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八十三章 只要她想他就去做

第八十三章 只要她想他就去做

        沉重的石门缓缓的打开了,慢得让人心惊胆战,慢得让人毛骨悚然,慢地让人神经紧张,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于即将敞开的门,带着惴惴不安的忐忑!

        除了独孤傲天与花想容!

        两个没心没肺的人只是气定神闲的站在人群里,却是鹤立鸡群的存在,

        手甜蜜的牵着,眼睛时不时的来段深情对视,眼波流荡着淡淡的柔情,唇间轻泛起浅浅的笑。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将面临怎么样的危险!他们也不是有恃无恐!

        他们只是因为相信只要相爱的人在一起,那么什么困难都无法难倒他们,最起码他们无论前途艰难险阻,他们依然是手牵着手,相濡以沫!

        在众人紧张得汗都快流出来时,门终于完全的敞开了,“咚”石门打开到极致时撞墙的声音响彻诺大的空间,还有沉闷的回声,如魔鬼的脚步声踩踏着众人的心。

        惴惴不安……。

        等待……

        可是出乎人意料的是,一片漆黑,一片宁静,一片死寂,一片暗沉,还有一片诡异。与无尽的担忧……。

        如此,黑与静交织成另一种极具摧毁人意志的恐慌!

        越是平静却越让人害怕,因为暴风雨来之前总是静得可怕!

        越是黑暗也越让人恐惧,因为凶残总掩藏在黑暗的最深处!

        风二娘见众人提心吊胆,面临着精神的崩溃,想这样傻站着也不是办法,猛得运起了掌力,将室外的夜明珠包裹在她的掌风中,轻轻的送入了这间暗无天日的房中。

        顿时房间有了幽幽的蓝光,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了些东西……

        可是他们忽然发现能看到并非是什么好事!

        “那是…。是…什么?”一人张口结舌地往后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牙齿直打寒战,顺着他的指,众人望去,发现室中央似乎有无数亮晶晶的东西在闪烁,如星星般的一眨一眨,可是那眨出的却不是星光的柔美,

        因为这不是美丽的苍穹却是地狱的黑幕,而幕中却全是地狱的眼睛!

        那眨出得分明是凶残血腥的狠戾,是嗜血无情的冷酷,是欲撕碎灵魂的残暴。

        “吼吼……”

        突如其来震天的吼声就在人们的惊疑中响起。所有的人在没有反应之时就看到一条条的黑影直扑而来。

        独孤傲天与花想容对望了一眼,相视一笑,非常腹黑的轻身一跃,那姿式优美如两朵并蒂莲花,那身姿高雅似九月菊蕊,那轻盈潇洒似天边云彩,只是两人的行为却恶劣似千年狐狸!

        坐到了高处。虽然这里依然比较黑暗,但黑暗对独孤傲天却是无效的,在他的眼里,到处都是白昼!

        他抱着花想容就这么堂而皇之地坐到了离地二十米的一个岩石上,手自然的挽上了她的细腰,让她以最舒服的姿式坐在他的怀里,以免她被石头的坚硬硌痛的小屁屁。

        佳人在怀,还能观赏人兽斗,倒是十分的惬意。

        “这又是什么东西?”花想容懒洋洋地靠在独孤傲天的怀里,就差拿把瓜子磕了。不过看着下面象猎豹一样敏锐凶猛的动物,还是很好奇地不耻下问。

        她一向是好学的人!

        “豹灵。这些豹是墓主人生前养的,在墓主人死后,将这些豹活生生地灌以烧烫的铅水,激发了它们潜伏的怨气,让它们死后怨气缠身,化为戾气,然后用符咒加以控制,就能成为豹灵,这种豹灵有豹子的灵敏,却比豹子更凶残,更忠心,更血腥,勇往直前,哪怕魂飞魄散都不会退缩,所以是守墓护墓的最佳选择。”独孤傲天不愧是千年灵器,对于什么都知之甚详。

