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六章 悔婚

第五十六章 悔婚

        “谁?”即墨离大惊,居然有人在他毫无觉察的状况下接近了即墨轩辕,他想也不想,挥拳如刀,一下打在了来人的胸前

        胸前的软绵让他一惊,力量并未用实就收回了手,定睛一看,竟然是花想容。

        “扑”花想容摇了摇身体,唇间喷出一口鲜红的血,如天女散发般的飞撒开来,朵朵落樱。

        还好即墨离的斗气基本耗得差不多了,否则花想容正把全部的斗气注入即墨轩辕的体内,她全身犹如一个全然不会武功的人,被即墨离这一掌非马上毙命不可

        还好,只是受了些微的轻伤。

        “你…。”即墨离大惊地看着花想容,愣在了那里,但他马上清醒过来,将掌贴于花想容的后背,将仅有的斗气给她疗伤,心中有着难以言喻的痛。

        不知道是心痛花想容的伤,还是痛恨自己的鲁莽。

        他忘了一切,忘了问花想容为什么会出现,甚至忘了问花想容怎么会有斗气。

        花想容目不斜视,手紧紧的抓着即墨轩辕,将内力如泉涌般的输入他的体内。

        只一会即墨轩辕脸上的冰霜都化为点点水滴,顺着脸滑了下来,那冻得发紫的唇变得越来越白,渐渐的恢复粉红的颜色了。

        即墨离看到这样的情况心终于放了下来,这才目不转睛的看着花想容, 又是她,她到底有多少秘密?怎么一日之间她似乎变了一个人!

        即墨轩辕本来已经沉入了无边的黑夜,夜中他似乎看到了心爱的人儿正在遥远处对他浅笑嫣然,他正准备飞奔而去,却被一股大力拉了回来,浑身开始变得暖洋洋,身体变得又有力量了。

        他睁开了眼睛,入目的却是微带倦容的花想容,

        “想想,是你救了我?”即墨轩辕虽然是疑问的口气却是十分的肯定。他就知道花想容总是如当年的萧瑟瑟一样让人惊奇,出乎人的意料,只是她莫要象她娘一样红颜薄命就好了。

        “皇上,我只是暂时压住你体内的寒气,真正要根除还是需要对症下药。”花想容看着被病魔折磨的面目全非的即墨轩辕一阵心痛,早上他还意气奋发的样子,才几个时辰,却差点魂归黄泉了,真是人生如戏,变化无常。

        这时花想容对西门若冰还是有了感激之情的,要不是他,也许她就要错过了救即墨轩辕了,这将会给她带来无比的伤痛!永远不可磨灭的悔恨!

        “对症下药!唉,谈何容易……”即墨轩辕苦笑了笑,他的眼中流露淡淡的迷茫与无望的凄凉,不过稍纵即逝,他慈爱的目光看向花想容,笑道:“你这个坏孩子,我差点就见着你娘了,你却把我给拉回来了。”

        “皇上,就你现在长这么丑,你以为我娘愿意见你啊!”花想容没好气的白了眼即墨轩辕,心中却泛着酸意,即墨轩辕总是为着她着想,让他走后她伤心,还苦中作乐的开解她。

        “嘿嘿。”即墨轩辕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他自嘲道:“就怕等老了更丑了,她更看不上我了。”

        “胡说八道”花想容生气了,她怎么能让这么一个疼她入骨的人从此与她天人两隔呢!

        “皇上,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就算是阎王爷也不敢收你。”花想容从容自信,眉眼中透着坚定守护的决心。

        “嗯,好,听想想的。”即墨轩辕宠溺地看着花想容,透着慈爱,那温柔的目光让花想容如沐春风,有父亲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即墨离在一边虽然默不作声,但眼中的冷寒却是越来越盛,说什么无才无德,却胸有千壑,说什么废材一个,却一鸣惊人,说什么天生无斗气,却拥了他所不能探知的力量,她到底隐瞒了多少他所不知道的东西,忽然他感觉到苍白无力。

        原来他始终没有父皇的敏锐感觉,原来父皇早就知道了花想容的异能,怪不得父皇对她青睐有加,刚才那充满父爱的笑容还只是对他一人绽放,等花想容一来却马上把他这个亲生的儿子忘了个一干二净。

        有什么的?不就是智谋百出一点么!不就是拥有灵异术么!不就是有深不可测的斗气么!可是他才是亲生的骨肉啊!

