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九十一章 血族的秘密

第九十一章 血族的秘密

        “这是什么东西?”花想容稳了稳身体,睁大美目看着从林深处铿锵有力地走出了一个宠然大兽,那兽每走一步都地动山摇,看来是早就埋伏那了,否则不可能全无声息的来到花想容的眼皮下的。

        猛兽浑身都布满了黑色的鳞,拥有着粗壮的四肢,四肢短而结实!

        脊背处、头颈处长着如箭般的突起,结实硕大的屁股后面一根长而粗的尾巴正在有力的甩着,最可怕的是那狰狞无比的兽头上长着一根的黑色尖角,微弯,似棒又象刺,又象刀,还有刀刃的光泽,约有一尺多长,看起来极为坚硬锋利;

        兽头中嵌着一双狭长的血红色的眼睛,充满了血腥与暴戾。

        有点象穿山甲却又不是穿山甲,唯一能确定的是它的身上必是坚硬异常,如盾般的不容易穿透

        “人类,你是选择自尽还是被我吞食?”那怪兽竟能开口说话,声音低沉沙哑,仿佛是咬着舌头在说话,说话间,那血红的长舌还不停的甩来甩去,甩出一阵的血腥与恶臭。

        “唔。”花想容掩住鼻子跳到上风处,笑道:“自尽我还没有学会,要不你教我?”

        那怪兽听了突地喷出一口浊气,红眼中闪着狠毒森然道:“看来你是想被我吃了!”那样子好象花想容已然是它的盘中之餐!

        “呵呵,那我更不愿意了!你难道不知道你的嘴里很臭么?臭得我喘不过气来,这比杀了我还难受,我可不愿意到你的臭嘴里走一圈!”花想容言语轻松,语含讥讽。

        她倒不是没事与怪兽斗嘴,之所竭尽全力的取笑着这怪兽就是为了激怒它。

        她不知道这是东西是什么,更不知道它有什么特殊的本事,所以不敢贸然进攻。

        但兽再聪明也不如人,人在暴怒之下都会自暴其短,兽也一样的,所以花想容想着法子激怒这怪兽,当然这怪兽也确实是臭!

        不能怪花想容没有口德。

        “你受死吧!”怪兽果然中计,气得发狂,疯了似地冲向了花想容,一阵巨大的声响登时响彻山中,如万万奔腾般气势逼人,那头顶的角低压着,眼睛血腥怒张,犀利的牙狰狞地露着,恶心的涎水正挂在嘴角,眼见着就要冲到了花想容的身边,五米,两米,一米,尖角已经挑破了花想容最外层的衣,那阴森的眼中充满了兴奋,得意与嗜血的疯狂。

        就当它要挑破花想容的皮肤,撕开她的*,品尝她甘美的血液的时候,花想容轻灵一跃,冲天而上,如离弦之箭,以最快的速度飞上了高空,站在了树梢的最高处。

        那树枝柔韧轻弹,温柔的托着花想容,来回的弹跳着,而风就这么吹了过来,吹起她墨发飘扬,衣带飞舞,如临波仙子般俯视脚下。

        “滋”那怪兽却没有花想容的悠闲与自得了,它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冲了过去,一时之间哪能刹得住车,它笨重的身体带着惯性的冲击,毫无悬念的冲到了前面的山岩上。

        尖角哗得如切豆腐般的刺入了厚重坚硬的黑岩石中,那锐利让花想容不禁咋舌,要是在人的身上,还不立刻穿胸透骨?

        “呯”紧接着它硕大的脑袋势如破竹般也撞上了岩石,登时血花飞溅,在黑色的岩石上绽开无数朵大大小小的花来,仿佛黑色宣纸上染上了无数的大红牡丹,美而妖娆却又诡谲,那是黑暗的美,是邪恶的美。

        “看不出,你这个又臭又丑又蠢的家伙还能画着这么美的画来,真是神来之笔啊,”花想容在树梢上乐得拍手鼓掌,笑得艳丽无双。

        怪兽撞得晕头转向,半个脑袋还深深地埋在岩石中,听到花想容的讥讽嘲笑,怒气冲天,两脚用力往岩石上一蹬,靠着全身的力量,拔出了那尖锐的角,却因为重心的不稳,摔了个仰八饺子,露出了肚下柔软之处,那一处软毛迎风吹动,显得格外清晰。