        “噢,你怎么没有用这种豹灵守墓?”花想容点了点头后,忽然很奇怪地问。回首间却看到了独孤傲天的淡淡仁慈。

        “虽然我为人之时征战沙场杀戮血腥,但那是缘法所致,一切都是顺应天意的,我本身却从不因私而杀害任何生灵,因为我知道万物皆有灵性,我墓中守墓的英灵都是自愿牺牲誓死追随于我的人,我从不会为了个人的私利去残杀人类或动物的生命。”独孤傲天说到这里脸上充斥着不忍,冷漠的眼中涌起慈悲的泪

        手怜惜的摸上了他的脸,其实独孤傲天活得很痛苦,他本是一个佛祖身边的法器,听了千年的佛理梵音,慈悲为怀的理念一直深深的渗入他的心底。

        可是造化弄人,却将他打造成了神兵利器,让他不由自主的血腥杀戮,使他身不由已的一身罪恶,这种极端的矛盾一直侵袭着他的意志,折磨着他一生一世。

        当他的慈悲心怀占了上风时,他会为曾经的过往而痛彻心扉,当他成为神兵利器驰骋沙场血雨腥风时,他又不禁为心底残存的悲天悯人而痛恨所作所为。

        他永远是那么的纠结,那么的痛苦,那么的矛盾!。

        所以他才会选择静静地躺了千年,沉淀了千年,只希望永远睡在暗无天日的地方,不再重蹈昔日的覆辙。

        可是因为花想容,他又出来了,往日的痛又会不时的提醒他,他虽然不说,可是每每遇到与曾经过往相似的事时,他的眼中总会流露出悲天悯人的气息。

        “傲天,佛曰:勘破、放下、自在!”花想容轻抚着他的脸,深深的望入他的眼中,微笑,如莲!纯净,如莲!

        他笑,濯濯如风月柳,轩轩如朝霞举,唇轻轻的印上了她的额,心温暖如春:她终究是懂他的人!

        她终究是一个聪明睿智的人!

        她在告诉他:一个人必须要放下,才能得到自在!

        是的,他应该放下了,过去种种比如死,何必还执拗于以往呢?

        “吼吼吼…”阴寒的吼叫声带着无尽的残忍在这暗得幽森的殿堂中盘旋,吸引了两人的眼神。

        在一阵震天地吼叫声中,众豹灵与与众人嘶咬起来。

        “我们互相背靠背”风二姐即使在这般严峻的时刻依然保持着镇定,毫不犹豫地作出了决断。

        所有的人立刻围成一圈,背靠着背,面对着扑面而来的豹灵。这种东西不是正常的豹子,被咬了一口就会中了尸毒,会迅速扩散,而且更可怕的是它们有着智慧,会用心机!。

        豹灵的眼中泛着幽冷的绿光注视着众人,在快到众人的身前时,忽然停住了,似乎在选择一个最佳的契机。

        “动手”风二娘一声暴喝,她可不会给豹灵任何一个机会,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数十道灵光不停的挥向了这些豹灵,五颜六色的灵光虽然好看,却是致命的。

        在它们的皮肉上割开一条条的口子,受伤让它们变得更疯狂,尖锐刺耳的嗥叫透出森然的杀伐与狂躁的兴奋,狰狞的大嘴怒张着,痛苦地哀号翻滚着,巨大漆黑的身体上不停地冒着漆黑的烟。

