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一百零二章 侧妃

第一百零二章 侧妃

        那太监话音刚落,便有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进来。

        为首的是皇后,她穿了一件明黄色的长裙,外裳拖曳在地,淡黄色的联珠对凤凰纹锦,密密的金线绣出繁复精致的花纹,头上戴着九尾凤冠,看起来端庄而又雍容华贵。

        她身后跟着的便是四位贵妃,其中秦修阳的母妃德妃紧跟其后,她头上梳了时下最流行的流云髻,就像天边绮丽的云彩一般,衬着那白皙的皮肤,如同一块上好的美玉,一双黑色的眼眸散发着动人的光彩,脸上薄施粉黛,更显得整个人唇红齿白。

        说起来,这位德妃娘娘今年也已经有将近四十的年纪了,可她看起来最多也不过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宫中妃子保养极好,每日都用珍贵的珍珠粉,益母草灰敷面,再施以中药内服调理,自然是面色红润,肌肤细腻,唯有这样,才能保持自己长年恩宠不衰。

        再后面,便是那日那位年纪稍轻的丽妃娘娘了,她本来年纪也不大,穿了一件烟紫色的刻丝纱裙,鬓发间斜簪着几朵珍珠流苏簪花,面上化了精致的妆,便显得整个人恬静淡雅,明艳动人。

        等她们都走进来之后,安知锦这才发现,秦修阳和秦辉竟也跟在后面,秦辉一身明黄色的太子服,剑眉英挺,面如冠玉,薄唇微微抿着,脸上看不出情绪,举手投足之间皆是逼人的贵气。秦修阳今日则是穿了一件绸衫,衬着里面银灰色的中衣,神采焕然,他的头发用玉冠高高束起,俊美的面庞潇洒帅气,温润的双唇含笑,俨然一个玉树临风的翩翩贵公子。

        一时间,延寿宫内拥挤不已,众人见了太后,皆是俯下身去,“给太后请安。”

        太后示意她们起来后,笑着对秦辉和秦修阳招了招手,“你们俩,过哀家这儿来坐。”

        虽然她平日里最宠的是秦子铭,但秦辉和秦修阳毕竟也是她的亲孙子,此时见自己的宫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热热闹闹的,太后心中自然也是十分高兴的。

        秦辉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秦修阳则是唇角一扬,眉眼带笑地凑上去叫了一声,“太奶奶。”

        相比起秦修阳,秦辉在众人心目中的印象一贯是沉稳冷静,平日里虽然话不多,也总是冷着一张脸,但眉宇之间却颇有一番天子的威严,自带不同凡响的气场。

        皇后和各位贵妃到了,安知锦这个做小辈的自然只能站着了,她立在一旁,看着面色沉着,不苟言笑的秦辉,嘴角忍不住扯出一抹讽刺的笑意。

        这可与他那晚狂妄自大的样子判若两人,看来这皇室子弟,最先要学习的就是装模作样。

        再看看秦修阳,面上浅笑盈盈,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坐在太后身边,漆黑的双眸中却是深不见底,叫人捉摸不透。

        “今日哀家把你们都叫到这儿来,是有事要商量的,”太后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人老了,就喜欢热闹,她转头吩咐梅香道,“取把那盒子拿过来吧。”

        “是。”梅香也是浅笑着进了内室,不一会儿,便捧着一个红漆檀木盒子出来了,呈到太后面前。

        太后打开盒子,却见里面都是一个个卷起的画轴,众人不解,纷纷面面相觑,唯有皇后仍是一副心下了然的样子,面上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微笑。

        太后拿起一个卷轴,打开,递给坐在他身旁的秦修阳,笑道,“老五,你看看,这位小姐你可看得上?”

        秦修阳愣了一下,接过太后手中的画轴,却见白白净净的宣纸上,是一个身着碧水色衣裙的女子画像,柳叶弯眉,不盈一握的杨柳细腰,明眸善睐,笑靥如花,灿如春日枝头的桃花,正是一个年方二八的俊俏姑娘。

        他看出那人是谁,心中不解,正要问,却听太后接着说道,“这是沐侯爷府上的长女沐欣,也该到了出嫁的年龄了,听说是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子也十分温和的大家闺秀,哀家看了这画像,也觉得这姑娘长得着实不错,正准备哪日招进宫里来瞧瞧……”

        虽没看到那画像,但一听到太后说起沐欣的名字,安知锦的脑海中便浮现出了今日在安侯府后园见到的那位侯爷小姐,确实是个娉娉婷婷,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秦修阳垂下了眼眸,已经知道太后是什么意思了。

        太后见此,拉过他的手拍了拍,笑道,“不过,这到底是你自己的事,你先看看,若是看得上,哀家就选个日子把她叫进宫来帮你把把关……”说着,她又对秦修阳的母妃招了招手,“来,德妃你也过来看看……”

        秦修阳年纪也不小了,眼看着他的弟弟秦子铭都已经成家娶妻了,他的宫里却只有几个侍寝的侧妃,这委实让人着急,太后便再也坐不住了,打算亲自来为他操办此事。

        德妃凑过去,看了一眼那画像,不由得赞道,“太后的眼光果然是没错的,这小姐生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看起来也是个端庄贤淑的美人儿……”

        嘴上虽这般说着,德妃心底下却在暗自计较着,这沐欣是沐侯府的长女,深受沐君喜爱,而沐君又是朝中赫赫有名的侯爷,沐家家族势力极大,不容小觑,足有与皇室结亲的实力,她从前就一直想给秦修阳找一门能对他的未来前途有帮助的好亲事,可惜一直没挑到合适的,这事也就耽搁下来了,但今日太后所挑的这个人选,着实是十分合她心意,若是能与沐小姐联姻,有了沐家的支持,秦修阳的未来岂不是又光明了许多?

