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七十八章 紫玉之死

第七十八章 紫玉之死

        原来妖也有妖智。

        *的枯叶他的奔腾中溅起霉腥的泥泞,他发出震天地咆哮,腥风四起,周围的灌木被他奔跑的力量震得簌簌发抖,飘落叶片无数,正在看好戏的无数眼睛瞬间逃匿。

        “啊”紫玉一声惨叫,措手不及的她被半妖半魔压到了身下,浑身顿时被它坚硬的鬃毛扎得血肉模糊,如万剑穿心般的痛。小脸扭曲着痛苦的神色,手在泥里痛楚的抓着。

        “紫玉!”花想容一见之下心如刀绞,她飞窜到半妖半魔身边,斩妖祭发出冷血的光芒,就要刺入它的喉间。

        “你要杀了我,我就马上杀了她。”半妖半魔的眼中得意的泛着冷光,硕大无比的嘴笑得恶心恐惧。

        花想容一下没有了戾气,手中的斩妖祭颤抖着,虽然刀锋紧紧的贴着这的颈动脉,可是她却无法下手。明明只要一刀就能解决了它,可是她下不去这个手。

        一旦她挥下斩妖祭,那么紫玉必将是魂飞天外。

        她悲痛欲绝地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紫玉,心神俱裂。

        是她的错,是她疏忽了,是她自以为是,她错估了这个妖魔的智慧!

        看着紫玉浑身鲜血直冒,花想容恨不得代替她,她才十四岁,还是一个孩子!

        “畜生,你放开她,有本事与我单打独斗。”花想容对着那妖魔悲愤的怒斥。斩妖祭却微微的离开了它的皮毛,怕一个不小心刺伤了它激起了它的野性,将紫玉立毙于它的掌下。

        “嘿嘿,想要她的命么?”它的声音一如地狱里出来的沉闷尖锐,仿佛一根针般戳刺着花想容的神经,却似乎给了花想容一丝的希望,它在与她谈条件!

        “你想怎么样?”花想容看着痛得扭曲的紫玉,眼一下湿润了

        她可以无情,那是对恶灵!

        她可以无视,那是对路人!

        她可以冷酷,那是对恶人!

        可是她不能这么对紫玉,紫玉是她的妹妹,与她一起欢笑一起分担痛苦的亲人。

        所以她选择了妥协!

        “不要,小姐,千万不要相信它的话,它们这种杂种怎么会有诚信呢?小姐,不要…”紫玉见花想容为了她居然有了放弃的念头,她大惊失色,她不相信这种非人类!就算是人类都言而无信,何况这种非妖非魔的怪物呢?它本身就生活在阴暗中,更是毫无诚信可言了!

        何况她一个丫环怎么值得小姐以命来换呢?

        “呯”那妖魔将前蹄用力踩了一脚紫玉,一口鲜血从紫玉的嘴中狂喷了出来,打断了她的呼声。

        那血红似山茶花开,艳艳的铺满了一地的绿草,迅速渗入草中,未渗入的数滴流动在草叶的绒毛上轻轻的滚动着,滚动着哀伤,滚动着绝望的凄美,留恋着曾经的生命。

        “紫玉!”那血刺红了花想容的眼,她失声尖叫,恨恨地看着这只妖魔,小脸苍白着,血泪从她的眼中流了下来,终于她闭了闭眼,妥协道:“你的条件?。”

        “哈哈哈。”妖兽狂妄的大笑,笑得地动山摇,它一身的狼狈在笑中显得狰狞,从它张扬的大嘴中发出血的腥味,眼中透着狡猾与凶残。“现在把你的斩妖祭扔到十米以外的地方。”

        斩妖祭离开主人身体五米之远,就不受主人的控制了,所以那妖兽会这么吩咐,它就要看看这个人类没有了斩妖祭怎么才能打得过它。

        它眼中有了猎食的快乐,有了血腥的残忍,有了嗜血的疯狂,仿佛花想容已经成了它的盘中餐!

        “小姐,不要管我,千万不要…。”紫玉当了花想容这么久的丫环,当然明白花想容的想法,

        她知道花想容一定会救她的。可是她不要!

        她怎么能这么自私呢?她怎么能让她成为花想容的负担呢?怎么能让花想容为她而陷入危险之中呢?

        她绝对不允许因为她而让花想容受到了一丝伤害!

