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八十章 又一处神密之地

第八十章 又一处神密之地

        果然那女人虽是笑容满面,但眼底滑过不屑,在她的眼里,花想容不过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井底之蛙,定是状着有些斗气,瞒着家里闯到这里来的。“呵呵,小姑娘还挺倔,来,姐姐跟你说,这山里可全是魔兽,一不小心你就可能成为他们的食物了,你还是从哪里来赶紧原路返回吧。”女人也不生气,倒是自来熟,跟花想容称姐道妹的拉着亲热。

        不过话里话外就是想让花想容赶紧回去,她怕万一花想容要是一时兴起想跟着他们,徒惹一身的麻烦。

        “呵呵,魔兽有什么的?本小姐出马,一个抵上千钧万马,到时别说是魔兽,就是妖王本小姐也是手到擒来。”花想容一副拽得二五八万的样子,十足十是被宠坏的不知所以然的大家小姐。

        “嗤”人群中发出不屑的哄堂大笑。

        “怎么,你们这帮井底之蛙敢嘲笑本小姐么?”花想容听了立刻脸色一变,恶狠狠的看向众人,很无知很幼稚很高傲的样子,却更是让众人笑得前俯合仰起来。就连那女子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呵呵,姑娘,你还是快回家去吧。这里真不是你这么娇贵的小姐能呆的地方。”见花想容根本不为所动,又笑了笑道:“姑娘,你看你一人孤伶伶的在这里游荡,也没有个照应,要是碰上了不怀好意的人,对你一个姑娘家的总是有损名誉的。”

        那女人本是不耐烦与花想容多牵扯,但看花想容身上穿得不同凡响,身上戴得虽然简单,但却一眼看去就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他们一行人本不是东大陆的,所以到了这里凡事都很低调,即使在荒山野岭之中也不会轻易得罪花想容。

        再加上,说不定以后还能再碰上,多一条路总比多一个敌人来得好。

        “谁说我一人来着,我还有哥哥呢”花想容听了小嘴一撅,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却是被娇纵惯了样子

        “你还有哥哥?”那女人听了一愣,心下却道幸好没有对这女孩有什么失礼之处,要是她哥哥是什么利害人物,倒是徒惹麻烦了

        “那当然,我哥哥可是天下第一美男。”花想容不可一世的看了眼众人,又洋洋自得道:“我哥哥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老少皆宜,下从八岁女童上至八十岁的老太都是他的忠实粉丝,乃是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翩翩美男年。”

        花想容说这话倒不是完全为了显示浅薄,毕竟独孤傲天确实是一个妖精般的美男,只不过先给他们打点预防针而已,

        免得一会独孤傲天一个现身,引发众人的哄动。

        就算她这般形容,她依然看到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来处,那眼中全是震惊,看来独孤傲天的长相惊艳了他们了,呵呵,别说他们了,就算是花想容她自己也不是一样被独孤傲天的妖艳所闪了眼么?

        “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花想容一脸自豪的转过身,看向独孤傲天,一见之下也是呆滞的脑中一片空白。

        独孤傲天肤白胜雪倒是不假,那是胖得!皮下的肉快把皮肤撑得透明了,能不白么?

        他面若桃红也是真的,那是跑得!看他气喘不已的样子,不面红才怪呢!

        他目如秋波也说得不错,却是汗水淋的!就那一缕缕汗从额上往下流,别说秋波了,秋雨都成!

        他虽然怒时又若笑,那是因为他实在胖得连眼睛鼻子都看不清,谁知道他是在笑还是怒?

        搞什么?花想容眼光冒火看着独孤傲天挺得快有三尺八的腰围,美目中刀光闪闪。她当然不会认错,唯一不变的是独孤傲天那透明如水晶一样的眼睛,还有只有她能感应的灵气。

        “容儿……等等我,累死我了。”独孤傲天抖着满脸的横肉,气喘吐吁吁地跑了过来。

        容儿!花想容只觉嘴角猛抽,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操,我还靖哥哥呢!

