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成废太子胤礽 > 第18章

第18章

        胤禩回去后重新接管吏部,只不过行事愈发的低调起来,康熙对他也是不冷不热,他也没有说什么,似乎真的是良妃的死给了他极大的刺激,胤禟和胤誐也有些不懂他做的事,只是出于习惯性的信任,没有说什么。

        弘皙去了江南他们还是怀有一点微妙的态度。弘皙得康熙宠,除了胤礽还没有人能赶得上,弘皙之所以被康熙宠是因为是胤礽的第一个孩子,而胤礽已经不在了。

        只是弘皙的存在总让人感觉胤礽依然无处不在,似乎并没有死的样子。还是能够影响到他们,让人暗地里咬牙。

        在江南的官员很多都要给京里的王爷们送孝敬,这次弘皙去江南他们不知道康熙有没有给他密旨查什么,因此活动愈发小心了。哪知胤禟那边竟有消息传过来,说是江宁有官员将盐价调高了,掺和进商人里,问是否会被弘皙南巡影响到。

        胤禩不禁皱眉,这样的事真的太不将百姓放在眼里,只是这事没有引起江宁织造府的注意,弘皙应该也不会注意到,便让胤禟跟他说让他先收手,不要再做,以防万一。

        谁知日后会引出一大串的事来。

        +++++++++++++++++++++++++++++++++++++++++++++++++++++++++++++++++++++++++++++++++++++

        胤礽还是时不时的去听戏,带着莫逸找个角落,似乎找到了新的打发时间的方法。他从别人嘴里知道扮杜丽娘的那个叫雁秋,是个新人。按理说他应该从未见过,只是不知为何,从一开始看到雁秋他就觉得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胤礽在那里听人唱戏,而唱戏的也盯上了他。

        说话是纯粹的京腔,衣服也是北方的针线,身边带着的人,只怕不是高官就是宗室子弟。让他们想做一票。

        正容他们的这个戏班子天南地北的走,戏班子只是掩盖,背后更是有别的身份。在他们眼里,胤礽就是一只肥羊,这样的隐瞒身份不敢以真实身份示人的人最好掌控,因为一旦出了事,他们不敢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只怕会造成更大的震动。

        只不过胤礽手下的人顺藤摸瓜已经摸到了那个戏班子,而胤礽完全不以为意,依然去时不时听戏。

        毕竟他还要将参与进去的官员揪出来,况且,他们的成分太过复杂。

        弘皙走的不快也不慢,只不过出了直隶地界悄悄的甩了大部队,带着心腹提前走了,但贴身的还是跟着仪仗,至少做出一副人还在的样子。

        只是弘皙快马加鞭到了杭州以后才发现那宅子里只留下几个人,他的阿玛根本不在。而问了一下,还是不知道胤礽去了哪里。当时秦飞就想知道他主子爷的人越少越好,知道他主子爷去哪的人也越少越好,于是根本没有对宅子里的人说胤礽去了哪里。只是这样可苦了弘皙,他上哪里去找阿玛?皇玛法告诉他阿玛在杭州,可是现在人呢?

        弘皙犯了难,只能先在宅子里住两天,等着人去打探胤礽到底去了哪里。

        ……………………

        雁秋正在和别人排练新戏,谁知正容从外面走进来,脸色十分不好看,十分了解正容的雁秋一看,忙让人都停了,自己卸完妆换了衣服走过来。

        “师兄,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正容坐在那里,阴沉着脸,雁秋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关切的问。

        正容揉揉眉心,“也没什么,就是一个伙计被人抓进去了,他跟人吃酒赌钱,输了之后把人给打了,正好碰上官府里巡视的。”

        “不好把他弄出来吗?”

        正容摇摇头,“他打的那人听说抬回去第二天就没气了,再说江宁县最近查的都很严,他扯上人命官司只能一命偿一命。”他叹了口气,“我只怕他将我们的一切都说出来,他说出来应该会判个流放,哪怕是个流放也比砍头强。”

        “师兄。”雁秋把手放在正容的手上,担忧的望着他。

        正容笑了笑,拍拍他的手,“不过你不用担心,会没事的。”看到雁秋还是无比担忧,正容笑笑,把他揽在怀里,“这事你不用担心,你喜欢唱戏,就继续唱就行。”

        雁秋在他怀里点点头,正容低下头,在他额上轻吻。

        两人在一起温存片刻,谁知外面慌慌张张的喊道,“出事了!大当家,出事了!”

