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

        时间就在焦急的等待中慢慢地流逝了,这期间花想容给夏候殇云喂了几次水,每次感觉到他的体温有所升高时,就用凉水给他擦拭血管分布密集之处,给以物理降温。

        不知是她细心的照料起了作用,还是夏候殇云的体质比较好,他的体温竟然是一直比较平稳,并没有高烧的迹象,这让花想容安心了不少。

        而洞的主人却一直没有出现,那药炉却还是不停地烧着,而炉内的药似乎亦没有烧干的迹象。

        花想容也奇怪地看过这个药炉,但没有看出什么门道,主要是她没有心思去研究,现在她的全部心思都在夏候殇云的身上了。

        到了傍晚,她摸了摸夏候殇云的脑门,感觉到没有什么变化,才慢慢地放下心来。

        忙了一天,这里的温度又比较高,她感觉身上沾得难受,想起了那汪温泉,她犹豫了一下,再次确定了夏候殇云没有什么状况后,才快步走出了洞穴。

        洞外已然沉入了无边的黑夜,繁星点点,明月当空,谷内空余静谧安宁,让人心情一下舒畅不少。

        花想容无暇欣赏这让人心旷神怡的夜景,只想快点洗完了,再回去照顾夏候殇云。

        轻轻从兜衣里取出了彩凤蛋,那彩凤蛋天天贴着花想容的心口,吸取着她的灵气,比之前更靓丽了,蛋壳上流光异彩,在昏黄的夜色中显得尤为绚烂,就如彩霞般五色斑瓓,艳丽无比。

        花想容将它小心地放在柔软如茵的绿草中,低声道:“小彩彩,别瞎跑,我洗完了就来接你。”

        彩凤蛋似乎听懂了,在地上跳跃了一次,仿佛是答应了她的话。

        花想容亲昵的摸了摸它,转过头对烈焰道:“烈焰,帮我盯着点,有人来的话提醒我一下。”

        烈焰突突的喷了口气,扬开了马蹄往远处跑去。

        交待好了一切,花想容才放心的脱去了所有的衣服,往水中走去。

        月光如水,静静的流泄到这世外的桃源中来,一下泻入了这如镜子般的温泉中。

        透明的雾气在月光下显得飘缈氤氲,热气腾腾的水汽慢慢由浓而淡地往外延伸,花想容就这么全身光裸着站在水汽的尽头,那如白浪般的水汽从泉眼中冲到了她的脚边,将她玉润的双足隐于其中。

        她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一直垂到挺翘的臀下,从背后看去,就象一条的美人鱼,甩着灵活的腰肢慢慢往湖边走去。

        步步生莲,摇曳生姿,摇摆间,黑发荡漾,甩出妖娆冶艳的弧度,发飞扬间总有一抹耀眼的光芒,闪烁不已,那是她光滑白晰的脊背。

        她越往湖中走去,那身影越显得虚幻,一如烟雾缭绕中临波仙子,身形翩然若惊飞的鸿雁,婉约若游动的蛟龙。

        在雾色中时影时现似轻云笼月,浮动飘忽若风吹落雪。

        一阵风吹过,夹杂着幽兰的清香,隐隐流转于整个山谷,徘徊倘佯。

        终于她来到了湖边,抬起了秀美的小腿,慢慢迈入了水中,鲜丽如绿波间绽开的新荷,水温柔的浸透了她,漫过了她细如约束的腰肢,漫过了她如刀削般的窄肩,停留在她秀美精致的锁骨之间,她露着如天鹅般高贵的脖子,水珠沾在她的脖间,肆意挑逗着她玉般的肌肤。

        她未曾觉察到山顶上有一对晶亮的眼睛惊诧的看着眼前的美景,那冰冷的眼神在看到她美好妖冶的身姿时,微显狼狈…。

        微风吹过之处,细不可闻的衣袂拂风之音后,那眼的主人消失于茫茫夜空。

        这一切都快如闪电,又轻似尘埃,花想容根本未曾觉察到一丝的变化。

        合适的水温驱赶了她一身的疲惫,清醒了她的神智,她虽然贪恋这份舒服,但想到夏候殇云,心中不免焦急,稍微的洗了洗,就欲起身。

        就在这时,彩凤蛋忽然从草中跃起,带着五彩的琉光飞到了湖面之上,在她的头顶转了起来,顿时五颜六色的光芒射到了她的身上,带着暖暖的春意,挥洒在她稚嫩白晰的肌肤上,在湖光的反射之下,她就象一具琉璃雕成的仙子。

        在彩光下,她只觉四肢百骸都舒展开来,细胞变得懒散,昏昏欲睡。

        梦中,她看到一个轻灵的女子在水上飞舞,天边一轮彩虹也随着她的舞步跳跃,随着她的舞动,一道道颜色从彩虹中慢慢抽离,快速的射向了她的身体,将她裹在色彩之中。

        那红的如天绒的花瓣,殷红似血,掩映着女子如花的娇颜,似三月的春桃,粉得娇娆。

        那绿色如一片春意,朦胧着青纱,隐约着她袅袅身姿。

        那紫色似水晶的梦幻,迷离出她似真似幻的风采.

