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一百十五章

第一百十五章

        “怎么?魔族的人怎么了?”慕容瑾玥手僵了僵,声音变得幽冷,如夜间出没的孤狼,有着血腥的戒备与警惕,眼中直射出阴寒的冷光。

        “没怎么啊,只是问问。”花想容耸了耸肩,心中却暗笑,原来这个看似无所顾忌的男人还是有所忌讳的,他忌讳别人异样的眼光,他到底是什么魔体呢?

        其实在花想容的眼里妖也好,人也好,魔也罢,并无太多的区别,她的眼中只有三种区别,一种是对她好的,一种是跟她无关的,还有一种是跟她有仇的。

        夏候殇云当然是对她好的,但慕容瑾玥却绝对是与她无关的。

        既然是无关紧要的人,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在意不在意了。

        “大哥,你别草木皆兵了。”夏候殇云见慕容瑾玥对花想容要么冷漠淡然,要么冷嘲热讽,十分不满,忍不住懊恼地翻了个白眼。

        “哼,你真是白活了,她这种水性扬花的女人有什么好?”慕容瑾玥见夏候殇云如此维护花想容,竟然对他这个大哥变得不再敬畏了,连白眼都敢翻出来了,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手上的动作变得有些粗鲁。

        “大哥,麻烦你轻点,这是我的肉,不是药材。”突如其来的痛让夏候殇云猛得吸了一口气,埋怨地看了眼慕容瑾玥,心中有些奇怪,按理说慕容瑾玥的情感已经炼得无坚可摧了,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影响到他的情绪,怎么今天这么奇怪?

        “药材可比你有用多了。”慕容瑾玥没好气的回了句。

        他已经在包扎的过程中问明了前因后果,看着四肢俱断的弟弟,又意有所指的咕哝了句。

        “呵呵,原来这是慕容公子的住处,怪不得那妖怪不敢进来了,看来慕容公子真是威仪万丈,人见人怕,鬼见鬼愁,妖见妖惧…。嘿嘿…。”花想容有些尴尬地站在一边,听得慕容瑾玥话里有话,欲讨好地赞美几句,没想到越说越感觉不象好话,遂讪讪地笑了起来。

        “跟你有关系么?”慕容瑾玥脸一黑,这是夸人的话么?恼羞地噎了她一句,一点没有不留情面。

        “嘿嘿”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花想容转眼看向了夏候殇云,好奇之极:“夏候王爷,那妖怪为什么不敢跳到崖下来抓咱们?”她可是会真的以为是慕容瑾玥的气场强大会让那妖怪不敢靠近。

        “呵呵,这里是我大哥修炼的地方,在山谷中布有魔结,千百年来妖界与魔界都是老死不相往来的,而且互有克制的办法,但为了防止妖魔之间起了冲突,引起种族之间的争斗,作为魔界远古时代就代代相传了防止妖界侵入的结界,任何一个妖精都不能冲破结界进入魔界之地,而妖界也是如此。”夏候殇云对于花想容的提问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希望将最真实的自己展现给花想容,而不是藏着掖着,而以花想容这样的人能问起关于他的事,说明她心中有了他的存在,所以他怎么会不高兴呢。

        夏候殇云一副情深深意切切的表情又引起了慕容瑾玥的恻目。

        其实慕容瑾玥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得夏候殇云对花想容好,只觉得刺眼之极,他直觉地认为是花想容抢了他在夏候殇云心中的地位,以前夏候殇云所有的亲近,讨好的笑容只是为他展开,而现在却是为花想容绽放了。

        他看到花想容对着夏候殇云浅然淡笑的样子总是忍不住从心底升出一股魔性,只想要狠狠地揉碎,胸腔中冲出一种要蹂躏她的冲动,就跟小孩子看到一朵漂亮的花会忍不住去掐取,然后一瓣一瓣的摘下来,看着花瓣辗转尘泥的痛楚。

        他本是淡漠到看透世间一切的人,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影响他的情感了,可是自从见到花想容,他总是在失控,总是做出了匪夷所思的举措。

        他第一次有一种捉摸不住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花想容带来的,所以他潜意识里总是想打击她,嘲弄她,可是要是真是下手毁了她,心底却有一种不舍

        “噢,如此倒要感谢慕容公子。”花想容听了冲着慕容瑾玥感激地笑了笑,虽然慕容瑾玥的态度不好,但既然受了他恩惠,感谢还是必要的。

        “哼,不必了,你们擅闯我谷中,这笔帐还没跟你们算呢!”慕容瑾玥的眼被花想容灿若春花的笑闪得一漾,脸部的线条也变得柔和,随即一凛,又冷情的哼了声。

        “呵呵,花小姐,别理他,我大哥就是这样的人,他是刀子嘴豆腐心!”夏候殇云为了防止花想容再次尴尬,连忙圆场

        花想容的唇不禁抽了抽,慕容瑾玥是刀子嘴豆腐心?

        有见过拿活人当药的豆腐心么?