        即墨离的脸上阴晴不定,又是气花想容的欺瞒,又是不满即墨轩辕的偏爱。其实他倒错怪了即墨轩辕,即墨轩辕就是无条件的宠爱花想容,无论她是废才还是天才!

        “皇上,我想解除婚姻…。”花想容见一个身强力壮的英俊男人只一会就被病魔折磨的如此颓然,心中大痛,更坚定了她的决心,反正她与即墨离也没有感情,当初同意成婚,主要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名份,现在她一日成名,所有的光环都集于她的头上,相信她的孩子也不会再受到歧视了,而且就算孩子受到别人的指点,在她看来都不比上即墨轩辕的命重要,所以她决定了,毁婚。

        “只要你想,一切都行。”即墨轩辕睿智的眼睛看着花想容,似乎海般深邃,如海般包容着花想容,他不问原因,只一句话让花想容感动的泪流满眶。

        这就是父爱,父爱无敌!

        “谢谢…”花想容有些哽咽,太子妃毁姻不但是太子的奇耻大辱,而且还是国耻,这将让天启在众国内抬不起头来的,可是即墨轩辕却同意了,毫不问情由的同意了,只是因为他想花想容幸福.

        当初他逼着即墨离娶一个败德无颜的花想容,是为了她幸福,如今他又毅然放飞了花想容。还是为了花想容的幸福!

        这怎么能不让花想容感动的热泪盈眶,在前世从来没有一个人对她这么好,把她当作一个宝贝捧在手心,原来被宠爱是这种的幸福。

        “想想,对于我永远不要说谢,嫁离儿,你是我的孩子,不嫁你还是我的孩子,永远是我最宝贝的小公主。”即墨轩辕的手擦掉了花想容的眼泪,在收回手顺手拧了拧她的小瑶鼻,溺爱的笑着。

        “我不同意!”即墨离的银眸全是受伤的破碎,他有点失控的看着即墨轩辕,全无往日的冷静:“为什么?父皇!为什么你要同意?我才是你的儿子,你却事事姑息她,让她为所欲为,如果你答应了,他国将怎么看我?好吧,即使在你的心里,我并不重要,可是他国会怎么看待我国呢?”

        即墨轩辕抱歉的看着即墨离,他知道作为父亲他是过份了,作为国君他是愧对子民了,可是作为想想的长辈,他舍不得想想受到一点的委曲。

        “离儿,对不起…。”即墨轩辕有点伤感的看着失常的即墨离,他知道这事对即墨离打击太大了,不是因为花想容的悔婚,而是因为他对这件事的态度,他对花想容毫不保留的宠爱让即墨离无法接爱了。

        “我不要听对不起!”即墨离大吼了一声,冲了出去。背影透着孤冷的寒意。

        看着即墨轩辕的心痛,伤感,落莫,花想容也心疼了,她帮即墨轩辕掖了掖被子,柔声道:“对不起,皇上,这件事我会解决的。”

        她如风般飘了出去

        即墨轩辕看着空空的屋子,脑中空白一片,半晌他才叹了口气,无力道:“瑟瑟,我该怎么办?”

