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九十六章 爱的入骨

第九十六章 爱的入骨

        花想容戏谑地回过头对着西门轩道:“怎么,轩王爷,快说你该说的话吧。”说着,声音又压低到西门轩的耳边道:“别耍花样,否则别怪我把你与赵思默勾结的事公布于众!我就不信你能把狐狸尾巴藏得十分妥当!”

        说到这里,她眼睛一眯,邪恶威胁道:“告诉你,别说你有这龌龊的事,就算没事,我都能让你有!你信不信?”

        西门轩脸色变得铁青,两眼冒火的盯着花想容,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算计,真是阴沟里翻了船!即使是千般不愿万般不甘,但到底是识时务者,他清了清嗓子大声道:“既然花小姐如此花容月貌,想来是西门王爷英雄爱美人,这也是人之常情!那些里通外国定是无稽之谈了,这一场误会,本王明上上朝定会还西门王爷一个清白”

        说完他冷冷道:“李将军带花小姐去找西门王爷吧!”

        深深的看了眼花想容后,大众将士的簇拥中怒容满面的拂袖而去,

        “花小姐,请”李将军待西门轩走后,恭敬地对着花想容作了个请的姿式。

        “谢谢。”花想容点了点头,正准备跟他离去

        这时远处一团风疾速而来,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前一秒还是一个小黑点,一眨眼就看出人形,原来是一个男人!

        那人一身墨金长袍,外罩深紫色纱袍,腰间系一条墨绿丝绦,随着他健步如飞的步伐,墨发飘飘,仙姿飘飘。

        鬼斧神工的脸一脸的狂喜,一脸的惊喜,一脸的动容,一脸的焦急,一脸的不可置信,紫瞳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着熠熠的光芒,如多棱的水晶,梦幻美丽。

        他一身光芒,一身野性,一身魅惑,就这么闯入了花想容的视线里。

        “西门若冰…。”花想容睁大了眼定定地看着这个急速而来的男人,傻傻地一动不动,慢慢地一层淡淡的雾气涌上了她的眼,湿润了她不断轻颤的墨睫。

        “女人,你怎么来了?”西门若冰冲到了花想容的面前,却没有将她抱在怀里,离她三尺远,他怕这不是真的,生怕一个触碰,惊醒了他的美梦。傻傻地看着她,嗫嚅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憋了半天却憋出了这么句话来。

        一点不懂风情。

        花想容暗里翻了个白眼,心中却是感动的。

        “想你就来了。”她笑,如风中的菡萏,洁净美丽,可爱俏皮,明媚大眼爱意流露,简单的一句话,却比得上千万句表白。

        西门若冰就这么华丽丽的中箭了,千钧万马中都能如泰山般巍然不动的他就被花想容一句话轻易打倒了,他唯有傻傻地笑,笑得幸福,笑得甜蜜。

        “走,回家。”花想容看着呆傻地没有往日精明的西明若冰,摇头轻笑,伸出手拉住西门若冰的手,笑容满面的往来时的路走去。

        “好,回家。”西门若冰兴奋地长啸一声,猛得横抱起花想容,带起她一阵的惊喘,又如脱疆的野马往王府奔去……

        徒留下一片惊滞呆傻的目光!

        这还是他们冷若冰霜,不近女色的王爷么?

        这还是他们征战沙场,铁血无情的王爷么?

        谁来告诉他们这个一团和气,唯唯诺诺,脾气温顺如小绵羊的男人是谁?

        王爷啊,你可是西陵的楷模,男人心中的偶象,女人心中的英雄啊,怎么变成这样了尼?

        在众人哀悼的眼神中,两人却渐渐消失了。

        风呼呼的从耳边吹过,万千发丝如情丝缭绕,花想容含笑注视着西门若冰,眼神近乎于贪婪,纤长的指轻轻的抚摸着他修长的眉,指腹下浓密的眉毛粗而柔软,还有他淡淡的温度,让她留恋不已;

        划过如玉般精雕细琢的脸,指下是几乎没有毛孔的皮肤,弹性而白晰,让花想容有点嫉妒地捏了捏;

        惹他一个宠溺无奈的眼神,含无限深情。

        他的唇如朝霞下的花瓣,绽着鲜艳欲滴的绚烂,唇间勾勒的是愉悦的笑,那一刻他就如一朵美得妖娆的紫郁金香,他的花语是永远不磨灭的爱情,你是我的最爱。

        他真是美得炫目,尤其在阳光下,一扫他终年的冷漠气息,折射着琉璃般的光彩,花想容抵御不住满心的爱恋,长臂挽上了他的颈,唇就这么轻轻地印上了他的,将数月的相思透过薄薄的唇轻轻的传递。

        如遭重击般停顿了一下,他的眼深深地望向她,深邃幽深中饱含着相思的*。

        “我们快回去”花想容脸微微一红,唇在他的耳边轻语低喃,小贝齿情挑地咬了咬他的耳垂,似许诺又是邀请。

        毫无悬念的感到他身体又僵了僵。

        “你这个死女人,又捉弄我。”西门若冰咬牙切齿的双眼冒火,直愣地看着花想容,不过那眼中冒得是欲火。

        她难道不知道他有多爱她?她难道不知道他有多想她?她难道不知道他快为她疯狂?她难道不知道他忍得多么的辛苦?

