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二十三章 悍妻

第二十三章 悍妻

        安知锦和秦子铭出了吉祥赌坊,街上灯火寥落,店铺纷纷关了门,小贩也都早早收了摊,几乎看不到人影。

        “你怎么会来?”屋外天寒地冻,比不得赌坊内温暖,秦子铭呵了口气,搓着手,见安知锦上了停在一旁的马车,就要跟着上去。

        “自己回去。”谁知安知锦立即制止了他的行为,她刚在马车里坐好,驾车的小厮长鞭一挥,马儿便扬蹄往幕王府的方向奔去。

        留下秦子铭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一阵寒风吹来,他打了个寒颤,冻的瑟瑟发抖。

        第二次了,安知锦这是存心的!他明明帮了安侯府这么大个忙,而且自己还因此被打了一拳,带病之身,安知锦怎么忍心这样对他?!

        “爷……”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厮见状,上前想要安慰他,“王妃娘娘她肯定是要去别处,不回王府,所以才让您自己回去的……”

        话虽这么说,可是那个方向,明明就是王府的方向。

        秦子铭挥了挥手,示意他不必再多说了,“明路,去给本王找辆马车过来。”

        安知锦既然不带他一起,难道他不会自己租一辆回去吗?这女人每次都霸占他的马车,等回到府上,干脆直接再订做一辆算了。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见明路还有些迟疑,秦子铭不禁又怒了,手中的折扇再次狠狠敲上他的脑门,“你现在是不是连本王的话都不听了。”

        “不是啊王爷……”明路捂着自己的脑袋,哭丧着一张脸,“爷,咱们出来就带了十两银子,现在哪儿还有银子租马车啊。”

        再说,这大街上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去哪里租车?!

        “什么?本王刚才不是赢了那么多银子吗?”

        “可是您刚才走的时候也没拿啊……”

        秦子铭这才想起来,刚才和安知锦拿了欠条就大摇大摆地出来了,竟忘了拿他赢得那近千两银子!

        他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一个月的零花钱就那么十两银子,今日竟然全部都花了出去。

        但是如今这情况下,他也不可能再进去拿,刚逼着钱掌柜给了欠条就已经实属不易了,安知锦又走了,他如果现在回去,那岂不是羊入虎口?!

        秦子铭想了半天,叹了一口气,望着漫漫王府路,无精打采道,“那走吧。”

        等他累得半死走回府上的时候,孙管家早已在府门口候着他了,见他回来了,连忙迎了上去,将一件披风给他披上,“王爷您终于回来了,您受累了,快回栖云阁歇着吧。”

        秦子铭搭着他的肩,喘了一口气后便抬腿往栖云阁走去,“孙管家,明儿一早就去给本王再订辆马车,配置就和以前一样,全部要最高端的,马要西域的纯种宝马……”

        “王爷,这恐怕不行……”没等他说完,孙管家就面露难色。

        “怎么不行了?”

        “王妃娘娘说了,府上开支太大,必须削减,所以从今往后,不必要的开支一律减掉。”

        “又是王妃娘娘!”秦子铭现在只觉得听到这四个字自己脑袋都要炸了,“到底本王是一家之主还是她是?你们这群白眼狼,本王辛辛苦苦养了你们这么多年,她才进这王府几天,你们就纷纷叛变,跟着她一起欺负本王了!”

        “……”这不是王爷您自己签了卖身契吗?!

        连王爷都听王妃的,他们这些下人哪敢不从?

        “她人呢?!本王要去找她理论!”秦子铭再也忍不住了,这种日子他已经过不下去了,安知锦实在太可恶了,简直是得寸进尺。

        “娘娘她现在在流云苑呢……哎,王爷,王爷您这是要去哪儿……”

        秦子铭被气得也不觉得累了,全身顿时充满了力气,怒气冲冲地直奔流云苑而去。

        这时,安知锦正在流云苑里算账,这幕王府虽然不小,却只是空有一副架子,实际没什么家底,所以让她很是头疼,她想干的事,可是要大量的钱财支持的。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

        安知锦抬头,看到秦子铭怒气冲冲地站在门口,眼中的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

        她皱了皱眉头,“作甚?”

        一阵冬夜的穿堂风从廊下呼啸而过,秦子铭忽然觉得背后一凉,对上安知锦那双冰冷的眸子,他整个人顿时就蔫了,所有的怒火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扁了扁嘴,像个委屈的小媳妇儿一般来到书桌前,“咱们商量个事儿行不?”

        “说。”安知锦见他这样,惜字如金的吐出这个字,又低下了头,继续在纸上写写划划,算自己的账。

        “本王好歹是个王爷,平日里各种应酬什么的也很多,你这样限制本王用钱,是不是有点太刻薄了……”

        “……”安知锦像是根本没听到一样,不为所动。

        “别的不说,你看咱俩又不一起出门,你把马车用了,本王就没得用了,本王好歹是个王爷,两条腿在路上走这多没面子……况且这丢的不仅是本王的面子,也丢你的面子不是?”

        安知锦“啪”的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笔,双手环胸,抬起头来,目光直直地盯着秦子铭,“这事没得商量,你以后去哪里都自己走着去吧。”

        语气十分坚决,没有半点可商量的余地。

        “你……”

        “哦对了,还有,你这个每月要请红袖楼的悦心姑娘来府上听曲,从这个月开始取消了,我已经吩咐了孙管家,以后什么阿猫阿狗的闲杂人等一律不准放进府来。”

        “你!”秦子铭一听她这话,差点没眼前一黑倒地身亡,跟别的王孙贵族比起来,他平时不嫖娼不赌钱,就爱听听小曲这么一个爱好,现在还要被安知锦强制剥夺了,“你……本王和你拼了!”

        他的爪子还没靠近安知锦,安知锦就忽然站起身,抓腕,后翻,扣紧,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他就被安知锦治的动弹不得了。

        安知锦直接无视他被气得直翻白眼的表情,另一只手捏上了他的下颌,抬起他的下巴,认真看了看他的鼻孔,“嗯,好,没流鼻血了。”

        说完,松开了他,从桌上拿出一个小瓷瓶扔到他手里,“这是我刚才让潘大夫给你配的跌打损伤药,回去自己揉揉你的鼻梁骨,不然明天肿了就不好看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