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第一百一十二章

        烈焰扬起了马蹄飞快地向一处奔去,虽然耳边风呼呼吹去,但它走得却是十分的平稳,花想容将夏候殇云紧紧地抱在怀里,以防他再受一丝的伤害。

        看着他毫无知觉的血迹斑斑,她满目刺痛,没想到这个用温润外表掩藏内心冷漠与无情的男人会舍弃了自己而救她!

        前世没有人关心过她,为她着想过,来到这异世,所有的人都关心着她,爱护着她,柔软了她一颗早已冷硬的心,复苏了她零下四十度的情感,现在的她早已褪却了一身坚硬的硬壳,灰涩的保护色,拥有了女人特有的柔绵,与充沛地情感,她总是时时被感动。

        夏候殇云忘乎所以的举措如一颗生命力极其旺盛的种子一下种进了她的心里,迅速成长,只一会就占据了她心中的一角,那一刻她的柔情为他展开。

        她从不知道她是这么一个感情丰富的人,这么容易被人感动,也许是因为前世从未有人在乎过她,所以她潜意识里是极其渴望被人关怀的。

        夏候殇云用生命来爱护了她,用血来保护了她,她怎么能不为之震憾?如果是西门若冰他们三人,她会欣然接受,因为她知道如果她拒绝就是拒绝他们的爱,可是夏候殇云为什么这么做?

        最让她意外的是,他竟然为了救烈焰而情愿承受断手断腿的后果,这根本不是他这样的人会做的事!那毕竟只是一匹马,而且还不是他的马…。

        答案呼之欲出,她却不敢想象,不敢去求证…她情愿自欺欺人,情愿不停地找借口,找出与感情无关的借口!

        可是她知道任何借口都是苍白的,对于夏候殇云这样的人来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超过他的生命,除非是爱情,只有他的爱情能让他付出生命!

        他是为了她,因为爱她所以爱她的一切,爱她所要保护的一切――――包括烈焰。

        可是她拿什么来报答他?她给不了他了,她的爱已经全部给了出去,她已经把爱分成了三分,分给了三个心爱的男人,那已是对他们不公平了,难道她还要再次分出一部分?

        这对夏候殇云是不公的,对另外三人更不公平,而她亦不能原谅自己。

        唉…

        她轻叹,真是情字伤人,剪不断理还乱。

        目光温柔地看着怀中的男人,长长的眉因为疼痛而紧紧的皱着,也抽得她的心痛,抬起手,颤抖着抚上了他的眉,抚平了眉间的冷情,抚去了皱着的痛楚,她的手似乎安抚了他,他的眉竟然慢慢的舒展…。

        他的眼依然紧闭着,两扇蝶翼般浓密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投下一对弧形的暗影,依然无力…。

        他的唇薄如刀刃,紧抿着孤绝的弧度,唇角因为常年的笑有着淡淡的笑纹,加深了他脸部的线条,让他显得城府深沉。

        唇间一条暗红的血,触目惊心的延伸到了胸前,绽开了无数红艳艳的花,大大小小,刺痛了她的眼。

        泪止不住了往下滴,在他弹性的胸前弹跳起朵朵冰晶似的水花,这是心泪。

        “突突。”烈焰突然停了下来。

        打断了她的哀伤,她抬起眼,警惕地看着周围 ,四处打量着,慢慢地她松懈了下来。

        烈焰带着他们来到了一个温暖的谷地,这里竟然如桃源仙境般的别有洞天,与刚才所处的地方差了十几度,竟然如初夏的温度。

        一抹晨曦已然升上高空,照着谷下氤氲缭绕,一片芳草萋萋,繁花点点,姹紫嫣红,叫不出名字的各色鲜花争奇斗艳,白雾中还有一些活泼可爱的小动物睁着好奇的眼打量着他们。

        美如仙境,让人陶醉不已,令人流连忘返…。

        而最让花想容惊喜是有一汪清泉掩其众花丛中,如一块镜子般泛着鳞鳞的波光,那水面上袅袅地腾起青烟,那味道是硫磺的味道,是温泉。

        在温泉边养伤是容易促使身体恢复的,而且温泉的味道能驱走蛇蚁毒虫,真是一处疗伤圣地。

        “嘶”她从内裙上撕下一条布,沾了点泉水,轻轻的在夏候殇云的脸上抹拭,动作缓慢轻柔,又担心布条不够柔软,又担心手下动作太重,心疼的感觉瞬间漫延到她的全身,涨痛了她浑身的细胞。

