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九十四章 离间

第九十四章 离间

        “是不是太子,搜一搜不就知道了?”花想容抿着唇冷笑,凤眼闪烁着幸灾乐祸的光芒,突然又低声对着西门轩讥笑道:“当然轩王爷你的心里是最明白的”

        西门轩恼怒的轻哼了一声,正欲反驳,突然脸色一喜。

        这时远处传来凌乱震动的马蹄声,正快速的奔驰而来,极目望去烟尘滚滚,尘土飞扬,似乎有几千人的大部队正匆匆赶来,看来是来救援的。

        西门轩见了后立刻变得趾高气扬起来,摆出了王爷的架子语气阴森道:“你现在放了我,我还可以给你一条生路,否则等我的军队来了,我只要一声令下,你就会被射向千疮百孔,就象刺猬一样,惨不忍睹!”

        花想容听了,秀眉轻挑,挑出一个淡嘲的弧度,语气中却全是不屑的鄙夷“嘿嘿,轩王爷,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如果你的军队知道他们一心保护的人,却是勾结外敌,烧杀抢夺他们家园的人,他们到底会把谁射成刺猬?再说了,你就这么确信在我成为刺猬之前,你这高贵的脖子不会被”喀嚓“了?”

        花想容是谁?她能被西门轩的几句话威胁住么?莫说她是来自现代的,就算是古代的,身为王室中人,又不是目不识丁的人,怎么能不知道一个军队最恨的是什么?!

        军人最恨的就是里通外国的人!

        试问哪一个军人会愿意保护一个为了个人私利置国家,置人民而不顾的主上?

        士兵们在前线抛头颅洒热血,英勇杀敌,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自己的亲人能安居乐业?不就是为了自己的祖国能强大繁荣?

        可是如果他们知道他们所做的一切全是来自于权力者的阴谋,那么他们的牺牲是何其的不值,他们的生命又是何其的卑微?他们的愤怒必将是排山倒海不可抵御的!

        “你是妖言惑众!”西门轩见花想容根本不为所动,并不上当,咬牙切齿的强挣着,心中还带着侥幸……。

        他只希望赵思默这个笨蛋别真的身上带着南越的太子印信!

        花想容从他阴晴不定的眼神,就知道他存在着侥幸的想法,嗤之以鼻地讥嘲道:“轩王爷,我劝你别抱希望了,还是想想你的未来吧,我虽然只见过赵太子一面,但赵太子的为人却是非常的了解,他的身上必会有印信的。哈哈哈。”

        “什么太子不太子,本王爷一概不知,他是本王爷初识的友人而已。他也不是太子,他叫赵成。”西门轩眼睛骨碌碌的转着,故意大声的叫了起来。

        希望借此撇清自己的干系。

        花想容不屑地瞥了眼西门轩,她知道凭着这件事,是绝不可能将西门轩拉下马的,如果西门轩这么容易就被解决的话,西门若冰也不会走到现在的地步了。

        但是她就是要在众士兵的心中投入一个阴影,这个阴影会在不断的扩大,慢慢终将把西门轩逼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大胆,你是何人,竟然敢挟持轩王爷。”这时那队骑兵将花想容与西门轩紧紧的包围里来,里三层外三层,就算是一个苍蝇都飞不出去。

        而且所有的人都拿着精致的强弩对着花想容,只要她稍有异动就立刻将她箭成刺猬。

        “我是谁并不重要,现在还请你把赵太子给拿下,这两国正在交锋,你们放着敌方的太子不管,还奉若上宾,真是让人深思!”花想容毫不畏惧的站在千钧万马之中,大义凛然,却是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眉。

        “混帐,一派胡言,竟然敢妖言惑重,赵公子是我们轩王爷的朋友,怎么能是南越太子呢?”那将军脸色大变,眼中射出阴毒的光,怒骂间,突然出其不意回手从旁边士兵手上拿起弓箭,快得让人都来不及阻止地往花想容的身上射去。

        “张将军,不可。”这时边上一个将军模样的人大惊失色,这张军平时深谋远略,怎么今天这么沉不住气,他这一箭万一激起了那女人的兽性,一下杀了轩王爷可如何是好?