        “嘿嘿,靖哥哥,快来看,这里好多的人,咱们这一路有伴了。”花想容将刀光剑影藏于胸中,脸上堆积着笑,冲到了独孤傲天的身边。

        唇凑到他耳边,寒风凛冽道:“你搞什么搞?”

        “嘿嘿,我怕他们肖想我。”独孤傲天完全不理花想容的怒火,将唇也凑到她的耳边,轻语,鼻息淡淡,暖暖萦绕,让花想容脸微微一红。

        这一幕美女与野兽,鲜花与牛粪的景色让众人一阵惋惜,虽然花想容脾气不好,又幼稚可笑,但毕竟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可以说是天生一个美人,没想到却与一个这么丑胖不堪的男人是一对。

        而且还夸夸其谈地说这男人是美男,看来这女人一定眼光有问题。

        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在众目睽睽中,独孤傲天轻搂着花想容走了过来,他眼睛打量了众人后,忽然跳脚道:“容儿,跟你说过,不认识的人不要瞎交,要知道咱们是西陵国有名的人物,多少人挖空了脑袋想中咱们套近乎,想拍咱们马屁,你千万不要上当受骗了。”

        “不会的,这个姐姐还不错,还怕我被野兽吃了呢,我说我才不怕这些魔兽呢!”花想容忍住笑,与独孤傲天一唱一和。

        她知道这些人必是有所图谋的,不如假装二傻子,降低了他们的警惕心,而且她与独孤傲天现在的样子虽然一对十足的二百五,却话里话外的告诉这帮人他们两人可是名门望族。

        这样既能防止他们的暗害之心,又能引诱他们的贪婪之心。

        因为这世上谁也不放过与名门望族结交的心思,而他们两一看又是心思简单蠢不可及的样子,自然是这帮人眼中的肥羊肉了。

        果然,那女子听了,眼睛精光一闪。扭着屁股走到了独孤傲天的身边,睁着眼说瞎话,拍马道:“这位公子果然是人中之龙,长得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嘿嘿,不知道公子如何称呼?”

        “哼,本公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复姓独孤,名傲天!你们一定久仰了吧!”独孤傲天比花想容表现的还自恋,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嘿嘿,那是,久仰久仰。”那女人皮笑肉不笑的奉承着,心里却不屑的笑,她当然知道独孤傲天,那是一个神奇的存在,居然被这个猪一样的人给糟踏了名字。

        “既然这样,你叫什么名字?”独孤傲天目空一切的看着那女人,斜眼睨着。

        这种姿态倒不用装,对于独孤傲天能用这种状态跟女人说话,已经是极限了,要不是为了配合花想容,希望她抛开紫玉之死的阴影逗她开心,他一个杀戮血腥的神兵利器哪会作这种事。

        那女人脸色一变,虽然她是有心结交西陵的望门贵族,可是她也是一个彼有身份的人,居然被这么无视,心中也是极不高兴,不过她毕竟也是城府极深之人,脸上不动声色道:“我是他们的首领,大家都叫我风二娘。”

        “噢,长得是挺风骚的。我跟你说,虽然我长得帅,但我是一心对着容儿的,你可别勾引我。”独孤傲天听了,淡淡地看了眼风二娘,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差点让花想容一口口水没咽下去呛死了。

        什么时候独孤傲天变得这么说话刻薄了?还无比的自恋?要是他原本的长相,倒是毫无悬念地被风二娘惦记上,就他现在,估计倒追个十年八年,人家风二娘都不会正眼看他。

        “你说什么?”一边一个四十左右的男人愤而站起,满脸怒色,却是要冲上来揍独孤傲天。

        “我说事实怎么了?”独孤傲天不甘示弱的回瞪了那男人一眼,却又外强中干道:“怎么?你想打架不成?告诉你,你知道我从哪里出来的么?”

        “我管你从哪里出来的。”那男人欲挣开同伴的拉扯就要上来揍人。

        “告诉你,我们是从无日林里出来的。你敢动我们试试?”独孤傲天实足实的官二代嘴脸,简直让花想容无语,还好他是配着这样的面貌,要是他用真实面貌说这话,她都不知道是什么模样了。

        “无日林?”风二娘一听急忙眼色制止住了那男子的冲动,笑道:“那无日林暗无天日,听说从未有人出来过,不知道你们怎么了出来的?”