        从它们的身上流出的不是血,而是灰,那伤口不停的扩散,豹灵的身体上伤痕变得越来越大,如一盆热水浇在冰窟窿上,不断着泛着空洞的黑幽,不停地扑哧扑哧地掉着黑灰。

        终于豹灵在无数道伤痕扩散下,倒在地上,慢慢地变成一摊暗灰。

        最前面的一圈豹灵全部阵亡,这下激怒了剩下的豹灵。

        豹灵的首领大吼一声,所有的豹灵都开始的进攻,数千条黑影直扑而去。

        于是人与豹之混战拉开了序幕。

        众人不敢稍有怠懈,掌中飞窜着灵力与这些豹灵搏斗着。空中只见红一道,黄一道,白一道……各种各样的灵光在闪现着,割裂着豹灵的身体。

        可是这些豹灵终是兽多势众,不时的咬到了人,抓伤了人。

        痛呼声与撕心裂肺的惊叫声此起彼伏,被咬伤的人,尸毒迅速发作,脸色变得青幽恐怖。

        “吴老七,小五子中尸毒了,快把他踢出去!”风二娘忙里偷闲看到吴老七脸上现出恐怖的青色,眼睛残红似血,唇间带着诡异的笑,大惊失色。

        这种尸毒人在死之前会攻击所碰到的任何人,而被他咬伤的人又会成为下一个尸毒人,仿佛是流行病一个传一个,所以一旦有人中了尸毒最好的方法是立刻消灭他。

        “二娘,他是小五子!”那个吴老七听了,不忍心的轻呼。

        “不管是谁,就算是你老娘,你也给我扔出去,难道你想变成他一样么?”风二娘怒吼一声,都什么时候了还妇人之仁!

        “小五子,哥哥对不住…。你了!”那吴老七听了,泪如雨下,狠狠心一脚把中了尸毒的小五子踢出了人群。

        小五子如球般飞到了空中,还在空中最高处时,一条黑影飞跃而上,随着一声怒吼,小五子的身体落入了猩红的大口中,一秒钟前还有半截身子在外面,一眨眼的功夫却连个脚趾都没有了。

        吞食就在瞬间。

        那豹灵似乎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浑身是劲地又冲了上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傲天,看来咱们不出手,这帮人就完蛋了。”花想容窝在独孤傲天的怀里,小手玩弄着他的发,任那如锦般的发在指尖无聊地绕着,眼睛却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场激烈无比,生死一线的争斗。

        灵力有使完的时候,而豹群却是有近千只,如此下去,估计半个时辰后,那帮人就该全军覆没了

        唉,死了就不好玩了,她还是很有菩萨心肠滴!

        微微一笑,宠溺深爱,声音低沉却感性:“呵呵,容儿,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好,我先来。”花想容嫣然一笑,如晨雾般轻散着绚丽,美得飘缈!

        眼轻眨了眨,眨出万千宠溺,笑浮上了他的唇,手执起她精致的下巴,印上了一个灸热的吻,“别累着了。”

        一句很简单的话,却是最动人的话。

        他的心里只有她!

        她亦笑,第一次主动将唇轻啄了他的唇,声音如银铃般的脆响:“好的。”

        潇洒如风地回过身,身体依然懒懒的倾于独孤傲天的怀中,指却犀利如刀的射出灵气,那灵气婉若游龙,化为白色的一道光,在空中婉蜒着巨大的威仪,腾飞而去。

        只见一条透明的怒龙,张扬着无穷的力量,在豹灵群中穿梭着,游刃有余的翻腾着,每碰到一只豹灵,都毫不犹豫地将它吞食,

        “容儿的功力见涨,没想到才短短数月,竟然快入尊者的级别了。”两手圈着她的小蛮腰,独孤傲天眸间激荡着赞许之色,鼻却埋入花想容的发中,惬意地呼吸着她的馨香。

        “呵呵,那还是要感谢你?”花想容妖娆的回眸一笑,那笑灿如春华,皎如秋月,眸如秋水,姿态万千。

        惹得独孤傲天喉间滑动,仿佛花想容就是人间的美味,诱人品尝。

        “为什么要感谢我?”独孤傲天明知故问,唇却十分诱色的埋入了她的颈间,舌轻舔。

        “讨厌,”花想容妩媚地笑,他的鼻息轻而柔,却酥痒了她,让她挠也不是,躲也不是。他的舌软滑湿润,沾数点情潮,沁入肌肤,让她热也难过,醉也难过。

        “呵呵,虽然我与你契约了,但如果你不努力,你也不可能得到这么大的进步的。”他的唇变得灼热,齿变成了轻轻地啮咬。惹得花想容灵力不能凝聚。

        那灵力凝聚成的巨龙变得身形微动,竟然旖旎地在空中扭动起来,显得妖娆,显得娇羞,原来灵力也会随着主人的心情而改变的。

        看着透明的龙变得氲氤,竟然现出了淡淡的粉色,

        花想容一把推开了独孤傲天作乱的唇,佯怒道:“你再捣乱,我可生气了。”

