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五十八章 会吸血的门

第五十八章 会吸血的门

        那摇曳生姿的竹真不知是招谁还是惹谁了,刚才还是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我自不开花,免撩蜂与蝶的清高逸姿,却在两人狂风暴雨般的袭击与对决下变得漫天残叶萧萧瑟瑟,一地衰枝摇摇凋泠,配着越来越暗淡的天色,远处似乎黑色浓郁,透着一股苍凉的凄楚。

        花想容见两个斗得是难分难解,花飞扬身形如一条红色软绸快如云卷云舒变化无常,西门若冰则似一股黑烟缥缈于天地之间,忽隐忽现,红绸与黑烟袅袅绕绕,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来回缠绕着,让人目不睱接,无法分清!

        看了一会,见他们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花想容轻叹了一口气,完全没有罪魁祸首的自觉,懒得阻止他们,反正他们武功伯仲,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遂不再理会他们兀自跃到一个高处,往下看去

        只见对面一个崖上全是无数的洞穴,那洞穴中似乎有一股股晦暗不明的阴气不停的盘旋在洞口,而那些阴气的每个范围都若有若无的笼罩着一处地方,定睛一看居然形成了众星捧月之势。

        那山下一派巍峨,庞然卧踞的大型建筑正彰显着俯瞰平川的恢宏气势,让人心中由然升起了一股敬意。宫殿前一段用汉白玉堆砌而成的台阶,分为九段,每段都是九九八十一层,每层的汉白玉上都雕龙附凤,富贵逼人,透着一股的皇家威仪!

        沿着石阶往上攀登,穿过夹道两旁高有数十米的杉木就登上了冢顶的平台,如果站在平台上极目无眺,就能看到北面湖水蜿蜒如带,生生不息,南面群山连绵不绝,郁郁葱葱,而东西方向却是一马平川一望无限

        果真是一个龙眼。

        这个地方是生生世世为王为候的风水宝地。

        “爹爹,西门王爷,你们别打了,快看那里。”花想容心中一动,大喜,看来独孤傲天的墓穴必是那处了。

        她一个兴奋跃到两个打得如火如荼的男人当中,全然忘了正在甘酣斗之时是多么的危险。

        “想想。”

        “死女人!”

        花飞扬担忧的呼叫与西门若冰惊得打颤的怒吼同时如魔音穿耳般以极高的分倍回响在谷中,在谷中引起一阵阵的回想,惊起飞鸟无数,空中立刻黑鸦鸦一片的飞逝而去,给这个谷内凭添了一副诡异。

        难解难分的男人在惊惧与后怕中瞬间收了拳,纷纷往后退去,却因为掌风的余力各自往后翻了几个跟斗后才往地上落下。

        花飞扬似一朵开得艳红的山茶花,带着一股飘泠的美态盘旋着落于花想容的身后。而西门若冰却如一只黑色的苍鹰带着凌厉的速度落于花想容的数丈之外

        “想想,你真调皮,要是刚才爹爹收不住手,不是伤了你?”花飞扬待落定后不赞同的看了花想容,轻斥道。狭长的眸间全是担忧与疼爱。

        “呵呵,我知道爹爹疼我,才舍不得伤了我呢。”花想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刚才她一兴奋忘了两个正在酣战的男人之间的斗气是多么的危险,差点被两人的斗气挤成了肉饼。

        “哼!”西门若冰站在远处看到花想容与花飞扬的互动,脸色更是变得深邃难看,紫瞳里流露出狂怒的冰冷.

        “嘻嘻,西门王爷,你有这个力气不如到那里去斗吧。”花想容嬉皮笑脸的瞥了眼西门若冰,拉着花飞扬往她刚才看到的那处地方跑去。

        当三人站在这个一百多米高的大冢之下,仰望时,

        “咦”花飞扬不禁为它宏伟的气势所震惊,在高处看就觉得它壮观,在它的面前看,它更是雄壮伟大,光是仰望着它就由然升起一股敬意,感慨于它的霸气与威仪。

        这座陵墓底部南北向长有百丈之远,东西向也有百丈之宽,而高却且五六十余丈,全是由汉白玉堆砌而成,陵墓是一个半圆的球形,打磨的光滑无比,在球体的表面却画着各式的图案,有挥汗如雨的农民,有严谨防守的驻兵,有热闹繁华的集市,有燕舞笙歌的宫殿,有……

