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发怒

第一百二十三章 发怒

        秦耀天张了张嘴,正想再说些什么,却有一个小太监匆匆从闯进了殿内,跪倒在地禀告道,“皇上,幕王妃说要将王爷带回王府去。”

        闻言,秦耀天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就算带回王府,还不是一样要请大夫,这宫中的太医比起那些江湖郎中不知可靠多少倍,更何况秦子铭现在生死未卜,怎么能经得起这样的搬运折腾,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她安知锦负得起责任吗?

        想到这些,他立刻起身,“朕这就过去,你让他们不许乱动。”

        秦耀天走了,秦辉和秦修阳二人相视一眼,便也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大哥一向不是最重手足之情吗?为何今日六弟身受重伤都还不曾去看过他一眼?”两人走在后面,秦修阳早已收起了那副惺惺作态的样子,神色淡淡道。

        “你还是先好好想想今天的事要怎么解决吧。”秦辉瞥了他一眼,快步往前走去,对于秦修阳这个五弟,他平日里是真的连话都不想多说一句,不是同一个世界也并非同一个档次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大哥此言差矣,”秦修阳听他竟然堂而皇之地将今晚的事扣在了自己头上,不禁冷笑一声,“事情结果都还没出来,大哥怎么能这般笃定呢?莫不是大哥早就已经计划好了想要嫁祸给臣弟?”

        “秦修阳!”秦辉突然低吼了一声,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双眸如同锋利的刀一般看着身后的秦修阳,“凡事都有个度,平日里我不与你计较,可你也别得寸进尺!否则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秦修阳望着秦辉愤怒离去的背影,眼中漫过一丝怒意,他忽然狠狠一拳砸向了身旁的墙壁,“那就走着瞧好了!”

        寝宫中,池景开了个方子,能够暂时压一压秦子铭身上的毒性,喂秦子铭喝了药之后,他那煞白的脸色总算好些了,太后在一旁看着安知锦执意要带秦子铭回王府,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她心中自然是担心秦子铭的,可是她也相信,安知锦是不会害了秦子铭的,再说安知锦执意如此,她也不愿意用太后的威严去逼迫安知锦。

        秦耀天的命令传了过来,侍卫便都在门外拦着,不让任何人带秦子铭离开。

        安知锦坐在床头,将秦子铭搂在怀中,看着他熟睡的面容,轻轻叹着气。

        早知道今晚会发生这种事,她就不和秦子铭进宫来参加这什么宫宴了,现在倒是好了,秦子铭身中剧毒,昏迷不醒,她接下来还得想办法制出解药……也好在这药能让人有缓冲的机会,否则,若是秦子铭今日命丧当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怎样。

        “参见皇上。”门外传来侍卫们的齐声高呼,打断了安知锦的思绪,她转过头,就见一身明黄色龙袍的秦耀天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脸上表情十分严肃,还带着一丝隐忍的怒意。

        太后见秦耀天来了,刚想说些什么,秦耀天便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母后,时辰不早了,您先回宫歇着吧。”

        “不行,哀家要在这里看着小铭子醒过来。”太后摇了摇头,如今秦子铭生死未卜,不看到他醒过来,她又怎么能安心回宫呢?

        “您放心好了,这里不是有儿臣在吗?”秦耀天闻声宽慰她道,随后目光一凛,不等太后回话,就对侍候在一旁的宫女命令道,“你们还不快回太后回延寿宫?!”

        两个宫女闻言,连忙低着头战战兢兢上前,低声唤了一声“太后”,却又不敢去拉她。

        太后悠悠叹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坐在床头的安知锦,终究还是起身,感叹道,“人老了,果然就不管用了。”

        她平日里极少干涉秦耀天什么,除非是很严重的事,才会将其叫到自己宫中教导一番,在当娘的心中,孩子永远都只是孩子,不管秦耀天是七老八十了,还是身为尊贵无比的皇帝,都是她的孩子。