        见秦修阳一直低垂着眼眸不说话,德妃不禁暗地里悄悄拧了他一把,示意他赶快答应下来,却没想到秦修阳对她的暗示根本是视而不见,依旧是一言不发。

        皇后坐在下首,冷眼看着这母子俩的小动作,嘴角浮上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她又岂会不知道德妃和秦修阳这对母子的狼子野心呢?德妃整日在宫中和她抢夺风头,可惜她这个皇后之位稳如磐石,又有太后撑腰,德妃根本不能奈她如何,于是也就只能拼了命的去讨皇上的欢心,企图争夺皇上的宠爱。而秦修阳更是不用说了,总是明里暗里地对秦辉耍心机手腕,想要与他争太子之位。

        但那又如何,这对母子,在她眼里,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就算他们再怎么折腾蹦跶,也无法改变她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她儿子是太子的事实。所以她从小就教导秦辉,不要和秦修阳一般见识,更不要因为秦修阳与他争着出风头就去与之互争——若是疯狗咬你一口,你也反过去咬它一口,那你岂不是也成了一只疯狗吗?

        德妃以为拉拢沐君就能为秦修阳增加靠山后台,真是太天真了!不要忘了,她的儿子,身为太子的秦辉,可也是至今未娶太子妃的,她可是早就为秦辉看好了太子妃人选,只不过是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罢了……沐君不过是个小小的侯爷罢了,又算得了什么呢!

        太后一向不参与朝堂斗争,自是不知道这二人心中在想些什么,只是从那盒子中又拿出了一个画轴,递给面色沉稳坐在一旁的秦辉道,“老大,你宫中的侧妃本就不多,上次又没了一个,你也来看看,选几个吧,等选好了,改日哀家一起叫进宫来瞧瞧……”

        太后心中明了,太子妃之位,那可是日后的皇后,关系重大,不可随随便便,还须得经过皇帝同意,再说皇后这个当娘的都还没着急,她这个孙子又贵为储君,替他操心的人也不缺自己这一个。

        秦辉见此,也只好接过那画轴看了起来,他对女色其实并没有太多挑剔,因为他十分清楚,作为一个男人,只要手中有权有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所以他一向只喜欢对他的未来前途大有裨益的女人,至于他宫中的侧妃,也大都是皇后替他精挑万选,对巩固他的太子之位大有好处的——日后登了皇位,也免不了需要朝中重臣的支持,而与其联姻无疑是最好使的法子之一,与皇室结亲即可给了那些朝臣光耀门楣的荣耀,反过来那些朝臣也会更加卖力忠心地拥护他。

        皇后见此,端起手边的茶水饮了一口,便也笑着走到了秦辉的身旁,“既然太奶奶一番好意,母后就也来帮着你选几个吧。”

        皇室贵族,一向极其注重为皇室开枝散叶,延续血脉,更何况秦辉身为太子,身上的重任自是不必多说,他宫中虽然有不少侧妃,但膝下也并无一儿半女,太后年纪大了,想要抱个重孙的殷切希望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他几位贵妃娘娘要不是年纪尚轻,还未诞下皇子,要不就是皇子还小,远远没到婚配的年龄,因此也就只能在一旁端着茶水,一边面带笑容地看着,一边在心里羡慕嫉妒恨了。

        见秦辉和秦修阳都选了起来,太后高兴之余,目光也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坐在一旁无所事事的秦子铭身上,她心中一动,对秦子铭招了招手,“老六,你也过来。”

        秦子铭看了安知锦一眼,只好上前去。

        “你虽娶了正妃,有了阿锦,但是府中还是人丁单薄,今日借着这个机会,你也来选几个吧。”太后眉眼带笑,倒是一番好意。

        安知锦一听这话,眼皮跳了跳,脸上虽是不动声色,心里却涌起了一种莫名的,复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个……”秦子铭想了想,笑道,“太奶奶,孙儿和阿锦成亲还不到半年,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你这说得什么话,”太后见他不乐意,脸色不禁也变了变,“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天就喜欢出去乱玩,府上什么事都交给阿锦一人处理,你娶几个侧妃进门,不也正好帮阿锦分担一些吗?”

