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四十九章 逼娶

第四十九章 逼娶

        “天启皇上,我国也是为了与贵国联姻而来的。”眼见着刚才的一场闹剧已是曲终人散了,可是竹本无心偏生许多枝节,赵思默华丽丽的往前一站,让人想忽视他都不容易。

        即墨离与西门如风再次将锐利的眼光盯着花想容

        花想容耸了耸肩,明媚如月的眼中全是无辜的表情,这真是不关她的事!她是好色,可她也挑嘴,好不好?这样的货色她是看也不会看的!

        “难道你也想与花四小姐联姻不成?”即墨轩辕的口气有了明显的怒气,看来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想向花想容求婚的。

        “噢,怎么会呢,花小姐虽然那个…。嗯…。千娇百媚,呵呵,但本太子也不是喜欢夺人所好之人。”赵思默愣了愣,略带轻薄的脸不自在的笑了笑,说到花想容的容貌时稍微停顿了一下,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花想容,待见到花想容的容貌时禁不住的打了个寒战,虽然不甚明显,但却还是被大家捕捉到了。

        西门若冰听了先是微微一笑,只要不是肖想花想容的,他都可以假以辞色,但看到赵思默眼中对花想容的轻慢,不禁脸色一沉,不屑地瞥了眼赵思默。这个蠢货有眼不识金镶玉,只知道以貌取人,不成大器,怪不得南越那个老不死的一直左右摇摆是不是立他为太子呢!

        即墨轩辕听他这么鄙视花想容的长相,心中生气,怒哼了一声,但想到赵思默并未肖想花想容 ,倒是脸色稍霁,稍显和颜道:“不知太子是看上我国哪家小姐了?”

        “呵呵,并非为本太子自己求亲的,本太子来是为了舍妹赵凝珠求婚来的。”赵思默轻笑了笑,狭长的眼中闪烁不定。

        “不知道二公主看上了何人?”即墨轩辕心中又是一沉,最好不是他想的那样,否则即使南越国富民强也别怪他翻脸无情。

        “早就知道离太子惊才艳艳,如今一看果然如此,舍妹对离太子是一见倾心,愿与贵国结成秦晋之好。”赵思默一脸真诚,眉宇间却掩藏着算计。

        花想容抿嘴轻笑,这倒好,一个看中她,一个看中了即墨离,难道他们两就这么招人讨厌么,引得两个国家来拆散?

        不过这个南越国的想法倒是很明显,采取了迂回上政策,明里肯定是不可能攻下天启的,所以他们采用了美人计,希望利用美人让即墨离就范,要知道即墨离是天启的太子,以后只要想办法杀了即墨轩辕,扶即墨离即位,然后让这个南越的公主生下皇子,到时候再杀了即墨离扶皇子即位,就能兵不血刃的夺得了天启。

        而且这个公主与赵思默早是不清不楚了,到时生的孩子是不是即墨离的都很难说,这样更是将天启全归入南越了。

        他们真是打得如意算盘,难道他们真以为天启能坐视他们的狼子野心么?

        花想容想到这里,眼神变得犀利如刀,她可以容忍别人嘲笑她,却绝不能容忍别人有伤害天启,伤害即墨轩辕的意图,哪怕一点都不行。

        “多谢赵太子的厚爱,只是离已有心上人了。断不敢耽误了二公主的幸福。”这时即墨离清冷淡漠的声音似风过竹隙带着呼啸的寒意,传到了各人的耳中。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能不知道南越国打得什么算盘?别说他已与花想容订了婚,就是没有,他也决不会娶赵凝珠的。

        赵思凝陡然睁起不可置信的眼,鄙夷的看了花想容一眼,讥讽道:“难道离太子所说的心上人就是这个丑八怪么?”

        “住嘴”即墨离听了脸色一变勃然大怒,花想容是丑,但只能他说,别人是决不允许这么嘲弄她的。

        他抬眼冷得结冰的眼直直的射向赵凝珠,清冷道:“赵公主你虽然长得美貌,但这般德形,离是决不敢娶的。”

        赵凝珠脸一阵白一阵青,转首看了看赵思默,见他头微微一点,遂硬着头皮看着即墨轩辕,不甘心道“皇上,我们南越国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如果心爱的人被别的女人窥视,那么两人是可以决斗的。决斗输的那人就自动放弃。”

        “那是你们南越国,我们天启没有这个规定,天启国就是朕说了算。”即黑轩辕黑着脸,冷冷地看了眼南越公主赵凝珠。

        “天启国陛下,本来我国不该干预贵国太子的婚事,但既然我国有意与贵国联姻,那么这件事与我国也算是有些关系的,如果陛下不答应,会被有心人认为贵国小瞧我国,恐怕会让一些有心人士滋生了不良的事端。”南越国太子赵思默阴着脸,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即墨轩辕。

        “哼,难道……”即墨轩辕听后,勃然大怒,这算什么,威胁么?他正欲开口拒绝。

        这时花想容一把握住了即墨轩辕的手,劝慰道:“皇上莫气,!”

        花想容站起了身,俯瞰着各国的使者,美目带着清冷的高傲将在座之人逐一看过,最后她对着赵思默轻蔑的看了一眼,粉如樱瓣的唇轻启道:“如果我国不允的话,不知道赵太子要生什么事端?”

        “嘿嘿,想我南越国富民强,人多兵强,每人挥一把汗就能把天启淹了,如今我南越公主愿意下嫁天启,居然被你们推三阻四,这可是你们天启挑衅在前,未怪我们南越不讲道理了。”赵思默根本看不上花想容,他厚颜无耻的侃侃而谈。

        “哈哈,讲道理?”花想容听了忽然大笑起来,那笑声似百鸟出林,凤鸣天下,带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根本不似一个唯唯诺诺胆小之人所出。

        “你笑什么?”赵思默的眼中有一丝的怀疑,可是他见花想容笑中有毫不掩藏的讥讽,心中大怒,不禁斥责。

        “你们南越讲道理么?你们明知道五日之后就是我与太子的大婚,却要向我国太子联婚, 说得好听是联婚, 其实不就是想羞辱于我国么?试问,这就是你们南越国的道理么?”花想容冷冷的瞥了眼赵思默,句句铿锵,一身凛然,却是巾帼不让须眉的气势,让在座的人都有一种全新的认识。

        “那又怎么样?我南越国国富民强,公主愿意下嫁于你天启,你天启就该额首称庆,却还推三阻四的,真是不识时务!”赵思默见撕破了脸,也不再掩藏,父皇来时曾说过一定要成了这件事,否则太子之位可以易位,所以他就算是威逼利诱也得将些事办成!

        ------题外话------

        亲们,我满地打滚求收藏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1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