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见鬼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见鬼了

                出了这等事,夏凡自然也无心留在幕王府吃饭,帮夏轻语简单处理了伤口后,他便带着夏轻语匆匆离开了,薛志凯见状,也不好多留,便也跟着一起告辞了。

        安知锦回到流云苑,见紫菱的脸已经高高肿起了,不禁问道,“上药了吗?”

        “回娘娘,不碍事的。”紫菱说着,便双腿一软,跪在了安知锦面前,语气中满是感激道,“多谢王妃娘娘为紫菱出气。”

        安知锦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让她起来,声音反而突然冷了下来,“你知道今日你错在哪里了吗?”

        紫菱闻言一愣,听着安知锦那冷若冰霜的声音,她忽然深深俯下身去,“紫菱不该随便乱说话,冲撞了郡主,连累王妃娘娘跟着赔礼道歉。”

        “这只是一方面,”安知锦低头看着她单薄的身影,眸光闪了闪,“你知道,当奴婢的,最应该听主子的话,以后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在外人面前随便说话,更不许轻举妄动。”

        紫菱毕竟还年轻,再加上她一贯随和,不太计较,更让紫菱养成了冲动的性子,幸好今日冲撞的只是夏轻语,若是他日换了别人又会怎样呢?做人须得知道祸从口出这个道理,更何况他们这些为奴为婢的,更加应该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还有秋韵,你也要记住,以后在外人面前,万不可意气用事。”安知锦说着,又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程秋韵,这丫头,心太黑了,幸好今天她有分寸,若是真烧伤了夏轻语,那岂不是又要惹事了。

        “是,秋韵记住了。”程秋韵垂下了头,她自然知道安知锦所指何事。

        “紫菱知错了,请王妃娘娘恕罪。”紫菱说着,便又深深俯下身去,给安知锦磕了个头。

        安知锦弯下腰,将她扶起,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就好了,你先回房休息着吧,这里有秋韵伺候着就行了。”

        “王妃娘娘,紫菱的伤不碍事的……”紫菱正要继续说,冷不防看到安知锦冰冷的眸光,这才想起安知锦刚才才提醒过她的话,连忙改口道,“紫菱告退了。”

        王妃娘娘说得没错,作为一个下人,最主要的就是听主子的话。

        安知锦走到长案前的太师椅中,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屋里顿时又重归寂静,程秋韵就在一旁默默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安知锦忽然开口打破了屋中的沉寂,“秋韵,你的同党,可还在京中?”

        程秋韵一愣,抬起头,却见安知锦仍然捧着本书聚精会神地看着,头都没抬一下,甚至让她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是,还在。”

        事实上,他们在盛京城中是设有分部的。

        “那他们可知道你已经出来了?”

        “我不清楚,他们没有联系我。”程秋韵摇了摇头,自从她被关进刑部大牢以后,便与那些所谓的同党断了联系,所以她也不清楚情况到底如何。

        “若是他们联系你了,记得告诉我。”安知锦眸光一沉,若是再有下次,她一定要将这些人斩草除根,以免他们再来找程秋韵的麻烦。

        “是,秋韵知道了。”程秋韵垂下了眼眸,她心中也知道安知锦的意思,她也已经厌倦当个贼,既然安知锦愿意收留她,那么留在这王府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不用再带着程星野颠沛流离了。

        “我有件事想让你去办,此时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安知锦抬起了头,深邃的双眸看向了她。

        程秋韵心中一凛,隐隐觉得这是件大事,不禁连忙道,“王妃娘娘请吩咐。”

        “再过几日,也就是这个月初七的晚上,就是皇上在宫中设宴款待夏国使节的日子了,到时候,户部尚书李润也要进宫参加晚宴,你就趁机潜入他家,帮我偷个东西。”安知锦一边说着,一边翻着自己手中的书。

        “是,秋韵知道了,只不过……”她脸上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她当盗贼多年,偷东西自然是不成问题,从今日神不知鬼不觉偷换了夏轻语的香包就可以看得出来,只不过,她的武功却是十分一般的。以前她所偷的大都是一些富绅之家,那些人家自然比不得户部尚书家的守卫森严,再加上安知锦已经告诉了她此时的重要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她实在没有十足的把握。

        “你放心好了,到时候我会派人去接应你的,你只需要尽快将那东西给我偷出来就好了。”安知锦像是读懂了她的顾虑,微微一笑,眸光中闪过一道精光。

        天气转暖,街上的行人也渐渐多了起来,盛京城也终于又恢复了繁华忙碌的样子。

        安侯府内,安知洛坐在院子里,双手托着腮,望着不远处已经开始抽出嫩芽的桃树,目光悠远,脑子里的思绪早就已经不知道飞到何处了。

        安知颜刚好从院外经过,看着自家妹妹双手托腮,脸上挂着诡异的傻笑,还不时自己偷着乐,心中不禁好奇,走到她面前,一巴掌拍上她的后脑勺,“你这死丫头,想什么呢?”

