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古穿今之武戏女王 > 182|番外一·前世今生

182|番外一·前世今生

        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在8月30日这一天终于要在意大利当地正式开幕。而在前几天的时候,卓音梵和江以墨已经率先随同导演程兵以及制片人,登陆了飞往意大利的飞机。

        虽然已经不是人生中第一次坐飞机了,卓音梵一登陆上去,仍然体现了和当年一样的感动——

        记得那时候江以墨还喜欢给她解释宇宙的奥秘,包括太阳本身的直径有多少,距离地球有多少光年,我们现在所处的地球,看到的任何天空上面的星体,都是多少光年之前传递来的光,那其中,也许有已经毁灭的星体,而它们的光源,仍然向地球在传递。

        还有关于银河系外的其他星系,被称为河外星系,目前已经发现了大约10亿个河外星系,就像是这个世界的人,每一天都会有无数个小生命在诞生,光中国就有十三亿这么庞大的人口数量,更何况全世界的人口加起来该有多少。银河系就像我们这些人类一样,也只是众多人类中的普通一员,银河系在河外星系之中也正扮演着普通又不普通的每一天。

        因为那当中的太阳系的地球,又创造出了神奇的生命,卓音梵忽然觉得小时候就能讲出这番言论的江以墨,十分的厉害。

        不仅关于银河系还有河外星系的言论,江以墨当时更是引发出了关于人与人相遇的一个神奇概论。

        据说,人一生当中,在茫茫的人海里,大概会遇到2920万人,那么,当你遇到相爱的恋人时,也就是这2920万分之一的概率。

        所以,不管对于他们两人谁来说,对方都是自己无与伦比的存在。

        一坐到位置上,卓音梵全程笑眯眯地看着飞机小窗口。

        程兵他们因为旅途劳累,干脆戴了特制的眼罩过来,躺在座位上闭目小憩。只有卓音梵一个人全程都非常有精神,江以墨无可奈何地看着这个小多动症,在她颈部特地塞了一个充气囊颈枕,卓音梵本来准备戴上的,结果又将颈枕摘了下来。

        江以墨奇怪:“怎么了,不舒服吗?”

        卓音梵把颈枕放在自己的腿间,趁江以墨没有反应过来,直接枕在江以墨的右肩上,原先程兵为卓音梵订的飞机座位在江以墨现在的位置,江以墨靠窗坐,知道她不会那么安分,江以墨习惯地和她互换了一下。眼下突然枕在他的肩膀上,江以墨表面很平静,其实内心改变不了的有一点点小紧张。

        卓音梵还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猫:“当然没有以墨专门提供的肩枕舒服了,我要以墨的蹭蹭才能起来。”

        卓音梵还没反应过来她想要他的蹭蹭这句话,江以墨莫名其妙耳根红起来了。

        原话明明是我要小姐姐的/小哥哥的抱抱/亲亲才能起来。

        不过蹭蹭这句,并不是他想故意想污……

        江以墨摸摸她的额头,又赶紧收回手:“音音,刚刚那句话,不能对别人说哦。”

        卓音梵信誓旦旦地道:“当然不会对第二个人说,我又不是小孩子,而且肚子里现在还怀了一个小墨墨,我只会要以墨一个人的蹭蹭。”

        等等……江以墨吸了一口气,制止她再讲这句话:“音音,这句话,暂时也先不要对我说。”

        卓音梵不太理解。江以墨看着她眨巴眨巴眼,只好道:“等肚子里的小baby出来之前,我还得再克制十个月。现在就要乖一点。”他抱住她的肩膀,吻吻她的额头。

        “不要乱蹭,不要乱动。”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他真的会有点忍不住。

        随后的九个多小时行程中,卓音梵乖巧了不少,靠在江以墨的肩膀上也不再乱动了。

        江以墨打算让她先闭眼休息一会儿,自从怀了孩子以后,卓音梵的孕妇特征渐渐显现,庆幸的是孕吐暂时还没有,牙口比较好,然而卓音梵开始变得嗜睡。没一会儿,已经睡了好几回觉。迷迷糊糊中卓音梵醒了睡,睡了醒,不知道飞机飞到哪里了,卓音梵忽然做了一个很久远的梦,虽然在梦醒后,细节已经渐渐变得模糊,但是勾起了她更深刻的回忆:“以墨,你还记得吗,咱们第一次坐飞机的样子。”