        她居然这么邪恶的挑逗他,挑逗他本已不堪一击的意志,挑逗他早快绷断的神经,挑逗他如潮般奔涌的*!

        二个多月了,多少次梦里缠绵,多少次相思成灾,多少次夜不能寐,多少次的痴痴相望,只是为她!

        终于她来了,那一刻他简直是欣喜若狂,又患得患失,害怕不是真的,又害怕再次失望。

        他终于见到她了,见到了魂牵梦萦的她,她却这般的捉弄他。

        他眼色一黯,唇勾起邪肆狂魅的笑,老虎不发威,当成是病猫么?

        花想容甚至没有看到西门王府的门是什么样的,只觉黑色的门楣一闪,她已经被西门若冰抱到了里屋,门被碰上的声音还未落下,她就被轻轻地放在了柔软的褥中,未等她反应过来,他阳刚的身体就这么覆了上来。

        这一切都在电闪雷鸣间,一气呵成!

        他的唇带着相思的炙热,带着迫切的力量,狠狠地吻上了她娇嫩的唇,舌就这么毫不顾忌的冲入了她的檀口。

        狂野的卷吸着,与她的舌追逐着,用力全身的力量缠绕着,如春藤般死死的纠绕着她的细腻柔滑,她口中的蜜津与他的互相浸透,互相揉和。

        她的淡淡茗茶幽香,他的高雅铃兰浅香,两种不同的香气混合成了一种别有风味的香气,这种香气叫欲香,让两人变得狂乱。

        他的手迫不及待的解开了她的衣襟,他只想通过最亲密的方式来证明,她是真实存在的,存在于他的现实世界里,他怕又如一场春梦,醒来后依然是一人独卧。

        吻就这么慌乱的吻上了她高贵如天鹅般的颈,那白如春雪的颈上吻痕点点,如朵朵玫瑰艳艳而开,刺激了他的眼,更刺激了他的心,也狂荡了他的人。

        “嘶啦”他来不及慢条斯理的解了,他早已没有了往昔的镇静与淡然,而是急不可待地直接扯掉了碍事的衣服。

        “啊,我的衣服”花想容脸一黑,这个急色的,居然就这么把她的衣服给撕了。

        “我赔你一万件”他的舌舔入她的耳蜗里,将允诺也送入她的耳膜,而送入更多的是酥麻的轻颤,她只觉头脑变得昏沉,全身酥软。

        手臂变得无力,攀着他结实的肩,如菟丝花般娇弱。

        “唔…”樱花般的唇间溢出无意识的申吟,眼朦胧,迷离,透过薄纱般的睫毛,隐约中他白净的额上流下颗颗滚圆的汗珠。

        那滴滴汗轻轻的溅在她的水滑般的肌肤上,溅起一朵朵晶莹的浪花,掩映着她诱色的风情。

        他邪魅地笑,笑得如桃花般的氲氤,眼中*迷离,唇沿着她优美的颈线,滑向了精致的锁骨,啮咬,轻吮,轻吻…。

        唇越来越火热,越来越放浪,越来越狂野,越来越激情,越来越往下……

        “啊,不要…。”她惊叫起来。

        “宝贝儿,你想要我的命么?”他抬起冒着火焰的眼睛,欲火烧得他紫瞳中泛着烈日般的彤云,隐约出霞般的色彩。

        “我没洗澡…。”花想容羞红了脸,嗫嚅着。

        “做完再洗”他回答地干脆利落,又埋下头欲继续着忘情的缠绵。

        “不!”她坚持着握着他的肩,不让他靠近。

        他脸上的青筋突起着,恶狠狠地看着花想容,欲火都快焚烧了他的神智,这个可恶的女人居然敢给他在关键的时候叫停!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让一个正常的男人从此不举么?

        “你凶我?”花想容嘟着嘴,眼睛迅速蒙上了一层雾气,如梨花带雨,海棠风中,透着楚楚可怜,一下击中了西门若冰的最柔软处。

        他轻叹了一口气,懊恼地抱起了花想容,恨道:“你这个小妖精,我不会放过你的。”

