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四十章 结案

第四十章 结案

        “传吉祥赌坊的伙计上堂!”与众人一样,林源得到的信息也是秦子铭涉嫌杀人,可是黄仵作的一番话帮秦子铭洗脱了嫌疑,所以只能再继续传召证人了。

        随后,吉祥赌坊的副掌柜带着两个伙计从堂外走了进来,拜倒在地,“参见大人。”

        “你们几个,把那日的情况详细说来。”

        “是,那日王爷说要在赌坊赌钱,掌柜的不肯,于是便与王爷发生了口角,继而动手,王妃娘娘殴打了本店的伙计,致三人重伤。”

        “是你们先动手的!”秦子铭忍不住出声,想也不用想,这些伙计肯定是要诬陷他们的,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安知锦动手不过是为了保护他,那算是正当防卫。

        安知锦拉了拉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多说,口供昨日就已经录了,现在多说也无益,还不如静观其变。

        “后来呢?”林源点了点头,这赌坊伙计所言倒是与秦子铭安知锦所录的口供一致。

        “后来,王妃娘娘就一只脚踩在了掌柜的背上,最后就和王爷一起扬长而去了。”

        “期间不曾殴打钱掌柜?”林源听着他的供词,忍不住追问道。

        “没有,”那副掌柜摇了摇头,十分肯定道,“王妃娘娘就踩了掌柜的一脚,没有对掌柜的进行其他殴打。”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仵作验尸帮秦子铭洗脱嫌疑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连吉祥赌坊的伙计都这么说!

        “那钱掌柜到底是怎么死的?”林源问出了堂上众人现在最关心的问题,这两天,盛京中传得沸沸扬扬,都说是秦子铭所杀,现在既然各种证据都表明不是秦子铭所为,那么钱掌柜的死因到底是什么?

        “王爷和王妃娘娘走后,小人扶掌柜的回房,结果掌柜的却突然倒地猝死了,小人也不知道掌柜的到底是怎么死的。”

        “黄仵作,”林源的目光移到了一旁的仵作身上,“你倒是说说,钱掌柜的致死原因到底是什么?”

        “回大人,依小人检查所得,钱掌柜的死因确是猝死不错,钱掌柜平日里无不良嗜好,唯一一点就是吉祥赌坊生意繁忙,夜间从不打烊歇业,而身为掌柜的,通宵达旦更是家常便饭,再加上那日动了气,所以突然猝死也是极有可能的。”

        秦修阳眼见着从吉祥赌坊的伙计到刑部仵作都在为秦子铭开脱,不禁捏紧了怀中的手炉,手背上青筋暴起。

        这些人,明明都是睁着眼说瞎话!

        他为了陷害秦子铭,特地让宋咏用冰魄银针毒死了钱掌柜,可是他们现在,却一个个都在颠倒黑白!最可恨的是,明明知道他们都是睁眼说瞎话,他却没办法当堂揭穿他们的谎言!

        “那么,钱掌柜是王爷所杀的消息,到底是谁传出来的!”林源听到这些证言,不禁有些怒了,这两天街头小巷处处都是流言,更传到了皇上的耳中,连皇上都动了怒,现在得出的结论,却是这是个谣言?!

        “这,小的不知,反正吉祥赌坊是没人这样说过,”副掌柜一脸肯定,“不仅如此,赌坊更是连状子都没向刑部递过一封。”

        “荒唐!”林源只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状子都没有的案子,竟然也能搬出公堂审理,还惊动了皇上,派五皇子前来监审,他扫了一眼坐在下首的众位主事,强忍着怒气,“到底是谁接下这个案子的!”

        堂上众人一时间噤若寒蝉,个个低着头,大气不敢出一声。这时,方才见林书良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小声道,“是微臣。”

        “放肆,没有状子你凭什么接下这个案子!”没有状子就相当于没有原告,这岂不是荒唐至极?!

        “微臣、微臣见是出了命案,群民激愤,不查清难以平民愤,遂……”

        “简直荒唐!”林源见竟然是自己的儿子,不由得更加气不打一处来,“谁教你可以这样做的!”

        “微臣、微臣……”林书良显得窘迫无比,他也没想到,事情最后会演变成这样。

        “等等,林尚书,本宫倒是还有一个疑问。”一直强忍着怒气不曾发话的秦修阳却在此时突然开口,他的目光死死盯着傲然立于堂上的安知锦,“昨夜,刑部有刺客闯入,据说是进了验尸房,如果钱掌柜真如仵作所说,是猝死的话,那么,为何会有刺客潜入,这事,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谁知秦修阳刚提出自己的质疑,黄仵作便立刻上前道,“大人,依小人所见,钱掌柜脑后的瘀伤与昨夜刺客潜入的时间相吻合,恐怕正是那刺客所为,这背后,定是有人想要陷害王爷。”

        秦修阳差点没上去一刀砍死那仵作。

        昨夜的事,他几乎已经能肯定是幕王府的人所为,现在这仵作一席话,不仅把秦子铭和安知锦的嫌疑洗的清清白白,还把他们置于被栽赃嫁祸的受害者之位。

        到底是谁?!是谁在背后捣鬼,竟能只手遮天,瞒天过海!

        他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名字。

        “此事本官自会禀明圣上,查清此事的背后,到底是谁在捣鬼,想要栽赃嫁祸幕王府。”林源站起身,一拍惊堂木,“退堂!”

        这案子,再审下去,连他自己都觉得丢脸!

        堂上的官员一个个收拾了东西,悻悻离去,本来以为今日能看一场好戏,却没想到这出戏演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简直是丢尽了刑部的脸!

        此时此刻,这堂上心情最好的人,莫过于秦子铭。

        他原本也以为今日会是一场恶战,却没想到罪名这般轻松就洗脱了,只觉得神清气爽,像是蒙受了多年冤屈的犯人终于可以一雪前耻,抬头做人了一般。

        心情甚爽,本来准备拉了安知锦高高兴兴回王府,眼角的余光却不小心瞥到了仍坐在一旁的秦修阳。

        他双手背在身后,故意踱到秦修阳面前,“哎呀五哥,这案子都审完了,你这个监审官也可以回宫向父皇交差了吧,还傻坐在这里干什么呢?要不六弟我请你去喝两杯?”

        秦修阳面上没有流露出一丝怒意,笑道,“今日五哥还要回宫向父皇复命呢,改天吧,改天有空五哥请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