        江以墨抿抿嘴,渐渐笑了。

        当然记得,那时候他们是为了去参加吉天成的打造童星的节目《未来星之梦》,卓音梵那年的身体才9岁,他的身体比卓音梵大一岁,卓音梵第一次上飞机也算闹了一点小笑话,把飞机比成大鹏展翅,把高空飞行比成轻功水上漂。

        但是江以墨从来没有为她对于现世的一些高科技的解释感到可笑,包括在大商场里的初次“约会”,卓音梵把滚动的电梯当成张牙舞爪的吞噬一切的怪物,把待在门店门口的塑料模特当成武林高手的傀儡。他都在努力配合她,并不是觉得那样有意思,或者表现得自己很崇高,很伟大,而是从那时候开始,隐隐有一种可能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类的感觉。

        在卓音梵的身边,江以墨会感觉全身放松,很舒心,甚至会有就是你了,必须照顾她的使命感。

        一开始他不能明白那种感受,但是逐渐的,随着年纪与阅历的增长,身体内的什么似乎也在蠢蠢欲动。

        当看到左韩非的出现,他的那股要汹涌而出的感受,更加强烈了。

        卓音梵再次在他的庇护下睡着了,江以墨和空姐那里拿来了毛毯,往她的腹部还有腿部好好盖紧。

        趁她闭目休息的时候,江以墨在她的额头上又落下了一吻。

        “音音,我当然记得。”

        江以墨勾唇微笑。

        从小到大他就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喜欢穿黑衣劲装的古代女子,英姿风发,调皮打闹逗趣无一不会,发生的背景也是很古远的一种江湖即视感。

        梦里以他为视角的那个人,喜欢叫这个女子为“音音”。而他,被人称之为栖月公子。

        凤栖吾月,剑法名动天下,惊才绝绝,当世不可多得的才子。

        他还有一个自己真实的名字——苏唯墨。

        但是大家都喜欢喊他“栖月公子”。

        栖月公子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练剑。整日在坐落在水沉渊之上的龙崖顶练剑。

        从早练到晚,不分日月,不分春夏秋冬。

        剑很冷,他的眸光更冷。

        剑伴随了他一年又一年,他的剑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音绝”。

        然而这样的栖月公子有一个谁也不知道的秘密。

        他的秘密,也藏在这把剑的名字里。

        此生无他,断绝杂念,唯有音音。

        身为右护法,从小身如浮零,无父无母,无亲无故,无依无靠的苏唯墨,被第三代魔尊卓步凡带回龙崖顶魔教大营的时候,对谁都是一脸不可亲近的表情。那时候音音的身边已经有了比他更早之前来的左护法——左云飞。

        对于他的到来,左云飞总是会百般刁难,连傻子也知道,那个从小就不可一世的左小护法,无法承认这种在垃圾堆里出生的孩子。

        左云飞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只配和街上那些乞丐一起争抢馒头。”

        苏唯墨不喜与人争辩,也不喜太表露自己的感情,只有音音才能触动到他内心的最深处的一根弦。

        在他闷声练剑的时候,卓步凡带着音音见了他第一面。

        那是很普通的一面,他穿戴已经齐整,一身干净利落的装束,长发高束,发带在风中缓缓飘荡。

        卓步凡很满意这个话少的孩子。凡事的表现形式,只会多做,而不多言。

        通过平时的一些消息的积累,苏唯墨了解到,他与左云飞的责任,除了身为护法的要职,要帮助以后的音音不受正道人士的欺负,同时,更重要的一点是,他们两个其实是卓步凡提前为将来的音音选定好的夫婿。