        “我与容儿就这么走进去,就这么出来了。真不知道,那些人怕什么?我看也没有什么嘛!”独孤傲天一脸不屑,仿佛就是进城逛了趟街那般口气简单。

        “走进去就出来了?”风二娘呆了呆,两眼上下打量着独孤傲天,可是她怎么看也看不出独孤傲天有什么异能!

        要说斗才不过三级,要说灵异力一点都没有,怎么就能从无日林出来呢?那里可是半妖兽的领地,就算不成为半妖兽的点心,也会成为了里面无数未知生物的盘中餐。

        就连他们都不敢进去。

        “嗤”众人一阵鄙视的笑,一定是这两人吹牛,从哪转了过来却吹嘘说是从无日林里出来的。

        不过取笑归取笑,对于花想容与独孤傲天的身份却完全没有了怀疑,不再警惕,不再猜忌,只是把他们当作普通的富家子弟,年轻气盛来此闯荡历练了。

        “风二娘,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花想容见他们不再防范于她了,也不再装得很白痴了,正常了不少,不过眉宇之间还是傲气凛然。

        “我们听说这里的魔兽很多,想过来看看,如果有可能猎一两只”风二娘的语气中不无自豪,她知道这边国度没有灵异师,只有斗气师,他们最多是杀魔兽,但是不可能降伏魔兽的,所以话里话外透着暗示,暗示他们一群人是有能力的,也是委婉的给花想容一个警示。

        毕竟她也不想明里得罪花想容,他们这群人选择到了这片大陆,当然希望比以前过上更好的日子,所以是绝对不会得罪这个大陆的权贵的。

        而且他们之所以来这里,也是想通过猎得几只魔兽后提高他们的地位,让聘请他们的人对他们刮目相看,另眼相待。

        “嘿嘿,猎个一二级的魔兽有什么稀奇的!”独孤傲天总是喜欢给人沷冷水,令风二娘脸色一变,如果可以恨不得拿刀把独孤傲天的舌头给割了。

        “一二级的我们当然不放在眼里。我们要猎就猎九级的魔兽!”,风二娘听了马上打肿脸称胖子了,其实以她的水平最高是灵异九级,但九级的灵异师是不可能猎到九级的魔兽的,魔兽本身带着兽性,其猛不可挡,再加上修炼的灵异力,更是如虎添翼,相同级别的灵异师别说要杀它们了,就算在它们的眼皮底下逃命都是不容易,何况要生擒并契约是绝不可能的事。

        所以风二娘只是通过魔兽的级别暗喻自己的灵异力达到了圣者级别

        “原来风二娘你是圣者级别了!”独孤傲天立刻大惊小怪的叫了起来,只是眼中不掩戏谑。

        花想容看着独孤傲天做戏,心中感动,她突然明白了,独孤傲天这么高傲的人,这么放眼世界无所不能的人,根本没有必要委曲自己,变成这么个丑陋不堪的样子,更没有必要言语之间仿佛跳梁小丑似的自贬身份,这一切只有一个原因——只是为了逗她开心,解她悲伤。

        “傲天”花想容感动的伸手拉住了独孤傲天的手,他的大手温柔绵软,安全温馨。

        “容儿。”独孤傲天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她的感动,他宠溺的笑,透明的眼珠里流光异彩,仿佛天地之悠悠,只有两人存在。