        是花想容让她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有了亲人的感觉,为了这份得之不易的亲情,她决定……

        她在等,等机会…

        “你发誓会放了她。”花想容知道这种妖魔的话必是不可信的,可是在极度的无助中,她只有选择相信,只要让它发一个毒誓以作保证。

        “好,我向妖之主发誓,你如果抛下斩妖祭,我必会放了这个女人。”妖魔听了立刻随意的发了誓言。

        虽然它没有诚意,但花想容还是只能相信它,虽然知道这个誓言对它的约束力并不强大,但花想容却无可奈何。

        “如果你要出耳反尔的话,你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花想容厉色喝道,将斩妖祭抛到了数十米之外,

        ”哈哈哈。人类,你受死吧。“没有了斩妖祭,这半妖半魔更是无所顾忌了,它大笑,笑人类的愚蠢,笑人类的感情,笑人类的迂腐。

        ”去死吧。“就在它得意忘形间,紫玉咬破了舌尖,解了灵异族的封印,瞬间力量暴长,。猛得挥开了妖魔的钳制,将怀中的刀狠狠的戳入了它的腹下。

        ”啊…。“妖魔凄厉的大叫,虽然人类的刀不足以让它致命,却让它疼痛,它眯起血红的眼,发着暴戾的光芒,一脚踢开了紫玉,

        紫玉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呈抛物线般在空中落下。

        ”紫玉…“花想容凄声尖叫,飞身而上接下了紫玉早已破败不堪的身体,血如泉涌般从紫玉的嘴里流了出来,眼看着却是出气多而进气少了。

        ”是我害了你,紫玉,我不该让你跟来的…。紫玉…。“花想容垂着泪,看着怀中的小人儿,脸如金纸,眼神涣散,心痛如绞。她颤抖着手轻拭着满是血痕的小脸,悲从心来。

        ”小姐,是…紫玉…学艺不精…怪不得你…。来生…来生…“紫玉脸上绽开凄美的笑,她定定的看着花想容,断断续续地说着,忽然她的眼睛猛得睁大,用尽全力推开了花想容。

        ”扑“硕大的狮爪插入了紫玉的胸口,在她的胸口打出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随着爪子的拔出是一颗血淋淋跳动的心,还带着被扯断的静脉血管。

        没有比这更残忍的了,没有比这更让花想容悲痛欲绝了,她眼睁睁的看着最亲近的人横死在眼前,还死得这么惨不忍堵,死无全尸。

        ”紫玉!“花想容肝胆俱裂,只觉全身力气都抽干了,差点倒在了地上。

        她又错了!

        要不是紫玉推开她,她也许就被这妖魔给伤着了,也许倒在地上的就是她了!

        是她害了紫玉,她本想救紫玉,却让紫玉死得更惨,紫玉是代她而死的!

        她再也忍不住满心的悲痛。泪流满面,大吼道:”畜生,拿命来!“

        ”哈哈哈“妖兽猖狂的大笑,在花想容的眼皮下将紫玉的心吞入口中,这一幕彻底伤了花想容。

        她咬破了手指指着天悲愤地大叫道:”降魔剑!“

        就在这时天地间涌动出无穷的气流,那些气流以极其诡异的速度旋转着,如龙卷风般卷起一地的泥泞,将所有的树叶都包围在其间带着凌厉的寒气不断地上升着。

        风如刀割般旋动着,旋到哪里,哪里一片狼籍,空中,风中,全是碎片飞舞,

        花想容的头发都被吹得根根直竖,她的皮肤在风力的作用下,凹凸不平,起伏如波浪,无数的细叶飞过,割得小脸一条条的血痕。

        可是她的眼中全是坚决与坚定还有阴狠。

        随着她指下血不停的滴,那血慢慢地汇成了一把血色的利剑,那剑通体鲜红,艳艳逼人,剑边延流动着黑色的字符。

        那妖魔自花想容大叫之时,就不敢稍有动作,那风一股股全都围在它的身边,无论它到哪里,都有无数的风刀割着它的皮肤,就算它趴伏在那里,那风刀却也是长了眼睛般凌迟着它的*。

        它没想到一个人类除了有斩妖祭还有降魔剑,它不敢想象一个人类的身体怎么能养得了这两把嗜血的刀剑!

        这刀剑都是以主人的鲜血为食的!没有一个人能承受得两种不同种族的神兵利器的寄宿。

        它忽然后悔了,后悔招惹了花想容,这个人类并不如它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

        动物总是有本能的,它立刻作出了最快的决策!

        那就是逃跑!

        趁着降魔剑没有成型,它忍着刀刀剐肉的巨痛,狼狈的逃窜。

        ”哪里跑!“一直目不转眼地看着它的花想容从它的动作就看出了它的想法,她怎么能让这个杀紫玉的凶手就这么逃了呢?

        如果被它逃了她必将后悔终生。

        大喝一声,带着满腔的悲愤,她如仙般飘到了空中衣袖都被风力鼓吹起来,她的三千长发顿时变成了无数条黑色的小蛇,蜿蜒扭曲,蛇头吐着腥红的信子,张扬着诡异的凶猛,她的眼睛发射着红如宝石的凄丽,点点阴凉狠毒的光,她的脸狰狞遍布,此刻的她如魔般的凶残。

        就在那半妖半魔惊魂未定之时,突然她的背上长出了双翼,那透明如薄膜的翼巨大的张开了。翼上刀锋遍布,让人毫不怀疑,只要她俯冲下去,必会将所有的东西都撕成碎片。

        ”魔圣女?“半妖半魔石化般的看着花想容,眼中流露着不可置信的恐惧。怎么可能?魔族的圣女怎么会投身于一个弱小的人类?