        直到这一刻,他才终于正视了那个叫音音的小女孩一眼。

        那一年,他们一个九岁,一个十岁。

        不是风华正茂的年纪相遇,但是音音明亮而探知的眼眸,让他惦记了一辈子。从那一刻开始……

        他故意表现得很冷淡,不爱说话,是音音主动提了自己的剑,和他打招呼:“你这么喜欢练剑呀。”

        “嗯。”

        “可是一个人练剑不会很枯燥吗?”

        他静了静,手指有点麻:“不会。”

        音音:“可是你刚刚回答的时候,停顿了。你停顿就表示你明明感觉到寂寞了。我说的对不对呀,爹?”明亮的双眸抬头看了一眼卓步凡,卓步凡哈哈一笑,没有说话。

        “不如这样吧,我陪你练剑。正好我也很无聊。”

        苏唯墨想拒绝,刀剑无眼,也无情,容易伤害到她小小的身体,然而剑气凛冽,竟然直逼他的面门。寒光顿时乍现,仿佛变出了数十道剑气,每一道虽不至于致命,但危机重重,他不得不全神贯注地去应战。

        两个小小的身影就在龙崖顶,狂风呼啸不止的情况下,对立了起来。

        白鹤仙飞,虎啸现形,撩拨斩顿,步步相并。那是一场精彩绝伦的会面。

        卓步凡哈哈大笑,为了两个孩子的天资聪颖,不过那还不足以引他大笑,全因为第一次发现,他的这个小女儿会对一个人一把剑产生如此浓厚的兴趣。

        音音做什么都能速成学会,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武林奇才,只可惜她的出生和她所处的家世,还有她的地位,注定了这一生,必须与武林正道为敌。

        她是魔尊之女,与正道正邪不两立的魔教的女儿。

        而她之后,也没有可以继位的弟弟。

        虽然是女儿身,但是没有特殊对待,得做男儿事。

        然而谁规定了魔教中人必定是十恶不赦,干尽丧尽天良之事的人?

        她爹是第三代魔尊,每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而她的出生,就是即将接任第四代魔尊的位置。不过那对于当年无忧无虑的音音来说,还很早。

        可是她有了预感,虽然是武学奇才,也贪玩好学,却没有发挥全部的能力。

        卓步凡转身离开,任由两个孩子自建了一个新的小天地。

        从那个时候开始,苏唯墨开始贯穿音音的成长,经过她的人生,明白了她三岁开始就接受了父亲的传功,五岁便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八岁的时候更是能将几本武学秘籍倒背如流,十一岁的时候开始接受武林神学《升空魔功》,十五岁时冲破了魔功招式第四十五重,更是在当年偷偷乔装改扮参加群英荟萃的武林盛会上,击败了武林盟主的儿子而一战成名。

        她甚至会去嵩山少林寺的藏经阁偷学,不小心偷看到一个和尚洗澡,不小心重视了那个和尚的师父,不是传闻中的单纯为了好奇,只有一直只看着她的苏唯墨知道,是为了她的父亲,为卓步凡证明。那些无聊的正派人士,瞧不起他们魔教,瞧不起将来会当家的她这个女人,就让他们好好见识见识,用嵩山少林寺,他们本土的功夫,是怎么好好回敬这一波和尚的。