        空中似乎有一个恬静的小脸正对他温柔地笑。

        “为什么?为什么?”即墨离疯了似得打着一园的桃树,那桃枝纷飞横扫,所有的花瓣都带着凄泠的零乱飘飘洒洒的飞舞着,那幕般倾泄而下的桃花中,即墨离颠狂泪流,他全无章法的挥舞虽然狼狈,但竟然透着孤傲的高贵气息,只是那份从身体内心发出的孤单落寞让人看了心痛不已。

        “即墨离!”花想容想也不想的伸手抓住了即墨离,制止他的毁灭性破坏。

        “请放手,瓜田李下的,莫要毁了花小姐的名声!”即墨离被花想容拉住了身体一僵,从疯狂中清醒过来,他黑着脸恨恨的甩手,欲甩掉花想容揪着的手。

        只是却被花想容紧紧抓住,始终甩不掉。

        他挣了一下,也不再坚持,却背对着花想容不再理她。

        这个女人玩父皇于掌股之间,却又来到他面前显摆么?

        一地凋泠中,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任夜风吹散了两人的发,在风中吹得飘然,吹得互相纠缠,似乎预示着两人纠缠不清的未来。

        终于…。

        “扑哧”花想容轻笑出声,语气中带关嘲弄:“你一个男人不会这么小心眼吧?”

        “你说什么?”即墨离回过头来,恶狠狠的看着花想容一副神情若等闲的惬意样,那眼中还*裸的嘲笑。

        “皇上对我好,你受不了了,吃醋了呗!”花想容故作不屑嗤之以鼻。

        “胡说八道,我一个大男人难道会为了这样的事争风吃醋?”即墨离有种被看透的尴尬 ,但他的骄傲却让他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不是最好。”花想容立刻打蛇随棍上,“那你又有什么可抱怨的?”

        “有什么可抱怨的?花小姐,亏你能说出这种话,你难道不知道你的临时毁婚会造成多大的影响么?”即墨离有种要杀死这个女人的冲动,他咬牙切齿的说着。

        “有什么影响?不过就是你少了一个太子妃而已。”花想容满不在乎的笑了笑。

        她是故作轻松,她当然知道这件事会带来的影响,会让天启成为别人的笑柄,说天启太子被丑得吓人的女人嫌弃,嫌弃也还罢了,却这么明目张胆的抗婚还依然活得有滋有味,这不蒂是挑衅皇家权威!

        可是为了即墨轩辕,她什么都敢做,这个世界就是强者为大,流言只会是一时的,只要国家强盛了,那些流言到时就会不攻而破,所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天启站在世界的顶端,让众国仰视。

        “少了一个太子妃而已?”即墨离恨不得掐死这个云淡风清的女人,她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不知道这毁婚的后果?

        “嘿嘿,你为什么这么激动?你应该如释重负,你终于可以完整的守侯着你心中的爱人,无论是你的身体,还是你太子妃的位置,这样不正好趁了你的意么?你可以将你完整的交给你最爱的人,所以你应该高兴!你不用太感谢我了。嘿嘿。”花想容有些无耻的笑。

        即墨离听了心头一动,是啊,他为什么这么激动,这么难以忍受?他是一直讨厌这场婚姻么?只是因为父皇对花想容喜欢,所以他才勉强答应下来的。现在花想容提出了退婚,他应该高兴才是的!他可以守着最纯真最美好最真诚的所有留给那心爱的人了。

        可是为什么他心中总是隐隐的酸楚,淡淡的失意?

        难道真的只是为了父皇的偏心?还有担心天启的颜面么?

        他向来我行我素惯了,何时变得这么懂礼守法,这么在乎世俗的眼神?

