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七十六章 身世之谜

第七十六章 身世之谜

        花飞扬一直在床上躺着未曾醒来,花想容急坏了,不知道到底他出了什么事。

        后来独孤傲天告诉她,花飞扬因为得到了阴灵子的处女之身,身体获得了能量,在睡眠中将身体内的灵气运行着,所以不要担心,不要打扰他就可以了。

        直到三天后,花想容正在轻轻的给他擦着脸,他的眼突然的睁开了,看到了花想容,他温柔轻笑,笑容如三月初桃,美得妖娆。

        “想想。”他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放在唇间,眼却含情脉脉的看着她。

        “爹爹。”她娇羞的笑了笑,想抽回手,却敌不过他的温柔地霸道,而他手中的温暖也让她贪恋不已。

        “我睡了多久了?”轻咬了咬她的指,随意的问,空气中流转着轻怜蜜爱的甜腻。

        “三天了。”花想容心疼地抚过他略显瘦削的脸,

        “三天了?这么久?”花飞扬有瞬间的惊愕,他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进入了忘我的阶段,可是他没想到居然睡了这么多天。

        “嗯,独孤傲天说你因为与我…与我…”花想容忽然娇羞的说不下去,她偷眼看了看花飞扬,却见他唇间带着捉狭的笑,更是面红耳赤,心如撞鹿。

        “与你什么?”大手轻掰过她红如玫瑰的脸,摩擦着她如新剥鸡蛋般的肌肤,声音温润沙哑,带着些许的挑逗。

        “讨厌!”知道他不怀好意,非要逼着她说出那羞人答答的事,花想容轻拍下他的大手,转身欲走。

        忍不防腰间一紧,被他拉上了床,还未等她挣扎,身体被他牢牢的禁锢,他的身体就这么严丝合缝的覆上了她的,是这么契合,这么温暖。

        两人的脸就这么相差不到十厘米,她的眼中全是他,他的眼中也全是她!

        眼与眼就这么含情脉脉的对视着,倾诉着海枯石烂此情不渝的爱恋

        “你真是一个小妖精。”终于,他在快被她眼中的旋涡深旋进去时,轻抽了口气,再也忍不住的俯下的头,唇辗转于她的唇,舌由浅尝变得深入,呼吸变得深重,直到两人都眼光迷离,大手开始撕扯着她的衣。

        “不行…。独孤傲天说你正在恢复间,不能再有…。再有…。”花想容无限娇羞的躲在他的怀里,轻轻的拒绝。

        “该死的,他有没有说我到底要忍受多少天?”花飞扬深深的看了眼她,帮她整理好衣物后,不甘心将身体翻到一边,哀怨无比。

        “扑哧”花想容见他欲求不满的样子,不禁好笑,看惯了他云淡风清,无求无欲的样子,看他现在这么急色样还真是感觉不一样,但无论他是怎么样的表情却都美得妖艳,都让她爱到骨子里。

        “你这小坏蛋,敢取笑我,拼着不要灵力了,我也得把你今天给办了。”花飞扬见花想容竟然取笑他,佯装生气,又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邪恶的将手伸入她的衣内。

        一副恶霸强暴良家妇女的样子。

        “不要…爹爹。”花想容吓得花容失色,紧紧的抓紧了衣服,就怕花飞扬一个兽性大发,真的做了什么!

        这可是唯一恢复灵力的机会,如果真的贪一时之欢就全功尽弃了,那以后她去哪里给他找一个阴灵子去,就算能找到他也是绝对不肯要人家的。

        “花飞扬!”她气恼的小脸涨得通红!居然敢这么捉弄她,她一个翻身如武松打虎般的跨坐在他的小腹上,恶狠狠的插着腰,作出了茶壶状。

        “扑哧”他看着她假作凶狠的样子,忍不住的笑了开来,这样的花想容真是明艳不可方物,更有与众不同的味道。

        “你还笑!”她羞恼了。

        “好,我不笑了。”花飞扬敛住了笑意,换得可怜兮兮的神情,委曲地看着花想容道:“女大王,我可还是未出阁的黄花大男人,如今被你强要了身子,你要对我负责啊!”

        “你…你…”花想容脑子短路了,他可不可以再无耻一点?

        什么强要了他?分明是他诱奸了她!

        看到花想容脸一会白一会红,又害羞又是恼怒的样子,花飞扬的逗弄心思越是厉害了。

        “难道你想对我不负责么?呜呜…我守了三十多年的清白啊…。就被你强毁了。”

        看着花飞扬这般做作的样子,配着他美艳绝伦得脸,还有露在外面的结实有力的胸肌,让花想容脑中第一个感觉是——小受。

        奶奶的,敢玩我!