        ......

        只一柱香的时间,那轮彩虹所有的颜色都在女子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扭一送中被她吸入体内.一曲终了,她的全身透出了晶莹的光泽,如上好的玉石,天然去雕琢,而彩虹却只剩下一轮惨淡的苍白…。

        女子回头嫣然一笑,定眼看去,绝代风华,而那脸却是.....却是花想容自己的脸.

        她猛得惊醒过来.睁开眼,发现极目之处,却看得更远,凝听之下,竟闻虫之呼吸.....运功之下,身体竟然轻盈如飞,体内灵气充沛,而且更盛于原来.

        她进入了圣者的颠峰了!

        “小彩彩,是你帮助了我么?”她抬起令天地失色的眼,眸光四射出比星辰还闪亮的光芒.

        彩蛋轻跃了一下,似乎在回应,随即变得黯然失色,原先围绕在蛋壳上所有的色彩都褪成了淡色,几近透明,如失血的唇,苍白地让人害怕.

        “彩彩”花想容惊叫了一声,伸出手接住了自由落体的彩蛋,大眼中全是泪水.

        她何其幸,连彩蛋都舍弃了好不容易积攒的灵力来给她疗伤.

        眼微微闭上,将灵力集中在掌间,从掌中逸出数条颜色各异的光带,围着彩蛋绕起了圈.只一会,白得透明的蛋,又恢复了往日鲜艳,只是还缺少了灵动与活力。

        花想容正欲再次催动灵力,耳边忽然听到了夏候殇云压抑的申吟,她大惊,卷起地上的衣服,几个起落将衣服穿在身上,人却已到了洞口.

        痛楚的低吟声越来越响,花想容大惊失色地奔向了夏候殇云,只见他满脸通红,唇干舌燥,喉间逸出无意识的轻哼

        冰凉的手抚上了他的额,额间滚烫的温度吓得她一跳,花想容惊惧的缩回了手,心神惧裂,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发烧了.

        花想容再次拿来温水给他全身擦拭,可以这次却没有办法了,毛巾过处,皮肤依然滚烫如火.

        焦急之情溢于言表,她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将灵力源源不断的输入,可是输了半天却被他体内一股强力给反弹出来了。

        他…。他…他的体内居然有魔力!

        花想容凤眼惊疑不定地闪烁,没想到夏候殇云居然是魔族的血统,怪不得他能驾驭赫连恨天的魔刀,怪不得他的灵力她始终无法探知,怪不得他会媚术,原来他不是纯粹的人!

        可是他不是纯粹的人又怎么样?他却舍了命来救她,他却舍了命救了烈焰!

        人又怎么样,魔又怎么样?只要对她好的,她就誓死护到底!

        她咬了咬牙,有点害羞的看了看夏候殇云,看着他赤红的脸,高烧已将他俊美的容颜烧得两颊有点脱水的凹陷,颧骨呈火红的高耸,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萎糜。

        再不降温的话,也许夏候殇云就要被烧成了傻子了,要是这么一个清朗如云,俊美如斯的男人成了一个白痴,她简直不敢想象。

        不再顾忌了,她快速地脱去了衣服,钻入了被中,被下的他早已因为擦身而身无寸缕了,而她的冰肌玉骨如夏日里的冰泉,一下解了他炙热的体温。

        本能的他向着花想容靠了过去,挪动时似乎牵动了他的一只伤手,引起了他更痛苦的闷哼。

        花想容终于不再羞惭了,变得神色自然,将他的伤手抬起,身体却紧紧的偎了上去,他火热的身体贴紧了她,热量带着灼伤人的温度传到了她的皮肤上,她不禁大急,哪里还管什么男女之别,在她的心里,救他才是最重要的。

        纤细的长臂穿过了他的腋下紧紧的抱紧了他,只要能与他贴上的地方,她都不肯放过,只是不停地运着功,将身体变得温凉,用以驱赶掉他浑身的燥热。

        终于在一柱香的时间后,他的体温退了下去,身体又变得有些冷了,花想容又运起灵力将身体变得暖和。

        如此一晚,夏候殇云一会冷一会热的来回了数次,而花想容灵力频繁的运用,累得苦不堪言,好在,夏候殇云终于不再反复了,体温趋于正常了。

        花想容长吁了一口气,欲推开他紧紧贴着的身体,可是他却固执的死命贴着,怎么推也推不开。

        唉,轻叹了一口气,她不再执拗于此了,慢慢地闭上了眼沉沉地睡去。

        ------题外话------

        感谢taixiuqin001,ceres0,runyu01,yuner云儿yuner各位小美人的票票,在这里群么么

        感谢欢天喜地123456,ericazhgu,闪电比卡丘小美人们的票票,群么么。

        感谢颜灬小七小可爱的花花(3朵)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