        “安知颜,你干什么?!”被吓得差点没蹦起来的安知洛摸着自己的后脑勺,怒目而视瞪着他,“大白天的你是不是想吓死人?!”

        “谁吓你了,我这可是光明正大地走到你面前的,你自己神游,还怪起我来了,”安知颜白了她一眼,随后又一巴掌拍了上去,“还有,我和你多少次了,我是你哥,不许你这么没大没小的直呼我名字。”

        “你再打我就去告诉爹你欺负我,让他把你逐出家门。”安知洛一把拽着自家亲哥的衣服,想去拍他的后脑勺,无奈连人家的后脑勺都够不着,不禁恼羞成怒道。

        “无所谓啊。”反正他平常也不在家住,根本就不用安玉逐他出家门,他自己就出去了,而且还是求都求不回来的大爷。

        “你你你……我要告诉二姐,让她帮我报仇!”

        “别说什么报不报仇了,先见到你二姐再说吧。”安知颜说着,十分手贱,像是上瘾了一般地又拍了安知洛一巴掌,他和安玉以及周氏一样,都是十分疼爱安知洛这个妹妹的,尤其喜欢安知洛生气时候的样子,简直让人忍不住就想欺负她。

        “你滚开!”安知洛一巴掌拍上他的爪子,同时心中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为什么自己家的哥哥和别人家的就完全不同呢,别人的哥哥都是那般的疼爱妹妹,事事顺着妹妹,可是她这个哥哥呢,平时经常跑得见不到人影也就罢了,一回来不是欺负她打她就是抢她的零花钱,简直是让人恨得牙痒痒,可偏偏她这瘦弱的小身板又打不过安知颜,也不能拿他怎样。

        “小洛儿,本哥哥刚才看你一脸神色**,像是在发春了,你老实说,你最近是不是出去玩了,是不是又见到什么美男了?”正所谓知妹莫若哥,安知颜可是十分了解她这个妹妹的,从小就是个颜控,只喜欢长得好看的人,刚才看她的眼神就知道了。

        “哪有什么美男,不就只有林哥哥一个……”安知洛被戳中了心事,脸上一红,连忙抬出林书良来掩饰。

        “这可不太对劲儿啊,”安知颜看着她脸上可疑的红晕,摸着下巴思索道,“以前你总是半句话不离林书良那小子,最近却都没怎么听你提起他,你怎么了?魔障了?你肯定是另有新欢了……哥早就跟你说过了,林书良那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别被他那张皮给骗了,再说,他那张皮长得好看吗?哪里好看了?还不如你哥这张风流俊俏,英俊潇洒的脸呢。”

        安知颜是安知洛在这世界上见过的最不要脸,最自恋的男人,她撇了撇嘴,“你能不能走开?”

        “你看我就说吧!”安知颜见了她的反应,忽然击掌大声道,“若是以前我这么说林书良那小子,你早就来和我拼命了,你今天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还说自己不是另有新欢了?嗯?你倒是说说,是哪家的公子,说出来哥帮你参考参考,哥在这京中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管是哪家的公子,哥都能给你扒出他的老底来。”

        安知颜不仅是她见过的最不要脸,最自恋的男人,还是她见过的最聒噪的男人!

        安知洛觉得自己已经快没有耐心了,她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安知颜,好让他别在自己耳边汪汪叫了。

        “你确定你真的不说?”安知颜见她是真的生气了,也不再逗她了,“你不说我可走了,我走了可就没人管你思春了,然后你就等着爹娘给你找个歪瓜裂枣的公子哥把你嫁了,从此你可就再也见不上你的心上人了。”

        “你不走是吗?!你不走我走!”安知洛实在受不了了,可惜她能怎样呢,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安知颜,她也就只能躲了。

        “行了,我真走了,”安知颜摸了摸她的小脑袋,“你在家要乖乖听话,好好孝顺爹娘……哥再告诉你一个好去处,有什么烦恼可以去长乐街上的富贵堂啊,只有你有钱,他们什么多能帮你办到。”

        安知颜此话不假,上次,他想约庭花院的沉香姑娘彻夜谈谈心,已经约了一个月却都没有约到,他一怒之下就去富贵堂花了重金让他们帮自己约沉香姑娘,结果还真是让他惊讶,不出一天,这事就搞定了,当晚他就和沉香姑娘秉烛夜谈到天亮了。

        从那以后,富贵堂在他心目中就成了神一般的存在,他甚至怀疑那里的人是不是大罗神仙,否则怎么会什么事都办得到。

        看着安知颜离开的背影,安知洛眼前一亮,是了,她上次也听说过这个地方,听说里面的人个个神通广大,只要有钱,不管什么都能做到的。

        自从上次元宵节,和那位美男公子邂逅之后,安知洛心里便日日夜夜想着他,可惜她连那位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年方几何,可有娶妻,身高体重是多少都一无所知。更不知道今生是否还有机会能够见到他。

