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六十四章 没有谁是欠谁的

第六十四章 没有谁是欠谁的

        一行人在茫茫的雪地间走了很久很久,直到灰白的天空上,太阳一寸寸沉下了山崖,最后一丝微光也消失在了遥远的天际。

        秦修阳平日里是个养尊处优的皇子,出入都有车马随从,几时在这荒山野岭里跋涉过,再加上现在天色已晚,眼看着就要入夜了,没饭吃不说,连个停下来歇歇脚的地方都没有,他不禁有些恼了,难不成今晚要在这山里露宿了?

        “喂,我们到底还要走到什么时候?”他几步上前,与牵着缰绳的安知锦并肩而行,语气十分不耐烦。

        “走出去为止。”先不说他们什么时候能回到围场,现在天色已晚,若是不尽快找个落脚的地方,这山林的夜晚到底有可怕,她比秦修阳清楚得多。

        气温极低不说,这深山里多得是昼伏夜出的豺狼虎豹,夜晚就该出来觅食了,他们几个人伤的伤,弱的弱,如何能斗得过这林中的猛禽走兽?

        秦修阳一听她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更加恼了,他在这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跋涉了一下午,又累又饿的,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索性往地上一坐,“本宫不走了。”

        那三个暗卫和宋咏见状,都有些为难,“殿下……”

        “可以,”安知锦冷笑了一下,眼底流露出一抹轻蔑之色,“没想到这皇室贵族的男人都是连个女子都不如的,看来平日里是日子过得太好了,你们几个,是继续走,还是要和你家主子一起留在这里?”

        “我们自然是和殿下一起。”宋咏第一个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们怎么可能把秦修阳一个人丢在这荒山野岭。

        “那你下来。”安知锦示意宋咏下马,道不同不相为谋,既然意见不统一,那也就没办法一起走了。

        “那是本宫的马,要说下来,也应该是秦子铭吧。”本来就已经把坐骑让了半天,现在见安知锦竟然不打算还他了,秦修阳更加恼火。

        “混账东西!”安知锦听他竟然说出如此无情无义的话,一把拽起他的衣领,火冒三丈,“马背上的是你的亲弟弟,他现在命悬一线,你竟然还能说出这种话。”

        “呵呵,亲弟弟?”谁知秦修阳见她抓了自己的衣领,不怒反笑,恶狠狠道,“谁和你讲什么亲情了?老子现在这副狼狈样子,拜谁所赐?是秦辉,是他,你知道吗?!你怎么不去问问他派人杀秦子铭杀你杀我的时候,心中可曾念了一分所谓的亲情?!若是今日受重伤命悬一线的是本宫,你以为秦子铭会出手相救吗?”

        他和秦辉陪着父皇来这围场,明面上是有大内禁军护送,实际上谁身边没有带几十个暗卫,也就只有秦子铭这种傻子,才会只带了一个小厮就来。

        从小,他与秦辉便是势均力敌。秦辉的母妃贵为皇后,他的母妃则是冠宠六宫,父皇最爱的妃子,秦辉的母妃是已故三朝元老刘斯的独女,而他的母妃是亲王府的嫡女,论起才华,母妃外戚的势力,他哪里会比秦辉差了,却唯独比秦辉晚出生了几个月,这辈子只能当个亲王。

        他与秦辉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所以很清楚秦辉的为人,父皇尚在,还能稳住大局,可若是父皇哪天死了呢,秦辉一朝得势,登上帝位,他和母妃还会有好日子过吗?

        不会的,秦辉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他。

        今日上山采雪莲,他害怕秦辉比他先找到,抢了他的风头,所以派了暗卫去追截秦辉,却没想到,秦辉也和他是同样想法,派了人来追杀他,他现在虽然这般狼狈,但是秦辉也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那群刺客下手极狠,招招致命,他所带的暗卫几乎全部阵亡,若不是有宋咏在身旁拼死相护,恐怕他现在早就已经命丧黄泉了,安知锦现在却给他讲什么亲情,这两个字眼,对他来说,又是多么可笑呢?

        “我相信他会。”安知锦盯着秦修阳发狠红了的双眼,松开了他,良久,一字一句道,“虽然你平时根本看不起他,处处嘲讽他,甚至还想陷害他,但是他从来就没有对你说过一句恶言,也从未怀疑过你,你们都觉得他好欺负,怎么羞辱他都不会生气,殊不知,他只不过是不愿意罢了,所以才会一味忍让,因为,他的心里没有你们那么多的阴谋诡计,没有想着要和你们争什么东西,他比你们每一个人都要简单,对他来说,秦辉就是他的大哥,你就是他的五哥,皇上就是他的亲生父亲,仅此而已。”

        安知锦抬眸,看了一眼挂在远方天际的孤月,清冷的光华,洒在白茫茫的雪地上,竟显得熠熠生辉,“这世上,没有谁是欠谁的,他忍你们,让你们,不过是因为他心里把你们当亲人罢了。”

        包括秦子铭一直忍让她,她又何尝不知道呢?

        能让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低三下四,原因不外乎两种,一种是利益牵扯,还有一种便是在乎。秦子铭贵为王爷,按地位,能让他低三下四的,也只有他的父亲,当今皇上罢了。

        再没用的人,也有自己的自尊心,也无法在面对所有的羞辱时都能嬉皮笑脸不当一回事,秦子铭以宽容大度来对待身边的人,可换来的却是他们的得寸进尺。

        这世上,善良的人总是被当成软柿子,谁都能来捏上一把。

        秦修阳愣住了,安知锦这番话说得恳切,却犹如给了他当头一棒。

        是的,秦子铭明明是可以反驳的,像是那日在城门口,秦子铭看到他的宝马,不仅没有嫉妒,反而真心夸赞,他却反唇相讥,想让秦子铭难堪,饶是如此,秦子铭也没有像夏凡那样反驳他,让他难堪。

        安知锦见秦修阳神情呆滞,转身牵了缰绳继续埋头往前走,像是告诫他,又像是喃喃自语道,“人只有历经了生死,才会知道,活着,到底什么更重要。”

        ------题外话------

        所以说,脾气不好的妹子们如果遇到肯包容自己,忍让自己的男朋友,就好好珍惜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82784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