        在他的面前,似乎永远都追赶不上她。

        不论是大无畏的想法,还是武学。

        他更加勤奋练剑。

        功夫不负有心人,苏唯墨终于自创出了寒天光影剑法,那一年他也不过才十六岁。

        当他想找她切磋武艺的时候,她和左云飞正在练拳法。

        苏唯墨的手指渐渐僵麻,突然领悟到,这一生,他只有一个知音,有一柄叫做“音绝”的剑,然而她有很多友人,还有左护法,还有爱戴她的教众。

        她会十八般武艺,他只会剑术。

        她有许多人,而他只有她。

        左云飞也讨厌苏唯墨,从小到大,相比较自己的狂野豪放,苏唯墨君子风姿,气质如兰,沉稳执着,虽然是剑痴,可是傻子都明白,他对音音唯命是从,可就只有音音不明白。

        不过他也很喜欢音音,带了目的性的喜欢,毕竟如果得到了音音,借助她的力量,一旦双修《升空魔功》成熟,等于大半个武林将入他囊中。

        左云飞一直搞不明白,明明因为有江湖武林人人惧怕的《升空魔功》,他们这个魔教才能在江湖中挺立这么多年,而没有一个正派人士攻入龙崖顶。因为别人都忌惮那个盖世神功。

        既然忌惮,卓步凡还从来不加以利用。不仅卓步凡,音音和她父亲的想法也如出一辙。

        简直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既然他们不会利用,就让他帮忙利用一下。既然都是魔教中人,魔教中人该有的嚣张跋扈,就应该全部体现。

        其实这个魔教真的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只不过有一本人人惧怕的神功孤本而已,才令得如此窘境。

        相约苏唯墨出来,两个人决战的时候,是在某个月圆之夜,趁大家在晚上都入榻休息的时候,夜寂寂,皓月当空,左云飞声称自己虽然练的拳法,可不戴拳套,是男儿就应该赤手空拳战一场,苏唯墨响应了他的战术,弃剑两人比拼。

        虽然没有剑的情况下,苏唯墨的功力只能发挥出四五成,那也足够了。

        他有着和左云飞不一样的区别,就是执着和痴念。

        那一战打得左云飞对他瞬间刮目相看,本是耍计故意让他弃剑,错失最好的机缘,反而令自己一度陷入苦战。

        因为左云飞忘了一点,苏唯墨除了剑以外,轻功也十分了得。

        两个人打得惊动了睡梦中的音音。

        音音长发披散,在狂吼的风中,一步一步走到了他们的身边。

        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他们在为什么争夺。

        第一次,两个男人不约而同看到这个只会挂着笑脸的人,露出了满面愁容。

        只是此举成功阻止了两个以命相搏的男人。

        左云飞不屑地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咬牙切齿,无意中,音音站到了苏唯墨的身边。

        没有了剑的苏唯墨,在音音眼中等于是荒废了自己的一半功力。

        而没有拳套的左云飞,依然能发挥他八成的功力。

        答案显而易见。只是在苏唯墨的眼中,音音是在同情她。

        看着左云飞一走了之的背影,苏唯墨终于淡淡道:

        “你不必如此。”

        音音缓了一口气:“我担心你。”

        第一次,他和她发怒了。在很平静的状态下,他的口气渐冷:“如果你真的担心我,就不用像看一个很怜悯的人一样。”

        她的眼神,太让他难忘。

        他慢悠悠拾起剑,擦擦落灰的剑身,那上面折射出在他身后的佳人面孔。双眉轻蹙,眼中失了快乐。苏唯墨的眼光越来越冷,才道:“即使没有剑,我也绝对不会轻易就死。”

        从来,他不会和她发一点脾气,对待外人冷到骨子里,但是对她一个人,总是力所能及用尽全部的温暖,在她的身边。

        见她不动,他撂下狠话:“你走吧,今夜我想一个人静静。”

        音音在风中等了很久。

        最终还是等不回他的回头。神色苦恼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终于还是走了。

        他的发带在风中轻扬,龙崖顶最高最大的一棵树上,他最喜欢和音音两个人比试轻功的地方,苏唯墨轻脚站在大树的最顶端,看尽当初的晚风中山色好风光。可是难以言喻的失落。

        这一次吵架之后,两个人便渐渐没了话说。苏唯墨依然喜欢沉默不语地在龙崖顶之上练剑。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正道人士的暗算之下,魔教本营之中,请战书刚刚到手,卓步凡便被书中暗藏的毒粉逼得退掉了大部分功力。