        这么一个温润如玉,神采飞扬的男人竟然如破碎的玻璃般不堪一击地躺在这里,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救她,如果不是为了她,他本该春风得意驰骋江湖,本该意气奋发快意朝堂,本该随意率性人生得意,可是就是因为她,一身伤痛四肢俱断的躺在了这里…。

        慢慢的布变得粉红血腥,血迹擦净后露出了他的晶莹如玉,俊美非凡。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笑颜却成了沉睡不醒的容颜。

        如果不是他微弱的呼吸证明他还活着,简直就象一个了无声息的雕塑。

        “你一定要好起来。”她垂泪轻叹,起身走到水边,洗干净了布条。

        当再次将布抹上他的胸前时,她微微一愣,脸上涌起淡淡红晕,停顿了一下后才开始的擦拭,掌下男人的肌肤微微的泛着热量,心脏在温和的跳动着。

        一种愁绪袭上她的心头,不知道此次后,她该如何面对他,面对他的感情,亦不知道如何处理他的感情,如果是旁人她定能断能拒绝,可是他却救了她的命,用他的命来成全了她,她怎么能够伤害他?

        唉,先不管了,尽快治好夏候殇云的手与腿才是关键。

        将他打理干净后,花想容抬眼看了看四周,居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山洞,山洞周围花团锦簇,倒是显得十分温馨。

        “烈焰,你在这里陪着他,我去看看。”花想容招来烈焰后,站起身来往洞中走去。

        刚到洞口,里面似乎有一阵药香扑面而来,让她惊异不已,难道是这里有人住?

        她慢慢的踱了进去,小心警惕地左右打量着,能住在此处的非妖即怪,她已经没有力量再次争斗了,可是就算是在外面,如果这里有妖怪的话,也不安全。

        所以她决定不管怎么样先进去看看再说。

        走过一段狭小的通道,突然里面豁然开朗,竟然是一间药室。

        洞内很干燥,没有一点的异味,如果说有味道的话,就是药香…。

        一排排的架子靠在墙边,上面全是大大小小,形状各异,颜色不同的罐子,在洞中央有一个药炉,药炉上面正在蒸煮着药材,一股浓烈的药味从炉上小罐中不停地冒出来,刚才闻到的就是这个味道,应该不是毒药,因为花想容闻着感觉神轻气爽,十分的舒服。

        花想容狐疑地看着,看来不是妖怪住的,应该是人,可是人去哪了呢?

        当她看到屋内一隅有一张十分干净宽敞的床时,心中大喜,顾不得再想什么了。

        想来这室中之人定是医者,既然是医者,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当下决定先把夏候殇云抱进来,有一个良好的环境才能养伤。

        她快速地跑了出去,轻轻的挪动了夏候殇云,他闷哼了一声,似乎身体很痛,让她更是小心谨慎。

        忽然,她呆滞在那,慢慢地抽出了一只手,朝霞下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上全是鲜血,血染得小手狰狞恐怖。

        抑住满心的悲伤,将泪含在眼中,透着泪眼的朦胧,看向了他的背,他的背…。

        他的背纵横交错全是伤痕,深深浅浅,深的见骨,浅的见肉,全是尖石划过的痕迹。

        他又默默地为她付出了,而她却不知道!

