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五章 万年火精

第五十五章 万年火精

        这一切都是在电闪雷鸣的之间,

        夏候殇云有些惊讶地看了眼花想容,眸间火光轻闪,但只一下就又恢复的冷漠之色。

        花想容目无表情的看着赵凝珠的尸体,刚才赵思默下手时,她还曾想过出手相救,可是她转念想,赵凝珠不会感激她的相救的,既然这样何必自讨苦吃。

        果然,她这种人到死没有怪自己识人不明,却迁怒于花想容,还发出了那种诅咒。竟然还想占身!呵呵,想占她花想容肉身的灵魂还没有出现呢!

        真是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花想容轻叹了口气,瞬间精神力被全部收回,场上一切都保持着当初的样子,唯有多了具赵凝珠的尸体。

        一阵清风吹过,吹起无数落樱粉瓣,那纷飞的仙境中,花想容袅袅如仙般飘飘,似精灵般落于人们的眼中。

        这一场比试不言而喻,花想容赢了

        赢得漂亮,赢得离奇。赢得天启所有的大臣都目瞪口呆,直到花想容浅笑淡然的跨上了座位,他们才回过神来。

        场中热烈地大叫道:“花四小姐赢了!”那一刻声音震天响起,忽然大家都觉得花想容那丑到极致的脸上有着无穷的魅力,似乎集天地的光华于一身,让人不可仰望。

        这一切花想容的身上似乎被圣洁的光环所笼罩。

        赵思默带着使者恢溜溜地走了,临走时彼有深意的看了眼花想容,眸间有着狠毒还有……

        西门若冰还是那么冷漠的表情,一如来时带着傲雪春梅般的孤高领众人告辞而去,只是在离开数十步时却蓦然回首,对着花想容笑得如月华般皎洁神密,妖娆妩媚,让花想容看得惊出一身冷汗。

        就在花想容惊魂未定时,夏候殇云缓缓走了上来,依然是谦和的笑着,温润如玉道:“花小姐果然让人惊讶。”说完不置可否的带着随从走了。

        这意味不明的样子又让花想容心惊肉跳,越是不叫的狗越咬人啊!

        而北宫秋水仍是如来时的低调,似乎从未有这人出现似的,退出了所有的人的视线,但却并未让花想容心情轻松多少。

        曲终人散终于一切平静了。

        花想容不禁轻吁了一口气。

        “想想,快到朕的身边来。”即墨轩辕是这里最高兴的人,不为花想容能帮他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只为花想容的强大,原来他的想想能保护自己了。这比什么都让他欣慰!

        “父皇,儿臣带花小姐逛逛御花园培养感情。”即墨离看到即墨轩辕对花想容的疼爱,忽然觉得刺眼,以前没觉得怎么样,最多认为即墨轩辕偏心,现在他竟然不想让即墨轩辕碰触花想容。

        他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只是顺从心愿的做着他想要做的事!

        即墨离有点气呼呼地拉着心不甘情不愿的花想容往御花园走去,完全忘了自己的失仪,不知道此刻的他多么象吃醋的丈夫。

        即墨轩辕愕然地看着即墨离竟然不顾规矩的拉着花想容就跑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即墨离再离谱也没有这么没有规矩过!

        不过他并没有怪即墨离不懂礼仪,反而笑了,笑得开怀,终于这个傻儿子开窍了,知道了想想的好了。

        想到想想与即墨离将来伉俪情深,实现了他以前的梦想,他俊美如斯的脸上洋溢着快乐。

        他虽然不老,才三十岁,可是他的心老了,自从瑟瑟去世后,他已经心如死灰了。唯有见到想想时,他才会感觉到还有些乐趣,还有些欣慰。

        “瑟瑟,你看到你女儿了么?她跟你当年一样强势!”即墨轩辕立在百花园中,对着无限的苍穹喃喃低语,可是回应他的唯有白云朵朵,微风轻拂。

        他叹了口气,收回了依恋温柔的目光,瞬间又威仪万丈,对着众太监宫女道:“摆驾回宫。”

        “离太子,可以放手了。”两人拉拉扯扯到了御花园,花想容用力挣脱了即墨离的手,仿佛他是病菌携带者。她可不会忘了即墨离一直是反对两人婚姻的,现在看到她的能力了难道想讨好不成?