        “扑哧”独孤傲天看着灵龙娇艳的模样,忍不住笑了。不过看花想容的脸色不佳,马上噤若寒蝉,正襟危坐,不过大手却始终舍不得离开杨柳小细腰。

        那灵龙在空间盘了一会后,终于又变得凶狠利目,伸展着犀利的爪俯冲了下去,龙吟不断中,那些豹灵也渐渐的消失了一半。

        当然这一切,正在酣战中的人是看不到的。

        看到花想容鼻尖上微微地沁出了香汗,独孤傲天心疼地舔掉了那细细蜜珠,柔声道:“歇会吧,让我来。”

        “好的。”花想容也不矫情,她也想看看独孤傲天是怎么收拾这些豹灵的,说实话,她还从没见过独孤傲天出手呢!

        独孤傲天一手轻揽着花想容的小腰,另一手随意的伸了出去,在半空中,只见他如玉笋般的指渐渐地变得透明,指尖逸出丝丝的寒气,随着一股凛然的寒光射出,一只豹灵竟然被定在那里,顿时浑身结成了冰块。如雕塑般的定住,还保持着攻击的姿式。

        如此这般独孤傲在四面八方定住了共八只豹灵。

        然后缓缓地收回了手,手依然洁白如玉。美如青葱。

        “就八只?”花想容不解地看了看独孤傲天,这也太懒了吧,还有四百多只豹灵呢,他却只杀了八只,!

        微微一笑,那只手又围上了她的腰,懒懒道:“你慢慢看。”

        “噢”花想容无意识地回应了一声,随意地看向下方,顿时她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的大,只见一只豹灵碰到了那只冰冻豹灵后,立刻也变成了冰雕,呆呆的定在那里,而第一只却立刻变成了冰粉,瞬间堆了一堆,在灵力飞舞间,粉末纷飞,连踪影都没有了。

        如此这般一个接一个,一个传一个,只一会少了三百多只。

        余下的豹灵似乎感觉到了不对,它们有点畏惧地看着八只孤伶伶站着的豹灵,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才又开始对风二娘他们发出了攻击

        “你真是厉害。”花想容满目的艳羡,唉,人比人气死人!不对,他还不是人,果然很变态!

        她累死累活才杀了一百多只,他却随意间就杀了三百多只,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其实这还不是我最厉害的地方”独孤傲天忽然将唇凑到了花想容的耳边,暖昧的伸出舌尖舔拭着她的耳蜗,声音低沉却干净,如编钟般动听,带着诱惑。“想知道我全身什么地方最厉害么?”

        “呃…。”花想容脸一红,这个色鬼调戏她!竟然……

        “不想,”她羞得无以复加,干脆利落的回答。

        “为什么?”他不甘心的追问,牙轻咬着她的耳垂,那如珠般弹性的小肉团在他的舌尖滚动着,在他的牙间翻动着,越来越红艳。

        “这可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幸福。”他的声音更低哑,明显是带着色迷迷的诱哄。舌尖沿着她的耳廓一遍遍地描绘着。

        “独孤傲天,你再说,我生气了。”花想容在他的*下,脸如红云,而敏感的耳上传来阵阵的悸动,微微的酥麻,似过电般沿着她的全身经脉四处横窜,让她差点轻吟出来,而他却还这么说着色得露骨的话来引诱她,

        这日子没法过了。呜呜呜……

        “噗。”独孤傲天轻笑,离开了她的身体,不再逗弄她,不是他仁慈,只是因为他亦动情了,他不禁后悔,逗得他自已都快欲火焚身了,不是人过的日子。

        “小容容思想不纯啊,我只是想说我的脑子最厉害!你却瞎想到哪里去了?难道你天天就想着和我……”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看着花想容羞怒的样子可爱之极,以至于他总是忍不住去逗她。

        “你才用心不纯呢!”花想容气呼呼地反驳,手毫不留情的戳着他的胸,“你脑子厉害与我的幸福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啊,我的就是你的,我厉害你当然就幸福。”独孤傲天明明是牵强附会的理由,却让花想容找不出反驳的话来。

        明知道他刚才不是这个意思,却没有办法戳穿他!

