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八十八章 还魂草

第八十八章 还魂草

        赫连恨天突如其来的问话让花想容愣了愣,她从他的眼中竟然看到了人类的感情,这真是太奇怪了。

        独孤傲天曾经在佛祖身边聆听了几千年的佛音,会有人的感情倒还可以解释。但这个赫连恨天却是自始至终都是魔刀,是魔界的第一神刀,除了杀戮与血腥,情感与他向来是沾不得半点边的,怎么可能在他眼里有温暖的感觉呢?

        这难道又是他的另一人阴谋?

        “这与你有关系么?”她皱着眉思量了半天,抬眼看到他胸前引缭绕着独孤傲天的情魄,顿时一股怨气冲上心头,没好气的恨声道。

        “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他清凌悦耳的迷人嗓音带着些许的讨好,如清泉般渗入花想容的耳膜,让她吃了一惊:这家伙是吃错药了么?

        怎么抽魂抽到一半却开始查户口了?

        “我不相信魔鬼说的话。”虽然她很心动,但她知道魔鬼是没有信誉可言的,她怀疑他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新的诡谲招数来对待她。

        不过既然这样,不如与他周旋一会,好让她积聚更多的灵力,只要不死,总是有机会的。

        “你…。”赫连恨天怒气顿现,冷漠狠戾的神色浮现在他的脸上,眼中有着懊恼与杀意。

        他这一生没有任何情感,除了杀戮就是杀戮,除了血腥就是血腥,他见过无数圣洁高贵的神女,也见过无数妖冶美艳的魔女,也见过无数钟灵毓秀的妖精,更见过许多人间的绝色,他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划破她们娇嫩的咽喉,残酷地聆听着她们破碎的悲鸣,畅饮着她们香甜可口的血液,享受着她们就算是死还对他痴迷的眼神。

        而他从来不会感动,因为他没有怜香惜玉的心!

        女人对于他来说,唯一与男人的区别就是她们的血比男人的血更好喝,更上口,更甘甜…。

        除了她…。

        她曾给过他从未有过的温暖,她是他心中最美好的天使,他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依然没有放弃过她的存在,她成了他心中唯一的明灯……

        要不是花想容长得与她一模一样,他早就把花想容抽魂剥魄,饮下她美妙无比的血液了。

        他刚才清楚地看到了花想容血液可是千年难得的灵药,想到这里,他都快抑制不住身体的兴奋,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品尝她的鲜美可口。

        可是就是花想容的长相却阻止了他的行为,他怕,怕花想容是她的转世…。

        “你要不说,我就立刻抽你的魂魄,喝你的血”赫连恨天忽然脸色一变,变得狰狞凶残,恶声恶气的命令着。

        “好吧,这样的你比较正常,我就告诉你了。”花想容感觉到身体里的灵力正在不停的恢复,只要再多点时间,也许就能出其不意的制胜了,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她妥协,但是口中还是不饶人的损着赫连恨天。

        惹得赫连恨天一个怒气的眼神。

        “我叫花想容。”她淡淡的说出了她的名字,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看他的表情是不是有些许的变化,如果他真要用邪术来控制她,那么她就算是自尽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可是他却眼中现出了迷惘,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嘴里喃喃咀嚼着这个名字:花想容。

        他深吟着,似乎陷入了遥远的回忆。

        而花想容却在徘徊着,作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到底是下手还是不下手?

        现在的赫连傲天正是最放松的时刻,要是下手反抗的机率是最大的。

        可是她的灵力却是不够的!但是如果等她灵力攒够的话,她又怕没有这个好机会了。

        矛盾的不得了,终于她牙齿狠狠的咬了咬,壮士断腕般,将灵力全部集中于右掌,准备…。

        这时,赫连恨天忽然说道:“我可以放了你,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花想容一愣,手顿时松懈下来,灵气随之而散,赫连傲天眼睛了然的瞥了瞥她的手,唇间扬起淡淡的笑,似讥似讽!

        那笑让花想容心一惊,原来她的所作所为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下,他究竟是强大的何种地步?

        “你帮我作一件事,我就放了你。”赫连恨天再次重复了这句话,眼定定的盯着花想容,想看看她到底是什么表现。

        “好。”花想容想也不想的干脆利落地答应了。

        “你就不怕你做不到?”赫连恨天眉轻挑了挑,眼中有了丝笑意,花想容这点不吃眼前亏的性格与那个心中的她都一样,不禁又柔软了他的心

        “先答应了,做不到最多再被你抽魂而已,做到了我总是保住了命”花想容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赫连恨天,真怀疑这个男人怎么成为一代霸主的,竟然连识时务者为俊杰都不知道!