        这俨然就是一个国家的曾经辉煌。

        墓周围都种有大量高不可攀的松柏,白哗哗的松皮闪着警示的光泽,而风吹过后呜咽出如号角般沉重的声音,让这一切变得更庄严肃穆。

        那松柏散发着属于它所有特殊的芳香,是一种年代久远的古木清香。

        “不知道里面该是如何的情景。”作为王爷,西门若冰也不禁为这座陵墓的气势所折服了,他赞叹着,有了跃跃欲试的冲动。

        “嘿嘿,看看不就知道了?”花想容美目中放射出兴味的光芒来,在现代她也盗过无数墓,但从未见过这么壮观的墓,一下激起了她前所未有的热情。

        三人带着对亡灵的虔诚与敬意拾级成上,终于在一柱香的时间内走到了墓顶。

        站在高高的墓门前,极目远眺…。

        同样景同样的色,却在每上一步却有着不同的感觉,当三人站在了墓门前,就有了睥睨天下的成就感,那些白松成了无数站立的卫兵,等待着检阅,整齐而庄严,那些台阶下的草木都渺小不堪一视,这就是王者的墓室,即使他死去千年,仍然有着它所不可经拟的尊严与威仪,让人从心里由然起敬!就算了死了,他依旧放不下他生前的荣耀与光辉。这就是为什么人总是这么热衷于权势的缘故吧!

        相信是人总是难以拒绝生前的风光荣华,死后无限尊荣。

        墓门!

        这个墓门并非是常规意义的石门,而是用千年沉香木雕成,由于千年的风吹雨打,匠人的精心打磨,泛着黑亮的光泽,有一种古朴幽远的美感,拥有了强烈的时代沧桑感。

        那门上并不如一般的墓室门雕刻有避邪的祥瑞之兽,而是雕着各式的兵器,即使是木刻的兵器,那些兵器似乎如有灵性般散发着冷寒的光芒来,要不是沉香散发着属于它那个年代特有的深沉香气,驱走了一门的冷意,谁也不怀疑,那些雕刻而成的刀枪剑戟会拥有杀人的意志。

        花想容伸出了手欲推开这扇门,门上的如冰般的冷意瞬间传到了她的骨头里,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这哪是门啊,分明是冰凌!全然不是以前她所有拥有的沉香串珠那种淡淡的盈润与沁人的暖意。

        “推不动…”花想容用尽了全身的力量,那门却纹丝不动,她不禁有些沮丧。

        “我来试试。”西门若冰也将手放在门上,催动了内力,瞬间将力气提升到最高,那门却依然不动,他抬头看着这门,门上的刀剑却似乎带着冷笑嘲弄着他们。

        “别费劲了,也许是有断门石的。”花飞扬看了一会这门,皱眉凝思着。

        他修长的指流线优美的轻划着门上每一个兵器的形状,顺着兵器游走着,划着划着,只觉一股凉意窜入了他的指尖,那股凉意起伏着异样的情绪,钻入了他的体内,似乎要控制他的身体。

        “不好!”花飞扬心中暗呼,忙收回手指,可是却为时已晚。那股凉气直透入他的指尖,在他的身体里流转开来,让他的胸中充满了杀戮的气息,似乎所有的神智都随着那兵器而舞动,似乎所有的血液都快速的奔走。

        “爹爹,你怎么了?”花想容回过头来却看到花飞扬脸变得雪白,与他一头银发相比似乎还白了三分,透过他的皮肤血管诡异的滑动着,似乎有东西在他的血管里极速爬的行,而他的眼中却闪着诡异的红色,那红色如鲜血般鲜艳欲滴

        花想容一见之下大惊失色,心急如焚冲上前去拉花飞扬,可是她的指还没有碰到花飞扬时,却被西门若冰一个大力拽了过去。

        “别碰他”西门若冰满脸的严肃,神情紧张。

        “你说什么?”花想容听了目色狠冽的看着西门若冰,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看着花飞扬死于非命么?

        看来花想容怀疑的眼神,西门若冰心里一凉,一种悲哀涌上心头,她怎么能够这么质疑他的人品呢?难道他是这种小心眼的男人?