        他有点凌乱了。

        在风中,在衣袂翻飞中,他的思想在飘动,似乎有一些莫名的东西正在变质,正在发酵,正在控制着他的行为。

        他有点徬徨,有点失措,有点害怕,有点担心,他狠狠的将手砸向了一个石头,血一下渗出了他的皮肤,在石上留下斑斑点点,艳如红梅,那殷殷而开的血迹让他的神智变得坚定。

        他冷冷的回过头,看着闲敲棋子看落花般悠闲的花想容,那抹无辜自信的笑刺痛了他的眼。

        “哼!”他甩袖而去,潇洒如风,如行云流水般的流畅,转身而去。

        花想容看着即墨离,心中吁了一口气,即墨轩辕宠她,疼她,她不希望他们父子为了她而失了和气,还好即墨离毕竟是即墨离只一下就想通了。

        现在解决了大婚的事,接下来就是西门若冰了,想到西门若冰这么个阴晴不定诡谲异常的男人,她不禁一个头两个大。

        按耐住心头的沉重,终于她咬了咬牙往灵泉的方向奔去。

        “你来了…”西方若冰带着戏谑的轻笑惊醒了正在沉思的花想容。

        花想容用手掬起一把清泉,无意识的晃动着,并不理西门若冰。

        淡淡的氲氤下,看不清西门若冰的脸色,但从身边微微的寒意,花想容知道他必定是生气了,生气她对他的不理不睬。

        “女人,这是你第二次弄脏我的水了。”西门若冰孩子气般冲了过来,恶狠狠的从水中抓起花想容的手。

        她的手滑腻暖湿,让他有点不舍得放下。

        “喂,便宜占够了吧,可以松手了。”正在西门若冰作着天人交战,想着放还是不放时,花想容戏侃的声音让他如被蜂蛰似的迅速放下了她的手,掌中的空虚留下了淡淡的惆怅。

        “想通了?”西门若冰靠在假山上,他一身便服随意舒适,宝蓝的天蚕丝衣透着柔美的光泽,映衬着他白如凝脂的肤色,微卷的发有几缕飘荡在风中,演绎着撩人的性感,犀利如刀的眼神在夜色的掩映下变得柔和,就象浸润在雾色中的紫水晶,泛着神密的诱惑.

        “有便宜不占那是傻子。”花想容随意的笑了笑,走到一处低矮的山石处懒懒的坐了下来。

        红酥手随意的揪起了一根青青嫩草,草上幼细的软绒让她禁不住心中一动,她举起小草放入唇间,一首悠扬的卡萨布兰卡流响而出。

        夜静了下来,风停止了吹动,水声变得低吟,甚至连呼吸也变得更是轻盈,

        西门若冰就这么定定地看着花想容,看着这个女人全身心的投入了音乐的殿堂,那凄美如风的音乐感觉了他,也震憾了他,而她却让他迷惑了,她到底是怎么样的女人?

        时而纯真,时而狡诈,时而狠毒,时而善良,时而悲天悯人,时而冷酷无情,是什么样的环境造成了这种性格的女人?

        花府么?

        他轻笑,笑得不屑,花飞扬虽然深藏不露,但却是对花想容爱若性命,对于她除了宠还是宠,绝不会养出这么一个坚韧的女儿来。而且她身体中深埋的血腥与狠戾也绝不是花飞扬所拥有的。

        所以他有深深的怀疑,这种怀疑让他更是好奇。让他迫不及待地想了解她,可是他却发现他每对她多了解一分,他就沉沦一分,为了她,他可以无视世俗的眼光,可以不在乎她曾经的过往,可以不在乎她肚中的孩子,只是希望能每天看到他。

        在他的懊恼,期待,探索中,花想容吹完了这首曲。

        “好听么?”花想容轻轻的问。

        “嗯,好听。”西门若冰不再夹枪带棒的语气让花想容意外的看了眼他,她还以为他会嘲弄一番呢。

        “不过,以后只准吹给我一人听。”西门若冰随即而来的话,让花想容差点被口水呛着。

        这算什么?撒娇么?

        看着这个高自己一头的男人,那生人勿近般的脸上流露着初入恋爱般的迷茫与欢欣,花想容的心沉了沉。

        主啊,难道这个冰块男人真的爱上自己了?不要啊,这个男人有着极强的占有*,她可不想招惹他!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看着花想容逃避的躲闪眼神,西门若冰有着不爽。他皱了皱眉看着花想容。

        “嘿嘿,没啥”花想容讪讪地笑了笑,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对了,你说的那个墓在哪里,是谁的墓?”