        花想容敛了敛神,变得妖娆,眼泛着桃花对着他抛了个媚惑众生的笑,“嘿嘿,既然这样,让姐姐好好疼你吧。”

        说完牙狠狠的咬到了他精致锁骨上,当牙入肉时,却还是舍不得下重口,竟然成了轻轻地啮,慢慢的磨。

        “嗯。”一声申吟从他的口中逸出,耳被他轻含入唇间,舌轻卷着她的耳垂,惹得她一震的轻颤,身体变得酥软,唇开始在他的颈上,肩上,胸前游曳,

        “嗯,小妖精,你真的想让我从此散了功么?”他粗喘着,大手穿入她的发,揉搓着她如云的美发,将她的脑袋用力靠近他。

        “都是你不好。”花想容从他胸前抬起脸,小脸布满了*,眼神还正迷离,她咕哝了一声后,欲逃离。

        她也动情了,差点真把花飞扬强了。

        “好,是我不好。”他轻笑,挽住她,让她枕在他的臂上,一起平息着还流窜在身体里的欲火。

        “讨厌”花想容轻捶了他的胸,娇嗔的斜了他一眼。

        “哈哈。”他侧脸亲了亲她的额,只觉从此这般就是最大的幸福。

        他俊美不可方物的脸颊勾勒出悦目的弧线,长睫毛的暗影下,清澈柔和的双眸含着浓浓的满足。

        花想容就这么与他对视着,时间在亲密中流动。

        良久…。

        “爹爹,为什么我明明怀胎五月了,却还是…还是…那个。呢?”花想容手无意识地玩弄着花飞扬的一缕银发,秀眉轻皱。

        “那个什么?”花飞扬故作不解,唇间勾勒着捉狭的笑,眉眼中含着成就感,幸福感,他也没有想到想想居然还是处子。

        “你…”花想容柳眉倒竖,怒目而视,只是明显气势微弱,却显得外强中干。

        “呵呵,好了,小东西不逗你了。不过有件事你要告诉我”花飞扬见花想容脸皮薄,羞恼了立刻变得一本正经

        “什么事?”狐疑地看着一脸正色的花飞扬。

        “还疼么?”他的唇轻轻的凑到了她的耳边,鼻息一下如火焰般烧红了她的脸。

        “不。不疼了。”她低低的声音如猫般轻喵,头埋入了他的腋下。

        “对不起,小东西,是我不好,差点伤了你。”花飞扬怜惜的亲吻着她的发,想到当时她满脸痛楚的样子,他的心都颤了,可是她却紧紧的环住了他,让他退也不是,进也不得。

        幸好,那疼痛是短暂的,迎接他的是*蚀骨的快乐。

        不过这一切却让他知道,当醒来之后,他必将面对她的质疑,是啊,从没听说过一个怀孕的女子会还是处子的,但她却是一个例外。

        轻叹了一口气,逃避并不是办法,面对才能解决。

        “想想,其实你是血族的圣女。”他终于还是说出了这个惊天的秘密,他知道一旦告诉想想后,从此她将不再停留在他身旁,她将处于寻寻觅觅中,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也许是一辈子……

        “血族是什么?”花想容本来是羞答答的埋首于他怀里,听到了这话,不禁抬起了头,好奇地问。

        “血族是一个神密的族群,没有人知道在哪里,那里的人天生都有异能,只是能力有大有小罢了。”他心中轻叹,搂紧了她,娓娓道来。

        “可是为什么我会是血族的圣女呢?”花想容想不明白,既然那血族这么神密,必然与外界是隔离的,怎么她又来到了天启呢?

        “因为你娘就是血族的圣女。”花飞扬一语激起千层浪。“血族圣女终身侍神,只能孕育神的孩子,终身不得与任何男人有着身体实质的接触。”

        “既然不能与任何男人接触怎么生儿育女呢?”花想容想不明白了,但她知道这必定与她处子之身却有身孕有关

        “因为圣女的灵魂会自动寻找适合她的男体,与这个男子梦中魂交,数月之后,圣女的身体内自然会孕育女婴,这个女婴就是下一代的圣女,从血族的祖辈到现在,所有的圣女都是用这种方式繁衍下一代圣女的。”

        “这太离奇了。”花想容惊呼,怪不得她能怀上孩子却不自知。

        “你娘当年不愿成为血族的圣女,逃到了天启,后来认识了你爹,就有了你。”花飞扬轻轻的亲吻着花想容的额,现在他能十分平静的诉说这件事了,他从心里感谢瑟瑟,给了他一个宝贝,让他活着有了希望,而现在这个宝贝更是让他知道了人间爱情的味道。

        “那我爹爹是谁呢?”花想容忽然感觉她比她娘幸运多了,从小生活在自由的空间,从小受到宠爱,从来不用担惊受怕,因为花飞扬总是如一棵大树一样为她遮风蔽雨。

        伸出手抱紧了花飞扬,头蹭着他的胸,这个男人是她的爱人,是她可以依靠一辈子的男人!

