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七章 休了她

第七章 休了她

        秦子铭连夜搬出了流云苑,当然,说好听点是搬,其实就是直接被安知锦赶了出来。

        在他签了那张卖身契之后,安知锦毫不留情地将他推出了门外,屋外飘着鹅毛大雪,他抱着自己的身体,望着一望无际的白色,全身哆嗦着,只觉得世界上应该没人比他更惨了。

        明明今晚是他大婚之夜,媳妇儿没睡到不说,还被打得遍体鳞伤,最后还在这么个天寒地冻的夜晚被赶出自己的房间,他叹了一口气,苍天饶过谁?他这也不知道是造了什么孽。

        刚抬腿准备走,就听到身后的门被打开了,他心中一惊,难道是媳妇儿心疼他,回心转意肯让他进屋了?转过身,还没看到安知锦人影,一条大红色锦被就劈头盖脸地砸了过来。

        “时辰不早了,赶紧睡觉去吧。”安知锦刚准备上床睡觉,就发现床上有两条被子,她想了下,秦子铭好歹是她的夫君,虽然很窝囊,但是多少还算有点勇气,对他太无情也不好。

        话音刚落,门就又被关上了,秦子铭从头上扯下锦被,抱在怀里,看着紧闭的房门,抽了抽鼻子,哭丧着脸,拖着沉重的步子找地方睡觉去了。

        这一夜,他是在书房,窝在一个小榻上睡的。深夜寂静无声,书房里又十分清冷,他辗转反侧,无法入睡,细细反省了自己从小到大干过的缺德事,只觉得自己平日里虽然贪玩了些,但是并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他喜欢的是温柔贤惠,对他百依百顺的媳妇,可安知锦是他的正妃,就算他日后纳了妾,还是得一辈子生活在她的阴影之下,他的美好人生才刚刚开始,难道就要这么断送在安知锦的手中吗?

        他本来也没想成亲,只是太奶奶催得紧,他也老大不小了,适逢安玉又欠他钱不还,还和他吹捧自己的女儿是多么貌美如花,性子温顺,他便答应了安玉的提议。

        若是早知道安知锦是这样,就算倒贴给他钱他也不会要。

        既然这日子没法过下去了,那就休了她吧!

        脑子里一出现这个念头,秦子铭猛地从榻上坐起,语气中不无愤慨道,“对,休了她,明日爷就写一封休书,送她回家!”

        心中有了计较,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他倒头就睡着了。

        窗透初晓,晨曦的白光透过窗柩落在秦子铭脸上,睡梦中,他皱了皱眉头,忍不住伸手去遮那亮光,下一秒,当他意识到窗外已经是什么时辰的时候,猛地从榻上蹦起,穿衣,下床,往流云苑赶去。

        他不能让府上的人知道他昨夜竟然被赶了出来,不然他这堂堂王爷的面子往哪里搁?

        大雪已经停了,天空湛蓝,洁白的流云后有淡淡的金光,看来今天天会放晴,院中的雪积了厚厚一层,清晨还是很冷。

        秦子铭哆哆嗦嗦站在自己房门前犹豫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王爷,您今儿怎么起这么早?”

        转过身,原来是孙管家,正笑眯眯地带了两个丫鬟来候着给他洗漱。

        想想他平日里都是睡到日上三竿,如今却连自己的房间都进不去,秦子铭忍不住一阵心酸……心酸过后,他更加坚定了要休了安知锦的想法。

        “早上空气好啊,本王就起来散散步。”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深呼吸了几口。

        孙管家带着两个丫鬟站在廊外笑眯眯地看着他,等着他开门进去换衣服,然后好给他洗漱。

        秦子铭的脸色顿时很难看,他转过身,望着面前紧闭的大门,一咬牙,狠狠拍着房门大喊道,“开门开门,爷散完步回来了。”

        他都想开了,要是安知锦敢当着府中下人面打他,那他就当众宣布休了她,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大家都别要面子了。

        正在他心中纠结时,门忽然开了,安知锦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到了他身后的孙管家,心下了然,当即转过身走回房,让他进去。

        秦子铭受宠若惊,连忙进了屋内,这才发现安知锦早已穿戴整齐了,只是,她这被剪了一大半,袖口还紧紧收住的衣服是怎么回事?视线再往下移,他这才发现被改了的不仅是宽大的水袖,还有腰身和下面的裙摆……好好的一件裙子,硬是被她改成了一件紧身衣!

        昨夜和秦子铭打架,安知锦虽然完全占了上风,但是她也发现这具身体平日里缺乏锻炼,太瘦太弱,用起来十分不适应,所以她决定开始健身,一大早起来就先去绕着王府跑了十来圈,顺便也把幕王府的结构熟记于心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