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耀海重生(末世) > 第七十二章 等我

第七十二章 等我

        实际上林修远决定与林翕然对抗的时候,就已经策划好了逃走的路线,他应该感谢林翕然那一巴掌,感谢那一巴掌为他带来的理智......

        一路冲出门外的林修远也知道这样的横冲直撞是离不开地下王城的,他可不想半路就被抓到了。

        一冲出门外他便躲进了一旁的改容室。利用门外的监控设施做了自己的眼睛,林翕然的一举一动便都落入林修远的监控之中。

        看着他布置现场,从嘴部动嘴上分析着他如何威胁那几个巡警人员,随后举步离开,林修远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这就是他林翕然为了权力为了这该死的地下王城做出的决定,这就是他林翕然的不择手段,

        无声的冷笑出声,这样冷漠无情的地方他林修远也只能按照林翕然所说的去背弃了,

        当林翕然回到办公室不久后,便收到了手底下人的报告,说是使用中的改容室被破坏,巡警人员被打晕一地的消息时,脸了便难看了几分,立刻调取所有的监控摄像却没有发现任何有关林修远的踪迹。

        所有的监控路线都好似有了智慧一样,绕开了林修远这个人,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林修远干的。

        林翕然垂下眼,心中既感慨又复杂,这群孩子都是他们一手培养起来的,能力超群,现在这样的局面,却也是他一手造成的。

        曲起的指节不断地敲击在坚硬的木质桌面上,林翕然一时也有些犹豫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而另一边,被打晕而送到医务室的几位巡警人员难得的一觉到天荒......

        “就让他们这么睡着吧。”刍飞飞给几人检查一番后,懒得再管。

        “柳医师走了也不要这无精打采的嘛。”安轩拍了拍刍飞飞的肩表示安慰之后,开始动手收拾东西。

        “说起柳医师那么淡然的人居然也为爱痴狂了一回,秦组长也算是赚到了,可惜.....”雏飞飞不好意思看着安轩一个人收拾也上去一起跟着收拾,只是这嘴闲不下来。

        “别说这些啦,被听到就麻烦了。”安轩手下不停,他本就是个不愿意多招惹是非的人。

        “啧,还真是不要人活了,连言论自由都没有。”刍飞飞念叨完这一句之后便也不再说话了,虽说他心中十分气愤却也是害怕的。

        两位医疗人员收拾完东西离开之后,没有人注意到病床之上缓缓睁开的一双深沉黑眸,以及那里面不断翻滚着的风暴,吞噬一切般的让人心悸。

        片刻之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着被大力推开的门拍在墙上的声音,打扰了这一室的宁静,来人正是方才给一众人检查的刍飞飞。

        刍飞飞一头大汗,连门都没关,开始在他方才经过的地方翻来覆去,来来回回的翻找,愣是急的汗水直流。

        “怎么样,找到了么?”安轩捧着两个托盘,自门外探头进来观望着:“要不要我帮你找?不过你要找什么啊?”说完,就要往里面走。

        “安轩,不用了,你先过去吧,今天就咱俩值班,值班室没人总是不太好的。”不着痕迹的收起有些许慌乱的表情,刍飞飞抹去脸上的汗水。

        “好吧......”扁了扁嘴,安轩很干脆的转身离开了,没一会楼道里的脚步声也停止了,随即传来了开关门的声音,刍飞飞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个箭步扑到门边把门悄声的合了起来,又把各个病床之间的隔帘拉好,这才面色紧张的来到了最里面那件病床的跟前。

        “你还真是谨慎,演技也不错。”略带着嘲讽的声音,听在背对着病床去拉窗帘的刍飞飞耳中,也不过是让他勾起了一抹更为讽刺的阴暗笑容,他手下动作不停,稳妥的拉好窗帘遮挡了每一分光线,让整个空间暗淡的就如同一个隔离在外的世界。

        “不谨慎怎么能行呢?说吧你的条件。”刍飞飞的视线停顿在一颗串在细绳的蓝色珠子上。拉过一旁的凳子大方坐下,笑了笑道:“没想到你们这些人还有当神偷的本事。”

        “今天我在进行改容的时候,就很奇怪,我的意识并不是一片空白,而是有一双手还有这个东西一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真是想不注意它都难。”林修远翻身坐起,不在乎刍飞飞的想法,悠然自得的开始穿鞋,穿好了鞋,林修远这才直起身,晃了晃一直握在手中的蓝色珠子:“直到刚才我再次看到它,这个机会难道不是你给我的么?我的改容师先生。”

        “你拿走了我的珠子,就是为了告诉我你知道我的身份了么?”嗤笑一声,刍飞飞站起身,又看了一眼被林修远捏在指间的蓝色珠子,扭头就要向外面走:“你要是喜欢,就送给你好了......”