        即墨离的眼神一黯,闪过一丝犀利,还有他自己也不曾觉察的愤懑。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欺骗世人?”即墨离浑身冷峭霸气的凌然高贵,他的眼神似乎要穿透花想容的心,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介意花想容的隐藏实力,难道只是为了他不能忍受世上的事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么?

        “我怎么欺骗世人了?”花想容才不理他呢,懒懒的倚在树边,手无意识的伸出接着落下来的桃花瓣瓣,意态神闲,一副闲情依依的样子,那样子如一个桃花仙子,天真烂漫,一反刚才杀戮的魔鬼气势。

        这样的花想容让即墨离有了丝迷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她?她娴静时如一本书,她俏皮时似池边柳,她慵懒时又如一只猫,她就象一团谜,将人无法寻找答案,她就象一朵云,飘忽不定,她还象一阵风,让人永远无法掌握

        他似乎感觉到他的心被她牵引着,她的喜怒左右着他的思想,她的神情引导着他的情绪,她的…。

        忽然他惊出一身的冷汗,他竟然想到了爱!不!他怎么能这样,他已经有了心爱的人,怎么可以见异思迁呢?

        他瞬间有了狼狈,他定了定神,让自己的心变得冷漠,他要坚守对爱的忠贞!

        “世上谁不知道你花四小姐无耻无才无德无容?可是今天却完全颠覆了,这难道还不能证明你是在欺骗世人?”即墨离掩饰住内心的狼狈,想到她的欺骗两眼冒火的盯着花想容,他要问个清楚,他要了解清楚,他要将所有的隐患都扼杀于朦胧之中,所以他要趁着今天把所的事都了解清楚,都交待清楚。

        “我一直是我,只是世人将我传成了这般不堪入目,这与我又有何干呢?”花想容收敛了漫不经心,她双目如聚,对着即墨离扬起戏谑的笑,随手摘下一根桃会放在鼻下轻嗅。

        阳光下,在桃红的掩映中,她的指纤白粉嫩,盈润光泽,让即墨离看了不禁沉醉,似乎思想停摆,差点忘了该说的话。

        他定了定神,将眼睛转向他处,不再受她的影响。

        “难道这不是你掩人耳目的手段么?”即墨离涩了涩努力让自己变得严厉,为什么这个女人随意的一个动作却轻易的左右了他的情绪?却让他濒临失控的边缘,刚才是,现在还是!他一定是中蛊了!

        “掩人耳目?离太子的这话我就不懂了?我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明明是个正常的人却偏要将自己形容成不正常的人?”她的声音似青云出岫,透着清亮,却略带妖娆,让即墨离又忍不住的回头看向她。

        但一见之下,他又迷惑了,眼中有了迷离的色彩,身体莫名的紧绷。

        花想容歪着脑袋,眼内流动的是纯真幼稚的光芒,她状似不解的眨着忽闪的睫长,似一对墨蝶轻舞人间,透着无限纯洁,这一刻她象妖精,是纯洁与妖娆的柔盾综合体!

        即墨离如遭重击呆愣了,半晌才咽了口口水,深深地看着花想容道:“既然你不愿意坦诚相告,那我有些事还是不得不说。虽然你现在不是以前的花想容,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可以娶你,但不会爱上你!”

        “为什么?”花想容轻笑地看着墨离,恶作剧地看着他眼中的挣扎,他的话仿佛不是对她说的,而是对他自己说的。是在不断强调以坚定他自己的决心。

        “因为我心有所属了!”即墨离眼光越过花想容,看向桃花深处,那处落英缤纷,似乎伊人在那翩然起舞,那一颦一姿如骨血渗透了他的身体,虽然其实他连她的面都…。

        “心有所属?”花想容意外地挑眉看了看即墨离,没想到这个冷漠的男人还有心上人。倒让她有了好奇的心,“那你为什么不向皇上要求娶她呢?”