        “别碰,碰了你就跟他一样了。”西门若冰掩住内心的失望,沉声劝说着花想容,手死死的抓住花想容,不让她冲动的扑上前去。

        “可是你就眼睁睁地年着我爹爹被这该死的门弄死么?”花想容哪管西门若冰的话,在她眼里花飞扬正面临着死亡的边缘,却让她保持镇静,试想她怎么能够做到镇静,相信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做动,她疯了似的要脱离西门若冰的掌控要去救花飞扬。

        可是她的能力再强也挣脱不了西门若冰的掌握,她恨恨地回眼瞪着西门若冰道:“西门王爷,这是我的家事,你放开我!”

        “你别激动,我再想想…”西门若冰听到花想容冷若冰霜的话,心中一痛,可是痛归痛,为了花想容的安全,他决不能松开花想容的手,哪怕她这辈子恨她,他仍是死死的拉住了花想容,

        花飞扬急得汗如雨下,即使是这么冷寒的天气,他的后背还是不停的冒着汗,他眼看着那冰器的冰灵以诡异的速度滑入花飞扬的身体,蚕食着花飞扬的身体,吸食着花飞扬的血液,可是他却一筹莫展,他只能听之任之,他能做到了是不让花想容成为第二个被兵器捕捉的人。可是他怎么开口对花想容说,告诉她,花飞扬是没有救的?

        “不…。西门王爷,求你,快救我爹爹…”花想容被西门若冰挡在身后触碰不到花飞扬,她运起了所有的灵力都无法冲破西门若冰的防线,可是看着花飞扬脸上越来越白,白得能看到皮肤下的血管,能看到血管中的血液,那些血液都奔流而上,直直的冲向眼珠,再等一会,那眼中就会鲜血直射,先不说花飞扬是性命是不是能保,就说眼睛就该废了。

        这让她如何不急,如何不忧,如何不疯。她打不过西门若冰,骂也骂了,可是西门若冰却置之不理,那么她只能求他了。

        花想容疯狂的拍打着西门若冰,要冲破西门若冰的防线,冲到花飞扬的身边去,可是却被西门若冰的斗气死死的压住,她无法动弹一步,

        泪止不住流,滑过她凄然的脸,她情愿是自己,也不愿是花飞扬,这个男人为她娘苦了一辈子,如今却为了她又要送了性命么?

        她怎么忍心?

        她哭叫着,声嘶力竭,势如疯虎般往花飞扬的身边冲去。

        “你要找死么?”西门若冰见花想容这么奋不顾身的疯狂举动,脸色晦暗不明,只觉得痛彻心扉,原来这个女人的心里花飞扬才是最重要的,重要到她连自己的命都可以不要。

        “你管我,要死,我也要和爹爹死在一起!”花想容此时急得神智都糊涂了,她恶狠狠的看着西门若冰,对着他大叫道:“我知道,你一定是心怀叵测,告诉你就算是爹爹死了,我也不会喜欢你,这辈子不会,下辈子不会,生生世世都不会。”

        “你…你说什么?。”西门若冰一把抓住花想容的手腕,眼中如恶狼般的狠冽,他阴森森道:“女人,你就等着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求着我爱你吧。”

        这时的他只觉心神俱裂,难道他在花想容的眼中就是这么一个卑鄙的小人么?会为了一个女人置道义于不顾么?

        是的,他爱花想容,可是他要的是正大光明赢得她的心,而不是用这种鬼域的伎俩。

        他也很急,他也在在想用什么办法才能救花飞扬,他不想三人盲目的去送死!可是这也是他的错么?

        现在如果碰上花飞扬,肯定也会被拖入其中,到时不但救不了花飞扬,还会搭上一条人命。

        “你作梦。”花想容已是急得糊涂了,她目眦俱裂,忽然她扑到西门若冰的身上,对着西门若冰的肩狠狠的咬了一口,血一下冲入了她的喉间,让她有了一丝的清醒,

        她突然如梦初醒般叫吼道:“你说,是不是你有意的,你为了解决天启这个危险,有意说有火精,有意引我爹爹来这里,让我爹爹去死?你说啊!”

        “你胡说什么?我是这样的人么?”西门若冰只觉心痛如绞,他没想到花想容会这么错看他,那瞬间他如遭灭顶之灾般的痛不欲生。没想到他掏心挖肺的一次爱恋却是这么一个结果,让他情何以堪!