        虽然男的丑不可言,女的明艳不可方物,但在绿草如荫之上,碧水蓝天之间,白云飘飘之下,却是唯美不已,

        那众人忽然移不开眼,谁说一朵鲜花是插在牛粪上?这一对人此时此刻却是看着温馨之极,幸福之极。

        云忽然轻轻的隐去,狂风带着一股腥味吹送过来,绿草忽然呈一边倒的贴伏于地面,所有人的衣服都被吹起飘了起来,那衣带激荡不已,环佩叮吵当,

        袖口都鼓鼓得,如同一个个张大口的口袋。无力的挣扎着,与风抗衡。

        “该死的。”独孤傲天正沉浸在花想容的融融眼神中,正幸福着,忽然被这一阵风扰了好事,仿佛一卷柔情依依的水墨沷画忽然被吹落在水中,留下未曾抓住的遗憾,禁不住轻骂。

        他的眼神顿时犀利如刀,怒吼吼的注视着从远处翻滚而来的黑团。

        花想容为这黑团的未明生物无限哀悼,哀悼一会定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死于独孤傲天的手中。

        “大家小心了,这是妖气。”风二娘毕竟是领头人物,她只是被风吹了一下就马上醒悟过来,拔出了兵器,率先走到了前面。

        居然是圆月刀。呵呵,花想容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独孤傲天,原来这风二娘也是独孤傲天的粉丝啊,当年独孤傲天的成名武器就是自身——圆月冰刀。

        世人是不可能有圆月冰刀的,但做个圆月刀还是很容易的。

        于是所有爱慕仰慕独孤傲天的后世之人都会制一把圆月刀当作自己的武器。

        独孤傲天只是瞥了眼那刀,一脸的不屑,咕哝道:“真是糟蹋了圆月冰刀的名声。”

        “扑哧”花想容轻笑。惹独孤傲天一个白眼,也只有这个死丫头敢笑他!

        要是别人早就成了粉末了。

        就在两人还有闲情逸志的眉目传情之时,那一团黑雾已经卷到了众人的身前。

        黑雾慢慢地发散开来,从雾中现出两颗尖锐无比的大牙来,那牙泛着点点的寒光,牙的顶端最尖处有着淡淡的黑色,看得出来,这是两根带毒的牙。而雾中有两只铜铃般的眼睛泛着昏黄的冷光,眯着狡诈的杀意,虎视眈眈地看着众人,仿佛众人已是它的盘中之餐了。

        “这够吃一壶了。这东西居然有九级灵力。”花想容感觉到了雾中生物的力量,对着独孤傲天轻道。

        “嘿嘿,那个风二娘不是要猎九级灵兽作坐骑么,这不,想什么来什么,她如愿以偿了。”独孤傲天没心没肺的取笑道。

        他才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呢,他只管保护好花想容,其余的人在他的眼里全是蝼蚁不如。

        “独孤王爷,你太心狠了吧,风二娘好歹也是你的粉丝吧!”花想容挪揶地用手肘轻撞了独孤傲天的小腹。

        “我管她粉丝还是鸡丝的。我只对你负责。”独孤傲天看也不看场中的情形,兀自拉着花想容往一边走去。经过了无日林,他决定要好好陪在花想容的身边,不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了。

        “唉,痴情女遇负心朗啊!”花想容假装哀怨的轻叹了一声。惹来独孤傲天一个弹指弹在脑门上。

        “胡说八道。”他笑。笑容中全是亲溺与纵容。

        这边的轻松调笑与那边紧张的情景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边风二娘与众人全神贯注地注视着黑烟中的怪物,严阵以待,他们也知道里面的怪物深不可测,因为他们感觉不到它的灵力,而唯一有感觉到它的灵力的是风二娘,可是风二娘却连这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

        要知道魔兽除了灵力还有自身的优势。也许是牙,也许是尾,也许爪。而最让人类头痛的是,它们也有智慧,而且与人是一样的。

        所以同等级别的对抗,不出意外的话,魔兽肯定是赢家。

        “二娘,这是什么东西。”刚才欲打独孤傲天的男子是风二娘的夫君林大力。这人灵异力才七级,但却力大无穷。此刻他站在风二娘的身边,闻着从黑烟中一股股的腥臭味,紧皱着眉。