        即墨离抬起头,仰望着碧空,似乎在透过云层思念着。

        半晌,他才落莫的看着花想容,透过她似乎在找寻着内心熟悉的身影 ,银色的眸似乎蒙上了一尘纱,。那深邃不见底的眼中渲染着忧郁,孤独、颓废和迷惘;而眸底却隐藏着未知的激情,灼热,。

        这种眼神犹如诱惑的火焰,让花想容的心似乎也微微的一动。

        “我从来没有见过她”即墨离不自在地看了眼花想容,有着一丝尴尬,淡淡的走到另一棵的桃花树下,伸出洁白的指拈起一朵细嫩的芯蕊。

        风中,花中,桃花遍野,他似一座浮雕高贵的坚挺着,如刀刻般的脸透着刚毅与坚决,光在他的脸上流光四射,折射着他无限的尊荣与华贵,掩映着他全部的气质与韵味。

        那一刻花想容的心中有种熟悉感飘然而过,只是那抹感觉快得如烟般飘逝,让她无从探究。

        她就这么若有所思的看着即墨离,凤眼迎着艳阳迷离着,如雾如幻。

        夕阳就这么不期而至,如血般的艳红挥洒到他们的身上,让两个看着如仙人般的飘逸,若梦境中的飘缈,诗情画意!

        “你是说你爱上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女人?”终于在极度的静谧后花想容打破了一地的平静,声音带着懒懒的柔绵充斥着这如诗如画的场景。

        “是的。”即墨离坚定的回答,他知道他刚才一丝的动摇了,他的心底似乎有了花想容的存在了,这让他极度的恐惧,不行,他的爱是要给心中的那个女人,在梦里,他与她无数次的缠绵,他要对她负责,他要穷这辈子找到那个心爱的人。

        虽然那抹倩影一直仿佛在梦中,但他知道那不是梦,一定是真实存在的,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去抓住它,驾驭它。

        “那你还答应娶我?”花想容忽然有了些愤怒,他怎么能爱着别的女人却娶她呢?难道他的爱就这么浅薄?难道他想享齐人之福么?

        “娶你是因为我父皇想我娶你!”即墨离回头看了眼花想容,因为刚才的自我催眠让他的眼神又恢复了冷清与淡漠,

        “呵呵,真是好笑,只因为你父皇要你娶我,你就娶?难道你不怕伤了你那心爱的人?难道你又不怕伤了我?我真是不明白!你即然答应娶我却在我面前大谈你心爱之人,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表现你的忠贞不渝么?如果是的话,你应该疾言厉色的拒绝这场可笑的婚姻,而不是在与我浪费时间!”花想容唇间滑过淡淡的讥讽,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说有心上人她竟然不能抑制的愤怒!她甚至没有感觉到她的情绪有点激愤了,她甚至没有意识到她内心似乎是在嫉妒那个在即墨离心中的女人!她知道其实她应该泰然自若,毕竟她没有爱上即墨离,可是她的思想却管不住她的行为,让她冲口而出心的怨怼。

        花想容有点怅然地拂袖而去,她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心底有一丝的难过…。所以她走的有点狼狈!

        “等等,你听我说完。”即墨离想也不想的拉住了花想容的手,手中的柔滑让他心跳加速,但只一下,他如遭重击般的迅速放手。

        “好啊,我拭耳恭听离太子的高见!”花想容愣了愣,他的大手虽然凉得透骨,却还是让她有了些流恋,只是瞬间!

        她站直了身体,看着即墨离,等待着……

        “作为男人我答应的事,我就会做,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会给你荣华富贵,会让你的孩子受到最好的教育与最好的生活,我也可以给你太子妃的头衔,但是如果我有朝一日找到她,请你放开我,行么?”即墨离诚意拳拳的看着花想容,这就是他能想到最好的方法了。

        他知道这么做对花想容不公平,但他没有办法,他的心他的情,都给了心中的那个女人。所以他只能对不起花想容了。

        看着那双真诚期待的眼睛,花想容勃然大怒,这与她想象的不一样,心中似乎有种失落的情绪正在漫延……她忽然苦笑,难道她期待着他说别的么?