        它一定是看错了。可是它却分明感受到了她的力量,完全的压住了他魔性的一面,他战战兢兢,前蹄不由自主的跪了下去。

        即使是身上还残存着一半的妖性也抵御不了花想容身上的威慑力。

        就在这时,光芒万丈,从降魔剑上无数血红的利刃冲向了妖兽,那剑剑如流星般疾射而去,如万箭齐发般箭箭入肉。,每一箭都戳刺着它的三魂七魄,欲打得得魂飞魄散。

        ”啊啊“妖兽痛得在地上翻滚着,它的眼发出诡异残暴的光,狠狠的不甘的注视着花想容。

        它身上的妖性提醒了它,它不仅仅是魔,它还是妖,它要与花想容比,

        它要比,谁的灵力高,它倒要看看到底花想容有多少血可以流!

        指尖的血源源不断的冲向剑身,不断地打到妖兽的身上。

        渐渐的妖兽挣扎减弱了。可是花想容却感觉到血似乎快流干了,她的眼前似乎些迷蒙。

        她的发似乎有些无力的下垂,那些蛇头似乎变得软弱,渐渐的有的已恢复成了青丝柔顺。

        她的眼中血色不再红得鲜艳,似乎是蒙尘的玉珠,淡淡的朦胧。

        她的双翼变得小了,肉色变得透明,不再有力。

        她知道,她已经快力竭了。

        她牙一咬,趁着妖兽正在痛不欲生时,以最快的速度收了降魔剑,一个踏雪无痕,飞到了斩妖祭的边上。

        就在妖兽反应过来时,斩妖祭被她用仅剩的灵力打了出去,

        ”哗“斩妖祭就在妖兽惊恐的目光下,斩下了它的头颅。,头颅滚到了一边,眼中还残存着不甘与恶毒。

        它的身体还保持着进攻的姿态。

        风瞬间停止了,花想容再也支持不住的跌倒在地了。

        一股黑烟顿时散了开来,黑烟慢慢地散了开去,其中有一股带着愤怒的气息冲上了天空,在花想容来不及也无力阻止的情况下,拽走了紫玉的一魂。

        ”畜生!“花想容气得大骂,她用尽全力爬到了紫玉的身边,垂泪不已,苍白着脸,取下了灭魂戒,轻放在紫玉的心口,心疼地抚摸着紫玉的脸,温柔道:”紫玉,来吧,你永远陪着姐姐,姐姐一定会把你的那缕魂找回来的。“

        紫玉的胸口立刻出现了七彩霞光,剩下的二魂七魄化为九道不同颜色的光慢慢的进入了灭魂戒中。

        花想容泪盈满眶,朦胧间她似乎看到了紫玉笑面如花,温柔可人的模样。

        ”紫玉,你放心,姐姐一定会让你再次为人的。“花想容抹了抹泪,将灭魂式戴到了手上。

        回眸处看到半妖半魔的尸身,冷寒遍布,她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犀利如刀。

        刚才妖魔逃出去的是魂息,是用来报信用的。以它的身份,也许是去妖界,也是去了魔界,因为作为妖魔的杂种虽然不为妖界与魔界待见,但如果真的被杀的话,妖魔二界又是极其护短的,必会为它报仇。

        花想容并不怕他们报仇,就算他们不找她,她也会找他们,因为紫玉的一魂还被这个妖魔带走了。

        ”你敢伤我最心爱的人,我就让你永世不得超生,永远留在三界之外,永远被囚蛮荒之所,我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能,天天受地狱之火的烧烤,天天被冰泉之水冷冻,天天被万虫穿心噬魂!“花想容目光阴冷如刀,变手为爪,闪着寒光点点,一下抓入了妖兽的脑中,血浸湿了她的手,透过艳丽的红是她细腻的白,恐怖妖冶。

        魂丹就这么被她抓到了手中,她笑,笑得残暴,那一刻她不再善良,她也入了魔道。

        将魂丹放入了怀中,这半妖魔的魂丹可是一宝

        ”以我心头热血,请求我神,让这个生物的魂魄永远不落轮回,生生徘徊三界,世世永受地狱冶炼!“花想容脸色凝重地从头上取出了一根发簪,用力的刺入了她的心脏,从她心脏中喷出一道暗红的血,血随着的誓言慢慢形成一张薄如蝉翼的血网,将半妖魔的身体团团的围住,

        这时听到了”吱吱“网入肉的声音,网越收越小,里面的十道黑影不停地挣扎,终于被网成了拳头的大小,从它的身体里”扑通“跳了出来,惊恐地冲撞着网膜,欲逃离出去。

        ”去吧,去你该去的地方吧。!“花想容微微的笑,笑得恐怖凄美,眼中布满的冰寒,她的红唇轻启,字字生冷:”去!“

        那包裹着血网的墨团一下冲到了地下。

        从地下传来了痛楚凄厉的叫声。

        回声连绵不绝。

        ------题外话------

        没花没钻没票票,连个留言都没有,我伤心鸟,呜呜呜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