        “不知道,看不出来,不过让大家小心点。”风二娘也是凝神备战,不敢有丝毫的马虎,这是生死一线的事,一个不小心,也许就搭上了性命了。

        这时黑烟却慢慢的散尽了,一个宠大的身躯从显现在众人的面前,这东西似龙非龙,似蛇非蛇,因为它有龙的头,却没有龙的角,硕大的头,铜铃般的眼,张着血盆大口,吐着血红的信子,还有两根尖长的獠牙,说它是蛇却还有四只脚,但身子却是蛇身,绿得发光的鳞片,诡异的光泽透着阴森。

        抬高了四米高的身体,下腹是青黑相隔的条纹,而后面还绵延数米,尾巴正翘得高高的,在草上打出巴嗒巴嗒的响声。

        “是蛇!”人群中一人惊恐地叫了声。

        就在这一瞬间,那生物射出凶残的光,长信一吐,只见一条红光,带着十足的腥风,那说话之人就在红光轻闪间,突然不见了,再抬头时,却见那人只余了一只脚在生物的口外,而那生物却睁着阴戾的光看着众人,就这么华丽丽地将人吞下了肚中。

        “啊,七哥”一人痛哭起来,眼恨恨的瞪着,却又不敢稍有异动。

        “这是什么?”花想容也认不得,不过,看得出来它是十分不喜欢被人称为蛇的。否则了不会一口就先吞了那个人了。

        “睚眦”独孤傲天随意地说了句,

        那生物似乎听到了,它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探索,看向了花想容与独孤傲天,忽然它身体一震。往后退了几步。

        “人类,这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如果再不离开,就和刚才的人一样的下场。”睚眦说完,别有深意的看了眼独孤傲天,转身而去,就如来时一样,在一团黑雾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趁着那帮人还目瞪口呆之时,花想容轻笑道:“它怕你,”

        “哼,算它跑得快,不然要了它的魂丹。”独孤傲天先是对着睚眦的背影讥讽的轻哼,而后又对着花想容轻笑道:“呵呵,睚眦是龙的儿子,传说中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其实是指九子都不是龙,睚眦就是其中的第二个儿子,平生性格刚烈、好斗喜杀,是龙子的战神。睚眦发怒时瞪起的凶恶眼神,好杀戮,常有人把它刻在刀剑刃身与手柄接合的吞口处,更增添了慑人的力量。”独孤傲天如数家珍的倒是说得很明白。

        “扑哧。”花想容忍不住笑了,“怪不得那人会被吞了,这睚眦本来就心胸狭窄,又被人说是蛇,能不发怒才怪呢!”

        “呵呵,那是,换我就不是吞了这么简单了。”独孤傲天很臭屁的表现着高人一等的样子

        “是啊,你多牛啊。”花想容取笑道。

        他们在那里目空一切的聊得开心,这边却哭得呼天呛地,那个被吞的估计是其中一个的兄弟,那人更是哭得声嘶力竭。

        转眼看花想容两人居然无事一般谈笑自若,突然疯了似得冲了上来,怒道:“定是你们招来了这样的邪物,害我兄弟被吞了,我要你们尝命!”

        “你说什么鬼话,是你兄弟自己学艺不精被怪物所吞噬,怎么倒往我们身上扣屎盆子了?”花想容气呼呼的怒骂,就差扬起小马鞭来抽打几下,凸显贵族小姐的怒气。

        “要不是你们,我们来了这么久都没碰什么怪物,怎么你们一来就来了这东西?”那男子被花想容说了,一口气塞在那里,想了想,又骂了起来。

        “嘿嘿,不是你们说要逮个九级灵兽回去的么,估计这怪物是听到你们的心声了,所以就来了,你们怎么不捉呢,自己没本事倒怪起我们来了。”花想容眼睛咕碌一转,马上把矛头指向了风二娘。

        “好了,别丢人现眼了。”果然风二娘脸一涩,微微一红,刚才她还夸下大口,这不话还未凉,九级灵兽真来了,可是却差点要了大家的命,这本来也是老六失了兄弟,胡言乱语怪罪于人,既然花想容把矛盾引向了她,所以她也就和起了稀泥。

        那男子似乎很怕风二娘,虽然心中悲痛,但却也不再说话了,只是恨恨的瞪了眼花想容后才讪讪地走到一边,看着睚眦离开的地方,默默的哭泣。

        “好了,我们也休息够了,出发吧。”风二娘停了停,这里不易久留,虽然刚才那怪物不知为什么走了,但谁知道会不会有更利害的东西再来呢!