        唉,斗智斗勇,她花想容绝不是独孤傲天的对手。想到这里,花想容心有不甘地瞪了眼独孤傲天!没办法,谁让他比她多活了一千多年呢!

        “呵呵,傻瓜,你跟我有什么可比的。要知道,这辈子,下辈子,生生世世,我永远是翻不出你的掌心的,”独孤傲天一下就看穿了花想容所想,轻笑着,逗花想容开心。

        “扑哧”花想容忍不住笑了起来,戏谑道:“那你不成了孙悟空了?”

        “孙悟空是谁?”独孤傲天脸一冷,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情敌了?他怎么不知道?

        “哈哈,一个比喻而已,别这么草木皆兵。”花想容想也不想的立刻主动解释,这个独孤傲天可也是个极品醋雲,以前就经常破坏她与西门若冰的好事,

        唉,谁让她有前科,到处惹桃花!

        “好吧,你这个小妖精就是不让人省心,到处拈花惹草。”独孤傲天忘了本来就是他主动粘上花想容的,却又以护花使者的身份自居起来。

        “胡说八道”花想容轻啐了一声,看了看下面,居然那一百多只豹灵所剩无几了,而风二娘这边也是损失惨重,进来了三十多人,现在只有十几个了。

        还一个个被豹灵抓得衣衫褴褛,活象乞丐。

        这时豹灵眼看着同伴越来越少,居然也动起了谋略,让其中几只吸引了众人的力量,其余几只转到了几个灵力比较弱的人的身边,趁着他们体弱灵虚,猛得发起了进攻。

        “啊!”一声惨叫,一个女的被豹灵一口咬住,吞入了肚中,豹灵一旦得手后立刻逃之夭夭,躲在暗处等待着下一轮的袭击。

        花想容见了脸色有些凝重,都说什么样的主人养什么样的东西,这豹灵这么狡猾,居然还有谋略,那个墓主人该是多么的强大!

        不管了,还是先处理好现在的事再说吧。

        她叹了口气,手指如兰花般的轻旋,一道道灵气射了出去,把躲在暗中的数只豹灵都杀得一干二净。

        “火之力。”随着风二娘拼尽全力的一声大喝,从她的手中喷出一团巨大的火焰,火焰张扬着涛天的怒气,伸展着无数的触须将最后一只豹灵团团围住,只一下就将豹灵化为灰烬。

        十几个人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筋疲力尽的坐在了地上,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第一次发现活着是这么的美好,不过转眼看看仅剩的十几人,不免有兔死狐悲的悲伤。

        这里的人虽然没有深情厚意,虽然也是利益驱使才聚到一起的,但多年来相处,还总是有点感情的,不管是曾经恶言相向的人,还是淡淡如水的人,眼睁睁看着昔日一起的人从眼前消失总不是滋味的。

        “咦,那两个人呢?”风二娘忽然想起从一开始就没有见过独孤傲天与花想容了,难道被豹灵给吃了?

        可是她的话音刚落,头顶上却传来花想容清脆如泉水般的声音,她拍着小手道:“太好看了,这比以前看的角斗士可好看多了。以后我一定要让爹爹弄几条豹灵与那些灵异师斗给我看,真是精彩之极!”

        “呵呵,容儿想看,又何必找伯父,我给你弄就是了。”独孤傲天宠溺地比的柔声回应着,仿佛人命在他的眼里如蝼蚁般,只是他们的消遣品而已。

        花想容见独孤傲天这么上道,配合的天衣无缝,抛了个赞赏的眼神,拉着他轻轻的跃下

        风二娘的脸一下阴了下来,心中愤恨无比,这个花想容什么意思?竟然不把灵异师当人看,想让她们却加入最下层的角斗,那是贵族的奴隶才会去做的!

