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六十章 不受宠的原因

第六十章 不受宠的原因

        墨色的天空,无边无际,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大雪簌簌地下着,似乎永远不会止歇。

        夜渐深,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花卷入长廊,在地上铺了一层白色,围场内灯火点点,不时有巡逻的士兵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过。

        安知锦呵了一口气,搓了搓手,在这寒风中吹了好一会儿,方才觉得自己冷静下来了。

        想起这么久以来和秦子铭相处的点点滴滴,她虽然没有对秦子铭过于冷淡,可是也从来没有对秦子铭有过什么非分之想,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人虽然废物了些,但是没什么坏心眼。

        可是,刚才那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她竟然会对秦子铭心跳加速,那种无法控制,诚实的身体反应,完完全全出卖了她。

        甚至让她有点怀疑,难不成她其实是喜欢上了秦子铭?

        一时间,安知锦觉得自己头脑中思绪繁杂,就像这纷飞的大雪一样,剪不断理还乱。

        这时,远处的长廊忽然走来一个人影,那人看了看,有些试探地叫了一声,“王妃娘娘?”

        安知锦抬头一看,借着长廊上的烛光,见来人竟然是夏凡,“这么晚了,夏世子这是去哪里?”

        “在下方才有点事去了趟后厨,正欲回房,不想在此遇到了王妃娘娘。”夏凡走过来,对她行了一礼,“在下见娘娘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知所谓何事,在下可能为娘娘分忧?”

        “没什么事,或许是有些不习惯这环境吧,所以睡不着,出来走走。”

        “那要不在下陪娘娘走走?这大晚上的,娘娘一个人,连个婢女都不曾带……”

        “不必不必,”见他十分热情,安知锦连忙出言婉拒,“我一个人没什么的,现在天色不早了,世子早些回房歇息吧,明日还要早起呢。”

        夜深人静,孤男寡女一起散步,就算她觉得没什么,但是就如秦子铭所说,她现在已经成亲了,总是有些不太妥当的,若是被别人看到了,只怕又要惹些什么闲话。

        再说,她也觉得自相识以来,和这位世子有些过于亲近了。

        “那,在下就不强求了。”夏凡见她拒绝,微感失望,随后从怀中掏出一个纸包,“在下方才晚宴上见皇上面色郁结,气血虚弱,畏寒怕冷,恐是身体有些不爽,这里面是在下今天早上所摘的那朵雪莲,在下方才把它烘干了,还望娘娘转交给王爷,让王爷呈给皇上,也算是王爷的一番心意。”

        “夏世子何不自己呈给皇上呢?”安知锦十分不解,这雪莲是他费了那么大功夫,差点摔下悬崖才得来的,为什么却要给秦子铭。

        “这个顺水人情,还是让王爷去做为好,”夏凡笑了笑,却显得十分无奈,“在下不过是一名别国质子,若是这样送东西给皇上,怕是还会落人口实,被别人认为是想谄媚奉主,居心叵测。”

        人言可畏,他也是懂这个道理的。

        自从来盛京当质子,他一直都深居简出,规规矩矩的,从来不爱出风头,因为他明白,他在这盛京城里的一言一行,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夏国,若是他的言行举止有失偏颇,引人猜测,那么受到牵连的将会是大秦与夏国之间的关系。

        “那么,夏世子,还要在这大秦待多久呢?”看到夏凡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落寞,安知锦心中一动,换了谁,都不愿背井离乡,来这人生地不熟的异国他乡吧,况且还是来当质子。

        质子是什么,是人质,若是哪天两国交战起来,那么夏凡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

        说到底,他不过是个在夏国不受宠的皇子。

        “谁知道呢,”听到安知锦这个问题,夏凡脸上的无奈之色更深了,“或许两年,或许五年,或许十年……甚至,一辈子也说不定呢……”

        “……”安知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安慰他,每个人生在这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使命,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她不是夏凡,夏凡心里到底有多痛苦,她也无法感同身受。

        “所以在下每次见到王爷,总觉得像是看到了另一个自己,虽身为皇子,却从来没有享受过一天父子该有的天伦之乐,好在,王爷比在下乐观多了……”说着,夏凡把那雪莲递给她,“若是能帮上王爷,哪怕是一点点,也就够了,毕竟在下还有母妃,可王爷,却是连母妃的疼爱都不曾享受过一天。”

        他的眸子,澄澈如秋水,满是真挚,纯净的让人无法拒绝。

        安知锦接过他那包雪莲,“既然如此,那我就先替王爷多谢夏世子了。”

        夏凡笑着摇了摇头,“王妃娘娘不必客气,没有别的事,在下就先回房了。”

        安知锦点了点头,与他告别,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这才转身走开。

        她没有回房,而是去找了与他们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明路。夜已深,明路打开门见是安知锦来了,吃了一惊,连忙将她迎进房间。

        “本妃想问问你,有关王爷母妃的事。”安知锦一进屋,就开门见山道,她对刚才夏凡说的,秦子铭一天都没享受过母爱有些在意,“王爷的母妃,是怎么死的?”

        “小的也不太清楚,毕竟那时候小的还没出生呢,”明路不明白安知锦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回忆了一会儿,才若有所思道,“只是听别人说,王爷的母妃明妃娘娘,生得国色天香,性格也温柔贤淑,又富有才情,曾经是皇上最爱的妃子,冠宠六宫,万千宠爱集一身,在后宫的地位无人可比。”

        明妃?安知锦隐隐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细细一想,是了,今天在山上,夏凡给她介绍山上的树木时曾提到过。

        “那最后怎么死的呢?”若是真如明路所说这样,秦子铭的生母是皇帝最爱的妃子,那为何皇上会对秦子铭如此冷淡,甚至根本不管他呢?

        “小的听说,王爷出生的时候,明妃娘娘难产,生下王爷没多久就去世了,皇上也正是因此,才不喜王爷,觉得是他害死了明妃娘娘,所以从小就不宠他。”

        安知锦愣住了,她一直以为,秦子铭不受他父皇宠爱,是因为他不学无术,没什么能力,没想到今天才知道,其中还有这个缘由。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