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七十章 不爱就是不爱

第七十章 不爱就是不爱

        “什…什么…。”花想容结巴了,她愣愣地看着悲痛欲绝的即墨离,欲收回手,却被即墨离死死的抓住,不肯放下,仿佛是溺水的人抓着了一根救命的草。绝望而哀怨。

        “请你原谅我好么?”即墨离忧伤的眼泛着雾色霭霭的水气,让他银色的眸如同破碎的玻璃,充斥着伤痕。

        他将花想容的手轻轻的贴在他的脸上,脸侧的温度让他留恋,鼻尖的馨香让他依恋,这么熟悉的温度,这么熟悉的香气,他怎么能够认不出呢?他怎么能够没有感觉到她呢?他此时此刻又是悲伤又是不舍又是期待。

        “离太子,你能先放开我么?”花想容感觉到即墨离的异常,知道她所说的原谅与他口中的原谅必不是一回事,可是他这么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硬贴着他的脸,她感觉好暖昧啊,她真是不习惯这般的亲近。可是她也很奇怪她的身体竟然也不是太排斥。

        “对不起。”即墨离虽然舍不得放手,但却更不舍得违背花想容的意愿。他执起花想容的手,温柔地放在被中,帮她被子掖好。顺手将脸上的发丝拢到了她的耳后,这一系列的动作自然流畅,如行云流水,仿佛经常这样,自然随意,却让花想容更是如坐针毡了。

        怎么会这样?花想容简直快一个头两个大了,这即墨离的行为怎么透着诡异。

        花想容想了半天没理出个头绪来,而即墨离只是温柔地看着她,似乎要把她镌刻到骨子里,溶入血脉的深处,如果两人是情人,那么这样的眼神无疑是让花想容享受的,可是偏偏这个人是即墨离,这样的气氛是十分的压抑,十分的怪异的,花想容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离太子,那个能不能派人告诉西门王爷一声,让他来宫里接我?”

        花想容之所以没让花飞扬来接,一来是因为花飞扬名誉上还是她爹爹,而且再怎么样与即墨离还是有君臣之份的,如果来接她,即墨轩辕强留她的话,反而会引起不愉快。而西门若冰就不一样了。他本来就是他国王爷,作为花想容的情人来接她是天经地义的,即使即墨轩辕舍不得她走,毕竟也不能不让人家小情人相聚吧!

        “他是你的心上人?”即墨离听了心神一震,脸上出现地裂痕,他只觉一股钝痛席卷了他的身体,浑身如一把把小刀在割着他的肉,他心如针扎,这一切让他的声音变得苍凉痛楚。

        “嗯”花想容脸微微一红,坚定的点了点头,即墨离的反常她不是不明白,不是没有感觉,她感觉到了即墨离突然其来的深情,让她无所适从,所以她要在一切都没有开始之前扼杀了他的妄想。

        可是一切真会如她所愿么?一切真又是如她所想,只是刚开始么?她根本不知道即墨离对她的爱早就生根发芽,不是那么容易改变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得到了肯定的即墨离如遭雷击般的定在那里,眸中流转着不可置信,傻傻地看着花想容低低的自言自语。

        “我不懂,离太子你不是有心上人么?”花想容忍不住了,这种感觉让她很难受,她奇怪地看着即墨离。犀利的质问。

        “如果我说我的心上人就是你,你会不会相信?”即墨离只觉不可抑制的悲伤,无力深袭,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可是他却无法辩白,终于他还是拿出了破釜沉舟的勇气,抬起眼,带着希翼询问。

        “啥?”花想容一愣,转而笑道:“离太子,这个笑话不好笑。”

        “你竟然以为是笑话?呵呵。”即墨离听了,笑了,笑得如此的大声,如此的悲哀,如杜鹃啼血般的凄凉,笑得泪水止不住得流了出来,原来她把他的爱当成了笑话,原来她的心中至始至终都没有他的存在!那么无数次的缠绵到底是他一厢情愿,还是她的游戏?

