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八十六章 独孤傲天之殇

第八十六章 独孤傲天之殇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个天昏地暗,风云变色。那天空的食尸虫因不堪他们的阴力早就闭上了眼睛,飞到了更高处。顿时天空上一片漆黑,让这墓一下变得阴森无比,凉风嗖嗖的吹过,发出呜呜地声音。

        那些盘旋在山上的密密麻麻的青蛇居然一下就没了踪影,不知道去向了何处,徒留下一片光秃秃,陡峭嶙峋的暗沉黑岩,如巨大的恶兽狰狞得耸立在那里。

        压抑,沉闷,诡谲,荒凉!

        山脚下那洋溢着五彩生命的暗花都自觉地紧敛了色彩绚烂的花蕊,用坚硬暗黑的外壳紧紧地包裹着最稚嫩的花蕊,生怕受到一点的伤害。

        柳条上那一抹看似春意盎然的绿叶,就这么一片片的跌落,纷纷然地全然掉入了土中,瞬间不见了踪影,唯有能看到的是枯黄弯曲的树枝上残留着一处处亮晶晶的粘液,原来那些根本不是树叶,而是阴虫的拟态。

        幽草,唯有幽草还在那里肆无忌惮的摇摆着,摆出千般妖娆,万般的姿态,随着两人的掌风,一会齐刷刷的向右,一会齐刷刷的向左,拼命狂放着它们的力量,仿佛是坐在疾速地赛车上,就着巨大的惯性享受着驰骋的极速。

        如果它们能发出声音的话,必会如拉拉队似的尖叫助威。

        而最为夺目的是那具巨大的黑棺,在黑暗中却亮得耀眼,那漆黑如晶石,在暗中发出诡异的光,把暗的诡魅演绎的淋漓尽致。

        而棺上的图案却更加的鲜明了,却是血般的艳丽,每个图案不是由流畅的线条勾勒而出,却是滴血的停顿,甚至能看到那红色的鲜血正在不停地往下流,半挂半流,一滴滴的落于地上。

        “滴答滴答,”声音清晰而沉重,诡异而阴森。

        这一切哪还有曾经的仙境梦幻,完全成了人间的地狱。这才是真正的地景,是万鬼的尸魂治炼而出的景致。

        但这一切更不能震憾花想容,因为现在只有独孤傲天才能牵扯她的心。

        花想容紧张地看着他们,他们两人可以说势均力敌,平分秋色,空间中激荡着他们的灵气,无情的碰撞,凌厉的掌风每次打到了独孤傲天的身上,她都一阵阵的心痛。

        她的呼吸攸得变粗了,呼吸声似乎提醒了赫连恨天,他美如妖精的脸上现出诡异的笑,唇间勾起冷寒的笑意,那笑意让人不寒而栗。

        忽然他作出同归于尽的架式,眉目间凄厉如鬼,眼中射出万道光芒,一只眼中是火红的滴血,另一只眼却是白得刺眼,唇瞬间变成了暗紫色,他如地底最深处走出来的厉鬼,浑身全是狠戾的妖邪气息,口中厉喝:“邪冥神功!”随着他力透千钧的呼声,他的力量势如破竹地冲向了独孤傲天。

        顿时狂风乱作,黑烟滚滚,烟中夹着将沸腾的岩浆,与冻僵的冰水,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疯狂的涌向了独孤傲天,这才是真正的冰火两重天。

        无论是谁被扫中,必将是将烧得不连灰烬都找不到,或者被冻成点点碎末。

        既然是独孤傲天这种神兵利器,也难逃劫难。

        独孤傲天大惊失色,他没有想到赫连恨天会打出同归于尽的招数,他可不想就此魂飞魄散,他刚品尝了爱情的滋味,他还要留下生命保护花想容,所以他想也不想的避了开去,以免与赫连恨天的手掌相碰。

        就在独孤傲天的一躲间,赫连恨天忽然对着他狡诈一笑,那笑如狡猾的狐狸,似夜间的魔魅,虽然美但却危险。

        独孤傲天一愣间,却看到了赫连恨天一个转身却将掌攻向了花想容,原来赫连恨天根本没有想过与独孤傲天同归于尽,而是虚恍一招,主要是为了引开独孤傲天的注意力,转而攻击花想容。

