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178|178

178|178

        江定波的身材美则美矣,却该看的不该看的都暴露在她的面前。尤其是那个地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阮思巧虽然不是没有从一些影像上面看过,不知怎么的,第一次遇事沉着冷静的她也会出现了措手不及的场面。

        江定波这般的不是太有惊怪道:“人身只是一副皮包骨肉,死后则长埋地底,回到森森白骨,魂归不知何处。穿或不穿,看与不看,不都是一样么?”他又缓缓踱近了一些,隔着幔帐注视几乎埋在月光中的她,“我以为你能说出那一番言论,必然是与他人不同的。”

        阮思巧方才静静回了头,视线故意避开了他的重点部位,往上了些许。她扬起眉,眼底隐然有笑意,再也没有刚才的惊慌失措:“江大公子,要想你说一句话还真不容易,千金难买一个字,你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不过呢,世上有你这般看破红尘的人很少,你要是不想清白被毁,虽然这里现在看起来只有我们两个人,可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跟踪?诸事都要当心,隔墙有耳。你若身为女子,我身为男子,即使你露出一截藕臂,我也得娶你回去。”

        “娶妻生子,与谁不都一样?姑娘若是想,江某奉陪。”

        他看待事物总是这般消极,是阮思巧最烦的一类人。佛祖也不敢说自己真正无心。世间多少坎坷事,多少水深火热的人都能重新爬起,有了磨难就想办法摆平。她不禁加重语气,笑道:“江公子这么好的身材,确实令我有点心神荡漾,感到不嫁给你都可惜了。不过我已经许配人家了,你们这帮男人有三妻四妾的体制,江公子难道想颠鸾倒凤试一试不一样的人生?”

        江定波愣了愣。

        忽而一笑,寻来了一件衣裳好好穿上,正式介绍自己:“在下江定波。敢问姑娘大名。”

        “阮思巧。”她缓缓举步朝向门边,观一半夜穹之外,一半烟云之内的月,道,“时间不多了,有人在等着你,你比谁对他来说都最重要。”

        “还有,”她回头一笑,“刚才像是私奔的对话,用意真的不是为了与你私奔。”

        **

        天上的星星似乎能唾手可得,夜风习习吹拂在脸边。他的月牙白衣像是遥遥天空上的一片云。再也没有白天的高处不胜寒,他抱着她共行在树尖之上。偶尔身边擦破的白雪,总有几朵不经意挂在她的眼睫之上。阮思巧眼底是连绵起伏的山地,天山雪莲公子再度出山,果然乘轻风踏月色而来。

        为了省去不必要的赶路环节,她提议江定波为主要火力,她则坐在他的臂弯中。

        江定波问她:“姑娘不是怕清白被毁么?”

        阮思巧笑道:“非常时期,非常处理。难道你能对一个小孩子动情?”

        江定波摇头,似乎是无可奈何地嗔她一句:“诡辩。”

        阮思巧开怀而笑:“童言无忌呀江大公子。永远记得,不要太和小孩子较真,你会输得很惨。”

        江定波没有再说话,其实他今天已经和她较真过太多回。以为没有什么事能再掀起心中的涟漪,她几句话点破了他尚在浮世之中动荡的心。

        他没有放开,有太多的事令他弥留不前。他自当心无执念,到头来只是一场逃避。

        幻境无法梦圆,不若和她走吧。她说得那般言辞凿凿,不若和她走吧,也许能遇到别有洞天。

        她道:“我们去救你的弟弟。我不确定他还在不在那里,他失踪了,也许他是和大家开了一个玩笑,躲在了哪里,等着谁把他找到,然后他再没心没肺说一句,你们真是慢呀。但是你知道他的,他那么爱在人前表现的人,走到哪里恨不得有人拍掌叫好现柔情,怎么可能做一种不告而别的举动?那太不符合他了。”

        她道:“你小时候被人笑话太多回长相女气,常来庄内避暑的表姐她们欺负你,喜欢给你穿女孩的衣服。有一天江映月施了粉黛红唇,披了轻绡,故意穿了罗裙在她们面前扭腰摇摆,反过来笑她们一句,不要太嫉妒我,我也不是这么想长得比你们美。”

        她道:“八岁那年你差点被划破脸,跪在客堂里的三天,没有人敢搭理你,江映月偷偷带了两馒头在胸前,还蠢二蠢二地摸胸给你看,问你他是不是比你更风骚,更像一个女人。最后你吃了那两个馒头,咬到第一口发现馒头是夹心的。很香的五花肉。”

