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王爷宠悍妃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受罚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受罚

        是从什么时候呢,开始觉得秦子铭这个人其实也不错。

        或许是在看到他喂小明食物时那一脸温柔的笑意,又或许是无论她打他多少次,他还总是丝毫不记仇地贴上来,又或许是在看到他明明什么都不行,遇到事情还总是爱挺身而出……

        以前安知锦觉得这种人是不自量力,在她的观念里,就不该多管别人的闲事,更何况自己没那个本事。但是自从遇到秦子铭之后,她才知道,原来有些时候这不是管闲事,只是因为在乎罢了。

        即使知道自己无能为力,却不畏缩,仍然勇敢地挺身而出,只不过是因为在乎,所以想去保护。秦子铭不是一个完美的夫君,他什么都不会,可是他却从来都不怕承担责任。

        “你身为他的父亲,从小冷落他,轻视他,但他却能成长成今天这样一个有情有义,心底满是温暖的人,你应该感到庆幸,而不是觉得他一无是处,更加厌恶他,”安知锦盯着秦耀天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真的,应该庆幸,他没有因为你的冷落而变得残忍冷血,他的心,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温暖坚强。”

        同样是皇子,秦子铭得到的最少,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怨天尤人,更没有心生嫉妒,这才是最最难得的,也是他与其他人所与众不同的地方。

        “你这些话说得没错,”秦耀天的眼中难得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但只是一瞬间,他便又恢复了那阴冷的样子,“但你不要忘记了,你是在和谁说话!”

        他身为皇帝的权威,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挑战的!

        “你只是一个女子,你可知道你说这些话,很有可能会害了你身边的亲人……就算你不怕死,但是你就不怕连累你的亲人一起遭殃吗?”秦耀天的眸光忽然变得锋利无比,他的话像一把冷冷的刀,戳在了安知锦的心上。

        没错,她现在不是一个人,所以还有顾及别人,这些话,孙管家很早之前就已经和她说过了,她也因此收敛了许多,但是今天这事,她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我只是想提醒皇上您,王爷他也同样是您的儿子,请您不要再对他这般刻薄了,您能够做一个体恤天下万民的明君,为什么就不能多爱一点自己的儿子,做一个慈爱的父亲呢?”

        “你到底懂什么?!”秦耀天忽然怒吼了一声,他的脸色沉得可怕,像是随时要杀人一般,“不了解情况的人,就没有资格对别人评头论足!更何况,你应该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是谁!”

        安知锦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秦耀天,这个天底下最最尊贵的人,他脸上愤怒的表情下,明显强忍着什么情绪,他几乎已经很多年都不曾这般大发雷霆过了。

        “来人!”秦耀天高呼一声,立刻便有身着盔甲手握刀剑的侍卫推门而入,“把她给朕拖下去,另外,传令下去,安玉教女不严,全部打入刑部大牢。”

        安知锦淡淡笑了一下,到了这种时候,这位可怜的皇帝,还要保全他那尊贵的面子,在他的心里,秦子铭又算得上什么呢?哪怕他现在躺在床上生死未卜,秦耀天关心的还是她安知锦挑战了自己的权威。

        有这样的父亲,真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该悲哀。

        “父皇不要!”几乎是在秦耀天话音刚落,秦子铭便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只不过他刚起来,就觉得背后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他整个人便又重重趴倒在了床上。

        安知锦见此,眼中闪过了一丝惊喜之意,她连忙过去,扶了秦子铭,“你不许乱动,好好给我躺着!”

        “阿锦,你快和父皇求求情啊……”秦子铭顾不上自己,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低声急切道。

        就算他从小不受宠爱,但他到底是秦耀天的儿子,知道秦耀天的忌讳是什么,刚才他醒来听到安知锦在和秦耀天说话,本来只是想听听安知锦心里是怎么评价他的,却没想到说到最后,两人竟然针锋相对起来,他更没想到,安知锦的胆子这么大,竟然敢挑战秦耀天。

        安知锦对他的话充耳不闻,眼中带了几分温情,语气却十分严厉道,“你记着,以后再发生这种事,绝对不能冲在前面了,不然我就打你十顿。”