        “这孩子是我的”即墨离终于停止了悲苦的笑,看了眼一眼迷惑的花想容,伸出手放到了花想容的小腹上,坚定的说道。

        血脉真是很奇怪的,刚开始即墨离也许坚定中还带着不确定,可是当他的手放在花想容的小腹时,

        他知道这孩子必定是他的。

        他感觉到了亲近感顿时从她的小腹传到了他的血液中,他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与那里的血液是相通的,他似乎能感觉到肚中的孩子带着舔犊的仰慕,似乎感觉到心跳与孩子紧紧相连,感觉到……

        那一刻,他甚至觉得为了这个孩子他连命都可以舍弃。

        “啊?”花想容这回是真的头脑一片空白了,因为她也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所以她不知道如何回答

        可是为什么以前即墨离不说是他的,现在却这么肯定?为什么?

        她凝眉苦思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她冷情的笑了笑道:“离太子真是一个风趣的人,可是这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这孩子与离太子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

        “为什么?你难道忘了么?”即墨离听了后,脸色大变,他心碎地看着花想容,幽怨的眼神似乎要滴出血泪。

        “我不知道离太子在说什么”花想容想也不想地回道,这离太子定是见她恢复的容貌,对她又有了非份之想,她最讨厌这种以貌取人的男人了,所以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呵呵。”即墨离笑得怆然,笑得悲苦,笑得毫无做作,“原来在你的心中从未留过一丝痕迹,哪怕是曾经缠绵悱恻,温柔每夜。”

        花想容看着这样的即墨离,忽然感觉心底深处隐隐的作痛,她有点混乱,她不知道这身体到底曾与即墨离发生过什么,因为看即墨离的样子她的心竟然有了怜悯。

        “对不起,没有认出来你是我的错,可是,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来爱你?”即墨离闭了闭眼,真诚的看向花想容,他不甘心,他要作最后的努力,他知道错了,可是他真的离不开她,每夜的思念,让他无法入眠。

        “呃……”花想容看着即墨离,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这身体真是与即墨离有过曾经的过往,她的拒绝会伤了即墨离,对他不公平,可是现在的身体里住的是她,她并不爱即墨离,如果答应他,那伤得就不只是两人,有她,有他,还有西门若冰,还有花飞扬。

        所以她狠了狠心道:“对不起,我无法接受,过去的就算过去吧,”

        她的话如一把刀狠狠的劈向即墨离,他感觉被劈成了两片,站立不稳,晃了晃身体,“扑”一口鲜血从他的唇间喷了出来,如天女散发般满目艳红。

        花想容不忍心看这一幕,她闭上了眼睛,也许她天生的冷情,可是爱情不是施舍,她做不到!

        即墨离绝望的看着无动于衷的花想容,终于死心的笑了笑,踉跄的走了出去,一身昂藏一身落莫,走到门口时,他顿了顿,嘶哑着嗓子道:“我这就通知西门王爷来接你。”

        马车上,西门若冰一脸寒霜,眼中全是心疼地看着花想容,:“死女人,不就是进个宫,怎么弄得受了内伤?”

