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二十五章 路边的叫花子

第二十五章 路边的叫花子

        看着安玉拉着自己媳妇儿的小手哭诉,秦子铭不乐意了,他黑着一张脸走到安知锦面前,一把抢过那只白嫩的手,“阿锦是本王的娘子,当然该向着本王。”

        “她还是本侯爷的女儿呢,没有本侯爷能有她吗?”安玉对秦子铭的行为表示了严正抗议。

        “可是她现在是本王的媳妇儿。”

        “滚!”安知锦二话不说,直接甩开了秦子铭的手,面前的两个大男人,一个是自己夫君,一个是自己亲爹,竟然开始争风吃醋起来,这世界上奇葩真多。

        “阿锦,你现在怎么变成这副性子了……虽说你从小喜欢虐待一些阿猫阿狗,还喜欢把鸡鸭活鱼开膛破肚,但是你可从来没杀过人啊,更没有像现在这样冷血,你现在真是……真是……唉……”

        秦子铭的眼角跳了跳,再次想起了安玉当初向他推销自家女儿的场景。

        “你烦不烦,我都说了我没杀人了。”安知锦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不耐烦,恨不得把这个讨厌的老头儿从自己身边踹开,再说了,这件事如果追根究底,还不都是因为这老头儿而起的。

        “你们这群小兔崽子,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们?!”见自家女儿语气不善,安玉顿时怒了,“老大整天就只会吃喝玩乐,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人影,一回家就要钱,老二是你这么个东西,老三也老大不小的了,整天就会对着男人犯痴……哎,你去哪里……”

        他话还没说完,安知锦就再也受不了他的聒噪,直接站起身,走出了前厅。

        “阿锦,你要去哪里?”秦子铭见她并不回房,反而是直接朝大门口走去,连忙叫住了她。

        “你把我爹送回去,”安知锦脚下的步子顿了顿,“还有,如果刑部的人来了,不管他们说什么,你都别承认杀人这个莫须有的罪名。”

        她这人一向敢作敢当,是她做的,她肯定会认,但是不是她做的,谁也别想扣到她头上!

        秦子铭想了想,也是,现在风口浪尖的,万一等下刑部的人来了呢,安知锦还是出去避避风头为好,但是转念一想,外面比不得王府安全,万一她在外面直接被抓走了呢?

        想到这里,秦子铭赶紧叫来了孙管家,让他去府上挑几个身手好的壮汉,跟着安知锦保护她。

        出了王府,安知锦径直去了吉祥赌坊。

        今日出了太阳,是个大晴天,天气比前几日都暖和许多,她一个人上了长乐街,缓步徐行,目光不停地在路两旁的商铺之间游移。

        这条街,确实很热闹,所有的店铺装修无论是从外观还是随便一窥的内饰来看,都是极其高端豪华的,看来这里的老板都是非富即贵。

        在距离吉祥赌坊还有五十多米的地方,她停下了脚步,站在人群中一个不显眼的地方,看着赌坊的位置。

        所有的店铺都已陆陆续续开门做生意了,唯独吉祥赌坊还是大门紧闭,没有丝毫要开门的迹象,路上的行人路过时不时小声地议论,指指点点,而他们口中所说的情况,与安玉所言无二。

        她昨夜出手伤了三人,但是绝不至于致命,她下手一向极有分寸,所以这点她可以确信。

        至于钱掌柜,她昨晚不过是踩了他一下,就算真的受伤,最多也就是个骨折,怎么会丧命呢?

        只有两种情况,一是他本来自身就有什么疾病,昨夜受伤之后突然病发,所以身亡,至于二,就是有人暗中陷害,想栽赃嫁祸给她,所以杀了钱掌柜。

        从昨天与钱掌柜接触来看,他说话中气十足,满面红光,不像是有病之人,再说这种事,稍微一打听就可以知道了,所以第一种情况可以暂时排除,那就是二了。

        一般人的犯罪动机不外乎劫财,情杀,仇杀。而这人想栽赃她杀人,明显是与她有仇,她初来乍到,情杀自然是不可能了,那么就只剩一个仇杀。

        她在这里结下了梁子的人,也就只有两个,一个是秦修阳,另一个是秦辉。

        这件事看起来似乎十分复杂,但其实这么一分析,再简单不过了。

        而她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自然也十分简单,等到钱掌柜的尸检结果一出来,真相就会大白了。所以她完全不必担心什么,要说唯一要怕的,就是那个想栽赃她的人会不会暗中勾结刑部,操纵尸检结果。

        安知锦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得要想办法见到钱掌柜的尸体,看看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致死的。

        “滚开滚开滚开,谁让你坐这儿的,打扰老子做生意……”

        正在这时,一阵刺耳的骂声传入耳中,打断了她的思绪。

        抬眸,只见不远处仙客来酒楼旁边的路边上,坐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那叫花子蓬头垢面,数九寒天却只穿着一件单衣,且衣衫破烂,露出里面的肉,他的脸被乱七八糟的头发遮了大半,看不出年龄到底是有多大。

        “你这小二,这酒楼是你家的,可这路却是公共的,你有什么理由赶人呢?”那叫花子声音沙哑,听在耳中让人十分难受。

        “赶你怎么了?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盛京中最繁华的长乐街,你要饭也该找别处去。”那小二见他竟然敢质问自己,不由得怒了,边说着边用脚去踢他。

        那叫花子似乎是冷笑了一声,就在小二的脚快要碰到他的衣服时,他突然伸手,不偏不倚地将那一脚挡了下来。

        “哎哟哎哟……”那小二只觉得像是碰在了一块石头上,立刻抱着自己的脚嚎叫起来,却再也不敢放肆,灰溜溜地进了酒楼里。

        那叫花子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往旁边挪了挪,靠在墙角,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晒起太阳来,整个人虽然一副落魄相,却显得惬意自在不已。

        安知锦眸光闪了闪,随即走到了身旁的一个小摊边,“老板,来四个包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