        “在万尸谷。”听到花想容问话,西门若冰恢复了冷静,他正色的回答。

        “万尸谷?”花想容沉吟,听这名字就知道里面尸横遍野,鬼怪纷乱,埋在那里的墓主定是非同寻常,看来前去道路坎坷。

        “那个墓相传是千年前的定国候,当年一统东大陆的威名赫赫,功勋卓越的定国候独孤傲天。”西门若冰脸上有了丝凝重还有敬重与仰慕,让花想容的心也跟着沉重起来了。

        “那个幻灵是怎么回事?”花想容心中一动,尊者幻灵必不容易死去的,唯一一个原因就是殉主而死的。

        “血麒麟是独孤傲天的坐骑”西门若冰淡淡道

        “你疯了?你盗了人家主子的墓,还要它臣伏于你?花想容怀疑地看着这个肆无忌惮的男人,真是疯狂,虽然她在前世当阴阳师,也经常帮人看风水盗墓,但还好碰到的都是一般的魂灵,她能轻易解决。

        可是这个墓却完全不是那回事!

        一个能让西门若冰敬仰的人必是顶天立地的男人,必是身经百战,杀戮穿梭中走来的男人,那么这个人的灵魂必是十分强大的,而且征战南北一统江河的男人必是浑身杀戳之气,他的魂灵气场也是非常坚强,他在死后肯定是不会进入轮回而流恋于人间,那么这个男人肯定是一个千年大棕子,一个千年大棕子就不易对付了,弄不好连命都会搭进去,居然还有个幻灵。这幻灵生前了忠于主人的灵兽,死后更是为主人看守陵墓,谁要是敢动歪脑筋,就这个幻灵都可以把人撕成碎片,让这人永世不得超生。

        ”怎么?怕了?“西门若冰笑,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让这个女人怕的事。

        ”费话,你不怕啊?“花想容没好气的白了眼西门若冰,她又不是金钢不坏之身,她也是人好不好?

        ”我不怕。“西门若冰笑着走到了花想容的身边,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手自然的挽着她的肩,让脸埋在她的脖间,有点贪婪的吸取着她身上淡淡的茶香。”有你在一边我就不怕“

        温暖的鼻息带着铃兰清香喷在花想容脖间,让她又痒又麻,鼻间男人的体香又扰乱着她的心神,

        她瞪了眼这个死皮赖脸的男人一眼,欲推开他,却被他强势的搂住,一动不能动,无奈之下,她叹了口气:”西门王爷,你难道不知道男女有别么?“

        ”我只知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西门若冰轻笑一声,将唇凑到了她的脖间,变本加厉的轻啮着,引起花想容皮肤上阵阵的轻颤,身体也变得异样起来。

        西门若冰在听歌的那瞬间,他知道再也离不开这个女人了,他不应该再强调了,不想再为了什么面子而放弃了,因为他忠于他的心,他的心总是随着这个女人起伏跌宕,既然这样,不如顺应心意,人生一世,转眼即逝。今朝有酒今朝醉,莫使金樽空对月。

        ”你…。“花想容对着西门若冰怒目而视,回头却不小心亲到了他的耳上,唇间柔软的肉感,让她的脸更红了,她有点讪讪的转过了头,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灵泉。

        ”扑哧“西门如冰忽略的耳上刚才瞬间的悸动,他笑如莲花,紫眸流光闪动,如天边走来的仙人不染一丝的尘埃。而他的话更是带着淡淡的暖昧”我喜欢你亲我…。“

        ”神经病…。“花想容面红耳赤的盯着灵泉,不敢再回过头了。

        ”为什么这么专注地看着灵泉?要不我们一起洗洗?“西门若冰看着花想容连脖子都红透的肌肤,内心一热,想到那日水中的*,不禁嗓子低哑,透着沙沙的性感,诱惑着花想容的心神。