        “容儿!”独孤傲天撕心裂肺的粗吼,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刚才就算是会魂飞魄散,他都没有怕过,可是看到这股力量攻向花想容时,他竟然怕了,怕得浑身发抖,没有了思维。

        花想容惊得花容失色,看着一股红烟,一股白烟夹着巨大的灵力俯冲而来,那力量如山崩地烈般的巨大,那红烟得烈焰滚滚,那白烟却冰寒入骨,呼啸而来。

        如果被击中必然是化为灰烬,可是她连躲避的能力也没有。

        眼睛一闭,银牙紧咬,她知道不反抗就是等死,反抗也许有一线的生机,她迅速调动了全身的灵力,带着风云雷电雨的力量,如猛龙出海般呼啸着冲了过去。不管能不能挡住,她都要尽全力。

        可是就这时,赫连恨天狂妄地大笑起来,那笑如丧钟般敲击了花想容的心头,她突然十分的害怕,那怕是由心底开始发凉,只觉血液变得凝结,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十分的恐惧。

        只见那两股烟突然改变了方向,带领着花想容的灵力一齐冲向了前来相救了独孤傲天。

        “呯”这股开山劈地的力量毫无悬疑地打到了独孤傲天的身上。

        独孤傲天如断线的飞筝被击飞了出去,一路上漫天血舞,挥洒点点。露在蔓蔓幽草上,滚动如珠,似颗颗红豆,注定了相思点点。

        “不……”花想容心肝俱裂,脸如死灰,飞奔过去,如受惊的小鹿,张惶不已,就在独孤傲天快落地时,被她就地一滚,接在了怀里。

        血滴在了她的蒙面白巾上,那无数梅红点点,分外妖艳,更显凄美,伤痛!

        三魂七魄立刻冲出了他的身体,十股白烟飘荡在空中。

        “不要”花想容凄厉的惨叫一声,迅速扔出了手上的灭魂戒,灭魂戒一下飞到天空中,发出五彩的光芒,在这黑暗的地狱之中,散发着祥和的光,赤,橙。黄,绿,青,蓝,紫,轻轻的旋着,迅速的吸收着十道白光。

        “咦”赫连恨天奇怪的轻咦了一声,忽然目光阴寒,如电般飞了过来,将最后一道要被收入的魂光一把拽了出来。迅速放入口中。

        “浑蛋。你还给我!”花想容眼见着独孤傲天的三魂七魄就要被收进灭魂戒中,却横生枝节,被恶毒的赫连恨天一下抢走了,悲愤欲绝,猛得欲攻向赫连恨天。

        只是刚走几步,理智又让她停止了冲动,她迅速唤来了千噬魂,它是魂中魂,没有实体,没有魂体,可以自由穿梭于各个时空,不受限制。

        “嗖”那灭魂戒收回了九道魂魄后,回到了花想容的手中,花想容含着泪划破了独孤傲天的心脏处,将灭魂戒埋在他的肉中,然后咬破了指,滴了数滴血,就在这时,那破损之处慢慢的愈合了,变得平坦,没有一点的痕迹,他的胸前依然然平滑如玉,弹性十足。

        看着他如睡着般的俊颜,花想容心痛如绞,轻轻的擦拭着他嘴角的血迹,直到他变得干干净净后,唇轻轻的印上了他的额,泪轻轻的滑落,落到了他的眉心,渐渐的透过皮肤渗入他的体内。

        “带他回古墓。”她收敛了情绪,回头对千噬魂厉声吩咐。

        千噬魂立刻如风般卷起了独孤傲天,在龙卷风般的旋转中,独孤傲天失去了踪影,墓中空余梅花点点,预示着曾经的伤痛。

        无边无际的黑暗,诡异莫名的地宫,他黑衣如鬼魅,戾气似魔尊,她粉衣似仙女,冷寒似冰雪。

        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还给我!”她冷冷的伸出了手,美目含煞。

        “呵呵,没想到你居然是阴阳师,更没有想到你还有灭魂戒。”赫连恨天无所谓的笑,邪肆狂妄,眉目中有着一丝的兴味。那眼神流转处杀机淡淡。

        “你没想到的东西多着呢!还我!”花想容的声音如冰冻过的水珠,声声带着裂开的寒意。

        “嘿嘿,你将灭魂戒放在他的心里,你就不怕他成为一个灭世的魔头?”赫连恨天不怀好笑的笑,他的脸是如此的妖冶,可是却又隐藏着深沉的狠毒。

        “这不是你要关心的事,再说了,说到魔头,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妖邪的魔鬼么?”花想容不屑的扯了扯唇,虽然灭魂戒能救独孤傲天,但她也没有把握,灭魂式里藏着太多的怨灵,如果独孤傲天被它们恶念蛊惑了,必将成为一个杀人如麻,没有情感的大魔头。