        “那么我毁掉它,你也不会在意了是这个意思么?”刍飞飞听了这话还来不及回头,就觉得眼前闪过一道蓝色虚影往白色的墙上砸去,他连忙伸手去捉,却还是来不及了!他心中只想着完了,眼底也弥漫上了痛苦之色,禁不住闭上了眼,只等着那一声珠子碎裂的声音。他想,那样他或许也能死心了.....

        “你到底在痛苦什么,明明是你引我到这里的,不是么?”林修远的脸上一片阴郁,被能力细线拉扯着重新回到他手上的蓝色珠子,如果能感受的痛苦,那么一定会哀鸣出声,不用摔它都快被林修远捏碎了。

        “能接触到清茶里面安眠物质的只有医疗科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使用这种物质会有严格的剂量申领管制,而我之所以还会有些许的意识,完全是因为你减少了安眠物质的剂量,但是缺少了的那部分安眠物质去了哪里呢?一定是被你用到子骞的身上去了吧......”林修远笃定的神情,让刍飞飞无可逃避,他转回身,神色复杂的看着林修远。

        “没错,这一切确实是我做的,我现在很后悔,我不知道我到底是帮了他还是害了他,明明是一个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治愈了的人,他偏偏那么执着,执着的让我妒忌,一步错步步错,我不忍心看着他错下去,可面对他的请求,却没有办法拒绝。”刍飞飞嫉妒让柳成渊那么执着的秦勤,他也算是一路看着这两个怎么相爱相杀的,他羡慕秦勤的大胆纠缠,而他却只敢那么默默地喜欢,不敢说出口。

        现在,他虽然帮了柳成渊却又留了后手,他想也许林修远成功的阻止了柳成渊救治秦勤,那么他刍飞飞还是有机会的,若是阻止不了,那便是命运,让他求而不得,放弃也甘愿。

        “我不想听你说废话,我只想救回子骞,告诉我他在哪里!”这群疯子!林修远皱起眉,不愿意浪费任何一点时间。

        多浪费一点时间,他心里的担心就多一分,他不能忍受子骞在他所不知道的地方可能受到任何伤害,他为自己的不够警觉,为他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深深的懊悔,自责!

        “听说七星天羽的景色不错,那里也是柳成渊的家乡......至于你的子骞到底被带到哪里去,不是我能决定的,所以祝你好运。”既然是赌局,自然是悬念越大的越好。

        “帮我改容,我想......”林修远沉默的注视着手上的蓝色珠子,的确是天羽的特产矿石。难怪刍飞飞这么紧张,想来是从柳成渊那里得来的吧。

        幽闭的空间,一片白色异能流转而过,过了许久,身着白□疗制服的人打开窗帘,让光线投射进来,他脸上带着一个没有任何花纹的白色面具,手腕上系了一刻带着华光的蓝色珠子,而最里面的病床上双目紧闭的躺着一个双目紧闭处于昏迷状态的巡警人员。

        他径直走出病房,转向右侧的紧急出口,用指纹识别器打开应急通道,闪身进去通道之后,再不见踪影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林修远,改容师特权之一,当基地出现危险之时,可优先进行撤离......

        一个小时之后,被打昏的巡警人员陆续醒来,没有人发现他们之中有一个早换了芯子,而被换了芯子的那个可怜虫,此刻还在被破坏了的改容师衣柜里,苦苦的挣扎着。

        “你们先回去,我脖子还有点疼,我找医疗师要点药油去。”

        “得,给我捎点,这家伙下手真TM的狠。”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说要去要药油的人则在他们一群人走后,慢悠悠的走进医疗室,至于门外走廊上的摄像头早就已经被林修远破坏了。

        安轩并不在医疗室内,原本一脸憨厚像的巡警人员在确定屋内的确没人之后,这才拿过一旁的医疗制服快速换好,又把巡警员的制服丢到医疗室隔壁的厕所,这才一脸沮丧的走了出来,只是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原本一张忠厚老实的脸瞬间变成了刍飞飞那透着稚气的娃娃脸.....

        顺利逃离地下王城的林修远则藏进了夜色里,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子骞,等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945/18293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