        ”你简直就是色狼。“花想容想到那日差点就*在此,脸更红了,横眉冷对地嗔骂

        ”哈哈,你想什么啊?我只是认为今夜月圆,泉下灵气充沛,正好用以练功,你却想歪了。“西门若冰大笑,他发现花想容狡诈也好,狠毒也罢,但却是极度容易害羞的。

        每次看到她的耳垂红得如一滴鸡血石般的透亮,就让他禁不住的想上去啮咬。

        ”你…真是…。“花想容又气又恼,不知道如何面对这种脸皮极厚的家伙,她的前世没有接触过异性,所以对于男女之间的事不知道如何处理。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还是想想去古墓的事吧。“西门若冰见花想容脸嫩,有要发作的样子,忙见好就收地打起圆场。

        ”嗯,这千年棕子不好对付,我们是得想个万全之策。“花想容听到讲专业的东西立刻变得肃穆起来。”不过你为什么一定要挖他的墓呢?“

        ”你听过阴兵的事么?“西门若冰谈到正事倒也一本正经起来。

        ”阴兵?“花想容凝神的想了一会,才缓缓道:”小时候倒是看过,不过没有仔细的看,所以并不是十分的了解。“

        ”那个定国候死后灵魂不散,在地府召集了无数的阴兵,当年他为人为帅时就深受士兵的爱戴,在军中威信极高,死后,那些士兵的阴魂也为他所用,并誓死效忠于他,成了他手下的阴兵,而且这些阴兵的队伍越来越壮大,已经有危害阳间的趋势,所以此次我去一定要将他的令牌给找出来,免得将来他为祸人间。“

        ”一个号令牌有什么用?“花想容奇怪的看了眼西门若冰。

        ”那个令牌上阴兵的魂息,所有的阴兵只听令牌的命令。“西门若冰倒也不瞒花想容,微微一笑解释道。

        ”你确定你只是想防患于未燃?“花想容可不会被他的美色所迷,所谓无利不起早,西门若冰又不是什么高尚的伟人,怎么可能做这种损已利人的事呢?

        何况这一不小心还可能搭上一条命的事?

        ”你这是什么意思?“西门若冰脸色一变,变得极为难看,不知道他是因为心机被识破还是不被花想容信任才变得这般的冷寒。

        ”我只是用常理推论,你不用这么激动。“花想容冷冷地看了眼西门若冰,声线也似在冰窖中冻过。

        ”不知道花小姐的常理是什么?“西门若冰轻轻的直起了身体,走到了泉边,伟岸的身躯显得有些落莫。

        ”军令如山,自古亦然,西门王爷也是带兵的人,这点想必比我更是清楚,所以我当然会认为王爷要这块令牌可能是为了一已的私利。“花想容不为所动,她也站起了身体,直直的看着西门若冰的背影 。

        不是她太小心,她也怕,怕西门若冰得到这块令牌后会不利于天启!

        ”继续。“西门如冰并没有回头,只是声音有着破冰碎裂的狠戾。

        ”谁得令牌谁就能号令阴兵,我只怕到时王爷利用阴兵从此称霸东大陆了。“花想容冷笑了一声,转身而去。

        西门若冰沉默了半晌,才在她快离开的无影无踪时,悠悠说道:”原来在你的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语气中透着苍凉与悲愤。

        花想容愣了愣,飞快的射了出去,只一会无影无踪。

        ”其实那块阴兵令除了异世血激活才能为阳世人所用,任何人得到只是一块废铁。“直到花想容走得无影无踪时,西门若冰才悲哀的低吟。

        ”爹爹…“花想容才回到房间,就看到花飞扬正坐在她的外屋看书,灯下,他聚精会神地脸上流淌着雍荣优雅的气度。整个人坐在那里,仿佛溶入了周围的环境,宁静飘逸不染纤尘,皎皎如空中孤月一轮,散发着柔和的光泽。