        太后出身世族大家,自然知道当一个主母要管理内宅大大小小多少事务,虽然幕王府里没什么人,但秦子铭堂堂一个王爷,后院却连个侧妃都没有也着实有点说不过去了。

        “孙儿觉得没这个必要。”秦子铭偷偷瞥了站在一旁面无表情的安知锦一眼,笑嘻嘻道。以安知锦这性格,若是他真娶了几个侧妃进门,恐怕他这以后的日子就要没法过了。

        “胡说八道,”太后瞪了他一眼,见与他说不通,遂把目光移到了安知锦身上,“阿锦,你是王妃,你来帮老六挑几个吧。”

        太后这话说得原本也是没错,达官显贵家里虽然都是三妻四妾的,但大部分妾室想要进门,不单单是要讨得男人喜欢,更要过得正妻这一关,才能进门的,更有些家里的妾室,都是正妻为丈夫挑选进门,用来伺候丈夫充实内宅,为祖上开枝散叶的。

        安知锦嘴唇动了动,本想开口拒绝,但见皇后和德妃都在帮忙精挑细选,而秦子铭又没有母妃,也只能由她这个正妃代劳了。遂迈开步子,走上前去。

        太后见她温顺过来了,遂笑着拿起一个画轴,指着画中的女子道,“这姑娘是礼部尚书家的小女儿,虽是个庶出,但听说相貌端庄,品性温和,颇有些才气,今年也才刚过十五岁,京中不少望族豪门都想去说媒呢。”

        安知锦瞧了一眼那画中的女子,只见她脸蛋娇俏,蛾眉纤细修长,螓首琼鼻,穿了一身淡粉色的襦裙,更兼体型婀娜,纤纤如月,虽是画像,那双明眸却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直勾得人移不开眼。

        “从画像来看,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安知锦笑了笑,听太后说这女子才芳龄十五,若是真有这画中的姿色,待到再长开些,那还得了?

        太后见安知锦也赞不绝口,就以为她是同意了,遂又把目光转向了秦子铭,“老六,你看如何?若是喜欢,这就定下来了。”

        礼部尚书是个正三品的官,若是与皇室结亲算是高攀了,再加上这女子又是个庶出的,嫁进幕王府当个侧妃倒也不委屈她,甚至还算是高攀了。

        秦子铭看了一眼安知锦脸上的笑意,不知为何,心中忽然觉得有点憋屈,像是有什么堵在心口,堵得他生出了一丝怒气,他随便瞥了一眼那画像,不以为然道,“不好看,不喜欢。”

        简单而又直白的拒绝,听得皇后和德妃皆是一愣,放下了手中的画像,目光都纷纷移到他身上来了。

        这幕王爷,也有点太不识好人心了吧,这事毕竟是太后热心,就算不喜欢,也可以婉拒,何必当众这般直截了当的拒绝,岂不是让太后下不了台?

        皇后偷偷瞧了一眼太后,果然看见太后脸上的神色变了变,她遂板起了脸,语气中带了一丝责怪之意,“老六,太奶奶这也不过是一片好心,你不喜欢咱们可以慢慢选,怎么能用这种态度语气和太奶奶说话呢?枉费太奶奶平日里对你百般疼爱,你这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太让人寒心了!”

        嘴上虽这么说着,皇后心里却是有丝得意,太后平日里就喜欢宠着秦子铭,偏偏秦子铭这小子也十分会说话,会讨太后欢心,嘴甜的像是抹了蜜一样,真不知道他今天是哪根筋不对了,竟然当众和太后这样说话。

        太后听着皇后训斥秦子铭,虽想制止,却又觉得皇后说得也没错,秦子铭从小就没了母妃,没人疼爱不说,到了该婚配的年龄也没人操心他的婚事,她这个当奶奶的疼惜秦子铭,便想着替他多操心点,没想到这小子还是这般不懂事,不理解她的一片苦心。

        德妃见皇后开始落井下石,便也跟着一起凑合道,“就是啊,王爷你府上就一个正妃,成亲都大半年了,都还没什么动静,”说着,她瞟了一眼安知锦的肚子,接着道,“太后这可是关心你,才会为你着急的。”

        秦子铭见这两人跟着一起煽风点火,不禁皱了皱眉头,正想开口说什么,安知锦却在背后扯了扯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说话。

        看了一眼太后有些阴沉的脸色,安知锦上前拉了太后的手,笑着宽慰她道,“太奶奶,您别生气,王爷他不懂事,现在不了解您的一番苦心啊,我就觉得太奶奶您选的这位小姐容貌端庄,体态优美,十分顺眼。”

        太后平日里本来也就习惯了秦子铭不听她话,此时见安知锦如此体贴地劝慰她,心情也好了不少,“还是阿锦你懂事,知道理解人,”说着,太后忍不住瞪了秦子铭一眼,“哪像这小子,白疼他这么多年了。”

        安知锦笑而不语,脸上笑意更深了,心底却愈加的五味陈杂,她看了秦子铭一眼,见秦子铭眉头深锁,一副十分不能理解的样子看着她,脸上还微微能看出一丝隐忍的怒意。

        没错,怒意,她和秦子铭相处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对自己有怒意。

        ------题外话------

        特别鸣谢:snow88心灵25朵花花~感谢感谢,亲爱的真是太暖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90499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