        “胡说八道,什么刀子嘴豆腐心,我的规矩不可以改变,既然你们擅闯谷内,必要受到惩罚,要是别人我早杀了直接入药,即使你是我弟弟,那么以后作我的药人,替我试药。”慕容瑾玥勃然大怒,妖野的脸上没有一点的温度,冷冷地看了眼花想容后对夏候殇云斥道。

        他只觉得他们亲密的样子很是刺眼,越是如此,越是让他有毁去的冲动,

        “大哥,你不会是来真的吧?”夏候殇云愣了愣,唇间的笑容变得僵硬,不敢相信地看着慕容瑾玥。

        “你看我象是说笑么?”慕容瑾玥阴恻恻地笑了笑,那眼神如毒蛇般的阴凉无情。

        一下凉了花想容的心,没想到魔族的人就是魔性不灭,居然这么没有情义,拿她试药也就罢了,毕竟她是外来之人,可是夏候殇云却是他的亲弟弟,居然也这么不通情理。

        “夏候王爷,这个是你亲哥哥么?”花想容挑衅地看着慕容瑾玥,眼睛毫不畏惧地直视着,话却是向夏候殇云说的。

        “嗯。”夏候殇云愣了愣,不明所以地看着花想容,过了半天才回道:“是同父同母的一奶亲胞。”

        “既然是亲兄弟,那慕容公子,你不觉得你太过份了么?难道你心中真是魔性不灭,六亲不认,你看看他,”花想容说着将手指着夏候殇云脸,对着慕容殇云怒道:“这是你的亲弟弟,他现在四肢俱断,身体虚弱,现在需要是亲人的照顾,是亲人的关怀,而你却不但不做这些还要伤害他!你算是作大哥的么?莫说是兄弟了,我想就算是路人也会援手!好吧,就算你们不是兄弟,我们生死攸关之时,误入谷中,也算是不知者不为罪吧!再者了,你身为医者,有人受伤遇难,救死扶伤才是根本!如今你身为医者,又身为兄长,却还要落井下石,说出此等无情无义的话,你不觉得惭愧么!你连一个路人都不如!枉你身体中还流着与他一样的血!而更可怜地是这个弟弟还这么仰慕你!”

        花想容越说越气,小脸胀得通红,身体越走越近,完全不顾慕容瑾玥阴鸷的眼神泛着冷气的身体,纤长的指配合着语气不停地戳着他的胸,双目含着怒火死死地瞪着他。

        夏候殇云目瞪口呆地看着义愤填膺的花想容,心中感动不已,可是看到隐忍不发的慕容瑾玥却更是大跌眼镜,从来没有人敢对着他大哥指手划脚,指手划脚的人都成了花肥,更别说现在他任由花想容指着鼻子骂了。

        “你说完了么?”慕容谨玥面无表情,声音清冷,冷寒的眸子盯着花想容挥舞的小手,大手再碰一次就要折断的架式。

        “呃…。没说完,你的恶行是謦竹难书!”花想容刚才是一股作气地洋洋洒洒说了一大堆,此刻被他冷残的神色一激,脑中顿时清醒了,气一下泄了一半,但口中却依然不认软。

        “是么?”他笑,笑得如三九的风雪,漫天飞舞着冷得冻伤的阴寒,身体向花想容逼近了一步,带着一股强冷风包围了她。

        看到慕容瑾玥的袖子慢慢的鼓起了真气,妖孽般的脸上凝起一层寒霜,夏候殇云大惊,急道:“花小姐,别说了。”

        “让她说,还没从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呢!”慕容瑾玥声音越发的冷了,带着千年的冰寒席卷了整间室内。

        花想容后知后觉的往后退了一步,后退后她却看得更清了,她似乎看到了两只血红的茸角从慕容瑾玥的头上微微露出。

        “咦”她眼中微露迷惘的色彩,好奇地上前一步欲仔细观看。

        一股大力猛得袭击了她,她的手被冰凉地大手紧紧的抓住,身体也站立不稳地往前倾去,踉跄的撞到了冷硬的身体上。

        “大哥!”夏候殇云惊恐地叫了起来,眼中全是企求,害怕与绝望。

        “嘿嘿,现在就让你看看什么是冷血。”慕容瑾玥阴狠的眯起了眼睛,在花想容不明所以地注视中,他黑色的眼珠慢慢地改变了颜色,从黑色变得淡灰,淡灰变成了透明,再由透明变成了微微的粉,而粉色越来越重,如被人一遍遍地描绘加深,终于在时间的流淌中变成了艳得滴血的红!

        诡异莫名!阴狠莫名!