        。

        怀似乎僵了僵,他有些迟疑,轻叹:“我也不知道。”

        “我娘死后他没有来看过么?”花想容忽然对这个身体的亲生父亲有了些怨恨与恼怒。

        “没有,也许他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感觉到花想容的不满,花飞扬立刻替那男人解释道。

        “再有苦衷也不能连心爱的人最后一面也不见吧?”花想容变得犀利,变得尖锐。也许是她太幸福了,她的心不能容忍她的娘亲这么的不幸。

        “想想,其实有件事我本想等你再大点告诉你,可是今天既然说起了,我也就全都一块说了吧。”花飞扬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下了决心。

        “什么事?”

        “其实你娘更没有死”

        “什么?”花想容一下惊跳起来,她惊喜地看着花飞扬,满眼的期待。

        “你别高兴地太早,其实你娘也可以说是死了。”花飞扬看着这么雀跃的花想容,脸上现出痛色,但事实总是残忍的,他还是打破了她的希望。

        “到底是生还是死,你怎么说得这么玄机?”花想容嗔怒的瞪了眼花飞扬。

        “别急,你听我细细的说,”花飞扬轻拍了拍她的脸,凝眉道:“当年你娘死了,我悲痛欲绝,直到半年后才敢去你娘住的小屋缅怀她,当时满心痛苦,一一抚过她的东西,却发现了一本秘策,里面就是血族的一些秘事,有一件事就是关于你娘的生死,”

        “书上怎么说的?”花想容激动起来。

        “根据书上说,圣女如果与男人有了合体,身体在月圆之日是最薄弱之时,血族有一种邪功,拥有圣女的生辰八字,选对方位的话,就能将圣女的魂魄招回血族,并永远禁锢。你娘怀你时,你在你娘的肚中能保护你娘不受邪功的侵扰,但你一出生后,你娘就会立刻被邪功侵袭。”

        “你娘是在生下你后的第一个月圆之日过世的,她死前的姿式与招魂仪式的表述是一模一样的,所以我一直怀疑你娘还没有死,这么此年,我也一直在寻找血族的踪迹,可是找了十多年了,却是音讯渺茫。”花飞扬说到这里,眼中布满了泪。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爹爹,呜呜呜,我要救我娘,她好可怜…。”花想容听了悲从心来,泪也止不住的往下流,她身为阴阳师当然明白魂被禁锢的痛楚,一个生魂孤伶伶的被锁在一个火柴盒般大小的地方,没有一点的声音,没有一点的阳光,永远生活在死寂与黑暗中,度过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而且永远不会老去,不会死去,活活地生生地受着孤单的折磨。

        这比要了她的命更狠毒啊!

        “嗯,想想,咱们一定要救出你娘,她太可怜了,她的肉身埋在了地底深处,她的生魂却锁在千里之外,她爱着的男人却无法再见,她生下的女儿却不知如何!,我愧对她,亏我以前一直说爱她,却让她一直孤单寂寞。”

        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他泪眼朦胧中似乎看到萧瑟瑟罗衣轻轻飘,纱裾随风远,纤腰之楚楚,回风且舞雪,娇容笑且喜,轻唤扬哥哥。

        痛楚的闭上了眼,他每每想到这么一个活沷开朗的妙人儿却被锁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就痛入心扉。

        瑟瑟当初就是不甘于从此寂寞才想尽办法逃出血族,却没想到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她会为男人动情,终于她为了这份情又回到了囹圄,从此孤独悲伤。

        “爹爹,别伤心了,我一定会把娘救回来的。”想想抱着花飞扬哭了一会,猛得擦了擦眼睛,坚定的说道。“好,我们一起去救你娘。”花飞扬抱紧了她,一脸坚决。

        花想容带着紫玉出发了,她终于是没有带花飞扬去,因为独孤傲天说花飞扬正在恢复阶段,不能长途跋涉,需要日以夜继地加紧练习一年才能恢复到以前,如果修行得法而且还会更上一层楼。

        花飞扬本不肯一人在家,但想到身无灵力无法相助花想容,不如在家好好修行,到时才能更好的帮助她。

        “驾”官路上两匹高大的骏马飞快的奔驰着,往西陵的方向而去。

        她问了独孤傲天关于血族的事,毕竟独孤傲天活了千年,知道的事必定比她要多,可是得到了答案却让她万分的气馁。

        原来血族是一个远古就存在的族群,从不与外界有丝毫的联系,他们神密,他们诡异,他们充满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能量,对于世人来说,可以说是另一种的存在。