        她定了定神,斜着眼看着即墨离,唇角抿着讥讽的弧度 :“难道你不怕我赖着这个太子妃的头衔不放么?”

        “你不会!”即墨离银眸无比坚定的看着花想容,透过眸底能看到他心底的信任!这让花想容的心不由的为他轻颤,她的唇如花瓣微颤,声音变得柔媚:

        “这么相信我?”

        “是的,我相信自己的感觉,你这么一个高傲的人,这么一个奇异的人,必不会委曲自己为了一个虚无的名声而抓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不放手的!而且我相信那个让你怀孕的男人也必然是惊才艳艳的,只是因为某种原因你们不能在一起而已,所以我觉得这个婚姻其实对于我们两来说都是最好的,我们各有所爱,又各自需要成婚,那么我们又何不就…。”即墨离因着花想容突然而来的温柔,那颗本来就不坚定的心也变得雀跃,他的声音也变得磁性柔软,如春风吹过,那一树树的梨花都不由的颤着如雪般的纯柔。

        “嘿嘿,错了,我就是喜欢权势,喜欢损人不利已!喜欢看到虐心虐肺的狗血情节……”花想容迷惑地看着如冰雪初融般的离太子,恶作剧的心思幡然而起,她抿着粉色的薄唇,轻笑着说出了让即墨离心惊胆战的话。

        “不…”即墨离想也不想的用力拽住了花想容,在花想容毫不防备的情况下,花想容一个踉跄扑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胸如更鼓般激烈的跳着,跳得花想容的心也随着他的韵律起伏着。

        她的手正好挡在了他的胸前,那胸上结实弹性的肌肉让她面红耳赤不知所措起来。

        那淡淡薄和香气带着他身体的热力瞬间侵入了她的五官,她敏感的鼻腔竟然贪恋着这份香气,她似乎有了些沉醉,明明是要推开他的,却变成了依偎。

        怀间的温香软玉,清清茶香似乎开启了即墨离从未有过的*之门,他愣了一下,明知道这是不应该的却舍不得那柔若无骨的绵软,那种感觉似乎已是存在骨血里千年之久,让他禁不住的沉沦。

        一阵清风吹过,桃花飞扬。落在他们的头上,落入两人的脸上,两人都惊跳了起来。

        同时推开了对方。

        “色狼…”花想容脸红了红,随口丢了一句,急急的跑了,那一刻她是天下最纯净的花!

        即墨离怅然若失后又懊恼万分,他又错了,他竟然又受到了花想容的诱惑,失却了心底的坚贞。

        猛得他浑身冰冷,手起间挥断一棵桃树,桃树带着一树的粉色飞了出去,漫天花舞,本该是美不胜收的仙境仙幻却被即墨离铁青的脸色所破坏了所有的唯美。

        他怒哼了一声,心里坚定道:“这是最后一次!”

        说完他踏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出了百花园。

        一日之间,花想容从无才无德无貌的四小姐成了天启中最耀眼的女人,坊间传言,花四小姐,才比天高,德比山高,貌似天仙。

        “貌似天仙?”花想容抬起透明的指轻划过脸上的五颜六色,摇头轻笑,镜中的人儿虽然有着一对似水剪瞳,即使在摇曳的灯火下看得不甚分明,但与美人却也是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更莫说是貌比天仙了。

        唉,这就是舆论,能把你踩到十八层地狱,也能把你送上九天云宵!