        就在花想容惊惧之中,那红色的瞳仁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地竖了起来,形成了一对阴森嗜血的竖瞳,那眸光仿佛是一对沾血的利刃直射而出。

        一股王者气息压顶而来,压制得花想容差点喘不过气来,可是她却死命的挺住,让自己的腰肝挺得笔直,她知道只要她微一妥协,那泰山压顶般的威慑力就会将她压成肉饼。

        她苦苦地强撑着,身体的血液都似乎被挤到了腿间,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了小腿上,她甚至听到了小腿骨快被压碎的喀喀声…。

        脸上的血色慢慢的褪尽,小脸变得苍白,这是因为身体里的血被压制着不能回流。

        “大哥,求你…。”夏候殇云凄厉的叫了起来,挣所着欲起身。

        这时,慕容瑾玥头上那两根血红的茸角猛地突破了头颅骨,冲了出来,坚硬刚烈,艳得逼人。

        “血龙!”花想容忽略地慕容瑾玥正在越变越红的脸,甚至忽略了身上的压力,情不自禁的叫了起来。

        她的话音未落,只觉身上压力一轻,似乎身体恢复的正常。

        听说摸到血龙的血角能让血龙完成一个心愿,花想容伸出了小手向两根美得如珊瑚般艳丽的龙角抚去,不为自己,只为夏候殇云,她也要摸着这根角,不管传说是真是假,总是要试一下。

        就在她的手快要接触到时,那角却攸得缩了回去,手一下落在了慕容瑾玥的头上,花想容愣了愣,不甘心空手而回,顺手在他的头上恶作剧地揉了两揉,才讪讪地放下。

        “扑哧”本来急得快昏倒的夏候殇云错愕地看着花想容的举动,忍不住笑了出来,他可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竟敢这么揉慕容瑾玥的头发,这真是老虎头上拔毛。

        慕容瑾玥脸变得黑沉,怒气冲冲地瞪了眼夏候殇云,又彼有深意地看了眼花想容后,拂袖而去。

        “咦,他又怎么了?”花想容不解地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背影刚劲有力,充斥着魔魅的气息,一如他自身的魔性,张扬着诡异的力量。

        “他在跟自己生气。”夏候殇云笑看着慕容瑾玥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曾发誓,如果有人能认出他的原形,他就为这人做一件事。”回过头来却十分高兴地对着花想容说道。

        “为什么?不过是认出他的原形,至于这么兴奋么?再说不是摸着他的角才会让他帮着实现一个愿望么?”花想容更是不理解了,这个慕容瑾玥真是怪胎中的怪胎。

        “摸他的角?这世上谁敢摸他的角?你真是异想天开!”夏候殇云愣了,连他都不敢摸他大哥的角,谁敢摸了慕容瑾玥的角还想让他办事,难道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

        “不是摸角么?”花想容也呆了呆,伸出小手看了看,嘿嘿,貌似刚才差点就摸着了。

        “当然不是,呵呵,只要能认出他的原形,他就会为那人完成一个心愿,哪怕是上刀上下火海,无论办与办不到,他都会竭尽全力地去办。”

        “噢。”花想容轻应了一声,突然很邪恶地对着夏候殇云笑了起来,“如果让他脱光了跳裸舞也行么?”

        “呃。”夏候殇云眼角抽搐,呆滞半分钟后,担忧地看着花想容道:“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否则等他做到了,估计就会杀了你做药引了。”

        看到夏候殇云当真的模样,花想容也不禁笑了出来,嗔道:“我哪会这么便宜他?呵呵,能让他做件事也不容易的,不能浪费这个机会滴,不过他的原形很难认么?竟然开出这么个优惠条件来?”

        “你以为他的原形谁都能认出来么?”夏候殇云没好气瞟了眼这个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女人。

        要知道当年魔界多少人欲得到慕容瑾玥的帮助,去猜测他的原形,可是每次都是猜错的,猜错的结果就是被他做成了药引子。

        “很难认么?不就是血龙么?”花想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拉过一个枕头将夏候殇云的背垫高了,让他坐着更舒服一点。

        动作自然,温柔细腻,仿佛是由来已久,习惯之极。

        夏候殇云眼波一闪,幸福满怀,只希望此刻地久天长。

        “呵呵,魔族只是在万年前有过血龙的存在,自此之后从未有过,所以血龙的存在一直是一种传说,这几千年来,不同的魔体为了孕育出血龙来,做了无数次的尝试,可是从未成功过。所以谁也不会相信大哥的原形是血龙,再说了,大哥并非纯种魔族,魔族的人十分相信血统的纯正性,他们潜意识里也不愿意相信一个魔族的圣女与人类会生出一个连纯魔族都生不出来的神圣血龙!所以所有的魔族之人都认为大哥是血蛇。”夏候殇云眼睛说到血蛇时眼睛黯了黯。

        “血蛇?”花想容愕然,:“这也太扯了吧?血蛇是魔界最低等的魔物,生性凶残,智商极低,而且也没有角啊,血蛇的眼透露出来的猥琐,狡诈的神色,这与你大哥可是天差地别的!再说了你大哥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却一看就是拥有着帝王气质的,怎么能与那种低劣的动物等同呢?”

        “是啊,所以那些魔族的人都被大哥毫不留情的杀了。”夏候殇云眼中也全是杀意,这是魔族人刻意的贬低慕容瑾玥,只是他们这次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明明梦寐以求的神物就在族中却因为自以为是血统意识而错过了。

        “都杀了?”花想容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口,幸亏她认识,否则估计也被做成药引子了,不过她就算认不出也不会这么贬低慕容瑾玥的。

        ------题外话------

        感谢[2012—3—24]han131321小美送的花花(6朵)感谢[2012—3—25]173908829小可爱送的花花(99朵)太兴奋了,么么。

        感谢han131321,女尊无敌两位美人的票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