        “你到底在想什么?!快向父皇求情啊!”秦子铭见她根本不听自己的,不禁更加焦急了,他又岂会不知道安知锦的性子,若是她不想做的事,谁逼她都没有用的,更何况,她也不是那种会求饶的人。

        可是他的父皇秦耀天,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呢?父皇本来就十分讨厌没大没小,不重孝道,容易引人注目,招惹是非的人,今天阿锦这样一闹,只怕父皇对她的印象这辈子都无法改变了。

        见安知锦不听,他便挣扎着想要起来,向秦耀天求情,“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没有管教好自己的王妃,您别生气了,安侯爷在朝为官这么多年,一向奉公克己,您可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就把他们一家都打入天牢啊……”

        没等他爬起来,安知锦便直接用力将他死死压在了床上,“你好好养伤就行了,这些事你别管,我刚才已经交代了池景让他把你带回王府,府上有孙管家照顾着,你不会有事的。”

        “来人,把她给朕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秦耀天见安知锦到了这个份上,竟然还不肯朝他低头认错,心中不禁怒意更甚,他今天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治不治得了这个黄毛丫头!

        “父皇不要啊!”秦子铭一听,惊呼出声,奈何安知锦死死将他按在床上,他根本动弹不得,他只能不住地为安知锦求着饶,“父皇您不能这样……您若是执意如此,那便将儿臣也拖出去一起打了吧。”

        可是任他喊破了嗓子,也却只能看着安知锦面无表情地起身,跟着那些侍卫,被带了下去。

        其实他心中很清楚,只要安知锦肯跪地求饶,父皇并不是那种是非黑白不分的人,也不会抓着不放的,可是她偏偏死不悔改,要一再挑战父皇的底线。

        宫门洞开,殿外阴冷的夜风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吹得殿内的明黄色幔帐摇摇晃晃,上下飞舞着。

        秦子铭死气沉沉地趴在床上,只觉得经过了刚才那一番挣扎,他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再也无法动弹了,他双目茫然地望着洞开的宫门,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一百个板子,就算是个男人也不一定受得了,更别说安知锦就算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身体单薄的弱女子,父皇下这样的命令,不是明摆着要了安知锦的命吗?

        “还不快来人给王爷包扎伤口?!”秦耀天眼见着秦子铭后背上的白色纱布上又渗出了点点殷红,不禁暴跳如雷怒吼对跪在宫外的太医怒吼道。

        太医们一听,忙不迭地连滚带爬的进来了,手忙脚乱地开始帮秦子铭重新处理伤口。

        这些太医多是在宫中侍奉多年的老太医,可是谁也没见过皇帝发这么大的脾气,在他们眼中,秦耀天平日里虽然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似乎很难接近,但却是一个极有原则的人,根本不会随便发怒,更不会随便重惩别人。

        秦子铭的心此时比那屋外的夜风还要冷上许多,他有气无力地趴在床上,似乎是极累极虚弱,下一秒便要昏倒过去一般。

        “安玉的女儿不适合你,这样的女人总有一天会害了你的。”秦耀天负手站在殿中,抬眼望着床上失魂落魄的秦子铭,声音十分冰冷开口道。

        “就算再不济,你也是个王爷,找个品貌兼得的王妃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朕明日就命皇后给你再选个像样的王妃。”

        当初秦子铭要娶安玉之女,他没多加阻拦,是因为安玉好歹是个侯爷,配得上皇室,再加上他的女儿虽没有什么名动京城的盛名,但也没有什么恶名,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大家闺秀,也能凑合着配的上秦子铭,更何况这门亲事是秦子铭自己选择的。

        可是如今看来,这样的女子,别说是做皇家的儿媳了,就连普通的达官显贵之家她都配不上。

        秦耀天的话声音不大,却掷地有声,在寝宫中冷冰冰的回荡着,好一会儿,秦子铭才反应过来。

        他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秦耀天,“父皇,您这是要让儿臣休妻?!”

        “这样的女子,别说是正妃了,就算是侧妃,养在后院终有一天也会酿成大祸的,”说到这里,秦耀天顿了顿,随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像是无奈道,“你毕竟是个皇子,就算朕再怎么视而不见,也不可能完全放任不管的。”

        “不可以!”秦子铭情绪激动,竟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父皇你不能这么做……不能……这是儿臣自己的家事,求父皇不要横加干涉,不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879/196712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