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娘亲腹黑儿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第一百二十一章

        经过刚才的一番事件,所有的士兵都小心翼翼的,周围的一切变得更寂静了,如黎明前的黑暗,更加暗沉,更加幽静,风呼啸地吹来,惹无数树枝晃动,无数树影投射于地上,如无数的手张牙舞爪,随时欲慑人心魂。

        “一会不管你们碰到什么东西,都举刀就砍,千万不要用眼睛去看。”花想容脸色凝重地交待道。

        阴兵之所以能与人类交战就是因为它们的眼睛能吸人魂魄,一旦被与它们的眼睛对视,人类的魂魄就会不由自主地受到它们的控制,而三魂七魄就会被它们吸食。

        所以只要不与它们对视,而是不停的砍杀它们,即使它们没有了实体,却也禁不起血腥遍布的刀枪的反复砍刺,只要砍刺达到一定的程度,它们就会被人类杀死,灰飞烟灭。

        “冰王妃,你懂得真多。”李将军对花想容是佩服地五体投地,眼中不掩崇拜,刚才他可是看着一个身强力壮的士兵毫无还手之力被食尸花瞬间吞噬,而张将军这么魁梧的男人也被食尸花伤了腿,如果不是花想容也许也丧失了生命!

        但是花想容却轻而易取的杀了食尸花还救了张将军。

        自古以来强者总是让人尊敬的,花想容通过这件事在这里的地位无疑提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张将军对花想容也是从憎恨到钦佩了,眼中全是敬重之色。

        如果时光倒流,花想容再把“安”炉换阴阳符,他一定会全力支持,因为不是经历过的人不会明白阴阳符的重要,比起“安”炉来,阴阳符才是能保人性命的神圣之物,任何东西都比不上生命的可贵。

        这时他明白了为什么西门若冰能面不改色地接受花想容将“安”炉换阴阳符,这一刻他对西门若冰的感激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现在各国中没有一个当权者会把百姓的命看得比社禝还重要,但是西门若冰却做到了!

        他是真正把百姓,把士兵的命看得超过了社禝江山,所以他能在听到花想容将镇国之宝“安”炉换阴阳符时泰然自若。

        张将军只觉今生何等有幸,生为西陵的大将,这西陵值得他一辈子付出,而西门若冰与花想容更是值得他用生命去守护。

        唯有陈参将心中十分地不满,脸色比这黑夜更阴沉,他本是心胸狭窄之人,再加上看不起女人,他偏激地认为这也许是花想容设的一个套,这一切都花想容弄出来的,只是为了提高她的威信。

        看到她这么深得人心,更是气愤不已。

        “好了,我们该走了。”西门若冰脸色一黑,他不喜欢别的男人有这么崇拜的眼光看花想容,哪怕是他的手下也不行,当即毫不客气的命令道:“你们都紧跟着本王,要保持着警惕,前面会有很多的危险,但相信只要我们全力以赴,团结一致,一定能走出这个阵法的,只要走出去,本王每人奖励十两纹银”

        “谢王爷。”众人一听出去后还有奖励,不由的精神一振,喜不自胜。活命谁不想?活了命还有奖励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好事,他们的求生欲更加的强烈,斗志更加高昂!

        暗夜无边,一路上竟然出现了不少的食尸花,估计都是受到阴兵的阴气吸引而来,数量极多,好在体积却是小了很多,倒是并不难对付,只需将士们就能把它们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这里将士都是征战沙扬,提着脑袋活到现在的人,他们的刀剑哪个不沾了无数鲜血,哪个不是沾着凛烈杀气,所以对付这些小型未成精的食尸花还是绰绰有余的。

        但是时不时疾卷出来的藤蔓却是十分的讨厌,虽然它们因着体积小不能勾到人,但却会勾伤了马,所幸马匹的灵魂与食尸花的阴魂并不相融,马只是痛了痛,倒不会被阴魂钻入体内吸食精血。