        “花小姐正在顾影自怜么?”男人悠扬的声音带着戏谑与调侃,冷清中带着不易觉察的温度。

        “你怎么来了?”花想容的手僵了僵,对着摬中出现的一个颠倒众生的脸作了个鬼脸后,状似不解的问。

        “聪明如你,怎么能不知道我会来呢?”男人轻笑一声,冰凉的指抚上了花想容的脖间,如蛇般滑腻,似冰雪般的冷寒,只是指尖似乎透着一股灼伤的热力渗透了花想容的皮肤传到了她的血液中。

        让她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对她有着掠食的侵略性。

        她一回首,欲打下男人的手,却被男人以更快的速度逼得半躺在桌上,男人坚硬无比的身体毫无空隙的贴上了她。

        他的唇带着肆意的狂妄在离她的唇半寸处停留,紫色的瞳仁中全是野性与冷酷的火焰,那紫水晶般的眼中流荡着岩浆般的热力,纷纷侵蚀着花想容的神智。

        他深深的望入她的眼中,鼻息沉沉的扑入她的鼻腔,与她纠缠。

        “喂,西门王爷,这世上都道西门王爷冷情绝性,不近女色,没想到传闻根本不实,在我眼里西门王爷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色狼…。”花想容用力的推挤着将身体全部重量都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结果那男人纹丝不动,不禁让她又是沮丧又是气馁。

        “传闻向来不可信,你又不是不知道!”西门若冰似乎根本没有听出花想容的讽刺,他微微一笑,将身体与花想容更是契合,甚至通过胸前的肌肉能感觉到花想容的心脏失律的跳动,看着她皮肤下一抹嫣红慢慢的透过白晰涌了上来,他的喉间竟然滚动起来。

        他本来只是逗弄一下她,可是没想到却又被她勾引了去,似乎身体变得灼热起来,

        花想容与他如两个连体婴儿般的紧密着,即使是隔着衣服也能发现他的变化,她更是灿若晚霞,心中暗自腹诽:“传闻真是害死人,不是说他不近女色么?可是自己与他接触了三次,除天今天在百花园内他表现的如传说般冷寒无情,其余二次就跟色狼似的,根本就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种马!

        ”想什么?“西门若冰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扭过她的下巴,不高兴她的神游,指尖的力量逐渐加大,在她白晰如玉的小巴上捏出了一个淡淡的阴影。

        ”我在想…。“花想容抬起脸对着西门若冰甜甜的一笑,笑得媚眼如丝, 风情万种,她伸出手指轻刮着西门若冰高挺的鼻梁,忽略了指尖的柔腻,掩住心底的一丝悸动,大眼闪烁着兴味的光,将粉红的唇瓣往西门若冰的唇间凑去,就在两唇甫接而未接时,嗖的停住,吐气如兰,清清茶香带着诱惑的味道钻进了西门若冰的鼻间,若有若无的勾骚着他的感官,她的声音带着淡淡的调侃浸入了西门若冰的耳内:”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花想容的语调不是寻问,而是肯定!那淡淡的戏谑让西门若冰浑身一震,他攸得放开了花想容,仿佛躲瘟疫一般退后了数步,浑身瞬间冷寒如锋,那紫瞳折射着飞雪飘霜。

        ”你真是太看得起你自己了,我西门若冰能这么轻易爱上一个女人?而且还是一个丑女?“西门如冰的语中不掩轻视与鄙夷,而事实上只有他知道他刚才是多么的震惊!

        他居然被她看透了!

        他这么一个冷情绝性视女人于无物的人居然为女人心动了!

        那夜灵泉中,他看不清她的脸却为她动了情,这是他二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情况!

        在百花园内,看到夏候殇云对她兴味盎然他怒!看到离太子对她冲冠一怒,他更怒!而刚才他本来只是存着戏弄的心思与她亲密无间以报复她那晚的欺骗,却被*裸的看透了,他狼狈!

        是的,他不能欺骗他自己了,他沉沦了!

        爱一个人就这么简单,瞬间的心动,永远的牵挂!

        所以他恼怒,愤恨,怒自己多年引为以豪的自制力在她面前崩溃,恨她竟然这么敏感的感觉到了他的心,他堂堂一国战神怎么就这么轻易的爱上了一个女人呢?而这个女人居然还看不上他!这让他如何不恼,如何不气!

        他当然不能让她嘲笑,他瞬间武装了自己,冷嘲热讽起!

        他用外表的尖刺来掩饰他内在的心虚!