        她竟然还天真的以为他的功力深厚,所以带她躲过了无数穿梭而来带着凌厉劲风的山石,原来都是他在为她挡住了所有的痛,他把所有的伤痛都留在了他自己的背上,却将她保护滴水不漏,她甚至连浅不可见的伤痕都没有一点。

        “为什么?”她悲泣低喃,双目失神地看着这个男人,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他只是紧皱着眉,陷入了深深地昏迷。

        “我该怎么对你?”她悲鸣着,再次在痛楚中将夏候殇云打理干净后,抱起了他往洞内狂奔,一路上泪滴飞扬,留下伤情点点。

        她知道这辈子她还不清欠他的了。

        将夏候殇云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后,她敛住了满心的伤痛,四处看了看,找到了四根木棍,将夏候殇云断掉的四肢上、下方两个关节牢牢固定,以免错位后,长牢后再次拉脱还得受二次痛苦。

        这些事说来容易,但为怕伤了夏候殇云,花想容是极尽小心的,每一次动作都是谨慎万分,再加上她本身灵力已是枯竭,等做完这一切,她已是香汗淋漓,虚脱地坐在了一边。

        稍稍休息了后,她在洞中找了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用的药材,一边的草药筐中居然有几株独一味,那紫色的小花绽然开放,透着诱人的娇羞,心中大喜,虽然这洞里到处都是药,但她不是很明白其中的药性和配制,即使是有的闻着很熟悉却也是不敢用的。

        而草药却不同的,一看就是原生态的,她全部取出在温泉中洗得干干净净,放在嘴间嚼了个稀烂后,将这些药泥涂在了夏候殇云的各个关节处,独一味是很好的伤药,能活血化瘀,解痛消肿。

        等涂得满满后,看着余下的一株,她低头想了想,慢慢地放在了唇间,轻柔的咀嚼起来,直到与她口中的蜜津和成了香郁无比的药汁,她猛得咬破了舌尖,舌尖上涌出了数滴鲜血…。

        她俯下了身体,微微犹豫了一下,脸红了红,终于还是将唇轻贴上了他的…。

        他的唇冰凉得似乎没有温度,激得她心中一痛,泪又滑落下来,滴在了他唇上,瞬间浸润其间,她的泪似乎炙痛了他的感官,他的唇竟然轻轻地开启,似乎在期待着……

        她再次低下头,毫不犹豫地将唇覆上他的,她唇上的温度瞬时传到了他的唇间,他的唇似乎有了微微的温度,她的气息中有了他的存在,而他的气息中亦有她的,两人的鼻息婉转纠缠,似乎预示着要纠缠一生一世。

        舌轻轻的顶开了他的齿,所有的药汁都随之浸入了他的口中。

        昏迷中的他似乎忘了吞咽,药汁顺着他的唇角往外流去…。

        花想容大急,这是仅有的伤药了,浪费了她再也没有地方去找了,而且就算附近有,她也不敢让他一人在这里呆着。

        唇紧紧的贴上他的,舌勾缠着他的,有些慌乱,有些无措,有些急切,有些迷茫……

        他人虽昏迷,但感觉却被诱惑得苏醒,本能的吮吸着她的舌,纠缠着不肯放松,要不是知道他是昏迷的,舌尖的力量让她误以为他是清醒的。

        他的舌狂野放荡,毫不怜惜的吸得她生生的疼,如婴儿般贪婪的吮吸着,只一会就将药汁吸得干干净净了。

        花想容如释重负的吁了一口气,慢慢地离开了他。

        就等今天了,只要二十四小时之内不发烧,一切都会好转的。

        ------题外话------

        感谢yuanye375小美人的票票2张,感谢701025小可爱的钻钻(3颗)打赏(100币币)

        感谢mengyunni小萝莉的花花(5朵)

        《儿子们,太闷骚》花絮:终于哄睡了齐优,齐寻忍不住想仰天长啸,是怎么熬过来的!他走进房间,照了照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点头道:“啧,爷这张脸还真是和善,难怪她不怕我了。”越看,齐寻越是满意自己的脸。

        “小寻,妈咪都不知道,原来你这么自恋啊。”齐优站在门口,眨了眨眼睛。

        齐寻全身一僵,然后狂啸起来:“齐优!你丫到底睡不睡了!”

        齐优嘴一撇,“齐寻!你凶我……”

        “额,你别哭啊,我这不是抽风了嘛……好好好,别哭别哭,是我失心疯了还不成嘛……还哭!再哭明天不给吃蛋糕!……啊,求求你了小祖宗,小的错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