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三章 当众出丑

第三章 当众出丑

        安侯爷安玉的长女安知锦,秦修阳此前并没有见过她,但是见她此时穿着一身嫁衣,不用想也明白面前女子的身份,他敛了冷若冰霜的表情,嘴角一扬,笑道,“六皇妹好身手,刚才若不是六皇妹眼疾手快,只怕太后所赐的玉如意就被六弟失手摔碎了。”

        理所当然,十分自然的一番夸赞,便把刚才那突然发生的一幕解释地清清楚楚,把自己的嫌疑推得干干净净,让人听不出丝毫破绽。

        安知锦看着眼前这个镇定自若的男子,眸光中染上一丝深意。心中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一脸淡然浅笑的男人并不简单。

        若不是她刚才正好从偏厅出来,正好看到秦修阳嘴角的冷笑,正好看到他的衣袖拂过那只锦盒,只怕她也丝毫不会怀疑他的话,甚至根本不会怀疑到他身上。

        一个人,能这般脸不红心不跳的说谎,而且还说得这般好,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经常说谎,很会装模作样骗人。

        这是安知锦对秦修阳的初步印象。

        “殿下谬赞了,说起眼疾手快,还是殿下更甚一筹啊。”

        刚才来的路上,孙管家已经把大致情况给她介绍了一下,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知道刚才那个被陷害的王爷正是自己的夫君,虽然一时之间有点难以接受自己已婚的事实,不过她还是迅速站好了队——自然是站在自己的王爷夫君这边。

        而眼前这个五殿下想要陷害她夫君,那自然就是敌人了。

        对待敌人,她一向只贯彻一个字,那就是杀无赦。只不过眼前这位是当今五皇子,杀是不太可能了。

        秦修阳听着安知锦那淡淡的语气,干笑了两声,堂上众人不知内情,但是他心里是十分清楚安知锦话中所指的。

        目光扫过鸦雀无声的堂上众人,安知锦嘴角一扬,声音不大不小道,“今日多谢各位来捧场,本妃在此替王爷谢过诸位了,只是现在时辰已晚,想必诸位也已经吃好喝好了,就请回府吧。”

        众人一听,连忙纷纷起身拱手告辞,且不说安知锦这女主人已经下逐客令了,单是刚才秦修阳惩治那酒友李的小插曲,就足以让这帮人从酒意中清醒过来,人人自危,生怕秦修阳一个看不顺眼,就拿自己开刀了。

        秦子铭这个主角已经回房,众宾离席,秦修阳心知今晚这场婚宴闹剧也差不多该结束了,而他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只需等着明日父皇赏赐便好。

        “六皇妹,六弟今晚醉得不清,劳烦你多多费心照顾了。”虽然被人看破了技俩,但是在众人面前该装的样子还是要装的,秦修阳十分擅长这一点,他起身整了整衣衫,伸手轻轻拍了拍安知锦的肩膀。

        安知锦眸光一瞥,余光落到肩膀上那只白净修长的手上,笑道,“这是份内之事,五殿下就不必操心了。”

        秦修阳笑着点了点头,迈开步子跟着众宾一起往门外走去。

        安知锦跟在他身后,作势要送众人出府,看着他背影的眸光却越加深沉。

        屋外的雪小了些,细细碎碎如粉末般飘飘洒洒,落在脸上瞬间便化成了雪水。身后的小厮撑起油纸伞,秦修阳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抬腿欲走下门外的台阶。

        左脚还不曾落地,忽然便觉得右腿膝关节处被什么硬物击中,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传来,还不等他反应过来,腿就不受控制一软,整个人失去了重心,朝台阶下扑去。

        “殿下!”跟在身旁的小厮见此,高呼一声,连忙扔了手中的油纸伞想要去扶他。

        只是那小厮还不曾下了台阶,就发现一抹红色的身影已经先他一步蹲下身去扶秦修阳了,“殿下,你没事吧?”

        走在前面的众宾听到身后有异响,纷纷回过头来,这才发现秦修阳面朝雪地摔了个狗啃泥,安知锦正去扶他,他抬起阴沉的脸,满脸都是白色的雪沫,样子颇有些狼狈。

        “噗嗤”,人群中不知是哪个没脑子的发出了一声轻笑,声音虽小,却清清楚楚落进了秦修阳的耳中,他有些恼怒地抹了一把脸,目光迅速从人群中扫过,想要找出那个失声发笑的人。

        膝关节传来的疼痛提醒着他刚才的事明显是有人故意而为之,想要让他出丑,而这个人,必定是这院中的其中一人,若是被他找出来,他绝对不会放过此人!