        “你很惜命?”赫连恨天哪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唇竟然勾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指轻拂了拂花想容唇连的发,眼中的笑意更盛了。

        “废话,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难道你不怕死么?…。喂,别动手动脚的!”花想容正准备滔滔不绝慷慨激昂的发挥一下游说的水平,争取早日脱离赫连恨天的魔手,没想到正说到唾沫横飞时,被他暖昧的动作吓得失了声,一把拍下他的爪子,翻了个白眼。

        “我也怕…呵呵…”赫连恨天讪讪地收回了手,将身体离开了花想容。

        花想容轻吁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抬眼看向赫连恨天,却突然发现他居然是光溜溜地站在那里!

        NND,还好她没看得太深入。

        大窘,连忙背过身体,羞红了脸道:“赫连大爷,麻烦你穿上衣服,你不怕受凉,我还怕长针眼呢!”

        “呃…该死的。”赫连恨天被花想容提醒后,才后知后觉地看了眼自己,羞恼不已,暗中咒骂了一声。

        不过这墓中可没有衣服,他皱着眉看了看破了一地的布条,灵机一动,手起间,狂风乱舞,所有的破布条都以他为中心转了起来,如织茧般盘旋着,只一会横七竖八的将他缠成了一道道的,纵横交错的图案,而且还彼有美感,该遮的地方遮了,该露的地方露了,遮的地方让人遐想,露的地方诱人遐想。

        “好了。”赫连恨天打量了自己一番后,确定没有什么不雅之处后,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

        花想容回过脸打量之下,却见赫连恨天满头黑发根根竖起,如炸毛一般,脸色黝黑如炭,身上被布条缠得肌肉贲起,唯一的一块稍大的布料遮住了最紧要的部位,活脱脱一个印弟安土著。

        其实就算这样他依然美得妖孽,这是他自身的王者气息决定的,哪怕他不着寸缕,他站在那里,谁也不会认为他猥琐,他就象神话中的宙斯,高贵伟岸。

        他是花想容所见的男人中可以说是最美的,不是因为他的长相,而是因为综合原因,他的黑暗,他的血腥,他的戾气,混合成不同的气质,就如一杯鸡尾酒,让人回味无穷。

        也许所有的人心底都是有阴暗的,所以所有的人其实潜意识当中都倾向于黑暗的,这种黑暗就如罂粟,明知道是有毒的,却让人情不自禁的沉醉。

        而赫连恨天就是这样的矛盾综合体,也成就了他的妖娆野性,狂妄高傲的美艳。

        “扑哧”花想容看着他的打扮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脸上光彩照人,一对凤眼滴溜溜的闪,倒是又可爱又俏皮。

        赫连恨天不禁恨恨地瞪了她一眼,要不是她,他何至于这么狼狈!

        “很好笑么?”他冷眼斜睨着她,唇间抿着残忍的弧度,语气中淡淡地不快。

        “没有,觉得很象男人。”花想容调皮的伸了伸舌头,她可不想得罪他,他这人喜怒无常,别一生气又把她给宰了。

        “难道我以前不象男人么?”他听了眉头轻皱,脸色更黑了,活象烧焦的锅。

        “哪里,以前象,现在更象。”花想容立刻狗腿的阿谀起来。先把他哄好了,出了这墓再说以后的事

        “哼。”赫连恨天不再与她多罗嗦了,跟她多说一句话,就多生一份气,又不想杀她,所以没有必要没事找罪受,他很直接道:“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不过你得帮我找到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花想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要什么有什么,还缺什么东西?

        “还魂草。”赫连恨天神情疑重的说出三个字,眼睛却锐利如鹰般的审视着花想容。

        “还魂草?”花想容听了一惊,她狐疑地打量着赫连恨天,怪异道:“你要禁魂草做什么?难道你被禁制了?”

        赫连恨天没有理她,走到了那口漆黑的棺材边上,恨恨的看着那不断地滴血的黑棺,指着上面的符问道:“你知道这些符么?”

        花想容看了眼他后,疑惑地走到了棺边,刚才并未看到棺上还有许多形状怪异的符,现在在赫连恨天的指点下,她定睛一看,越看越心惊,那弯弯扭扭如小蝌蚪般曲里八拐的字,居然全是咒符,而都是炼魔咒。

        炼魔咒是冶炼人的魔性的,是因为只要是人,心底总会是有黑暗的,而这炼魔咒就是不断的加深人们心底的黑暗,激发心底深藏的自私,愤怒与狂燥,让人渐渐的失去自我,唯一留下的就是不断被强大的魔性,直到全被魔性所控制。