        就好似外星人之于我们一样。

        不过到底有了千年的积累,千年中总有一些流传来到了人间,独孤傲天只知道曾在西陵的边境万兽山曾出现过血族的人过,而且讲起过程,连他这般无情狠冽人眼中都闪过一丝的悲悯。

        血族据说是终年不见阳光的,但每隔百年之后却会出现在最圆的月圆之日,那夜,是他们神奇的祭祀时刻,是他们获得一种神奇能量的日子。

        有人机缘巧合看到了祭祀的全程,过程中充满了血腥,充满的残忍,那看到的人回到家胆战心惊地说完遭遇后,竟然就此死去了,吓破的胆汁就这么从他的嘴里流了出来。

        也许这也是血族人昭告世人的一种方式,他利用这个人的嘴告诉世人不要再窥探他们的秘密,不要再挑战他们的极限,他们是世人惹不起的。

        于是血族变得更神密,更让人恐惧,更让人不敢丝毫的接触。

        人们避之唯恐不及,从此成了禁忌,也从此埋葬了这个种族,人世间对他的了解慢慢的几乎为零。

        这般少得可怜的信息真是凉透了花想容的心,把她送入了绝望的深渊,一个种族只要存在必然是有他的痕迹,可是千年了,他居然还是这么隐蔽,还是这么神秘,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灭族了,要么就是很强大,

        灭族是不可能的,唯有一个答案就是强大。

        如此强大的种族,又如此隐匿,让她如何能找寻到,花想容只觉此刻的她是这般的无助,这么的渺小……

        “驾”她用力夹紧了腿,对马臀上狠狠地一鞭,青聪马受到了鞭打立刻加快了速度往前奔去。

        一月后……

        这是一座千年不化的雪山,阳光照射在这万年的雪峰之上,洁白的积云在阳光下,变幻着艳丽的色彩,时而微红,时而橙黄,时而淡蓝,充满着神秘瑰丽。

        那高插云霄的群峰犹如翩翩起舞的少女珠冠,银光闪闪,富于色彩的山峦,就这么如开屏的孔雀,艳丽着属于它特有的风姿。

        崇山峻岭中碧蓝的湖泊,蜿蜒的河流与银光闪闪的雪峰交相辉映,山光水色,美不胜收,而越过外围,转过幽径,却是林木葱郁空气清新,鸟语花香,令人流连

        “小姐,这就是万兽山么?”紫玉抹了抹额头的汗,心旷神怡地看着眼前的美景,这万兽山与传说中的遍布猛禽恶兽的形容完全不一样,真是犹如人间仙境。

        “是的。它正是因为美才成为万兽山的。”花想容放眼奇山俊岭,也觉胸有千壑,似乎一扫多日的郁闷之气。

        “为什么呢?”紫玉在花想容的指点下有了突飞猛进的成长,她的灵力已经达到七级,照这样下去,不出二年,她就可以练习召唤的能力了,只是不知道她对于风云雷电水火土,哪一个更有天赋。

        “你没有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灵气么?”花想容轻笑着,在紫玉的脑门上弹了一指。

        “小姐,你又欺侮我,你明知道我灵力不够,还不能感觉到这么远的灵气,”紫玉摸了摸额,嘟着小嘴抱怨,不过她马上又兴高采烈起来。

        “小姐,这里灵气这么足,你肚里的小小姐定会受益非浅,说不定不用等二年就能出生了。”

        “怎么会!”花想容好笑的看了紫玉一眼,手却抚上了小腹,她说怎么五个月了,肚中却不显,原来血族的人魂中受孕是要怀上二年的。这二年孩子会吸收天地之灵气,享日月这精华,母体能力越强,她也受益越多,出生之后,就是拥有灵力九级以上的灵异师了。

        想到这里,花想容不禁感叹血族基因的强悍,却对营救萧瑟瑟更是担心。

        怪不得以前花飞扬说,他的能力远远不够,原来在血族,尊者的级别真是不算什么?试想连刚出生的婴儿都能快进入圣者初级,那么尊者级别简直可以说是司空见怪了。

        “小姐,别想太多了。我们现在进去么?”紫玉感觉到花想容身上淡淡的悲哀,也不禁心头黯然,不着痕迹的转移了话题。

        “嗯,我们进去吧。”说完她跃上马背,顺着小道往里骑去。她一定要找到血族的痕迹。

        ------题外话------

        感谢[2012—2—20]诗菲依小美人送了3朵鲜花

        推荐非常特别好看的新文(纵宠青涩小娇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