        她越想,就越觉得想见那位公子,越想见,心中就越放不下,到了最后就到了茶饭不思的地步了,每日只会痴痴地想着那位公子……

        这几日来,她每天都要叹气几十次,因为她越来越觉得,若是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那位公子了,这将会是她一辈子的遗憾。

        本来她也一直在想着要想个什么法子找到那位公子,安知颜这番话,无疑是给了她最大的希望,她似乎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光亮一般。

        安知洛赶紧回到自己房里,将自己房中值钱的金银首饰摆件全部都用一块布包了起来,然后拎着包袱偷偷摸摸就走后门出了安侯府。

        她平常上街都是有人陪着的,因此从来不用担心迷路,今天自己一个人出来,再加上街上人来人往,繁华热闹异常,她却是有些不认识路了。

        外面骄阳似火,她背着重重的包袱在街上转悠了大半天,直跑得腿都快断了,才终于看到了富贵堂那富丽堂皇的金字招牌。

        她心中欢喜不已,直奔富贵堂而去。

        进去之后,只见这个店内空间极大,处处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陈设每一样看起来都像是价值不菲的样子,虽然装修十分的富丽堂皇,却又不让人觉得晃眼,而是给人一种低调奢华之感。

        大厅里人头攒动,来往的人皆是绫罗绸缎缠身,一看便知非富即贵——毕竟这富贵堂的开价极高,也不是一般人能来得起的。

        “这位小姐,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安知洛正兀自瞪大了眼睛四下打量这偌大的店铺,便有一个小厮笑盈盈地上前朝她问话了。

        安知洛平日里在家中虽然顽劣不堪,但在外人面前还是十分害羞谨慎的,她怯怯地看了那小厮一眼,小声道,“我想请你们办件事。”

        “嗯,我知道,来我们这里的都是想办事的,所以您想办什么事呢?”那小厮极有耐心地看着她,一脸温和的笑意,让人不由自主就放松了心情。

        “我,我想找个人。”

        “好的,请随我来。”那小厮一听她这么说,立刻一口应下,带着她穿过了层层人海,来到西北角一侧的小隔间里。

        这个隔间和店里其他地方倒是有些不一样,里面的墙上挂满了一幅幅栩栩如生的水墨画,不仅如此,地上,桌上,长案上……目光所到之处皆是清一色的画轴,或卷起或散开,画中的人物有男有女,有胖有瘦,有高有矮,有老有瘦,皆是不同。

        而那堆画轴之中,还坐着一个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的老者,他一手拿着毛笔,趴在长案上正在修改一幅人物图,神情极为专注,让人不忍打扰。

        “这位小姐请您在这里稍坐一下,等这位白大爷画完了,你就可以和他说你想找的人长什么样,有什么特征了,等你说完之后,你出来找我,然后把银子付了,若是此人还在盛京城里,三日之内,我们必定给您您想要的答复,您还有什么疑问吗?”

        “没有!”安知洛对他们的服务态度以及速度十分满意,尤其是这个三天之内,需知道盛京城人口众多,流动人口更是不用说了,能在三天之内就找出人,这简直是太神了,她现在心里激动地简直就像已经找到了那位公子一般。

        可是,激动之余,又忍不住开始担心,若是那位公子已经不在京城了怎么办呢?

        这天大地大的,她又要去哪里找那位武功高强,玉树临风的公子呢?

        “到你了!”那位白大爷终于抬起头了,正眼看了她一眼,用笔杆敲了敲桌子。

        “哦。”安知洛连忙开始在脑海中回想起那位公子的模样,只是她摸着头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快说!”大爷显然是工作繁忙,没时间也没耐心等她。

        “他……他是个男的,然后长得很好看,眼睛很长很亮,睫毛很长,鼻梁很挺,嘴唇很红,皮肤很白……”安知洛努力在脑海中搜刮着能够体现那位公子特征的词汇,无奈,在她的印象中,那位公子就是长得特别特别好看,好看,除此以外,她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什么特征。

        “可以了,你出去吧。”不等安知洛说完,白大爷就直接对她下了逐客令。

        安知洛不禁开始有点怀疑,那老头真的能按照她所说的形容词画出她心目中那人的形象吗?

        为什么她觉得这么不可靠呢?

        她一头雾水地出了隔间,刚转过身,就看到了面前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人,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发黄的皮肤,显得整个人都毫无生气的。

        “救命啊!”安知洛大叫一声,吓得闭了眼睛就要到处逃窜,这个不是她上次在宫宴里见到的那个鬼吗?!

        天啊,她这次可真是大白天见鬼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93511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