        “花小姐,刚才大家都在努力杀豹灵,你身为我们的一份子却独善其身,这样做太不厚道了吧?”风二娘冷着眼,冷言冷语的训斥着花想容,要不是留着还有点用处,她一定会第一个杀了花想容,。

        “切,都说你们笨,你们还不承认,你往高处坐着,那些豹灵不就伤不了你了么?”花想容说完还十分鄙夷的丢了个轻蔑的眼神。待看到他们十几人个个破衣烂衫的样子,又没良心的笑道:“笑死我了,看你们这样子跟鬼没有什么区别了”

        风二娘顿时气得快咬碎一口银牙,这个花想容分明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要不是他们奋力杀豹,她花想容能这么清闲地躲在高处?难道豹灵是吃素的?它们可是最敏捷的动物,一跃就能几十米高,这十几米的高台能难倒它们?

        越想越气,看着花想容与独孤傲天一身锦绣,神态悠闲,真是快疯了!

        “哼,”风二娘恨恨地哼了声,率先往前走去。

        其余众人也都恶狠狠地看了眼花想容后,才蹒跚着互相搀扶着随风二娘而去。

        “呵呵,看来你做了好事,却没有人领情。”独孤傲天戏谑的取笑,大手拉着她的小手,也往另一间室内走去。

        花想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笑道:“我这人一向是比较低调,嘿嘿。”

        跨入第三间房内时,花想容的眼神全被最当中的一只羊脂般的玉碟给吸引了,而对于这间屋子的布局却完全没有在意。

        噢,不对,具体来说是被玉碟上的一只金蛋给吸引了,那蛋金光闪闪,流光异彩,蛋上却还有无数道五颜六色的彩线若隐若现的游曳着,那些五彩斑瓓的线条仿佛流动的水银,滚动着生命的象征,

        花想容只一眼就爱上了它,强烈的亲切感由然而生。

        “真美!”她两眼发光赞叹不已。

        “天啊,是彩凤蛋!”独孤傲天看了一会才惊异的轻呼。

        “彩凤蛋?”花想容歪了歪小脑袋,眼睛却还是舍不得离开那彩蛋。

        “呵呵,彩凤与血麒麟一样的稀有,几乎是灭绝于世的。当年我也是机缘巧合得到了血麒麟的蛋,然后孵化成血麒麟的。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彩凤蛋的存在。如果孵化成彩凤的话,该是多么的惊空骇世!”独孤傲天眼中泛着淡淡的温馨,定是想起了当年孵化血麒麟的情景了。

        “我要她!”花想容十分坚定的指着彩凤蛋,不知道为什么,她被它强烈的吸引着,那彩蛋似乎有生命似的,不停在呼唤她,期待着她,仿佛是她的孩子般惹得她爱心泛滥。

        “好,”简单的回答,无边的宠溺,只要她想,他就去做。

        她想到的他会去做,她想不到的,他会帮她想,这就是他能给她的爱。

        “金蛋!我终于找到了”风二娘一声惊呼从他们两人身后擦身而过,扑了上去,看着金蛋,又哭又笑,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金蛋啊。

        有了它,她才不枉此行,才对得起死去的同伴,只要把这金蛋拿出去,会换来无数的奇珍异宝,数不清的财富就在象她招手!

        她仿佛看到自己从此成为人上之人,傲立在世界的颠峰。

        手就这样抚了上去,顺着那五光十色的丝线颤抖着,贪婪的目光不曾有过丝毫的移动。

        终于风二娘两只手捧上了金蛋,欲将它取下。

        “别动它。”花想容大喝一声。

        “我倒忘了你们了。”风二娘听到了花想容的声音后,放下了刚拿起的金蛋,转身阴毒地看着花想容。

        ------题外话------

        感谢[2012—2—27]eminalin小美人送了5朵鲜花2颗钻石

        感谢[2012—2—27]angellcoco小萝莉送了5朵鲜花

        推荐好友的封推文{绝色爹爹不好惹},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