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七十四章 她是处女

第七十四章 她是处女

        夜无声无息的来临了,花想容坐在窗边,仰起头,看远处弯月如钩,天地间一片暗沉,只一丝丝凉风微微沁入,拂起她发如漆,轻飘扬。

        “想想…。”花飞扬从背后拥住了她,她的肩如刀削,掌下微凸的肩头,让他心下泛起一阵怜惜。

        “爹爹。”花想容将头靠在花飞扬的怀里,脸摩擦着他的衣,鼻间传来淡淡的阳光气味驱走了夜的寂寞,夜的清冷。

        “西门若冰已经快马加鞭赶回去了,你别担心了,西陵国不会有什么事的。”轻拍了她的肩,安慰着。

        “嗯,若冰身为西陵的并肩王,总是身不由已,只是不知道此番回去,前途又是怎么得艰难险阻。”轻叹了一口气,花想容幽幽的靠在窗前,透过暮色深深,她似乎看到西门若冰正披星戴月的赶往西陵国,那俊逸出尘的脸上有着些许的焦虑,扰乱了她的心。

        “放心吧,西门若冰虽然年轻,但却是身经百战,南越此次竟然趁着西陵国君新丧,挑起内乱,他必将受到西门若冰疯狂的报复。”花飞扬就着花想容的身边坐了下来,一手轻挽着她的细腰,一手握紧了她的柔夷,将温暖传入她的掌心。

        “可是,若冰的兵力全被二王阻在关外,而南越却又大兵压进,若冰是欲入朝平乱,却没有一兵可用;就算是出门迎敌,却过不了都城,他就算是满腹经纶,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花想容凝眉轻思,却还是百般忧心,她不担心西陵国,但担心西门若冰,怕他君子坦荡荡,中了小人的奸计。

        “呵呵,你放心吧,西门若冰哪会是你想得这么弱,你呀,真是杞人忧天!”花飞扬听了,笑了起来,大手捏了捏花想容的小瑶鼻,溺宠的嘲笑起来。

        “爹爹…。”花想容不依的轻嗔,美目含羞带恼,真是关心则乱,她倒忘了西门若冰是刀里来剑里去才成为西陵的战神,哪是她想的这么弱小!

        那欲语还羞的样子,却似一朵初开的睡莲,清濯而妖娆,让花飞扬看得目不转睛。

        “爹爹…。”花想容回眸见花飞扬的呆样,扑哧一笑,顿时起了捉弄心思,将手调皮地在他眼前晃动,

        正在晃得高兴间,手被一把包围在他的大手中,而不堪一折的细腰被他另一只大手牢牢的握住了。

        她就这么措手不及地仰了过去,小屁屁坐到了花飞扬的身上,另一只小手却因失重忙不迭的环上了他的脖子。

        两人之间暖昧流转…。

        他就这么笑谑地看着她,她就这么心如撞鹿的看着他。

        腰间大手的热力不断的透过她细腻敏感的肌肤渗入她的体内,而且越来越热,她的身体被炙烤的越来越难受,口干舌燥,无意识的伸出丁香小舌舔了舔微干的唇,唇就这么在花飞扬眼前湿润了,一如雨后的玖瑰,绚丽欲滴,诱惑了他一颗早已情根深种的心。

        轻眨了下眼,试图掩饰突如其来的*,可是他的身体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握,唇已毫不掩饰一亲芳泽的*,慢慢的印了上去。