        这时众人又禁不住地钦佩花想容了,那些食尸花虽然不停地袭击着所有的人,却独独远离了花想容!似乎害怕她身上散发的戾气。

        既使是西门若冰也曾被食尸花袭击过,不过却被烈焰一个蹄风飞窜出去了,经历了无数征战的烈焰已然不仅仅是匹马了,还是一件极具威力的武器。

        而这一切没有能让陈参将收敛了对花想容的敌意,相反怀疑的种子还深植在他的心里,他甚至更加怀疑这一切都是花想容搞的鬼,是她故弄玄虚。

        他不相信一个女人竟然能不怕鬼魂,能不怕这么恐怖的食尸花,而她的博学更成了她被怀疑的原因。

        “没想到冰王妃一个女流之辈,原来竟是如此厉害,你们看那些食尸花根本不敢靠近她,怪不得西门王爷这么高傲卓越的人也对冰王妃情有独钟呢!”众人发现一开始让他们谈之变色的食尸花竟然也不是那么的恐怖,竟然在他们的砍杀之下不一会就尸横遍野了,紧张的情绪慢慢松懈下来,变得有些兴奋了,毕竟谁也不曾经历过这种灵异的事,对花想容更是敬佩莫名,遂互相谈论起来。

        “是啊,要不是冰王妃,咱们都被吃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另一个士兵也充满了感激,他才十六岁,不想死,谁能救他,他就对这人感恩一辈子。

        “是的,冰王妃是巾幗不让须眉,我看就算是几个将军都不如她。”其中有一个小兵轻声咕哝了一句。

        “小崽子,小心被将军们听到了,剥了你的皮。”其中一人笑骂,但却并不是太紧张。

        在朝廷上,官高一级压死人,但在沙场上却并不是这样的,如果出兵打仗那是严格执行,完全听从指挥,但平时却是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如兄弟般的相处,加上都是粗人,没有什么坏心眼,所以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一般将军们并不在意。

        果然,李将军听了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论等级,冰王妃也确实比他高,而他也是心里对她佩服之至,所以并没有什么反应。

        张将军经过了这些事对花想容已然是佩服地五体投地了,哪会有什么不满,甚至夸花想容比夸他还高兴,只差咧着嘴傻笑了。

        唯有陈参将,心中的不满登时扩大到了极点,要是平时他也许也就是付之一笑,可是今晚,他却感觉到尤为刺耳,刺得他心底发痛。

        他气愤不已猛得跑到那个士兵的身边,喝道:“你们很闲么?现在危机四伏,你们还说些有的没的,不想活命了?”

        众士兵面面相觑,没想到陈参将居然反应这么强烈,平时比这严重的玩笑都开,也没见陈参将有什么不妥啊!

        “陈老弟,弟兄们开玩笑的,至于么?”张将军听了忙策马而来,笑着打圆场。

        “哼,有这功夫多杀几个鬼魂,别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陈参将见张将军过来了,不想拂了他的面子,于是话里有话的丢下一句,扬长而去。

        听到陈参将这么说,张将军皱了皱眉,才再次跟了上去。

        夜风依然吹着,西门若冰带头走在前面,风吹拂起他的乌发,如万千柳丝飞舞,精致绝伦的脸上霸气十足,眉眼扫过之处似乎霜雪飘泠,就算是鬼魂也会退避三舍。

        花想容弱柳扶风地偎在他的怀里,这难得宁静的一刻她如一只慵懒的小猫,尽情的享受着他的抚摸与温度。

        只是她的眼却丝毫没有慵懒的意味,眯着狩猎的光芒,逡巡着四面八方。

        忽然,烈焰一声长嘶,花想容与西门若冰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动若脱兔,相携飞到半空,如两只矫健的苍鹰,带着凌厉的杀意,大喝道:“众将士注意,阴兵来了。”

        远处吹来忽忽的阴风,带着尖锐的呼啸,似夜枭尖啼,又似婴儿哭泣,又如老鸦叫刮,竟然是从头顶传来的,风声中夹杂着凄厉的鬼叫,给夜凭添了无尽的恐慌。

        花想容心中一凛,那妖道居然让这些阴兵练成了御风术,鬼魂虽然轻盈,却最多只能离地一尺,而现在的阴兵却能离地一丈多高,无疑更是防不胜防了,给对抗它们提供了难度。

        “去,现在是看你们表现的时候了。”花想容扔出了刚才从食尸花里收集到的阴魂,加上后来不停杀死的小食尸花的阴魂,数量也是极其庞大的。

        食尸花里的阴魂虽然不能飞行,但由于常年生活在食尸花中,手臂竟然能够伸缩自如,最长的能伸长到三尺之远,而厉爪上还带着剧毒,所以两种魂灵碰在一起,谁胜谁负不好猜测。

        “不管你们是胜利还是死亡,我用我的鲜血向天地人三才发誓,此事过后一定帮你们重新投胎,否则让我永世不得超生。”花想容说完咬破手指,往空中一指,漫天血雾飘洒开来,沐浴在众阴魂身上,众阴魂顿时精神一震,如虎添翼,变得狰狞不已,兴奋不已,迫不及待地冲向了数万阴兵。

