命或者反杀时候用的一种招式,一般情况下卓音梵不会做得太显眼,当然就算做得显眼,以现代科学文明的二十一世纪,谁会真的相信有内功心法这种武林早已失传的东西存在。

        况且对方因为她还是一个孩子,对她的戒心便更加低了。

        正是因为是孩子,才容易被小看。

        卓音梵在床上滚了两圈,一直滚到床边,下地走到江以墨身边,在他身旁捣乱似的按了一个键,吸足了江以墨的目光以后,卓音梵道:“以墨,你想不想学武功?”

        .

        连续一天,从h市赶往s市,又从s市飞回h市,杜温伦略微疲倦。

        下了飞机,助理安妮亲自来接他:“杜总。”天气渐渐转热,安妮已经为杜温伦准备了一灌冰老凉茶,看了一眼那个包装,杜温伦忽然想起什么,改口道,“安妮,我今天想喝可乐,帮我换了吧。”

        安妮有点奇怪,杜温伦从小到大从来不碰这种带气的碳酸饮料,今天是怎么了?

        最后还是照办,安妮点点头,去为他从自主贩卖机重新买了一瓶冰镇可乐,老凉茶留给自己喝了。

        杜温伦道:“给我家老头子的礼物准备好了吗?”

        安妮道:“早就送上了。”

        杜温伦想了想,夜空之上再次飞行了一辆飞机,亮着红色的灯,一闪一闪的渐渐就看不清楚了。道路两边都是人,晚上的h市也很热闹,杜温伦边走,安妮边跟着,带过去的四个保镖没回来,杜温伦为他们报销了住宿费,让他们人暂时留在那边。

        杜温伦道:“安妮,帮我再订一下明天去s市的机票。”

        安妮诧异道:“杜总,您还要去?”

        杜温伦道:“怎么,不可以吗?”

        安妮赶紧低下头,杜温伦的脾气众所周知的差,她哪来的勇气敢得罪:“好的,杜总,您要几点的票?”

        杜温伦道:“最晚的一个航班就可以了。我想在那边多住几天。”

        所以安妮立即就明白意思了,她准备帮忙再为她的这位顶头上司多订几个晚上的酒店房间。

        为了戒掉烟瘾,跟在杜温伦身边的人都知道,杜温伦早在两年前就开始改吃棒棒糖代替吸烟。夜风有点冷,吹拂在脸上,杜温伦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草莓味的棒棒糖,剥开包装纸塞进嘴里。

        本来走在前面的他,忽然脚步慢了,回头凝神看了安妮一眼,破天荒地问了她这么一句:“安妮,你说给女孩子买礼物,选什么比较好?”

        安妮微笑道:“杜总,您看上哪家的千金小姐了?”

        杜温伦半眯了眼睛,说出了一句更让安妮郁闷的话:“我说的是真正的女孩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182623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