        可是秦耀天不一定会这么想,虽然平日里他极为尊重太后,但是有些事,他也还是会摆出皇帝的架子,比如现在这种情况,太后自然也不可能当着众人的面驳了他作为皇帝的威严。

        秦耀天又吩咐所有人都出去了,于是寝宫中便只剩下了躺在床上的秦子铭,坐在床头的安知锦,以及秦耀天三人。

        气氛一下子变的十分沉重。

        “你也太没规矩了些,见到朕为何不起身行礼?难不成安玉从来没教过你什么叫做规矩吗?”今天安知锦的表现,着实是一再的触碰着他的底线。

        “王爷生死未卜,我没心情和皇上您讲那些繁文缛节,抱歉。”说实话,安知锦心里现在是不想看到秦耀天的。

        “放肆,你这是一个小辈对长辈该有的态度吗?你知不知道朕是谁?!”秦耀天登基这么多年,哪怕是秦辉,皇后,在他面前都从来不敢如此无礼,她安知锦胆子未免也太大了些!

        说到底,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侯爷之女,虽然现在是幕王妃,但是身为皇帝的秦耀天,想要给秦子铭换个王妃,那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罢了。

        “知道啊,您是皇上啊,”安知锦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一般,她站起身,理了理衣服,这才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人人都得仰望的九五之尊,掌握着天下生杀大权的皇上,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所有人都得护着您,就算为您死都是理所应当的,更别说是忤逆你,违抗你了,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对吗?”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秦耀天看着她,眼中闪过一丝沉沉的杀气,“就算你身为王妃,是朕的儿媳,但朕若是想杀你,那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那就请皇上下令吧,”安知锦迎上了他眸光中的杀意,语气波澜不惊道,“反正谁生谁死,你都也不会在乎的,不是吗?”

        “你真以为朕不敢?”秦耀天见她竟然丝毫不为所动,不禁更加生气了。

        当了这么多年皇帝,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他平日里一向很沉得住气,但是今晚,他是真的动了怒。

        “我信皇上您敢,但很可惜,我这个人,什么都怕,却最不怕死,”安知锦的嘴角浮上了一抹冷笑,“我死了无所谓,我只是为王爷感到惋惜罢了,他那般尊敬,拼了命宁愿自己去死都要护着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一个冷血的人。”

        秦耀天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震惊之色,就像是什么东西刺痛了他的心底一般,他的脸色顿时便又难看了几分。

        “其实我真的很不懂,为什么秦子铭这么一个善良的人,却从来得不到好报,”安知锦说到这里,语气中突然恶狠狠道,“没错,我真的很不服气,为什么今晚受伤的不是秦辉,不是秦修阳?您这个父亲,平日里是那么的疼爱他们俩,他们得到的东西,要比秦子铭多得多,可是为什么,吃亏的却总是秦子铭?难道就因为他傻他心软吗?您是他的父亲,为什么您却不保护他,而是要他一个当儿子的来代替你死?因为你是九五之尊的皇帝,这个国家少了您会天下大乱,而他什么都不是,所以就算死了也无所谓是吗?!”

        即使秦子铭这般死气沉沉的躺在床上,安知锦却也还是没有从秦耀天眼中看到一丝难过心疼,她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皇室的人会这么的冷血无情,难道秦子铭不是他的亲儿子吗?!连她这个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为什么这位当父亲的却还总是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最宠爱秦辉,因为他很像你,他和你一样,只喜欢权势,心中根本没有感情这个概念,所以从小,他就一直按照你喜欢的样子成长着,终于成长成了一个处事冷静沉稳,心如铁石,没有丝毫人性的人,而秦子铭……”安知锦说着,扭头去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秦子铭,“则成了你最不喜欢的样子,不学无术,为人处事太过心软,没有丝毫皇子该有的优秀品质,你也就愈加的不喜欢他……”

        “可是你根本不知道,对于所有人,他都是怀着一颗温柔的心去面对的,对秦辉是这样,对秦修阳是这样,对你这个父亲更是这样!若非如此,他今晚为何会拼死救你,你的其他两个儿子呢?他们平日里号称文武双全,是最让你骄傲的儿子,可是当你身陷困境的时候,他们又在哪里呢?”安知锦心中的愤怒几乎快要爆发了,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从一开始了解秦子铭不受宠的地位到现在,连她自己都不曾发现,原来她的心中竟然积压了这么多对秦子铭打抱不平的愤懑。

        “我痛恨这种不公平,为什么你们这些无情冷血的人都安然无事,可是好人却受尽了伤害,我真的,恨不得今天的受伤躺在床上的是你们,让你们也都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96521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