        花想容的血不仅含有血誓,还含有她的精神力量,她不但用承诺刺激了众阴魂的激情,而且用鲜血增加了它们的灵力,它们一方面雀跃着自身的灵力提高,一方面又欣喜着即将转世为人,双重喜悦刺激了它们的斗志,加上几百年的禁锢他们早就憋得疯狂。

        杀人,嗜血,噬魂,成了它们最美好的愿望。

        它们成了最勇敢的先锋!

        浓烟滚滚,惨叫连连,这是真正的鬼叫不断,众人只见两团不同的黑烟扭在了一起,远远的望过翻滚如浪,激如海啸,要不是伴随着不断惨叫与嘶吼,那烟中时有绿光闪动,众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有生之年看到了一场真正的鬼斗。

        黑烟滚滚之后,一片片的暗灰掉了下来,那是魂灰,只一会地上就积攒了数尺高的魂灰,风吹过处,一片迷蒙,漫 天的灰飞,差点迷了士兵的眼。

        所有的士兵都看得张口结舌,惊心动魄,饶是他们久经杀戳,也未曾经历过这般的奇事。

        他们不禁暗想,幸亏有花想容,幸亏她收伏了这么多的阴魂,不然,与阴兵斗的就是他们,也许地上就不仅仅是一层魂灰,而是他们的血肉与残肢了。

        “不要看。”正当他们看得痴迷,他们只觉眼睛越看越花,神智似乎变得迷胡,花想容一声断喝惊醒了他们,所有的人都立刻低下了头。

        “记着,千万不要看,有一部分阴兵要冲过来了,你们低着头,拿着你们的刀往头顶上砍,无论是谁叫你们,都不要听,不要抬头。”花想容厉声命令,阴兵经过了妖道的改造,果然厉害 ,那数万的阴魂已然不敌了,残余的数千阴兵就要突围奔向他们。

        所有的将士听后立刻稍稍散开,以免互相伤到,都低着头,高高举起了刀剑,静静的等待着…。

        等待总是让人焦虑的,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充满的死亡的笼罩,等待更是痛苦。

        花想容与西门若冰冷眼看着正在杀得热火朝天的两团黑云,脸色凝重的看着下面的黑云越来越稀,上面的黑云已经飘了过来。

        “该我们出手了。”西门若冰微微一笑,冷寒如风,比这夜风冷了数十度。

        “好的,王爷,今天就让我们比比谁杀的阴兵更多吧!”花想容傲然一笑,她好胜之心尤然而起,她的灵力虽然突飞猛进,却还是探不出西门若冰的灵力,但是论到杀鬼,她不信,她一个阴阳师敌不过他一个灵异师。

        “嘿嘿,其实冰王妃不用跟我比谁更厉害,因为你肯定比我厉害。”西门若冰听了花想容的话展颜一笑,如罂粟般诱惑邪魅,惹得花想容心跳加速。

        她敛住了心神, 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征服我!你说你厉害不厉害?哈哈哈。”他大笑之后,如张大双翼的大鹏,矫健有力,带着凌厉的锋芒疾冲向了一众阴兵。

        留下花想容在身后又羞又喜!

        没想到这么一个冷冽无情如冰晶般的男人竟然在几万将士面前高调向她表白爱意,让她又是幸福又是嗔怪,等见到众将士想笑不敢笑的抖动着肩时,更是大羞…。

        唇间含着春意,身体亦如箭般激射而去,捏指如刀,刀刀寒光,也却是毫不留情的向阴兵砍去。

        将士们都听命低着头,不敢抬起分毫,紧张万分中听到西门若冰的话却止不住的笑了,给他们焦虑的情绪凭添了几份轻松。

        “吱…吱…”接连不断的鬼嚎,一声声的穿透夜空,在空中带着回响直击了众将士的耳膜,所有的人都听得毛骨耸然。

        “王爷,看来你杀阴兵不如我啊!”花想容爽朗的笑声,让众人快崩得断开的神经得到了瞬间的解放,大家都想花想容能这么轻松,估计是没有问题的。

        “嘿嘿,王妃果然利害。”西门若冰听了非但不气,反而笑得开怀,随手挥开了数个阴兵,灭了它们的魂后突然跃到花想容的耳边, 用仅能两人听见的声音,暖昧流转,眉目传情道:“但王妃的床上功夫肯定不如我。”