        “呵呵,你想激怒于我,让我杀了西门轩么?”花想容冷冷一笑,樱唇轻抿,似朵美丽的罂粟,开得艳艳,但却是夺命的美。

        慢条斯理地伸出指轻轻弹出,指尖立刻疾射出一颗细小的珍珠,那珍珠白光轻闪,快如闪电,却力似千斤,虽然比强弩慢了数秒射出,但威力却是强大数倍,带着呼呼的风声,如离弦之箭奔腾而去!

        “叮”虽然是极其轻的声音,但是全神贯注,鸦雀无声的士兵们却都听了个仔细,就在众目睽睽之中,那珍珠毫不费力的击落了那支羽箭,还带着不可阻挡地余力快速地射入了那张将军的肉中。

        “扑”珍珠穿透了张将军的琵琶骨,一道血箭从琵琶骨中疾射而出,空中弥漫出浓郁的血腥,正在人们惊疑之间,“咔咔”两声,琵琶骨破碎的声音让微喧的人声顿时静如深夜。

        “不!我要杀了你,你这妖女!”那张将军脸如死灰的瞪大了眼睛,他感觉到身体的斗气正在疾速的流失,仿佛是流沙般倾泄而出。他疯了般的冲向了花想容,没有了斗气,他生不如死。

        “呯”花想容想也不想抬脚将他踢了个筋斗,翻了出去,如一瘫烂泥般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口中吐着鲜血,眼却恶毒地不甘心的看着花想容。

        所有的士兵都惊恐莫名的看着花想容,仿佛她是一个怪胎。

        她是人么?

        她不过十四岁的小姑娘而已,原本以为她能抓住了西门轩是利用巧技,但这回他们都看清了,她是用的斗气,她居然有斗气!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斗气,是深不可测的斗气!

        仅一颗珍珠就能后出制人,不仅击裂了有九级斗气的张将军全力射出的羽箭,还余威不断,射透了张将军的琵琶骨,而张将军却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这是怎样的实力啊!

        她是怎么练的?

        众士兵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生怕花想容一个不爽,下一个目标就找上自己。

        “怎么样?不是要杀我么?现在让你尝尝武功尽失的滋味,反正你这里通外国的叛徒,留着斗气也是害人。”花想容唇间抿着冷寒的笑,眼中如冰寒般没有一丝温度。

        这个张将军必然也是里通南越的人,所以没有必要手下留情,而且他是一个九级高手,将来一旦对垒起来,终究是一个隐患,不如就此先解决了。

        “这位姑娘,你口口声声说张将军是叛徒不知道有何证据?”刚才那个喝止张将军的人忽然踏前一步,满脸怒气地对着花想容责问道。

        花想容挑眉看了看他,看他脸型方正,眼光精锐,倒是一个正直之人,遂也不再言语刻薄,笑道:“他明知道西门轩在我手上,却依然对我下此毒手,一来是真是想杀我救轩王爷,二来就是想激怒于我,让我杀了西门轩,只要西门轩一死,西门若冰目前又没有兵权,现在又是两国交战的敏感时期,外敌环伺,国内稍有一点异动,最得益是谁?这点想来将军你也是聪明之人,一点就透,不用我再细说了吧。”

        那人沉思了一下,眼含深意地看了眼花想容道:“即使如姑娘所说,也不能确认张将军是想借你手杀轩王爷,也许是张将军救主心切!”

        “呵呵,如果你是想说服我相信这个牵强的理由,那么我可以相信,反正跟我没有关系,这是你们西陵的事,但是这话你自己相信么?你想想张将军平时的为人,他会做这么蠢不可及的事么?”花想容大笑,虽然笑中不掩淡讽,但却笑得气冲斗牛,虽然在众兵士中她是唯一的女子,但那份豪气冲天的盖世风华却是所有的男人都不能及其项背的。

        那男人听了眉轻皱,又道:“姑娘为何认定这赵公子就是南越的太子呢?要知道南越的太子一直是深居简出,连南越的一品大员都很少见到,姑娘如果不是南越的人,又非南越名门,根本是不可能见到赵太子的。”

        花想容看了看这男子,想不到他倒是对敌国的情况知之甚详,看来是个忠君爱国之人,而且也是有谋有略的人。

        遂也客气道:“虽然赵思默平日里低调行事,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但他毕竟是极有野心的人,在众皇子的你争我夺斗得头破血流后,他却从人群中脱颖而出,被南越皇上看上,一举成为了太子,这本是他最得意之处。可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他如果夹着尾巴继续低调地呆在南越倒也罢了,嘿嘿,可是偏偏他小人得志,迫不及待地想要到处宣扬,竟然出使了天启,嘿嘿…。”

        花想容这时眼光极其讽刺地看了眼面如死灰的赵思默,那眼神犀利如刀,却又让赵思默心中涌起一种熟悉感,他一面躲闪着花想容的眼神,一面苦思冥想,到想花想容是谁,这么漂亮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见过了忘了呢?