        看着他阴冷的眸光,众人纷纷低下了头,不敢去看他。

        “哎哟殿下,你莫不是酒喝多了,怎么突然摔倒了?”安知锦装作吃了一惊,语气中带了一丝关心道,“能站起来吗?没伤着哪里吧?”

        经过刚才一缓,膝关节的疼痛也稍微轻了些,秦修阳终于在安知锦和小厮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一阵寒风吹过,他突然觉得胯间一凉,还没来得及伸手去提,裤子便已从腰间滑落到地上,两条白皙健壮的大白腿顿时暴露在寒风中。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愣住了,沉寂几秒钟之后,突然爆发了一阵惊天的哄笑声。

        “竟然是粉红色的……”

        “没想到五殿下竟然有这种癖好……”

        “喏,你看,和你的比如何……”

        各种嘲笑声夹杂着小声的议论,纷纷落入秦修阳的耳中,他甚至能感觉到众人落在他胯间的灼灼目光,一张俊脸不禁黑了又青,青了又红,一直红到了耳根子。

        从他出生在这个世上到现在,他从来没这么丢脸过!

        脸上红得发烫,他又羞又恼,手忙脚乱地弯腰想去捡地上的裤子,只是膝盖刚一弯曲,腿就又一软,双膝跪在了地上。

        “殿下……”身旁的小厮见状连忙去扶起他。

        这群纨绔平日里习惯了被那些高人一等的显贵们笑话,现在看到显贵出丑,更何况是这位被奉若神明的当今五皇子,自然更是乐不可支。

        耳边的哄笑声震耳欲聋,秦修阳只觉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他十分狼狈地双手提着裤子,顾不上别的,径直想要快步往府门口走去。

        他只想快点逃离这些人,只可惜他膝盖还很疼,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根本走不快。

        众人哄笑着,看着他在小厮的搀扶下走出府门外,都起着哄跟了出去。

        安知锦负手而立在院中,望着那抹狼狈的紫色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她笼在宽大水袖下的手掌中,正捏着秦修阳的腰带。

        今日屋外的雪太厚,便宜了秦修阳,若是换做了平日,定让他摔个头破血流,再也得意不起来。

        不管这位五殿下到底有多不可一世,碰上她安知锦,只能算他倒霉了。

        “孙管家,把门关了吧。”目送着这群乱七八糟的人离开了王府,府中终于恢复了清净。

        “是。”孙管家连忙乐呵呵地高声吩咐小厮把门关了,这才跟在安知锦的身后往厢房走去,“今晚真是太痛快了,总算是为王爷出了一口恶气。”

        平日里被欺负戏弄的一直都是秦子铭,他们这些做下人的,心中虽然憋屈,但是也不能多说什么,毕竟自家主子在朝中无权无势,又不得皇上喜爱,别说王爷,连他们出了这王府门都比其他府上的小厮低人一等。

        安知锦笑而不语,今晚好歹算是给了秦修阳一个下马威,他刚才是事出突然,所以只想着离开,等待回到府中静静回想下这件事,必定会想到是她从中动了手脚,这样一来,两人的梁子也算是正式结下了。

        “老奴心中有个疑问,”高兴之余,孙管家又打量了一下安知锦,忍不住开口道,“刚才看王妃娘娘出手扔石子的力道,绝非一般的大家小姐所能做到的,不知娘娘师承何人?”

        安知锦闻言脚下步子微微一滞,扭过头来,这才认真看了一眼这位老管家的脸。

        她刚才手指扣着石子藏于衣袖之下,扔出时速度极快,距离又近,却没想到,竟然被这个管家看到她这细微的动作。

        “老奴并无其他意思,只是心中一时觉得惊讶罢了,娘娘就当老奴没说过这句话吧。”孙管家见她眼中浮上了一抹警惕之色,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连忙拱手道,“老奴跟随王爷多年,对王爷忠心耿耿,绝无二心。”

        安知锦见他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不禁眨了眨眼,脸露神秘之色,小声道,“孙管家,你既已经知道,这就是我们俩的秘密了,不要告诉别人哟。”

        她初来乍到,若是太过于反常,被人怀疑身份那就不妙了,人总是要学会隐藏自己的锋芒,正所谓枪打出头鸟,更何况出于她的职业本能,必须时时刻刻伪装好自己。

        不过孙管家既非她的仇人,也非她的任务对象,被他发现了倒也没什么关系。

        “自然自然,请娘娘放心,老奴绝对不会出去乱说的。”

        ------题外话------

        喜欢的亲亲请支持,支持,支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