        对于本来就是魔刀的赫连恨天来说,这无疑是火上烧油的,可以事半功倍地将他变成彻头彻尾的大魔头,一生只为杀戮而活,而且是那种全无道理,只为饮血的嗜杀。

        而光有炼魔咒倒还罢了,因为赫连恨天虽然早就入魔,可是他却有着强在的意志。但是配合着那些图案,这棺就成了一座关着赫连恨天的炼魔炉了,

        这棺材之所以在赫连恨天出来后就不停地滴血,是因为这些血都是外界在不停地用棺上的图案进行着邪恶的祭祀,也就是说,在人间,时时刻刻有人被当作祭祀用的祭品被活生生的剥皮抽骨,灌水银,只要是棺上有的图案,都在一一进行着,这里流的血就是那些祭品的血。

        这么做的原因就是用血不停地激起赫连恨天的魔性,即使他是一个善良的人,天天在这样的炼魔炉里都会成为地狱来的魔鬼。

        忽然花想容很佩服赫连恨天的毅力,因为他经过了这么多年的炼化,居然还意志坚强地保持着最后的清明。

        怪不得他要还魂草。因为造这个东西的人,竟然还设了一道符,禁住了赫连恨天的一道魂,使得赫连恨天即使是机缘巧合出了这炉中,依然还受到这炼炉的制约,无法押脱它日以继夜的锻化魔性。

        他想要自由!

        他不愿被魔性所控制!

        哪怕他是一把魔刀,但他还没有被魔化到愿意无事生非,祸乱人间。也许他依然保持着内心最后一点的人性。

        “你很坚强。”花想容赞赏地看了眼赫连恨天,一直觉得他残酷无情,心狠手辣,冷血绝情,没想到,他始终还有一个底线,为了这个底线,他竟然凭着顽强的意志,坚守了千年而未真正落入魔道。

        “呵呵,谢谢”赫连恨天难得地说了句感谢的话,他望向花想容时,眼底有了淡淡的温暖,其实只是因为心底的那个她,才让他在如炼狱般的痛苦中,在天天被血腥包围的梦魇中,保持了最后的清明。

        这一切只是为了她……

        他想见她,他不能让自己变得六亲不认,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怕变成了这样的人后,会在神智不清的时候杀了她,这一切只是为了她…。

        “那个设计你的人是什么人?”花想容看着这口邪恶的棺材,为赫连恨天感到不值,没想到他多年筹备,居然是为人作嫁,这还罢了,还为人所控,竟然差点成了魔中之魔了。

        “不知道”赫连傲天摇了摇头,突然他眼中冰寒万丈,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连花想容都禁不打了个寒战,他咬牙道:“如果我知道是谁,定会让他千刀万剐,将他的肉身削成一片片喂狗,把他的灵魂永远禁锢于九天蛮荒之所。”

        “切,能把你设计的人肯定比你强大多了,你还是先把自己变得强大再说吧。”花想容一盆冷水浇了上去。

        “你…这个…。”赫连恨天被花想容一句噎那里,明知道她说的对,没法反驳,却气得要死,脸都青半截,他突然很怀疑,花想容到底是不是她的转世!

        她是那么的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而花想容却这么张牙舞爪,阴险狡猾,还象个刺猬一样会刺人!

        可是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是下不去这手。

        算了,等还魂草拿来后,他亲自去验证,到时如果花想容不是她的转世,再杀了也不迟!

        赫连恨天到是魔刀,他的想法是没有道义之说的。

        “喂,赫连大爷,你知道那个还魂草在哪么?”花想容当然明白他的想法,也不假以辞色,没好气的问。

        “不知道”赫连恨天也没有好气回了句。

        “不知道!”花想容惊跳起来,她眯着眼,狠狠的看着赫连恨天,差点就骂他猪头,“你不知道,让我去哪里找?”

        “我要知道,能找你找?”赫连恨天瞥了她一眼,感觉她很白痴。

        “&8226;¥,…*”花想容心里暗咒了无数遍,把赫连恨天的祖宗十八代一一骂遍了才平静下来,换了个虚假的笑容道:“赫连大爷,麻烦你指点一下迷津,总有个方向吧!”

        “方向?”赫连恨天想了想,不确定道:“好象是在西大陆。”

        花想容吸了口凉气,这趟活接得也太远了!怪不得赫连恨天会放了她,一方面是他本身出不去古墓,另一方面,她才是有可能去西大陆的人。

        “好吧,不过赫连大爷,你就不怕我会跑了不回来?”花想容想了想,不管怎么样还是有希望不是!

        “不会,独孤傲天的情魄还在我的手上,如果你拿不回去的话,他的下场未必比我还好多少。”赫连恨天自信的一笑,他是谁,他从不相信任何人,怎么可能没有制约住人的东西就将这人放了呢?

        ------题外话------

        感谢[2012—3—3]高于凡小美人投了两张月票,么么。

        感谢[2012—3—3]701025小可爱送的大钻钻(1颗)打赏(100币币)么么。

        感谢[2012—3—3]elainecheng3小萝莉打赏(100币币),么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