        “那你为什么不救他?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呜呜…。为什么这个人是爹爹,而不是你呢?”花想容看着花飞扬越来越狰狞的样子,心痛如绞,似乎一下被抽干了全身的力量,一下瘫软下来,口中慌不择言的呢喃道。

        “你…你说什么?”西门若冰不可置信地看着花想容,这次他真是受打击了。原来以为只是花想容为了花飞扬的一时口不择言,可是花想容现在的话让他清醒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这么全心全意地爱着花想容,花想容的心里却没有他的存在,在她的眼里,她情愿他去死去换花飞扬!哀莫大于心死!

        。

        西门若冰惨然一笑,慢慢地松开了花想容,泪从他紫色的眸中落了下来。破碎了心。

        花想容想也不想的冲了上去,就在她的手快要接触到花飞扬身体时,脖间一痛,昏了过去。

        她软软地倒在了西门若冰的怀里。

        “快…带…。她…。走!”花飞扬眼见着自己就快爆血而亡了,终于还是凭着一口气,对着西门若冰用尽全身的力量断断续续的说出了这句话。

        西门若冰呆站在那里看着皮肤越来越白的花飞扬,看着他的瞳仁越变越小,只一会就要成一个针尖大的点了,那时,血将如喷泉般从眼中射出,那时花飞扬真是神仙难救了。

        他心急如焚,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在他心急火燎之时,他被花想容咬的地方也如针般的痛,由于他的紧张,血正不断的流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血,他忽然心头一动

        他心一横,惨笑着,那笑比哭还难看,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气势道:“花候爷,既然她想我换你,我就换你!她交给你了!”

        说完西门若冰绝决地咬破自己的指,血在他的内力下往门上与花飞扬联接处激射而去。

        血的滋养,似乎满足了兵器的嗜血需求,花飞扬虽然身体被兵器控制着,但他心智一直是坚定的,他趁此用尽全力挣脱了兵器的束缚,终于离开了那扇诡异的门,血瞬间回到了身体里,慢慢的恢复开来。

        “爹爹…”这时花想容醒了过来,看到脸色苍白,力气全无委靡在地的花飞扬,急急的的跑了过去。喜极而泣。

        “想想…”花飞扬勉强的笑了笑,欲抬起头抚上花想容的泪眼,却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半途而落了。

        “太好了,爹爹,你还活着…。呜呜…。”花想容想也不想抓着花飞扬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贪婪的感觉着花飞扬的体温。

        她好怕,刚才就差一点,她就失却了花飞扬,她还未来得及好好待他,还未来得弥补她娘亲给花飞扬带来的遗憾,怎么能让花飞扬死去呢?

        忽然她惊呆了!她傻傻地看着花飞扬。她怎么会这么想?难道……

        难道她爱上了花飞扬?

        难道她对花飞扬由怜生爱了?可是他是爹爹啊…。虽然没有血缘,但……

        她有点徬徨,有点无措,她呆愣在那了。

        “想想,这次要多谢西门王爷了,要不是西门王爷,我真要去陪你娘了。”花飞扬并不知道花想容为什么傻在那里,只是以为她还未从刚 才的惊恐中回过神来。

        “噢。”花想容掩住内心的震惊回过头去,看向西门若冰,刚才她错怪他了,她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可是当她看向西门若冰时,瞬间眼睛睁得如铜铃般的大,全身发起了冷,只见西门若冰的指尖那股血奔流不息的往门上兵器射去,那兵器闪着淡淡的红色,带着噬血的贪婪,似乎张大了嘴在狂野的吮吸着,而西门若冰却已是摇摇欲坠,脸如白纸了。

        “不要!”花想容大喝一声,刚才她虽然说为什么不是西门若冰,但那是气话,她不是真是要他死啊,看到他越来越苍白的脸,花想容也心如撕裂般的痛。

        “我跟你拼了。”花想容想也不想的祭起了斩妖祭,用力的对着血线挥了过去,没想到奇迹发生,那挥舞间斩断了那源源不断的血流,一下斩断了西门若冰与门之间的联系。

        “西门王爷,你怎么样?”花想容抱起了西门若冰的身体,着急地问。

        ------题外话------

        感谢雅洛甄小美人的大钻钻(2颗)鲜花(10朵),一个大么么。呵呵

        下面推荐给大家看一篇文由下流小姐写得{生了一窝恶魔宝贝},正在编推中,亲们可以去看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