        花想容见西门如冰终于变得正常了,心中吁出一口气,全身放松了下来,刚才她是兵行险招,眼见着西门如冰眸间火焰越燃越烈,眼见着那日温泉一幕又要重演,所以她干脆迎合上去,并用话刺激他,果然,他是这么心高气傲的人,从来视女人为无物的人,定然是不会承认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何况这个女人还丑不堪言,还怀着别人的孩子。

        果然,她的计谋奏效了。

        她的神情波动自然逃不过西门如冰的眼神,他的眼底滑过懊恼与微怒,眸光紫色幽幽,薄唇中逸出冰冷的话”你是不是很得意,你又胜了?“

        ”呵呵,如果你不服气可以再来,反正我的名声也不好听,你又是一个极品美男,有个一夜情也不错。’“花想容当然知道她的小伎俩瞒不过他的眼睛,但是他这么自信的人一击不中,自然不会再度而为,所以她根本也不再掩饰,笑得妖娆

        她的笑明媚了她的脸,连那些纵横交错的痕迹都变得生动灵活起来,仿佛透着一种*欲飞的气势。

        ”哼,你就这么不自爱么?难道什么男人你都要?“西门若冰听了大怒,眼睛瞪得如铜铃般的大,狠狠的射出阴鸷的光。天知道听到她说一夜情,他是多么醋意横生,酸得牙都要掉了!

        ”错了,我也挑,只挑极品美男“花想容不为所动,笑得自然惬意,她慢慢走到桌边,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妈的,*调得口干舌燥了。

        ”什么样的是极品美男“西门若冰一字一顿的从薄如刀刃的唇间蹦出这几个字,如果说他的眼神是刀,估计花想容早就被砍得千疮百孔了。

        ”象你这样的…嘿嘿……。“花想容忽然笑得暖昧,她发现西门若冰虽然强势,但如果被反调戏的话,还是很腼腆的。

        果然,西门若冰听了脸竟然红了红,目光柔和起来,仿佛一块紫水晶掉入水中荡漾着妖治,流光异彩。

        花想容看着眼中的美色,心中嫉妒:一个男人长这么美作什么?

        花想容看着西门若冰白里透红的害羞样,忽然起了逗弄之心,她把刚才的话又接着说了下去,把西门若冰气得一下跳了起来:”象你这样的…。嘿嘿…勉强也算一个吧!“

        ”你!眼光有问题!“西门若冰刚才风和日丽的脸立刻变化多端,乌云密布,他瞪眼花想容,才恨恨的说了声。

        花想容”扑哧“一笑,不再理他。

        西门若冰见花想容对他竟然不理不睬,又暗中生气,闷了半天忽然冷声道:”你取消五天后大婚。“。

        ”理由?“花想容轻轻啜了口茶,神轻气闲的抬眉看着西门若冰,神经病,他以为他是李刚啊?

        ”我要你和我一起倒斗去。“西门若冰狠狠的盯了她半天,才憋出了一句话来。

        ”咳咳…“花想容一口茶没咽下,呛了个半死!

        ”都这么大的人喝口水都不会!“耳边响起嫌弃的声音,但背上却传来轻轻的拍打。

        ”还说我,是你吓着我了,你想我死不用这么别脚的方法吧!一个西陵国的并肩王什么时候穷的要去挖坟掘墓了?“花想容好不容易止住咳,小脸胀得通红,忍不住埋怨道。

        ”如果我告诉你里面有幻灵呢?“西门若冰见花想容止住了咳才放下了手,手中似乎还有花想容的温度,让他禁不住紧紧的握了下手,仿佛要将她的温度深植在记忆的深处。

        ”幻灵有什么用?“花想容假作不解的看了眼西门若冰,其实心里是该死的受到诱惑。作为阴阳师是可以契约幻灵的,幻灵并非拥有生命实体,只是灵兽的魂魄。但威力却是灵兽所望尘莫及的。

        而一般灵兽是不会轻易死去的,可以通过修炼成精幻化成人,修炼得好还能成仙,所以幻灵并不容易找到。

        ”呵呵,你的灵异力已经是九级颠峰,你的斗气也达到九级初级,一个幻灵对你的吸引力相信我不用细说了,你对于我来说就如一张白纸,所以你可以隐瞒世人却隐瞒不了我“西门若冰并不理会她的装乖卖傻,轻挥长袍,潇洒如风的坐在花想容的对面,老神在在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自斟自饮起来。