        内部有人叛变,起身就将中毒失了内功的卓步凡,砍伤要害。

        那个总是喜欢朗声大笑的男人,终于在当晚毒性的作用下,来不及交代几声,也看不到音音选定夫婿成婚的当日,一口气没有抬上来,屈辱地死去。

        左云飞先发难,说叛徒就在他们之中,而且最大的嫌疑人,极有可能就是他苏唯墨。

        是音音坚定他不会做这种事,极力维护,才保他没被众叛亲离。

        然而正道人士打起的“狩猎魔女之日”的号召也开始了,民间将音音诟病成杀人不眨眼,十恶不赦的女魔头。

        为期两年的狩猎之日,在不断的正派人士的追捕当中,使得整个魔教气势大挫。

        教众们纷纷央求音音赶紧择定双修夫婿,当神功第七七四十九重正式修炼完毕,那些黄口小儿,也将不在话下。

        左云飞在那一日差一点强行与她发生关系,一切都是为了魔教,为了大义。幸亏苏唯墨及时赶到,才没有令音音损失惨重。

        左云飞心知,当暗投的迷药效力结束以后,音音一定不会原谅他,这择婿的事情,也将不再将他列入范围。

        既然得不到想要的,不如另谋出路,换个思路再重新得到?

        左云飞带了绝大多数的教众,倒戈投靠正派那里,秘密将掩藏在水沉渊之上的道路全盘托出,避开毒林雾障,左云飞命人将那些正派人士全部带入山上,其中武当还有嵩山少林追音音追的最紧,尤其是少林,誓要一雪前耻。

        左云飞让她人生中第一次尝试了什么叫众叛亲离。

        在她的父亲死后不久,她一步步被推上了人人惧怕的魔女之位。

        “卓音梵,你这个武林公害,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这是她听到的最后一句。

        因为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派人士中,流云箭神一箭射杀,正要中她的前胸。

        本来可以避开的苏唯墨,一直挡在她的身前,看到那支突然奇袭的箭,他拉住她的手,死死护在身后,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挡了那支箭。

        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胸前印染了一大片血。

        原来有比近乎两年时间没有说过话的事情还要疼的存在,就是他无法再在她的身边,护卫她左右。

        音音一直以为,他很厌烦她,一直不想同她说话,无论她怎么找他,怎么逗他,他都不理睬。

        直到这一刻,她的神智开始渐渐不清楚了。

        流云箭神箭法了得,十步穿杨,百步穿心,被流云箭神一箭穿心,苏唯墨的命不久矣,站在她的面前,始终保持了一种立定的姿势,优雅如同画卷中才能走出来的人物一样。

        连死,都不想令她留下狼狈的印象。

        “音音。”他用尽全力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无论将来你身处何处,无论你我变换成什么模样,记住,我都会找到你,无论相隔多远,无论有多少困难重重,我都一定……来到你的身边。”

        飞机上,卓音梵还在睡觉,怀孕应该是很劳累很辛苦的状态,江以墨尽量小小声地抚摸她的脸,还记得十二年前和她说过的那个神奇概论。

        人的一生当中,在茫茫的人海里,大概会遇到2920万人,那么,当你遇到相爱的恋人时,也就是这2920万分之一的概率。

        江以墨静静地看她的睡眼,微微皱眉,最后还是笑了。

        音音,如果上一辈子也遇到那么多人,再加上这一辈子,是不是就是双倍的2920万分之一的概率?

        你永远是我此生唯一,因为你是我绝无仅有的相爱概率。

        爱你,上一世,这一世,下一辈子,也会。

        无论他是上一世的苏唯墨,这一世的江以墨,还是下一辈子的谁谁谁,茫茫人海中,依然也会努力地找到……世间绝无仅有的这个概率。

        此生无他,断绝杂念,唯有音音。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719/207901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