        ”想想“花飞扬抬起了头,漆黑的眸间是高贵地不容忽视的光芒,还有淡淡的宠爱。

        ”这么晚了,爹爹有事么?“花想容很奇怪的看了看花飞扬,随手拿起他刚喝过的杯子咕噜的喝了一大口,唉,被西门若冰调戏的口干舌燥。

        想到西门若冰最后的话,花想容喝水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花飞扬本来一直看着花想容,见她脸上一会忸怩一会黯然的样子,心也跟着起伏不定。

        ”怎么了?“他担忧的问。

        ”噢,没什么,爹爹。你这么晚找我有事?“花想容摇了摇头,她这是怎么了,就这么轻易的被西门若冰的话打动了?

        ”今晚你去皇宫了?“花飞扬见花想容不想多说也不再追问,遂转移了话题。

        ”嗯,爹爹,我已与即墨离解除婚约了,我要去找万年火精。“花想容星眸中闪烁着坚定,她想明白了,不论西门若冰是什么样的心思,但为了万年火精,她也要去勇闯虎穴。

        ”唉,万年火精,谈何容易?我这些年一直在外寻找都未曾找到它的踪迹,明年再找不到的话……“花飞扬听了眼神暗淡下来,如珍珠蒙尘,透过他的眼看到眼底深藏的悲痛与绝望。

        即墨轩辕虽然与他年纪相差几岁,但他们之间的友情是比海还深,平时打打闹闹倒是惯了,即使是当年追求萧瑟瑟也是各凭本事,失败一方也是祝福另一方。这种情谊是世间少有的。想到好友即将与他天人永隔,他是如何不撕心裂肺?

        他想到今晚就害怕恐惧,要不是想想及时去皇宫里救了即墨轩辕,那个贵而不凡气宇宣昂的男子从此就离开他的生命了!

        他忽然全身发冷,十几年前瑟瑟离开他走了,他痛不欲生,现在最好的好友又要离他而去,让他如何能承受又一次的打击。

        有时男人之间的友谊是不用说出来,是深埋在心底的。

        ”别太伤心了,爹爹,“花飞扬的无助,悲痛,眼眸间流荡的绝望气息,让花想容看了心痛如绞,她伸出手,将花飞扬的脑袋抱在怀中,互相吸取着彼此的温暖。

        脸上的温润软绵让花飞扬从悲痛中得到了安慰,得到了力量,他闭上了眼睛,有点贪婪的吸取着这份暖意,虽然他坚强,虽然他强势,可是他也疲惫,他也有软弱,他也需要一个怀抱让停下来喘口气,

        这些年他一年之中半年在外,说是逃避情感,其实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找万年火精,但是找了十年却仍是音讯全无,希望渺茫, 让他如何不累?如何不苦?

        身体的苦累与艰险都不是太重要的,主要是心累心苦,心中没有希望就活得悲惨。

        ”爹爹,我知道万年火精在什么地方了。“花想容从未想到这么一个神采飞扬的男人也有软弱的时候,当他靠在她的怀中时,激起了她母性的光辉,更是引起了她的怜惜,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啊!

        为了心爱的女人,他坚守住自己的心与身体!

        为了深厚的友情,他十年如一日的千山万水!

        如今他绝望,他困苦,他俊美的面容全是疲倦的苍桑,让她如何不怜?如何不疼?

        ”你说什么?“花飞扬听了眼睛变得清亮,他的头猛得抬了起来,唇若有若无的擦过了花想容的胸前最高处,那淡淡茶香一下顺着鼻腔钻入了他的血液里。

        他愣了愣,才如遭雷击般推开了花想容,手忙脚乱的去倒茶,希望借此掩饰住满脸的赤红与狼狈。

        他想他一定是疯了,他居然这么亲密的抱着想想,甚至心中有淡淡的涟渏划过!

        花想容见花飞扬狼狈不堪的手抖个不停,却始终斟不进水,连一半水洒在了桌面都不知道,遂无奈的笑了笑。

        ”我来吧。“红酥手从花飞扬白玉般的手中夺过了茶壶,那指尖的温润让花飞扬的心又不由的一颤,他知道自己一定是疯了!