        ”嘿嘿,“花想容毫无被戳穿的尴尬,她无所谓的笑了笑,:”就算有幻灵也不过是初级的,我有必要为了一个低级幻灵放弃我的终身幸福么?“

        ”哼。“西门若冰听她竟然这么积极于这次的婚姻,脸色一黑,紫瞳里透出犀利的刀光,”你就这么看好你们的婚姻?你明知道离太子心有所属还愿意当这个太子妃?“

        ”你偷听我们的谈话?“花想容秀眉一挑,似笑非笑的看着西门若冰。

        ”知已知彼百战百胜,离太了心有所属我早就知道,何必偷听?“西门若冰一脸的不屑,是的,他是不屑偷听花想容与即墨离的谈话,不过并不代表他对即墨离不了解

        ”那又怎么样?“花想容心动的要死,表面却是云淡风清。

        ”如果我告诉你这个幻灵是尊者级别呢?“西门若冰笑得如冰花晶莹,只是却全无冰雪的洁净,透着无比的邪恶。他很笃定花想容是绝对不会拒绝这份诱惑的。

        ”尊者级别!“花想容一个激动差点把水打翻了,忽然她妙目流转,怀疑地看着西门如冰,:”你为什么不要,你的灵异术应该高于我啊!“

        ”因为那个幻灵是雌的。“西门若冰面无表情的说出一个让花想容要喷的理由!

        这算什么?都说西门如冰讨厌女色,不会连幻灵都讨厌女的吧?

        ”这个理由不让人信服!“花想容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唇。

        ”幻灵修炼成人形爱上幻主的也不是没有,我可不愿意惹一身麻烦“西门如冰一脸嫌弃,仿佛他被幻灵爱上过似的臭屁之极。

        花想容翻了翻白眼,这个西门若冰不但冷感,还自恋,幻灵要是能修炼成形,就是道行十分深厚的,哪能为了凡尘*而爱上凡人?

        真是败给他了!

        虽然花想容很心动,可是她想到即墨轩辕对她的宠爱有加,她如果临阵反悔必会让即墨轩辕丢人的,所以她考虑了一下,还是摇头拒绝了。

        西门若冰见她连梦寐以求的幻灵都能置之不理,登时变得脸色铁青,那俊白的脸上仿佛透着风霜冷露,浑身一股冷气不断逸出。

        ”难道你真爱即墨离到这种地步么?“他的口中不掩醋意,他就不明白了即墨离有什么好,虽然说长得好看点,不过七级斗气,而且还心有所属,为什么花想容会这么死心蹋地?

        忽然他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一把拽住花想容的手,”难道你的孩子真是即墨离的?“

        ”西门王爷,你僭越了,“花想容挣脱了他大手的掌握,淡淡如风,轻轻的斥责。

        ”哼,“西门若冰又是气愤,又是吃醋,脸上变化莫测了一番后,猛得站了起来,拂袖而去。

        等他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停顿下来,语气中带着幸灾乐祸的道:”忘了告诉你,今晚你去看看即墨轩辕吧,也许是最后一面了。嘿嘿,唯有万年火精能救他,如果你想救他,就来找我……。“

        ”你说什么?“花想容本来只是懒懒的看着西门若冰气急而走,听到他的话,一下惊跳起不,差点打翻了桌上的茶杯。

        这一定是西门若冰的伎俩,捉弄她的,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可以一会就要不行了么?