        说完哈哈大笑,不待花想容反应过来,快速远离花想容又毫不留情的砍杀众阴兵。

        花想容又羞又恼,正好一个阴兵贼眼溜溜地看着花想容,似乎为她的国色天香所惊艳了,顿时成了她倒霉的出气筒

        “看什么看?”花想容怒吼一声,双目一瞪,手中的斩妖祭毫不留情地将它灭了魂。

        “哈哈,王妃的美色连鬼都被迷了。”西门若冰一面杀敌如风,一面笑侃不已。令花想容不禁想到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一句话: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如今这样的环境倒是十分的应景,可是想到西门若冰要是羽扇纶巾的样子,她禁不住“扑哧”一下的笑出声来。

        “王妃有什么好笑的事,与我分享一下呢?”西门若冰对着花想容阴阳怪气的调笑,手中却毫不含糊,出手就灭敌!

        如果是几万阴兵同时来袭,他与花想容即使是灵力超群,也不容易保住数万将士,但由于食尸花中的阴魂帮了他们,剩下的数千阴兵,他与花想容却是有十足把握了,灭了它们也只是时间问题。

        就算是有一些阴兵脱离了他们的灵力范围,他相信他的数万精兵也能轻松灭了他们。

        所以西门若冰感觉轻松了不少,言语间多有调笑。

        “呵呵,我在想你要是穿上文士的衣衫,你该是怎么样的形象。”花想容倒也不瞒他,只是越是想他文质彬彬的样子,越是好笑,那眼神越是明显的戏谑。

        “哼”西门若冰轻哼一声,威胁道:“你竟然敢取笑我,等这事结束后,看我在床上怎么收拾你!”

        “你简直是个色狼。”花想容脸一红,眼波流媚,把正欲冲上来的阴兵迷得动作一滞,就在这一滞间,花想容毫不手软的顺手又灭了他的魂。

        两人就这么游刃有余的边杀边*,那些阴兵虽然前赴后继却始终冲不破两人的灵力范围。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尖锐的哨声,那些阴兵陡然化为一股轻烟迅速沉入地面,在两人未及反应之时,如雨滴入土般迅速浸入了地中。

        “遁地术!”花想容惊叫起来,对着士兵喝道:“大家闭上眼睛,只要感觉地中有东西钻出来,用力砍,用力刺,绝不要手软。”

        “是。”众人齐声应喝,都连忙闭上了眼。

        这时又一大波的阴兵以更强大的力量欲冲破花想容与西门若冰的包围圈,两人不再逗嘴了,全力杀敌。

        他们这边杀得性起,而那边有数百个阴兵还是通过地下到了西陵将士的队伍中,它们带着一股阴寒的风从地底下钻了出来。

        只要吃到生魂,它们的力量就增加许多,吃得越多力量越强大。

        虽然阴兵没有形体,只是以轻烟的状态存在,从地下一股股的冒了出来,仿佛是平时水开时,不停地泛着水泡,从土浆的中心涌了出来。

        将士们谨记着花想容的吩咐,一个个不敢睁眼,只是凭着感觉,疯狂的刺杀挥砍着脚下的凉气,每出一刀剑,都会听到吱呀的痛叫声。

        这种声音无疑是刺激了众将士,虽然他们十分的好奇,想看看杀鬼是什么样的,但想想还是命最重要,眼睛却不敢睁开一分一毫,渐渐地杀得倒是酣畅淋漓。

        而这时阴兵忽然惊叫起来,那声音却是其中一位士兵母亲的声音:“儿啊,你砍着娘亲了,痛死啦。”

        那士兵一愣,手下稍作停留,就感到脚踝上猛得一冷,一股透心的凉气从脚踝上传来,那股凉气似蛇般蜿蜒而上,瞬间冻伤了他的腿,让他的腿毫无知觉。

        他大惊之下,仍是不敢睁眼,却当机立断,将自己的小腿快速砍断,痛让他变得清醒,他疯了似得对着断腿处猛砍,只听那阴兵的叫声越来越弱,最终归于寂静,这时他才感觉到自己的腿痛得无以复加,不过好歹是保住了一条命。

        杀戮还在继续,血雨腥风…。

        陈参将虽然对花想容生怀不满,但关系到生命的事,他也丝毫不敢放松,他紧闭着双眼,毫不留情的刺着每一股阴气。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女子惊恐的叫声,:“相公,快救我!”