        他颤巍巍的接过了花想容的茶,一口气喝了个精光,试图平息跳跃不停的心脏,谁想到越是急跳动的却越快,那呯呯的声音似乎随时要跳出胸腔来。

        ”爹爹,你在打鼓么?“花飞扬的羞赧,满脸彩霞流光配着一头瀑布般的三千银丝,在他慌乱的眼神下如一个腼腆的天使,让花想容不禁起了捉弄之心。

        花想容也不禁,原来她骨子里是这么的邪恶。嘿嘿

        ”我…“花飞扬说了一个字,只觉口干舌燥起来,尤其是看着花想容带着调侃的眼神,更是红似彤云,似乎全身的皮肤都红了起来,他干脆从桌上拿起了一茶壶水狂饮起来。

        美人就算是喝口水也是美,花想容眼中的花飞扬,仰首间银发飞舞,抬头间,澄亮的水带着汩汩的声音冲出壶嘴奔流而下,涌入了那轻启如瓣的唇间,随着喉结的轻滑,水一滴不漏!而他握着壶把的手却在烛光掩映下透着珠光的白,那瞬间花想容疑似看到了仙人。

        他在光晕中发射着属于他的高贵与气质,哪怕这时的他有着狼狈与尴尬!这就是人的气质,在任何时候都不会被忽略的!

        一壶水似乎解救了花飞扬,当他放下水壶时,他已是脸色如常了,他对花想容镇定地说道:”早点睡“就迈开大步往外走去。

        花想容禁不住的轻笑,他虽然一脸镇静,走路时刻意的大声却显示了他的心虚,他这种人走路怎么会出声呢?

        ”爹爹,等等“花想容就在花飞扬快走出门时,叫住了他。

        ”怎么了?“花飞扬愣在那里,却不敢回过头来,不敢去看那张让他宠溺的脸,怕看了又会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涌出身体,让他备受煎熬。

        ”我明天准备去找万年火精了。“捉弄也捉弄完了,该说的话还是得交待清楚的。

        ”明天?这么快?“花飞扬转过身来,不掩眼中的诧异。

        ”嗯,听说那东西成精的会跑的,怕晚了再找就难了。“花想容皱了皱眉,想到那个大棕子不禁有点头痛,要怎么才能不惊动大棕子取到万年火精呢。她想过了,那个什么幻兽虽然是极品灵物,但要是用生命去换的话,还不如不要了。

        她只想能找到万年火精却救即墨轩辕,至于那块阴兵令,让西门若冰去处理,到时他要能拿到就是他的造化!

        ”不会的,这种万年火精虽然有灵气,但因为它本身如一个火球般不停的燃烧,所以它都会找一个极阴的地方深藏着自己,而这个极阴的地方莫过于陵墓,这些年我挖了几万座坟却仍是没有找到一点线索,不知道你是从何得知的?“

        ”西门若冰告诉我的。他说万年火精在万尸谷,在独孤傲天的墓里。“花想容想也不想的告诉花飞扬。

        ”什么?“花飞扬的声音陡然变得高亢尖锐,他一把抓住了花想容的手,焦急之色溢于言表,”不行,想想,你不能去,那里太危险了“

        ”不去怎么得到万年火精?“花想容忍着手腕间的疼痛,她知道花飞扬不是想抓疼她,而是受了刺激了才手上没有了轻重

        ”我去,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花飞扬似乎感觉到手上的劲太大了,他松开了花想容的手后缓缓说道

        ------题外话------

        感谢dujuannuanse小美人花花(10朵)感谢775805517小飞象花花(1朵)感谢小purple小可爱大钻钻(3颗)花花(22朵)

        推荐好友的V文。超好看:《宠妃十五夜》灵琲笔下第一部冷血极端的作品,极端的性格,极端的宠爱,挑战亲们心脏的极端。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1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