        忽然他灵光一闪,脸上划过一道喜色,指颤抖地指着花想容道:“李将军,快抓住她,她就是与西门若冰勾结的妖女,花想容。”

        “呵呵,赵思默,你是不是疯狗啊,这天下谁不知道花想容丑得无以复加,你居然会用这么个可笑的谎言来愚弄西陵的百姓,你难道以为除了南越,他国之人都是笨蛋么?”花想容听了毫不畏惧,却笑得花枝乱坠。

        她是有意的,有意让赵思默点穿她,但是却让赵思默陷入了更深的深渊!

        要知道她变美后,这世上知道的人只有几人,而那几人都是她最亲近的人,谁也不会说出去的,所以她只一个笑,就让赵思默认出了她,说出了自相矛盾的话,却更坐实了他的奸细之名。

        “赵公子,麻烦你将衣服里的东西都拿出来,让我们看一看。”那李将军本来还怀疑花想容,但见赵思默居然口不择言,为了洗脱自己竟然连这么蹩脚的谎言都能说出来了,看来真是有问题了,为了国家的安危,他即使是轩王爷的贵客,李将军也得搜上一搜了。

        “我是你们轩王爷的好友,怎么可能被你们这些西陵的贱民搜身?”赵思默大急,口不择言地突然叫出了心里话,待一说完,他就面如土色,知道完了。

        “哈哈哈,李将军,你听清了没有,原来你们在轩王爷的好友眼里就是贱民!”花想容恶劣的笑着,阳光下她的牙白如珍珠,闪着邪恶的光泽。

        李将军气恼的看了眼花想容,他又不是重听,当然听清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刁钻,偏要再借机骂他们一遍,定是恨他们是非不分,所以肆意调侃。

        “给我抓起来。”李将军将所有的怒气都发到了赵思默的身上,不再与赵思默多话,直接下令抓人

        赵思默一看大势已去,立刻身形微动就要逃跑。

        花想容冷漠的笑了笑,指尖又是轻轻的一点,手中的珠子再次疾射而出,毫无悬念的刺穿了赵思默的琵琶骨。

        这个赵思默不是好东西,所以她不用手下留情,再说了,西门若冰现在的状况必定与他有关,她也是极其护短的人,谁要让她的人一时不痛快,她就让他一辈子不痛快!

        “花想容我要杀了你!”赵思默惊惧的捂着琵琶骨,痛得脸色苍白,不仅仅是*的痛,而是痛的斗气的消失,痛的是从此成了废人,这是武者的天下,没有斗气,他连太子的位置都会失去!

        他精心筹措了十几年的布置,他好不容易得到的荣华富贵,都是因为这个该死的女人,一切都将付之东流,而且还有可能连生命都会丢失!

        他顿时呆如木鸡,而心中却对花想容涌起了滔天的恨意,都是这个女人,要不是她,让他在天启出了个大丑,回到南越后差点太子之位不保,幸亏发动了这次的战争,他有了戴罪立功的机会,只希望此次在西陵获得些傲人的成就,让父皇对他再次刮目相看。

        眼看着要成功,没想到又是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又一次让他功败垂成!

        他不甘啊!他恨啊!

        他怨毒地看着花想容,如毒蛇般的阴鸷,恨不得生啖了花想容的肉!