        花想容眼神一动,原来这怪物的罩门在腹下,如此有办法收拾它了。

        花想容一个鹰击长空,指尖运起灵气,那灵气亦如剑般犀利,往怪物的命门射去。

        那怪兽倒是机灵,眼见着花想容是立刻要了它的命,它也顾不得止血了,也不管多狼狈,就地一滚,滚得浑身是土,土粘着血,将本来就丑陋不堪的形态更显得污秽不堪了。

        花想容见一击不中,立即远远的离开,跳到了树的高处,这怪兽发怒了,还是先躲远远的比较好。

        果然那怪兽恼羞成怒,找到了花想容的踪影后,眼中射着仇恨的目光,又气势汹汹的往花想容所在的大树上冲了过去。

        “哄”“哗啦啦”无数飞鸟展翅而飞,天空中全是黑鸦鸦的一片鸟影,而那十人围成的千年古树,顿时被它顶在了角上,连根拔了起来,就着原地转起一圈,树叶枝叉不停的撞击着,惹一地残枝断叶。

        不过花想容却早就轻盈无比的跃到了另一棵大树上。

        那怪兽怒吼一声,用力甩出了角上的树,树立刻快速的飞了出去,分毫不差地又撞上了花想容所在的树上。

        “喀嚓”第一棵树拦腰折断了第二棵树,两棵巨树滚成一堆。

        花想容一阵的咋舌,又跳往第三相棵树,让那怪兽疯狂的冲撞着巨树。

        如此,半个时辰后,满地苍夷,树枝零乱的堆放,刚才风景宜人,美如幻境的地方变得一片狼籍,惨不忍睹。

        而怪兽也似乎有些乏力了,动作缓慢了下来,鼻中喷着粗气,抬头愤怒地看着花想容。

        “黔驴技穷了吧。”花想容从高处看向怪兽,笑得开怀,那神定气闲的样子与怪兽气喘如牛成了鲜明的对比,活脱脱要气死怪兽了。

        “吼…”怪兽大吼一声,双脚猛得离了地,舌尖猛得如蛇信般的飞卷而来,花想容本来还笑面如花,没想到那舌竟然瞬间暴长起来,一下卷住了她的细腰。

        花想容运气如刀,用力砍向这条长舌,没想到竟然发出“叮”的一声,这长舌竟然刀枪不入,坚硬无比。

        怪兽凶狠的咧了咧嘴,似乎是嘲笑花想容自不量力。

        长舌却“嗖”地将花想容往大嘴中送去。

        眼见着就要被卷入那腥臭无比的嘴中,花想容大惊失色,运起灵力,大喝道:“火之力”

        掌中一团鲜红的火焰冲向了怪兽的舌根,火焰烧灼得怪兽舌上发出滋滋的烧烤声,痛得它用力将花想容甩了出去,再也不理花想容拼命地往泉水中奔去。

        “想逃?”花想容人在半空中,如一只凶猛的鹰隼,眼中泛着强烈的冷光,将全身的灵力运在掌中,再次怒喝道:“火之力。”

        这次的火可不如刚才的细小了,而是如火龙般的龙吟着就奔腾而出,那火龙如出闸般迅速威猛,带着狂野的怒意,奔向了怪兽,怪兽见了,撒开了蹄子就跑,跑得四蹄交叠不已,只恨爹娘少给了两条腿。

        “哄”火龙张开了巨大的嘴,一口喷到了怪兽的臀部,怪兽烫得吱哇乱叫,屁股拼命的甩着,就快甩到天上去了,突然怪兽猛得身体前倾,屁股高高翘起,对着天上撒了一泡尿,那尿一下冲天般的高,高达数十丈,周围一股恶臭与腥骚。

        花想容不防它有这招,恶心的掩住了口鼻,跳得更远处。

        这时那尿降了下来,正好浇到了怪兽的屁股上,终于滋滋地冒着黑烟后,火被浇灭了。

        花想容又好气又好笑,没想到这怪兽还有这般救命的招数。

        不过既然惹了她,就别想跑了。

        她再度欺身而上,为了防止它再做那腌臜的事,却不再用火攻了,只是变掌为刀

        将灵力运成刀锋与怪兽斗了起来。

        要是一开始的话,花想容与怪兽斗是肯定在力气方面吃亏了,但怪兽拔了这么多的树,又被烫得痛苦不堪了,元气大伤,又无心恋战,所以一人一兽倒打得势均力敌。

        缠斗了半个时辰后,花想容眼见着日影西斜,不禁心头一阵烦燥,猛得咬错了食指。

        只见花想容运起一道白光,猛凌厉地射向了怪兽的眼,都说眼是最薄弱的,即然没法击中怪兽的命门,试试眼睛吧。!