        她伸了伸舌,将脸埋在他颈动脉鼓动欲裂的脖间,幸福地笑了,她就知道,即使是他最紧要的关头,也会以她的感受为第一考虑要素。

        脸上弹性的结实惹得她有一丝的好奇,她伸出了指轻轻的戳着他紧实有力的肌肉,弹性肌纤维愤起怒张着,充斥着男性的阳刚之美。

        “该死的女人,你再勾引我,我就地把你办了。”西门若冰本来就是凭了极大的自制力才控制了泛滥成灾的*,现在这个不知死活了女人居然还敢不停的诱惑他,简直让他疯狂了。

        “嘻嘻。”花想容讪笑着收回了手,手环上了他宽阔的背肌,安静下来。

        “咦,这里的环境怎么和天启的一样?”花想容突然感到一股极为强大的灵气扑面而来,不禁从西门若冰的怀里探出了小脑袋,入眼处却是与第一次看到西门若冰的灵潭环境一模一样的地方。

        “女人,你现在最应该关心的是我,而不是这该死的环境!”西门若冰真的很无语,他这么卖力的取悦她,她却好,关心起乱七八糟的风景来,简直是太的打击他男性的自尊了。

        “好吧,我关心你。”花想容扑哧一笑,收回了目光,手若有若无的抚上了他的锁骨,他的锁骨与她的完全不一样,平直而有力的伸展着,凸显着男性的力量,她有点好玩的用指尖在上面跳跃着,跳跃着属于她的舞曲。

        “你这个女人!”西门若冰简直快疯了,为什么这个女人总是抓不住重点?总是在关键时刻给他开小差!

        不行,一定要重振夫纲。

        他的眼眯起了危险的光芒,在花想容来不及呼叫时,抱起了她一起跃入了灵泉中

        “唔…。”花想容恨恨的看着西门若冰,他是有意的,知道她不会水,有意将她抛到水中,这样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她欲推开他,却被他死死的纠缠着,他的大手如钢箍般箍紧了她不盈一握的细腰,他太阳刚了,仅一只大手就完全掌握了她的小蛮腰,而另一只手却肆无忌惮……。

        她羞红了脸,这个灵泉下面居然放了数十颗夜明珠,她能清晰地看到两人的身体,看得无比的清楚,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的毛孔,这时她恨死了自己的好眼力。

        而他却高兴的扬起了笑,唇间绽放情魅的笑,唇白如珠,邪恶的闪着耀眼的光泽。

        她挣扎着,他却把她往水深处带去,身体一下贴在她的身上,柔软与刚硬就这么极为和谐地揉和在一起,他的唇轻轻的吻上她的,将空气过渡给她。

        她想逃避,却舍不得不断输送来的新鲜空气,舌尖轻探着与他勾缠起来,他的唇间淡香甘甜,如千年的冰泉,让她欲罢不能。

        她如一朵无依的小花,攀附着坚强的岩石,她的舌努力地吮吸着,不知道吸得是氧气还是他的味道,她上瘾了,由被动变成了主动,深深的纠缠。

        两人的唇毫无间隙地贴合着,唯成变换角度时,唇与唇之间才会溢出几串魅色的气泡。

        每个气泡里都有他们热吻的美景,此刻他们的时间静止了,静止在最唯美的瞬间。

        发如海藻般四散开来,柔软地飘荡着,飞扬着,隐映着,长得过漆的发,密如瀑布的发,随着水波晃动着,不停的掩映着两人最美好的地方。

        此刻的两人就是水中的妖精,翻腾着水中的风情,水如情人的手,冲刷着他们最敏感的身体。

        感觉到花想容越来越柔软,眼波越来越怡人,吻越来越火热,似乎有一丝的难耐。

        他笑了,笑得邪魅狂妄。

        他用力吻了吻她,保持着亲密的姿式往岸边游去。

        新鲜的空气一下冲入了她的鼻腔,她有一丝的清醒,就在这时,她眼睛猛得睁大,指用力的抓紧了他贲起的肩膀,她感觉到了他的存在!

        “你是我的了”他的声音嘶哑而性感,诱惑而邪魅,还有兴奋…。

        他的眼里倒映着她的脸,她满脸娇羞的红晕,她的眼里是他的眼,他的眼迷蒙而*迷离。

        ……。

        水猛得剧烈翻腾起来,一浪浪的水波汹涌着无边的力量,如惊涛拍岸般冲击着岸堤。

        突如其来强烈刺激让她脑海来不及思考,便被卷入*的高峰,她如巨浪中一叶小舟,起伏沉沦,在滔天的浪潮中,不停的随波逐流。

        他便是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拨又一拨的狂潮将她不断的向天空抛扔,飞入云端柔软绵绵,又一波的激浪将她拖入了百米深海,让她还来不及呼吸时,沉入无边的泥泞

        她就在天上与人间来回着,欲生欲死着一场激烈的情事。

        不由自主的破碎申吟从她的红唇间流泻而出,他吻上了她的唇,将她所有的呢喃都吞入了腹中,他的眼里只有她,他的心里也只有她。

        ------题外话------

        感谢[2012—3—6]不相同[2012—3—7]nan224689两位小美人的票票

        感谢[2012—3—6]701025小可爱送的大钻钻(3颗)打赏(200币币)

        感谢[2012—3—6]dsy90小萝莉送的花花(1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