        “他们不是来找魔兽的,必是为了找别的东西。”花想容见风二娘一行的举动,感觉十分的奇怪,但又说不出来,但可以肯定,他们肯定不是来找魔兽的。

        “跟着看看不就知道了?”独孤傲天冷哼了一声,冷冷地看着这群人,手却轻轻的握住了花想容的小手

        “嗯,”花想容轻应了声,忽然她有点兴奋道:“你说,他们会不会也是找血族的人的?”

        沉吟了一下,不忍心打击花想容,他笑道:“别猜了,跟着走就行了。”

        “二娘,还带他们跟着么?会不会坏了咱们的事?”林大力阴狠的斜了眼花想容二人,凑到风二娘的耳边轻问。

        “带着吧,不带他们也会跟着,那里机关重重,毒物遍布,说不定多了两人还能帮上忙呢。”风二娘眉头轻皱后,回了句。

        “他们能帮什么忙,两个富家子弟,废物两人。”林大力不屑的轻哼。

        “呵呵,不一定,那里可是好多机关的…。嘿嘿…你懂了吧。”风二娘忽然笑得阴险狠毒,破坏了她的花容玉貌。

        “嘿嘿,还是二娘想得周到。”林大力恍然大悟地夸了声。

        独孤傲天一脸怒气,这帮该死的,算计他倒没什么,千不该万不该敢算计花想容,到时定让他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别生气,这世上有难得住我的,但却找不到难得住你的。”花想容轻扯了下独孤傲天,她的笑这就么撞进了他的心头,他慢慢地收敛了一身的杀气,柔情布满了他的心。

        “放心,我一会护你周全的。”他轻揽她的细腰,信誓旦旦。

        “,我知道。”不需要太多感谢,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只要三个简单的字,就让独孤傲天满足无比幸福无比,她这是对他全然的信任,将她的生命都托付给他,

        手紧紧的挽着她的腰,唇就这么不经意间埋入了她的脖间,轻舔着她的颈动脉。

        “不要。”花想容脸红的躲避着,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颈动脉是一处敏感地,每次被独孤傲天亲吻之时,她都心神激荡。又期待,又是害怕。体内总是有一股热流在小腹盘旋。

        以前她不知道,自从与花飞扬有过欢爱之后,她知道这是*。

        她很困惑,她怎么会对独孤傲天有了男女的*呢?他们是契约者,而且他还是一把神兵利器,他们可以说是人刀殊途,不可能有夫妻之实的。

        “该死的,真是折磨人,还得等两年。”独孤傲天鼻间贪婪的吸了吸花想容的馨香后,才离开了她,却满脸的懊恼,欲求不满的样子。

        “独孤公子,花小姐,眼看着天快黑了,咱们得快点了。”这时,风二娘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知道了,”花想容连忙应了声,拉着独孤傲天往前走去。

        一行人走了半个时辰,终于停了下来,这一路倒是十分的平安,也许是怕了独孤傲天,别说魔兽了,连只鸟也没见到过。整个林中,透出宁静的诡异。

        仿佛这个地方除了植物从未有过动物。

        天有些暗沉,蒙蒙然的仿佛下了一尘雾,给这一片风景蒙上了灰纱。有点阴风惨惨的意味。

        “咦”花想容美目流转后,奇怪的咦了声,这里分明是一个风水宝地。

        难道这些人是来盗墓的?

        她回头看了眼独孤傲天,却见他也是一脸不解。

        作为曾经的定国候,他当然知道风水一说。他也很奇怪,这里的风水居然比他的墓穴都好。

        ------题外话------

        感谢[2012—2—24]weiyu1988小美人送的月票,么么。

        感谢[2012—2—24]701025小可爱送的大钻外钻(1颗)打赏(100币币)

        推荐颜小怪的文{捡来的极品总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