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三十九章 峰回路转

第三十九章 峰回路转

        刑部大堂内,明镜高悬,上首坐着今日的主审官刑部尚书林源,下首则是坐着刑部各主事。公堂两侧,众官兵站得笔挺,犹如一尊尊雕塑。

        秦修阳倚在旁观席的太师椅中,怀中揣着手炉,神情慵懒,一脸悠哉自在地喝着茶,等着秦子铭的到来。

        一大早,他就已经知道昨夜有身份不明的人潜入刑部一事,想来做这种事的除了幕王府也不会有别人了,不过他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这次,就看秦子铭怎么逃得了干系。

        他指使宋咏暗杀钱掌柜,一是可以报上次在幕王府当众出丑的仇,二是可以挑拨秦子铭和太子秦辉之间的关系,这三嘛,也能挫挫秦辉的锐气。

        吉祥赌坊是秦辉手下的一个大产业,钱掌柜更是其得力手下,这次借秦子铭之手除了钱掌柜,令吉祥赌坊损失不小,然而秦辉明面上却不能声张,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但是暗地里,他肯定不会咽下这口气,最重要的是,这笔账,自然而然的就算在秦子铭头上。

        再加上上次安知锦就已经伤了他的侧妃,他这次怎么可能会继续容忍幕王府骑在他头上呢?

        从始至终,他就只用像现在一样坐在一边看好戏就够了。

        想到这些,秦修阳的嘴角忍不住微扬,秦子铭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他真正的目的,是要扳倒秦辉!

        等了许久,秦子铭还没有到,林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用余光偷瞟了秦修阳一眼,见其心情还不错,连忙赔笑道,“五殿下,今日您陪审,让您受累了。”

        “林尚书言重了,本宫今日本来就是奉了圣旨前来监审,哪有受累一说,这都是应该的。”秦修阳微微一笑,父皇最近总是有意无意交给他办一些事,明显是器重他,而他,只需要坐着看完这场他自导自演的戏,明日上朝,便又会有无数的言官上书为他歌功颂德,他只需要等着领赏就好了。

        他从小脑子就十分灵活,秦辉现在虽身居太子高位,但论起手段,却不一定能比得过他。

        屋外的太阳渐渐升起,连着这几天,天气都不错,让人心情也跟着变好了许多。

        “幕王爷,王妃到!”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高呼,接着,一男一女两个人影走了进来。

        秦修阳终于打起了些精神,坐正了身子,颇有兴致地抬眸看去,只见秦子铭一身蓝色锦袍,目不斜视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安知锦跟在他身后,还没走近,目光便已落在了他的身上。

        两人目光交汇,安知锦的目光仅在他身上停留了不到一秒,便已移开。

        秦修阳心中冷笑一声,到了现在,安知锦还是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他今日就要让这女人知道,得罪了他是什么下场!

        “升堂!”林源拍了一下惊堂木,坐在下首的一个主事便立即起身,捧起桌上的一张白纸念道,“幕王爷秦子铭,于本月初十夜晚,带小厮一名前去吉祥赌坊,后与赌坊掌柜发生口角,幕王妃安知锦赶到,与赌坊内众人动手,致钱掌柜后脑因挫伤而不治身亡,基于以上事实,你二人可知罪?”

        “不知,我二人并没有殴打过他的后脑。”安知锦面无表情,她昨夜去仔细查看了钱掌柜的尸体,发现在其背部靠近心脏的地方,有一个细小如针眼的伤口,虽然并没有发现暗器,但是她能肯定,那个伤口就是钱掌柜致死的真正原因。

        “传黄仵作——”主事见安知锦不认,也不过多解释,直接传了仵作上堂,“黄仵作,你倒是说说吉祥赌坊钱掌柜的尸检结果。”

        “是,经小人查看,钱掌柜背部有伤,应是重力压迫所致,除此之外,钱掌柜的后脑有瘀伤,应该是座椅板凳之类的钝器所造成的……”

        听到这里,秦修阳嘴角的弧度更深了,验尸的仵作虽不是他的人,但他早已派人去打点过了,至于钱掌柜的伤口,也早已做好了手脚,哪怕是现在当场验尸,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胡说八道!”秦子铭一听这仵作竟然当堂捏造证据,歪曲事实,不禁沉不住气了,“本王那日在场看得清清楚楚,王妃只是踩了钱掌柜,根本没有动手殴打他!”

        安知锦早已料到了会是这样,她看了秦修阳一眼,见他也正望过来,眼中是难掩的得意之色。

        若是秦修阳知道了她已经找到了暗器伤口,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么得意呢?

        钱掌柜既然是被暗器所杀,那暗器上必定淬有剧毒,就算过去了这么久,那毒性也必定还遗留在钱掌柜体内,只要一测,真相便能大白了。

        就算他秦修阳能买通这刑部的仵作,她就不信他能买通这京中所有的仵作!

        “但是……”就在堂上气氛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之时,那仵作却突然又开口道,“小人仔细查验过钱掌柜后脑的瘀伤,钱掌柜已经死亡超过二十四个时辰,可是他后脑的伤口淤青,最多不超过十个时辰,所以,那伤口应该是钱掌柜死后人为所致。”

        此话一出,场上众人的脸色皆是一变。就连安知锦和秦子铭也是大吃一惊,不明白这仵作为什么突然倒戈相向,帮他们说起话来。

        “黄仵作,你确定你没有看错?”一直没有说话的林书良此时却突然发问。

        “回林主事,小人在刑部任职十多年,从来没有看错。”

        没错,黄仵作是刑部最具权威的仵作,正是因此,秦修阳才会成竹在胸,十分放心。可是现在,秦修阳嘴角的弧度僵在了脸上,他想不通!他真的想不通,为什么黄仵作会突然当堂倒戈!

        “听到了吧你们!黑就是黑,白就是白,这世间自有公道,你们谁都别想歪曲事实!”秦子铭见这仵作说出了事实真相,底气一下子就足了。

        但安知锦可不这么想,这世间就算再有公道,可这刑部的人明显是被收买了的,否则秦修阳不可能神情这般悠哉的坐这里自取其辱。

        那么,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助他们?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