        花想容依然是浅笑淡然的看着他,眼中全是不屑与轻视,对于赵思默,她根本不放在眼里,他就是一个跳梁的小丑。

        就在赵思默受伤之时,早被一拥而上的西陵士兵们给制住了。

        “让我们看看赵先生的真正身份吧。”李将军脸色铁青的走到了赵思默的身边,他现在是完全相信了花想容的话了,手往赵思默的怀中伸去。

        一包金子,他看也不看地扔到了一边,一些香囊,却是女人用的,他脸上有些鄙夷,也顺手扔了,最后从赵思默的贴身处,摸到了一块硬的东西。

        “嘶啦”他毫不犹豫地撕开了赵思默的内衣衣角,从衣服里滚出来一个金灿灿的小印信。

        一连的士兵立刻跑上去捡起了起来,递给了李将军

        李将军将信印仔细的看了看,但见金黄色的小龙正威仪万分的游动,当中四个南越的文字,分明写着:太子印信。

        要说刚才虽然已有了思想准备,但真正确认后,李将军还是抑制不住了滔天的怒火。

        他眼冒火星的看了眼瘫倒在地的赵思默,回过头对众将士一字一顿地念道:“太子印信。”

        “杀了他!”将士们顿时气得浑身发抖,齐声怒吼起来,为了保卫西陵,他们被南越杀了多少的兄弟,多少的姐妹成了寡母,多少的母亲失了亲儿,多少的孩子没了父亲,都是南越,这个罪魁祸首,是他们挑起了战争,让他们没有了亲人。

        他们怎么能饶过这个罪魁祸首!

        震天的响声,惊走了无数的飞鸟,也震得赵思默心惊胆战,他知道这回是一定完了,就算是这些士兵不杀他,把他送到谈判的条件里,他依然逃不过一死,他的父皇最多的就是儿子,根本不会需要一个没有用的儿子。

        儿子在权力者的眼里,就是有利用价值的就是儿子!一旦连这点可怜的价值都没有了,那连最起码的生命都得不到保障!

        这就是皇室中皇子公主的命运。

        “王爷”李将军义愤填膺地将信印交给了西门轩,脸色中有了些疑虑,这当然不会瞒过狡猾奸诈的西门轩。

        他立刻假装如梦初醒般咬牙切齿道:“赵思默,你居然敢这么欺骗于我。”

        转过头对花想容道:“多谢姑娘,还请放开我,我定要手刃此贼!”

        花想容讥讽地看了西门轩一眼,脸上绽开了笑,那笑意味深长,带着看透人心的透澈,也看得西门轩有些狼狈。

        “请姑娘放了轩王爷,本将军以性命保证姑娘的安全,再说姑娘帮我们西陵解决了这么一个天大的隐患,我们西陵人感恩戴德,决不会恩将仇报的。”李将军以为花想容是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不肯放开西门轩,故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呵呵,那倒不至于,相信这西陵还没有人能要得了我的命”花想容傲然的一笑,那一笑的风华绝代,那一笑间的傲视天下,那一笑间的山河失色,那一笑间的日月增辉,瞬间感染了所有人的神绪。

        所有的人忽然觉得自己是多么的渺小,这时的花想容让人有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手一松,西门轩一个踉跄的冲了出去,差点狼狈的摔倒在地,要不是李将军眼明手快,估计西门轩就得摔个狗吃屎了。

        他回头怒瞪了一眼花想容,她是有意的,在他全力冲出去时,竟然松手了!

        她是有意让他出丑,让他在众人的面前失了仪态!

        要知道在古代上位者就如神般的存在,每句话,每个行为都是下面效防的对象,而今天他如果摔了的话,必将影响他在士兵们心里的高大形象!影响他高不可攀的威仪!

        花想容笑得邪恶,还云淡风清的耸了耸肩,的确她就是有意的,谁让他要做戏,搞得义愤填膺的样子。

        而且她也知道虽然刚才赵思默要借她的手杀西门轩,但西门轩还是会放了赵思默,毕竟一个死人却没有办法帮他的,他们两人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为了共同的利益,必然会舍了某些个人恩怨。

        果然西门轩是雷声大雨点小,人是冲向了赵思默,却十分巧妙的将周转的士兵给冲散了,正当士兵们拭目以待地看他们的轩王爷大发雄威时,没想到他们心目中可敬可爱的轩王爷竟然被赵思默一掌击中了胸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众人大乱,奔向西门轩,趁着乱,从人群中跑出数人护着赵思默溜之大吉。

        花想容当然看到了赵思默跑了,但她也是有意放跑的,毕竟敌人在明处比暗处更好,免得西门轩失了赵思默这个伙伴,再找别人。到时又多了一份麻烦。

        ------题外话------

        感谢701025小可爱送的大钻钻(5颗)打赏(300币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