        “嘿嘿,意外”花想容讨好地看着西门若冰,她不敢将事实告诉西门若冰,否则依着西门若冰的脾气非冲入皇宫里杀了即墨离不可。

        “你这女人,真是不让人消停,才离开你身边一会,你就能把自己弄得浑身是伤的,看来我对你以后是得寸步不离。”西门若冰疼惜的给花想容疗伤,一面趁机宣告着。

        “什么?”花想容一下惊跳起来,寸步不离?她非疯了不可,她可不要有个男人天天管着她。

        “怎么?有意见?”西门若冰给了花想容一个凉凉的眼神,赤果果的威胁。

        “嘿嘿,没意见,我只感觉到很幸福。”花想空讪笑。

        “真的很幸福?”西门若冰怀疑的看着花想容,眼底划过一丝狡诈。

        “是,嘿嘿,很幸福……我向*保证!”花想容嬉皮笑脸的举起洁白的小手。

        “*?”西门若冰疑惑的皱着眉。

        “是啊,是一个伟人!”花想容抿嘴轻笑。

        “你很崇拜他么?”西门若冰一下感觉危机四伏,花想容的眼中可有着仰慕之色。

        “那当然,全国人民都崇拜。”花想容骄傲的挺了挺胸。

        “有我帅么?”西门若冰更不安了,漂亮的眼中闪烁着冷意。

        “嘿嘿,已经作古了,无法比较。”花想容狡黠的笑。那笑容如一朵初开的莲,纯净惹人心醉。

        “你这个死女人,作弄我,看我怎么收拾你!”西门若冰咬牙切齿的看了眼花想容,猛得一手揽着她的细腰,头低了下去,唇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

        “唔…”花想容抗议的挣扎了一番,却敌不过西门若冰的力量,而更重要的是她敌不过西门若冰的魅力,她心甘情愿的被他轻薄。

        她的眼中是西门若冰深情的紫瞳,那紫曈似水晶般的纯净,如二月春风般的温柔,似紫藤花般的浪漫,她完全沉醉了。

        她的睫微颤着,泄露了她内心的震动,手轻揪着西门若冰的衣襟,唇欲拒还迎

        他的舌狂野的缠绕上了她的丁香小舌,狂肆的吮吸着,如春藤般的纠缠不休,她意乱情迷,!

        她无助,迷茫,昏乱…。

        本来抓着衣衫的手,竟然伸展开来,她就象一副绝美的画卷展示着她的美丽,两条藕臂环绕于西门若冰的脖上,仿佛溺水的人找到了希望。

        他的唇急切狂热,他的舌灵动而有力,一吸一吮间,她全身似电流穿过,每一寸肌肤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每一滴血液都不停的叫嚣,她呜咽着,不知所措,。

        张着唇,舌轻卷着,不舍得他的离去,可是他却终是离开了她,徒留下一片的空虚,她迷离的轻抬起眼,看着西门若冰沿着她的唇角滑过了她凝脂般的肌肤,轻啮着她的耳垂。

        耳肉被他含在唇间无情的玩弄,一种种酥麻,一股股热气,一阵阵的昏沉,如浪般交替的席卷而来。

        她呜咽着,不知道渴求什么,只是手变得慌乱,变得更是无所适从,指遵守着本能穿入了西门若冰薄薄的衣衫,抓挠着他坚实紧致的肌肉,

        胸前被她的指挠得一阵阵的疼痛,那种痛却是甜蜜的,是让他欣喜的。是让他兴奋的,

        他的吻更热烈,他的舌更狂妄,舌轻舔着她的颈动脉,轻拭着她激烈的脉动,留下一条暖昧的水渍,滑向了她精致美艳的锁骨。

        手进入了她的衣衫,轻抚着她不盈一握的细腰,腰间的柔软让他顿时如燃烧的火焰,他的眼中射出深深的*。

        “可以么?”他的声音沙哑性感,期待着花想容的允诺。

        可是入眼处却是花想容迷离的眼神,那眼全是*的氲氤,她已经没有了思考!

        她的眼中只有他1

        他在她的眼里看到他对她的爱!

        他笑,笑得妖娆,笑得魔魅,笑得得意,!

        他知道不用回答了,他现在需要的是行动!

        唇毫不犹豫的吻了下去,一件件衣在他肆无忌惮的狂野动作下,似蝶般飞舞,飘扬着最美的身姿。

        ------题外话------

        今天情人节,咱们来点激情的,嘿嘿,卡得很*吧!

        感谢雅洛甄小美人送的钻钻(5颗)感谢月森香惠子小可爱送的花花(3朵)感谢imiko0537大美人送的花花(20朵)感谢回话小乖乖送的花花(2朵)感谢nan224689小妖精送的花花(3朵)

        群么么,祝大家情人节快乐,心想事成,泡帅哥无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1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