        她道:“十三岁那年你在黑风洞里,饿得两眼发昏了,你爹不管你,野狼棕熊在洞外虎视眈眈。江映月跑去刺死了它们,又给你带了两个馒头,路太难走,馒头都冷了。江映月很郁闷,他拿的是最热乎的,怎么才赶了一点路就冷了。他怪馒头的不争气,脱了上衣给你看,那两馒头确实没出息,在他胸前印了两个拳头大的红印。你知道那是烫红的。其实应该很疼的吧,烫成那样,他都没有提呢,最后还是和八岁那年一样,蠢二蠢二地给你说,我刚刚砍死了比这个山洞门还要大的棕熊,我真是太厉害了。”

        好像在说自己的故事,她也跟着失落下去:“你救了你弟弟,也相当于救了你自己。你恨他夺走了你的一切,更恨那么恨他的你。”

        月华之下,什么都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他的视线隐隐有些模糊了:“是他说与你听的么?”

        “唔,怕是他早就忘了当年那些事了吧?”

        “那么?”

        她轻轻笑道:“每个人总有一两个秘密不是吗?”

        他不再问,只是从此以后,他将少了一个秘密。用一个秘密换无数个可以入眠的夜,不是很值得么?

        “有幸在今夜结识你。长明。”

        “长明?”……又来了一个奇怪的称呼么?

        佛前拈花,因为是吹不尽的光亮。他笑了,并没有告诉她用意。

        他也可以继续有秘密,不是么?

        长明,人生能遇一之交很难。你许配的人家可否姓江?你许配的人儿可名映月?

        你那般着急救他,可因为你心中的挂牵?

        年少时光总有逝去的一刻,孩童的啼哭也将渐远,逝水年华不过转眼,总有一天能待你出落亭亭玉立,那时你如何诡辩?私奔之说,嫁娶一言,你若愿意,我便当真。不再戏言。

        江定波轻轻按抚她的背,披星戴月在树间。

        东方破晓渐露了鱼肚白,他们终于来到了她口中说的一个坑前。方一落地,阮思巧从他的怀里扑了出去,趴在坑边仔细观察坑底,周围应该有土动的痕迹,有人往洞里撒过土。阮思巧的表情不知是喜悦还是惊异,她抬头道:“江映月还在,但是可能……”

        很快她又道:“我去救他上来,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不能放弃!”

        她跳下了坑,没有丝毫的犹豫。她身体娇弱,又怎能驼他上来?江定波闭了闭目,江映月,从小你就占据了优势,不努力也能得到宠爱,我总认为那不应该,其实你比谁活得都更应该。

        他无奈一笑,随后也入定坑中,见一片湿土之下,正是半埋了的江映月。

        阮思巧正在用双掌拨开盖在他胸前的土。一边叫:“映月公子?”

        他们面前的江映月,姿势非常狼狈,头靠在洞壁上,歪着。双肩一高一低,他最爱打理的长发也缠了血。

        江定波的双指探到他的颈脉上,摇头:“没有气了。”

        阮思巧垂下眼,似在冥想,突然道:“帮我一把。”

        “长明尽管交代。”

        “把他挖出来,再翻过来。小心一点你脚下,可能还有一些锯齿兵器。”

        “锯齿兵器?”

        她耸肩:“其实是叫捕兽夹,锯齿兵器是你弟弟给起的好称呼。说实在的,如果不是因为一些事情,我会真觉得他是一个有意思的人。”

        “嗯。”江定波没有问,长明,你许配的人家不是江映月?他陪她一起翻弄那些碎土。时而眼波转在她的身上,时而又自沉思,碾碎曾经沾过他弟弟血水的土块。

        他见她从怀中掏出了一粒丹药:“将他衣服扒开,检查一下有没尸斑。”

        尸斑的出现一般是在死亡内两到四小时出现,阮思巧道:“他保持这个姿势这么久,但是没有腐败,以他这种不被移动的状态,一般在十二个时辰开始就会腐烂。但是他没有。”

        阮思巧还发现他右手紧握的是青君剑。

        “当时剑在那个位置。”阮思巧大致指了一下方位,坑壁的中间位置,“三尺的距离,他拿到了。你弟弟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

        “所以他刚死没多久。”阮思巧真正很佩服,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冷,失血,饥饿,每一样难题都在侵扰他,他奇迹般地挺过了三天,生与死的较量,对勇气与坚持的考验,他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非常不简单了。

        “很努力呢,你弟弟。”阮思巧偏头对江定波淡淡一笑。

        掌心中的九死还魂丹在转动,等待着入世的安排,等待着终于能实现价值的昙花一现。命运跟着翘首等待。到底九死还魂丹能否叫人复生,一切都拭目以待。阮思巧想道:“映月公子啊,我用这么好的药救你,你别辜负了我,快点给我死回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205767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