        那怪兽却并不躲避,从眼中射出两道凶残的红光,毫不畏惧地迎向了花想容。

        可是这次它却失算了,花想容的这道灵力远远的超过了它

        “轰!”血红的灵光与白色的灵光在空中呯得相击,顿时巨大的破响震彻了莽莽群山,山石都摇摇而坠,而强劲的气流尖利地呼啸急蹿,卷起一地的残败枝叶,漫天飞舞。

        似乎为怪兽洒下哀悼的残泪。

        那怪物被强劲的力道冲击着庞大的身体如球般飞了出去,飞撞向大树,“砰!”的一声,后背与树干发生剧烈地碰撞,那巨大的嘴巴不由自主的一张,涌溅出一大口殷红的鲜血,之后血如喷泉般从它的口中急速喷射。

        在这重重的碰撞中,它身后那棵承受撞击的大树开始咯吱咯吱地断裂,颓然倒塌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

        落叶纷飞,飘飘残落,沾无数血泥,成了它的殇。

        花想容慢慢地走到了它的身边,唇间抿着冷笑,指在阳光下变成了钩状,闪着耀眼的白光,如催魂的钢爪,让人心惊胆战。

        “不要杀我,求求你。”怪兽如一瘫泥般瘫倒在了地上,已然全无还手之力,见到花想容如地狱来的使者,手如钩状,分明是想取它的魔丹,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忙不迭的求饶。

        “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你说我会饶你么?”花想容嗤之以鼻,手慢慢地印上了它的脑袋。

        “别杀我,我有一个秘密可以告诉你”怪兽急得忙求情,为了活命,它忘了曾经的誓言,忘了违誓会受了无尽折磨。

        “你有什么秘密!”花想容稍一停顿后,不以为然,不再理它便欲取魔丹。

        “我真的有,是关于血族的秘密”怪兽急得大叫起来,却也成功的阻止了花想容的手。

        血族!

        这世上没有这两个字再能震动花想容心的了。

        “你知道血族?”花想容眼中有着狂喜,却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寻寻觅觅了这么久,还送了紫玉的命,丢了独孤傲天的魂,却依然没有得到的消息,居然在一只怪兽的心里存着着,这让她一时又是喜又是悲。

        喜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到全不费功夫,悲的是所爱的人因为探知这个秘密却生死不知。

        “是的,我当然知道,这个秘密在我心上放了有两千年了”怪兽见花想容竟然感兴趣,吁了一口气,不过它也非常狡猾,睁着狡诈的眼看着花想容:“用过往神灵的名誉起誓,如果我告诉你,你会放过我”

        “呵呵,过往神灵的名誉根本不能约束我,我不是妖魔,我既然答应了你,只要你说的消息是真的,我就放了你。”花想容轻笑,她又不是妖怪,过往神灵怎么能制约她呢?

        “好吧。”怪兽看了花想容良久,确认她不是出耳反尔的人,才缓缓说道:“二千年前一个晚上,月圆之夜,我出来觅食,看到了血族的祭祀”

        “原来血族真是来到这里过。”花想容听了动容地低喃着。

        ------题外话------

        感谢[2012—3—4]小ping仔的月票,感谢[2012—3—4]701025小美人送的钻钻(1颗)打赏(100币币)

        群么么,

        {儿子们,太闷骚}花絮:“小桀,妈咪怕。”甜美而有些闷闷的声音从齐桀的胸膛传出,带着一点颤抖。

        齐桀的铁臂顿时紧紧地箍住了齐优的腰部,感觉到怀里的人微微的颤抖,知道一定是吓到了,忙用其中一只手,细细地抚摸起她的头发,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优没事了。”  齐桀以为齐优在害怕,殊不知她在齐桀胸口笑得很欢,等终于笑够了,她才故意泪眼朦胧地抬头,美丽修长的手指指着大门,撅嘴道:“小桀,他们摔我,我屁屁好痛!”

        那带着哭腔的声音,令齐桀冷硬的心脏瞬间变得柔软,顺着齐优的手指看去,眼里一片阴沉和冷酷,带着隐隐的嗜血。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