        可是要她眼睁睁地看着独孤傲天从此魂飞三界之外,离恨九天之处,她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所以她唯有一搏,搏她在独孤傲天心中的位置,心中的份量。

        “哈哈哈”赫连恨天忽然狂笑,笑得恶劣,笑得阴险,他挑眉邪妄地看着花想容道:“你很自信么?”

        “什么意思?”花想容忽然浑身发凉,这个男人看透了她的心,倒并不让她害怕,让她害怕的是她忽然想知道赫连恨天到底收了独孤傲天的哪一股魂魄,当时一心救独孤傲天,她并不知道独孤傲天的哪一个魂魄被收了。

        “看看这里。”赫连恨天邪魅一笑,颠倒了众生,如果是别的女人,估计明知是死,也会扑到他的怀里,只为看他一笑倾国倾城。

        他慢条斯理的拉开了衣襟,动作缓慢,高雅优然,举手投足,魅惑天成,黑的是衣,白的是胸,那胸如阳春白雪,上嵌红豆两点,媚骨天成,妖娆冶艳。

        花想容的眼睛猛得睁大,不是他的胸吸引了她的眼神,只是为着他胸前一股淡粉的缭绕——那是独孤傲天的魄。

        她绝望地闭上了眼,是情魄!居然是情魄!

        为什么上天这么捉弄人!

        赫连恨天抓住的是独孤傲天的情魄!

        独孤傲天失了情魄,即使是恢复好了,从此无情无欲,无心无意,冷如坚冰了。这天地之间再也没有谁能感动独孤傲天,能让他动情动性了。

        如果他被灭魂戒中无数怨灵怨怒之气激起了魔性,世界将毁灭了!从此江山不堪,一片血雨腥风。

        。因为他的强大将无人能及!

        花想容不后悔这么做,因为时间回转,即使知道独孤傲天失了情魄,她依然选择如故,她不是伟人,不会高尚,她只是一个爱人,一个爱着独孤傲天的人。为了救心爱的人,她愿意为他走入地狱的最深处。

        “还我!”花想容厉声大唱,现在只有将情魄取回,放回独孤傲天的身体里,一切都可挽回。

        “你很天真!”赫连恨天大笑,笑得狂野性感,那半散的衣在他的笑声音飘飘然然,掩映着他白雪般的肌肤,那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那是彼岸花的淡雅,好闻却有毒,伤情更伤人。

        笑罢,他慵懒的斜倚于树,唇间邪魅而笑,露出白得如珠般的牙,美之如他,却总是散发着淡淡的嗜血“你认为我会还你么?”

        “还不还由不得你!”花想容不再与他罗嗦,纵身而上,手中卷起雷般的电鸣,攻向了他,。

        ------题外话------

        感谢紫衣123,天香豆蔻liuyun,wewetw,小可爱蛋蛋,eminalin五位可爱的小美人投的月票

        感谢王雅轩小萝莉送的大钻钻(1颗)

        群么么。

        推荐今日封推的文{高官的黑市妻}

        花絮:“嗷,老婆,你轻点儿,哇哦…好…舒服!”男子似痛苦,又似极乐的嗷叫从豪宅的二楼响起。

        楼下房间,两个人影豁然起身,妇人暧昧的声音响起:“老公,我就说这俩孩子夫妻感情很好的吧,你还不信!你听听,都这么晚了还…”啪!修手颤抖着按亮台灯,男子狼狈的跌下床。控诉的指着床上背对着自己,好似睡着了的小女人道:“我的手不就不小心隔你肚子上一下下吗,你至于这么狠吗?”

        “端木瑞,你到底睡不睡?”小女人依旧背对着他,声音慵懒清冷,却隐含警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