        可是西门若冰却不再理她,如风般消逝于夜空中,唯有淡淡铃兰香幽幽然然的飘散在空气中。

        花想容咬了咬唇,想了一会,终究还是不放心,她也冲入夜中,与幕色融成一体。

        天启的皇宫里,即墨轩辕的寝宫里,即墨轩辕正裹着无数条的被子,躺在床上,可是即使是这样,他的全身还在不停的打着抖,他的头发上,眉毛上,满是白霜,他的唇紫得深邃,似乎他哈一口气都能把空气冻成凝露。

        他本来气宇宣昂,英俊威武的脸变得憔悴,颓败。

        ”父皇…。“即墨离银眸里全是担忧与痛苦,如破碎的镜子,流动着满眶的斑驳银光,他再次催动斗气,为即墨轩辕渡气,可是即墨轩辕还是冷得牙齿直打战。

        ”离儿…。苦…了你!“即墨轩辕冻得惨白的脸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除了眼睛还能自如的转动,他的手脚已经没有办法移动了。

        ”父皇,我一定会为您找到万年火精的。“即墨离满眼的阴郁,语气却十分坚定。

        ”傻孩子…。万年…火精…。哪这么…。容易找的?“即墨轩辕语不成声,每说一句话都似乎要费尽他全身的力量。

        即墨离本不想让即墨轩辕说话,可是他又怕不让即墨轩辕说的话,即墨轩辕就此一睡不起了,这次的寒毒发作比往常都利害,而且来势汹汹全无半点前兆,他已经筋疲力尽了,所有的斗气全都输入了即墨轩辕的体内,可是却还是没有渡过危险的迹象,

        这不禁让他忧心仲仲,他怕,怕他父皇这次熬不过去了,在这皇宫里,父皇是他唯一的亲人,唯一疼他的人。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的大限将到了,即墨轩辕倒变得十分的平静,他的脸上表现的非常的平和,他疼爱的看着即墨离,仿佛永远都看不够般,让即墨离知道,原来父皇也是极其爱他,他却还可笑的曾经吃花想容的醋。

        ”离儿,好好…。待她…。“即墨轩辕如临终托孤般殷殷期待地看着即墨离。让即墨离一愣,心中悲凉,他狭长的眸中滴下了一滴泪,点了点头,似玩笑般道:”原来父皇你的心里还是最喜欢她!“

        即墨轩辕艰难的笑了笑,眼中溢满了慈爱,:”傻小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父皇怎么…。会不疼…。你呢?她是…好孩子,你以后会明白的!“

        终于气喘吁吁说完了一句话,即墨轩辕只觉全身力量都抽干了。他无神的眼看着空中,忽然眼睛一亮,脸上绽开了向往的笑容:”你…来了…“

        即墨离悲情的看着即墨轩辕越来越黯淡的眼神,身上的温度越来越冷,身体越来越硬,失声痛哭起来。

        他的哭声似乎惊醒了即墨轩辕,那瞬间似乎有力量回归了,即墨轩辕竟然艰难地抬起了手,他如冰块般僵直的手摸上了即墨离的头发,即墨离的发上立刻结了一层寒霜,宠爱的看着即墨离,笑道:”痴儿……“

        话说到一半,手却……却无力陡然落了下去…。

        ”不…。父皇!“即墨离惊恐的大叫,他快速去抓即墨轩辕的手,他不要,他不要成为孤儿,他不要这么年轻的父皇就此离开,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这么残忍的对待他,让他幼年失母,刚成年就又要失父?为什么?为什么平时都是一年发作一次,今年却发作了两次?他恨!恨当年下毒的林妃,恨南越找了个酷似萧瑟瑟的林妃来毒害父皇,他恨不得鞭尸,可是这一切都不能挽救他最爱的父皇。

        就在他的手快要拉住即墨轩辕的手时,一只素白的手比他更快的抓了即墨轩辕的手。

        ”谁?“即墨离大惊,居然有人在他毫无觉察的状况下接近了即墨轩辕,他想也不想,挥拳如刀,一下打在了来人的胸前

        感谢筱漠漠小妹妹的花花(5朵)感谢dujuannuanse的花花(10朵)感谢璃殇渝縵小美人大钻钻(1颗)感谢白雾96541小可爱的大钻钻(3颗)花花(3朵)感谢nikita0523小萝莉的大钻钻(1颗)花花(6朵)感谢loveless323小宝贝的大钻钻(1颗)

        太丰盛了,群么么。今天我高兴,继续万更。嘿嘿。

        ------题外话------

        推荐遇见未知的文和(逗宠俏王妃)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1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