        他猛得一惊,这是他最心爱的小妾的声音,顿时他忘了花想容的叮嘱,也许是他潜意识里并不把花想容的话放在心上,张开眼睛寻找小妾的身影,可是眼前哪有什么小妾,入眼处是一个狰狞的大汉,正邪恶地笑着,那大汉全身都是纠结的肌肉,显得十分强壮,那种强壮让人觉得恶心。

        而他的眼睛正狩猎般地盯着陈参将看,陈参将渐渐眼神迷离,变得幻散,他的眼中竟然出现了小妾的容颜,似乎对他笑得妖娆。

        “小晴…”他温柔地向她走去,口中情思绵绵。

        就在他快接触到她时,眼睛猛得睁大,惊恐莫名,小妾的脸变得恶毒,笑得狰狞,就在他的注视下,慢慢的幻化成了一个骷髅头,然后整个身体变成了无形,“忽”连头都也瞬间消失。

        他傻呆呆地站在那里,这时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团形状飘缈的白烟,那烟化为隐约的人形,从形中伸出了一只手,那手没有一点的肉,全是骨节,就是一只骷髅手。

        那手得意的印上了陈参将的脑门,随着手越来越高,从他的脑中冲出了十道白烟,白烟迅速与原来的白烟融于一体,慢慢地显现出一个人形。

        风中飘散了一股生魂味道,花想容陡然一惊,大叫不好,不知道谁的生魂被阴兵吸食了。

        这个阴兵有了生魂的力量,这些将士就难以对付了。

        回头一看,却看到一个阴兵已然消化了生魂,变得更强壮了,她猛得一跃而上,手中斩妖祭飞般射了出去。

        “哗”白光一闪,斩妖祭直直的削过那团白烟回到了花想容的手中。

        那团白烟似乎不甘的挣扎了一下,瞬间爆炸开来,化为灰烬。

        “将士不管是你们的什么人在叫唤,一律杀无赦,你们听到了吗?”花想容不知道这个生魂是谁的,但知道必是睁眼了,刚才似乎听到阴兵用家属的声音在诱惑将士,所以花想容再次厉声命令。

        “是。”众将士刚才听到了陈参将被吸了生魂的惨叫,哪里还敢睁眼啊,就算花想容不吩咐,他们也决不会手软的。

        厮杀就在这阴风惨惨持继了半个时辰,终于所有的阴兵都杀完了。

        地上积了厚厚一层灰,踩上去没过了膝盖。

        “王爷,我杀了二千八百九十九个阴兵,你杀了多少?”花想容见危机除去了,心情大好忍不住要与西门若冰比试一番,看了看斩妖祭上的杀魂记录,得意的看着西门若冰。

        “嘿嘿,我杀的没有你多。”西门若冰看着花想容小孩子的样子,不禁好笑,他才不跟她比呢,胜之不武,不胜为笑,所以直接认输才是最明智的。

        “你看都没看,怎么知道?”花想容不依的噘着嘴,一把拽过了西门若冰的兵器,看了一眼道,不甘地叹了声:“唉,咱们居然平手,你也杀了二千八百九十九个!”

        “呵呵,别生气了,其实有一样你肯定比我行。”西门若冰先是一笑,随后又神情严肃的看着花想容,表情十分的真诚 。

        花想容一愣间,随着他的话语问道:“什么比你行?”

        “生孩子。嘿嘿”西门若冰忽然将唇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句,顺便舌还邪魅撩人的舔了舔她的耳蜗。

        “西门若冰!”花想容大冏,羞怒交加的狮吼一声。

        惹将士们都呆傻不已,看花想容弱不禁风的样子,没想到不仅杀鬼利害,连驭夫都有术!

        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西门若冰这么一个冷傲的男人被女人直呼其名后,还满眼流露着幸福。

        ------题外话------

        感谢[2012—3—31]kimiko0537小美人送的票票,爱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55008/18304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