        花想容张着大眼,眼中——花飞扬越来越近,鼻中——他的味道越来越浓郁,而她心——越来越期待……

        就在迷离间,她的鼻中,她的唇间,她的身已然全是他特有的气息——那暖暖阳光的味道,一下如冬日的暖阳把她熏染地昏昏欲醉,瞬间包围了她。

        大眼就在这时慢慢地迷蒙了,迅速地腾上了一层雾色,那层带着桃红的氤氲,渐渐的扩散开来,缓缓地弥漫了她的小脸,艳若桃李,鲜艳欲滴。

        舌被他的舌轻轻的追逐,轻柔的挑逗,她躲避,他跟随;她主动,他狂野;她不知所措,他肆意放荡,她就在他的力量下化为一摊春泥,软软绵绵。

        要不是他的手牢牢的抱着她,她几乎滑落在地。

        她紧紧的揪着他的发,虽然她知道他永远不会放开她,可是她依然紧张。

        身体猛得一轻,腾空而起,她紧张的拉扯了他的发,她知道扯痛了他,但他却没有一点的恼意,眸间依然带笑,那是宠溺的笑。

        “小野猫。”他轻笑,不顾发被揪得生疼,步履坚定的往床中走去。

        尴尬地松开了手,脸更红了,埋入了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一样如更鼓般的激烈,

        原来他也如她一般的激动,他也如她一般的期待,他也如她一般的雀跃。

        床从未这么的近过,花想容只觉一眨眼就被轻轻地放入了床中,她一下深陷下去,一如她的心,而后是一具温润阳刚的身体覆上了她,温暖有力。

        大手轻挥间,轻纱落下,透过朦胧的紫纱,两条人影在缠绵不已,隐约着人间最美的一幕。

        “想想…。我的宝贝…。”花飞扬轻吟着,头埋入她的发间,贪婪的呼吸着她的淡淡茶香,那香悠远绵长,淡淡泌脾,只愿永远沉醉。

        “爹爹…。”两条藕臂妖娆伸展,随衣袖的滑落,露阳春白雪,引无限旖旎。

        那眼嫣然一段撩人处,妩媚如丝暗朦胧,透过卷而翘的睫,发散着魅惑的碎波。

        这一眼就击跨了花飞扬所有的意志,他只觉浑身一紧,喉不由自主的轻滑,伸手拔下束发的簪,一头银色的瀑布就这么流泄而下,将两人笼罩其间,透过淡淡的光,深情的凝视。

        “想想,我爱你。”她的唇微微半启散发着茉莉芬芳,邀约着,期盼着,唇再次低下,将她的爱意全部吞入腹中。

        手紧紧的围上了他的脖,先是一愣间,慢慢的划过他的背脊,顺着他的椎骨无意识的来回着,隔着薄薄的衣却烫着了他的心。

        他变得狂野,不再温润如玉,不再轻揉慢捻,他的吻坚强有力,充满了占有,充满的霸气,他的舌就这么君临天下般的攻城掠地了。

        一次次的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一遍遍的狂扫着她的娇弱口腔,他就这么无数次的吞噬着她无力的娇吟。

        可是这远远不够,她的美好让他品尝不够,唇顺着心意往下移,一直滑到了她娇滴滴嫩酥酥的粉颈,膜拜着霜肌玉骨。轻啮着颈动脉,从她血流的速度感觉到她的情动。

        “宝贝,你动情了。”邪肆的笑,粗哑的声音让这个狂妄的男人魅力四射,让花想容羞不可当。

        她看向他微敞的衣,露出白玉般的肌,恼怒的张开樱桃小嘴,恶狠狠的咬了上去,重重的咬,轻轻的磨,齿下的弹性让她从一开始的惩罚变成了好奇的逗弄,在他冰肌玉肤上留下一个个牙印,一串串艳红。

        他紧咬着牙,又爱又气地看着这个小妖精,在他的身上玩得不亦乐乎,似乎忘了他是一个男人,一个很正常的男人,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对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总会控制不住了。

        他亦是。

        “小妖精,你在玩火。”他暗哑着,眼睛变得深邃,如一潭深水,看不到底,唯有两簇跳跃的火焰让花想容有些害怕,

        他变了,变得不再是温柔蜜爱了,不再温文而雅了,变得有些妖娆,变得有些魔魅,变得有些邪肆,变得有些放荡,变得有些狂野了。

        他的手已然伸入她的衣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嘶”在她的注视中,她的外衣被扔了出去,如一只蝶展翅袅袅落入人间。

        又一声,她的兜衣被解了下来,瞬间白胜梨花红胜桃,黄金弱柳逊细腰的风景迷离了他的眼,他惊艳了一下,唇轻勾起一个魅惑众生的弧度。

        邪魅无比的拿起兜衣,就这么慢条斯理地将衣服放在鼻间轻嗅着,惹她满脸桃红。她轻抱起双臂,掩饰住无限春光。

        他就这么看着她,手延着她精致的锁骨轻轻地划动,每滑一下,惹她一身的轻颤,她娇嗔的怒视着他,他笑。

        “半抹晓烟笼芍药,一泓秋水浸芙蓉,明月成双皎皎白,紫晶葡萄碧玉圆”他随意地吟了句艳诗却让她更是羞怯了。

        她羞怒的用力扯下了他的衣,露出他结实有力的身体,那精壮的肩,那强有力的胸肌,以及…。一下烧红了她的人,她的肌肤上蒙上了一片粉色红

        。她不好意思的扭过了头,

        “呵呵,小妖精,别急,我们有一整夜的时间。”他笑得更是放肆了,欣赏着她的娇柔无力,不知所措,欲语还羞的样子,这样的花想容真是让他爱不释手,让他忍不住要攻城掠地。

        知道这个小东西害羞,随手拉过一床锦被,盖住了两人,从被中飞出了最贴身的衣物,随之而来的还有花想容的惊呼。

        “小妖精,不要用这种声音勾引我,要知道我已经到了极限了,”花飞扬轻啮着她的耳垂,鼻息深重的扑入她的耳蜗,声音越来越哑,带着沙哑的性感,磁性的振动了花想容的耳膜,还迷醉了她的心。

        他的身体强刚坚硬,她的身体柔软如绵,他的声音低沉沙哑,她的声音娇软无力,他的动作狂野猛浪,她却只是妖娆承受,

        红鸾被底春光无限,红鸾被上层浪叠起,

        “嗯…好痛…。”一声痛楚的轻哼惹得被一下停止了翻腾,惊醒了狂乱的男人。

        “对不起,想想,一会就不痛。”花飞扬隐忍懊恼的声音从被中传出,房中变得安静,唯有一滴滴汗滴的声音变得尖锐。

        直到,…。

        “我…我…。不疼了。”她的低语却让他如聆福音,只觉人生最美的声音莫过于此,她的鼓励成了他脱去重枷的锁,他欣喜的享受属于他的饕餮盛宴。

        床由慢慢的轻晃变得激荡起来,男人的粗吼,女人的娇啼,一下响彻了整间屋子。

        这一夜就在床的摇晃中度过了。

        ------题外话------

        推荐自己的新文{纵宠青涩小娇妻}很好看的,亲们可以去看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