        雁秋连忙站起来,正容问推门进来的那人,“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那人气喘吁吁,停了好一会才道,“李二把事全都招了,官兵正在拿人呐!”

        正容皱眉,“他招了什么?”

        “他把平日里跟他有接触的兄弟都招了,说是打家劫舍的劫匪。”

        雁秋看着正容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不由暗地皱眉,很多事他是不管的,而且正容也不跟他说,他平日里也不知道,只是什么事情还要比抢劫严重?雁秋想到一个可能性,不由白了脸。

        按理说,这些被关进去的人是不会把自己后面的人和事都说出来的,他们大多都十分讲义气,只是义气是没法当饭吃的,所以难免会出事。他们都是将脑袋栓到裤腰带上过活的人,不怕死,但也怕死。

        李二被人一用刑,就全都说了,他虽然平日里十分狠,没人敢招惹,但是外强中干,大刑还没上,就吓得裤子湿了。真不知道他怎么打死的人。李二就是被人看中他的凶狠,平日里帮点忙,但核心的事他是不知道的,因此,他虽然连蒙带猜的说出了些东西,但主审还是将信将疑。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去拿人。

        正容忙活了好几天加上许衍梓的帮忙才把戏班子完全的脱离出来,只不过他这番明显的动作落在胤礽眼里嫌疑增大了不少,现在胤礽就只等着最后收网。

        盗墓贼古今就有,哪怕官府再三禁止还是有人从事这一行业,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形成了不小的规模门派。中国一直都是“事死如事生”,讲究厚葬,尤其是古代的帝王陵,诸侯陵,里面藏着的东西养活了无数的盗墓贼。

        盗墓也分官盗和贼盗,汉朝末年,曹操直接成立军队专门盗墓,将里面的宝藏充作军饷,他不是第一个这样做的,也不是最后一个。清朝末年,军阀混战,孙殿英可是直接炸开清朝皇陵,将康熙乾隆数位皇帝的陵墓洗劫一空还对遗体进行大肆破坏,暴尸数年才有人来收拾。

        而汉朝的那些皇陵更惨,才一下葬后面就有盗墓贼进去做客,而后被官盗,又被人进去“观光”。作为一代霸主的汉武帝,最后竟落到“暴尸”的下场。

        到了后世,徐州那边的山坡上据说都快被洛阳铲打成筛子,可以想象到底有多猖狂。

        而正容他们,伪装成戏班子,白天唱戏,晚上则下地干活。由于是唱戏的,根骨都极佳,做起活来自是与别的地方的不同。可称的上行云流水,别有一番潇洒。

        只不过雁秋一直被正容护着,从未下过地,虽然他知道,平日里也帮衬着,只是不下地。正容也护着,不让他参与进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里去。而许衍梓他们,又是另一帮的。

        盗墓贼盗墓的原因有各种,正容他们则是为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大业——“反清复明”。

        从崇祯帝自尽于煤山、明朝覆灭,大清入关开始,那些反清的人士就一直没有消停过,整个大清一直都有各种反清的组织蹦跶。到嘉庆时,可是让白莲教给打进了紫禁城,这无疑是一场壮举。

        康熙朝的江南还是不平静,表面平静的下面,是各种势力蠢蠢欲动混乱不堪的场景。康熙朝那些人活跃的十分厉害,有不少杰出的人,只是到最后,他们又得到了什么?

        正容他们做的还行,只是人为财死,人一多,各种各样的人都有,里面不乏狠辣之辈,做起事来,只怕是“有违大义,”让人很是不齿。

        苏岩最后下了个评价,“一群满口大义的伪君子。”

        反正地下的物是死的,人是活着,死物自是比不上活物,只不过你们为什么不去盗明朝的墓?明朝的也是死物,照你们这么说那些死物也应该弄出来为活物做贡献的,毕竟你们做的一切可是为了复明?但为什么独独拿出明朝的来?连清朝刚下葬的都下手,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4947/182936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